《星路迷踪》

第三一章 长征北疆

作者:莫仁

  梦幻纪元二六一二年十月二日

  这次大军远行,陈信也带着两只蝠虎,只是龙马遇到蝠虎难免像老鼠见了猫一般,

惊慌失措的只想逃跑,陈信只好要蝠虎在大军外围随行,晚上再回来相聚,至于蝠虎是

飞是走,那也不用去多管了。

  一路行来,众人知道习回阿城已经沦陷,习回河王刘木被人暗算,身陷囹圄,皇族

至宝追风刀自然已经落入了北域王徐石的手里,这些日子众人都是沿着习回河的东脉支

流南岸前进,据估计再前行三日当能到达习回河城。

  现在日已西沉,不过梦幻星夜间依然清晰可见,所以众人仍在行军,务求能迅速到

达。

  天黑后又赶了三个小时,到了十八时,这才开始埋锅造饭,众人进食之后,陈信依

惯例带着薛乾尚和练长风参加天广皇举办的会议。

  这时天广皇正指着地图说:“明日可达激漉渡口,我们将过河由东面绕往习回河城,

这次我们只有先发兵力只有八万,另外东极和南角两城朕只各抽调二万兵马,加上其他

市镇再调两万,后面八万军队由东极王领军,应该晚我们最少五天的行程。不过单是习

回河城就有十万军队,北疆三城也各抽调了数万兵马支援,估计足有二十万兵马聚集习

回河城,据报对方已经在城外布阵,意图以逸代劳打退我们。”

  左督国王徐东平较为持重沉吟着说:“劝降书已发,对方置之不理……启禀皇上,

我们是不是过河后应先扎营,等东极王前来会合?”

  “锐气一失,军心动荡。”陈信摇头说:“启禀皇上,我等可在一日程外略作休息,

但绝不可迟滞五日,尚且对方应该也不会将二十万兵马一次派出,正好各别击破。”

  这些基本策略,陈信早已与薛乾尚、赵可馨讨论过,当下把结论说出。

  天广皇点点头说:“我们务求不战而胜,不然杀敌一万,自损八千,熊族入侵就麻

烦了,这还要倚仗神王。”

  陈信点点头说:“自当为皇上效劳,不过明日渡河,对方应该会想办法阻挠,可由

先锋部队一万人开路,等在北岸稳住阵脚后,大军后行。”

  众人再商讨了一番细节,各自散去之前,天广皇再交代一番,明日可能会碰到敌方

的先遣部队,务求大胜,使敌闻风丧胆,日后易于劝降等等,陈信也只好连声应是。

  一路回营,练长风忽然说:“陈信……青芬最近似乎常去找你?”

  这些日子方青芬有时会在夜间去找陈信请教武学疑问,次数多了难免会被人碰到,

慢慢的大家也都知道了,陈信虽然无心,不过自己也知道,两人相处久了难免比较亲匿,

加上现在宋庭又已经过世,两人都是自由之身,言语行事比较没有顾忌。不过练长风身

为宋庭的好友,难免有些看不习惯。

  陈信点点头说:“我明白你的意思,青芬只是常来,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

  事实上除了那一夜不小心忍不住拥吻之外,其他时间两人还蛮守规矩的,但是相处

越来越是愉快也是真的。

  练长风望了陈信一眼,有些尴尬的说:“其实就算有什么我也没资格管,不过我只

是……唉……真不知该怎么说。”

  薛乾尚忽然插口说:“六公主跟你说了什么吗?”

  三位公主都没有随军出发,不过以练长风和六公主刘韵的关系来说,临别有些交代

也是正常的。

  练长风一愕,这才点点头说:“她希望我能帮她七妹、小妹一些忙,我也知道你们

好像没有很大的兴趣,不过……”

  陈信见练长风这么说,也把在肚子里憋了许久的问题提出:“长风,你真的打算留

下来,还是六公主会和我们走?”

  练长风望望两人,似乎若有所思的说:“其实留下来也没什么不好……地球上如此

纷乱,我们何必去插上一脚?”

  薛乾尚眉头微微一皱,摇头说:“长风,你真是这样想?”

  “你们觉得呢?”练长风反问两人:“地球有这里好吗?要是我们费尽千辛万苦横

扫牧固图大陆,聚集八宝,这里的人类正可以无忧无虑的过活,那时我们又急急回到纷

乱的地球,这不是很奇怪吗?”

  “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陈信望着夜空说:“那里有我的父母、朋友,我很担心

纷乱会对他们有影响,总是要回去尽一尽力……长风,若是你要留下我也不勉强,我只

能祝福你。”

  “你们和两位公主不是处的也不错吗?”练长风望着两人,还不死心。

  “我其实一直当蜜儿是小妹妹,我想……她似乎也只当我是大哥哥。”陈信转头望

向薛乾尚,看他有没有意见。

  “我是为了大局着想。”薛乾尚叹口气说:“我何尝不知这样绚儿会越陷越深,要

不是为了避免再生事端,我会和七公主尽早保持距离,这次出征也好,看能不能让她冷

静的想想。”

  练长风摇摇头不再多说,眼见营区已到,三人微微点了点头,分头回自己的营帐。

  陈信一进营帐,就看到方青芬坐在地毡上,正向着自己微笑说:“辛苦了,开会到

这么晚?”

  陈信有一种温馨的感觉涌起,回到帐中,有人这样问候一声感觉也不错,于是对方

青芬笑了笑说:“还没休息?”

  “没见到你回来,不大放心。”方青芬说:“明天可能就会遇到敌人了,不是吗?”

  “对。”陈信坐下与方青芬扯了几句,忽然聊到:“对了,刚刚长风还有提到你。”

  方青芬笑容微收,低下头说:“他说什么?”

  “没什么。”陈信故作无事的笑笑说:“他主要是问我和乾尚喜不喜欢那两位公

主。”

  方青芬望向陈信,看陈信接下来会怎么说,陈信耸耸肩说:“我能说什么?蜜儿只

是小妹妹。”

  “我呢?”方青芬忽然说:“在他们眼中,我还有没有资格?”

  “青芬。”陈信摇头说:“这不是资格的问题,我不会介意你以前的事情,问题在

于我……一方面丽芙的事情我也还没处理好,另一方面……唉…”

  另一方面陈信觉得自己并没有忘记林颖雅,而与方青芬并不是第一次谈起这个话题,

虽然与两人在一起蛮愉快的,不过陈信心里认为,现在与谁在一起都不公平。

  方青芬聪明的不再追问,轻轻捉住陈信的手说:“对不起,我不说了。”

  陈信心里一阵感激,方青芬确实变了许多,以前骄纵的个性好像真的都消失了,陈

信回握住方青芬的手,点点头说:“谢谢你。”

  方青芬笑着摇头起身向外走,临出帐门之时忽然回过头说:“可别让我等太久

了……”一笑而出。

  陈信心头一阵纷乱。除了地球上的林颖雅之外,身旁还有许丽芙的问题,若是许丽

芙一直这样下去,陈信实在没有勇气与方青芬在一起,何况陈信虽说不介意方青芬之前

的事情,但是心里难免有些觉得对不起死去的宋庭,所以这几天虽与方青芬夜夜都会聊

上几句,不过总是守着应有的距离,陈信烦恼的想着……自己这样做会不会自私了些?

  梦幻纪元二六一二年十月三日

  习回河长有三千多公里,其中下游转往东北出海的一千多公里,是人族与熊族的交

界处,转向的地方有一座军事重镇宿月城。再上溯六百公里就到了三道主要支流交会的

人族第一大城──习回河城。

  习回河城最靠东方的支流上游两日行程有一个渡口叫做激漉渡,现在陈信的先锋部

队一万人正在这里砍木造舟,要渡过这宽有七、八公里的河流。

  陈信与薛乾尚望着不断工作的官兵,远远眺望着河北面的状况,薛乾尚指着北岸一

处距河不远的小森林说:“要是敌军埋伏在那里,我们渡河渡到一半时,他们冲到河边

发射火箭,会颇难对付。”

  “那里最多只能藏下五千官兵。”陈信点头说:“不过要是真打起来,我们要上岸

还真不容易……要不要去看看?”

  “看看?”薛乾尚微微一愕,随即会意的点点头说:“我还没坐过它们呢。”

  陈信轻轻一啸,虽不大声却远远的外传,旋即两声虎啸应和般的响起,小刚、小柔

迅速由后方飞扑过来,陈信也不等两虎下落,拉着薛乾尚向上一腾,两人跃起数公尺高,

小刚、小柔分别往俩人跨下一钻,随即拔升而起,往前直飞。

  这时后方大营中的天广皇,正远远望着前方飞腾而起的陈信与薛乾尚,回头望望身

旁的左督国王,缓缓的坐入龙椅中,没有说话。

  而左督国王徐东平也保持着静默,目光从天广皇身上又转往坐着蝠虎往前飞腾的陈

信,似乎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陈信与薛乾尚乘着小刚、小柔越过下方的河流,首先就往前方的树林冲过去,果然

在树林中见到了一队兵马,身上背着弓箭,跨下骑着龙马,似乎正随时准备往外冲出。

  这时有人发现天空中飞行的两人两虎,忍不住大惊小怪起来,领队的军官似乎下了

命令,只见一小队约五十人,同时举起弓箭往俩人瞄准,陈信担心蝠虎受伤,要小刚、

小柔往上方飞行,弓箭射了上来,已经是强弩之末,蝠虎铜皮铁骨,只当作是在搔痒。

  不过正当陈信望着下方的队伍正在开心的时候,薛乾尚忽然传音说:“你看前方。”

  陈信抬头一望,却发现在树林后方不到五十公里的丘陵之后,却另还有一群官兵,

人数大约两万,这还是两人飞高了才望见的,陈信吃了一惊,只听薛乾尚接着说:“看

来前面这五千人只是幌子,与我们纠缠片刻,我们大队开始下河之后,这两万人会迅速

冲过来支援,要是他们占着河岸,我们要歼灭这些部队,至少会损失三万以上的部队,

就算对方适时退走,我们损失也会不少。”

  “我们可不能任他们在岸上攻击。”陈信说:“不然我聚雷轰下去,把他们赶走?”

  “不大好。”薛乾尚想想说:“这个方法不适合常用,不然对方早晚会发现你的雷

电是不分敌我的,最好是在习回河城决胜战的时候再用来逼对方投降。”

  对方这时十几万军力大部分集中在习回河城外,北域王一定也在那里,薛乾尚认为

那时候才应该用出这一招。

  “那……”陈信迟疑的问:“我们该怎么渡河?”自己一行人可是前锋,要死也是

死的最多。

  “再看看吧。”薛乾尚说:“我们回去再商量。”

  薛乾尚与陈信又观察了一番,确定只有两队敌军,总共两万五千人,对方因为在树

林中只能埋伏五千多人,所以故意分成两批,等五千人与先头部队缠上之后,两万人的

部队能在一小时内赶到。

  两人回到部队,陈信见部队砍下的树木已经足够,正在捆绑,练长风这时走过来问:

“对岸有敌军吗?”

  陈信将对岸的状况说了一遍,练长风疑惑的说:“他们何不干脆在对岸布阵,现在

的方式那五千人的牺牲不是比较大?”

  “没错。”薛乾尚说:“不过要是我们不知道,对方出击时我方河面上的部队必然

心慌,不攻自乱,等到我们以为对方只有五千人,全力抢滩的时候,两万大军已经赶到,

虽然那五千人必定死伤惨重,不过那时上岸的部队,八成会全军覆没,而河面上军队的

若是不退,也绝无生机,对方大胜之余,说不定后援继续开拔过来,变成在这里决胜,

我们要等援兵,可要等上五天。”

  “那现在该怎么办?”练长风吃惊的问,而这时黄吉等人也已经过来,听听新的状

况。

  薛乾尚胸有成竹的说:“我们现在自然该传令下去,对岸有敌踪,木筏上必须架设

挡板,虽然会慢上一倍的时间,不过这样可以使渡河的损失减到最低……而第一批五千

人过去必须是精锐,其中携带盾牌的必须走前面……我看就由长风、日言两队,加上黄

吉先领一千人过去,剩下一千人由丽芙率领,跟可馨、丽菁的两队一起过去,对方不知

道我们的武器威力极大,我们当可在那两万人赶到之前消灭这五千人,等那两万人赶到

的时候,我们的部队已经整队完毕,那两万人不会是我们一万人的敌手。”

  李丽菁出战的时候都背着小毛莉,薛乾尚自然将他们往后排。

  黄吉知道自己打先锋,高兴的冲出去准备,同时传令木筏上必须多一大块挡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三一章 长征北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