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三二章 香消玉殒

作者:莫仁

这时陈信大惊失色,对方找出防御的方法?只见一道道电光劈下,对方却不为所动。

陈信心里一发狠,全力运劲,将整片雨云往下方迅速下降,简直就要压到房舍之上,只见千百道电光同时轰然而起,这时因为距离过近,避雷针也失去效用,这般轰击片刻,陈信连忙将乌云往天空中上升,只见下方一片惨状,营舍崩毁燃烧,地面土焦石烂,遍地是焦黑的尸首,惨叫的伤患,陈信见状不知该喜还是该愁,只有庆幸对方在城外扎营,不然这次要是往城内轰,城内百万居民岂不是糟糕?

陈信落下数百公尺,停在一百公尺高处,大声说:“北域王徐石,你还不出来?”

北域王徐石等人一见避雷铁没用,连忙躲进早已预备好的地下石室中,这时听到陈信的呼唤,低声对众人说:“此人无法力敌……我们诈降,你们将所有龙将、副将、管带集合,现在已经走到绝路……我们只好聚集一队精锐,等一下突袭天广皇军营,他们的好手只剩刘开明和徐东平,我和宿月王、刀轮王三个人一起动手,看能不能捉住天广皇,逼他和谈,另外将残余部队整理起来,也一起向外走,在我呼唤下一起发动。”随即又交代了一下作法。

众人会意,各自分头散开,此时陈信依然在上面呼唤,这时正叫着:“北域王,你再不出来我就只有落雷了,你何苦牵连无辜?”

“本人在此。”北域王徐石不得不走出屋外,对天上的陈信说:“阁下就是天降神王陈信?”

“在下正是陈信。”陈信见对方手中霞光隐隐的宝刀,接着说:“阁下就是北城王徐石?”

北域王徐石点点头说:“天降神王,阁下足以力挡百万人,为何愚昧替刘开明效力?”

“我只希望两方停战而已。”陈信说:“阁下贵为一城之尊,为什么还要阴谋叛乱?”

“既然希望两方停战,我又未曾南侵,阁下大军北犯是何用意?”北域王徐石说。

“这……”陈信愕了一下,总不能说自己有求于天广皇,想了想说:“人族势力已经较弱,合则昌旺、分则两灭,我既已到此,自不能撒手不管,阁下现在立即交出兵刃投降,否则天雷再度击发,殊为不智。”

北域王早就准备好要投降了,刚刚的对话其实也只是装装样子,顺便拖一拖时间,于是点点头说:“既然如此……请稍待片刻,我率领将领出来投降。”

这时天广皇的大军已经赶到,一路前行的时候,听到前方数千百道雷电同时炸起的声威,所有人都不自禁的加快了步伐,只见前方乌云直压下对方军营,陈信的声音已远远的传来。等到北域王与陈信对话时,军队已经在军营外布下阵势,排最前面的当然是那一万先锋部队。

天广皇听到消息,北域王决定带同将领出来投降,高兴的命令座车前进,要看看北域王倒霉的样子。

过了好一阵子之后,北域王、刀轮王、宿月王、二十余名龙将、五十余位副将、三百余位全部换上士兵服色的管带,一共四百余人身子僵直、手中空空,由三面军营垂头丧气的走出,随即聚在一起往前方走。

陈信见对方出来投降,不过依然不敢掉以轻心,仍然飞在半空中,却儿后面还有一队队的部队要出来投降。陈信心想,刚刚虽然轰死不少,对方人数应该还是比较多,要是忽然反悔这就难办,于是大声的说:“后面的人不用再出来了,等一下听到呼唤再一队队出来。”

首先出来的部队自然地是精锐,几乎全部都是由校骑组成,一共近四千人,也大半假扮成士兵,一位留在后面的龙将听到陈信这样说不由的一愣;但若是不听陈信的话硬要出来,两方立刻就要翻脸,这人连忙望向北域王,看是不是要立即发难。

北域王权衡一下,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走,这位龙将见状知道北域王打算孤注一掷,于是只好乖乖的留下来,不敢踏出营门。

北域王众人一直向前,沿路数万枝弓箭都指着众人,一直走到先锋部队的前面,薛乾尚一声令下,要黄吉与许丽芙的部队将对方绑缚起来。

这几天他们已经绑过好几次对方的官兵了,这次只有四百人,黄吉与许丽芙率队前进,指挥手下的五百位士兵将对方绑缚,其他一千五百人在一旁监视。

这时天广皇的车驾也到了先锋部队的后方,望着北域王呵呵笑说:“徐石,你好大的胆子……”

北域王见不能再接近了,而且天广皇不知死活的又跑到百公尺外,忽然大喝一声,将身上的外袍撕去,取下绑在身后的追风刀,只见寒光一闪,前来绑缚的五名官兵人头落地,北域王腾空而起,往前方的天广皇冲去。

北域王一声大喝之下,四百人同时将暗藏在衣底的武器抽出,就算是本来用长枪大戟的人也改藏刀剑,全部取出往前冲杀,黄吉、许丽芙同时一惊,马上拔出刀剑冲入战团,薛乾尚也立即下令其他四队兵马围了上去。

但是这些人果然并非易与,龙将副将就有七十余位,两千人马上去掉一半,黄吉与许丽芙也被卷入了战团中,一下子不见踪影。不过对方也没想到这一万人这么难缠,自已四百精锐居然冲不过去?

这一边军营见北域王发难,也同时大喝一声往外冲出,陈信见状连忙将乌云迅速下压,雷声乍响,千百道电光将这四千人轰的哭爹叫娘,连滚带爬的逃回军营,只有一两百人来的及冲出。

不过陈信也不敢分身追赶,控制着乌云不上不下,反正这些人出来也没什么作用,一边分心观望着那一边的战况。见到黄吉与许丽芙两人消失了踪影,陈信不禁大为心急。

薛乾尚也知道状况,当后方的军队将这四百人团团围件的时候,薛乾尚下命四队由四个方向斜斜切入战团,主要目的不在激战,是希望能将被里住的人带出战团。

不过这四百人虽然被围,但是谁也拦不住北域王、刀轮王、宿月王,三人几乎都能御风一直线的飞出近百公尺,这时正同时往天广皇冲去,因为已经切入部队中,四队谁也不敢放箭,护驾的声音连声响起,天广皇的车驾也向后而退,四面部队同时向内拥。但是北域王的追风刀谁能抵挡?何况本属天广皇直辖的宇宙洪荒四将又早已反叛。

不过天广皇却是不惊,他虽然不敢对付至尊龙将,但是不会怕北域王,大叫一声:“徐石由朕亲自捉拿。”拔出裂地刀,往北域王迎了过去。

右督国王也一挥剑往刀轮王攻击,两人刀来剑往的互相攻击起来,宿月王可高兴了,对方已无好手,于是立刻往天广皇的另一侧进袭,准备与北域王合力拿下天广皇。

其实,若不是宿月王的功力足够,也不敢靠近天广皇、北域王两把神刀及掌风交织的战团,不过宿月王这一加入,天广皇立即左支右绌,往后闪避,北域王哈哈一笑大声说:“刘开明,你干脆投降吧,我保证饶你一死,你弟弟刘木我也没杀他。”

陈信远远见到这边的状况,心急如焚,天广皇的状态自己还不是很介意,黄吉等人不知生死如何,却让他很是担心。这时己方数万部队已经拥到,将二个营舍出入口团团包围,弓箭伸的笔直挡住对方冲出,陈信这才连忙叫蝠虎转头往回冲。

薛乾尚这时声音传到:“陈信,大家都退出来了。”

陈信急急一望下方,下面还是一团混乱,不过薛乾尚既然这么说就大概没事,于是陈信继续往前,打算帮天广皇一臂之力。

这时天广皇被北城王、宿月王逼的直往后退,眼看就要糟糕,陈信又没法及时赶到,忽然由四面同时传出一股巨力,向北域王与宿月王集中,两人猝不及防,被八道掌力击得结结实实,内腑同受巨创,吐出一口鲜血,面色大变的停住了身形。

陈信一见大吃一惊,迅速的落下地来,只见天广皇哈哈大笑说:“你们想的可天真,朕御驾亲征岂会没有准备?”随即对陈信说:“神王,让你担心了。”

陈信仔细一看,这才发现天广皇身旁居然站了四位老者,这不就是所谓的幻粹阁阁老?难怪天广皇不急着叫自己回来,却是早有准备,于是陈信躬身说:“皇上明见万里,陈信自感不如。”

“神王谦虚了。”天广皇大笑说:“今日一战神王还是位居首功……”

“陈信快来……”忽然前方传出黄吉的叫声,声音交杂着惊恐,陈信从没听过黄吉叫成这样,面色一变,天广皇听到也是一惊,对陈信说:“神王你去忙吧,这里交给四位阁老可以了。”

陈信巴不得天广皇这样说,拔身越过人堆,往前方掠去。

这时几位好友已经聚集在外,那些顽抗的数百人仍在跟四面八方涌来的部队拼命,不过也已经是强弩之末,陈信迅速的往浑身沾满鲜血的众人掠去,却见黄吉扶着许丽芙还在狂叫:“陈信……陈信……”

陈信一到,惊见许丽芙居然前胸后背穿了一个孔,呼吸已停,血液正泊泊的流出,流速已经变慢。

陈信大惊失色,狂喊一声:“丽芙……”连忙冲过去由黄吉手上接过许丽芙,手忙脚乱的要帮许丽芙止血,一面将所有的真气同时往许丽芙体内灌入,要强提许丽芙的生机。

不过陈信越灌越是吃惊,这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武器所伤,不过已经穿过了心脉,陈信运起强大的内息勉强堵住内外所有的伤口,表皮、心脉血管、肺叶、气管,并将许丽芙的体内积血缓缓炼化,一面运劲推动着心脏、横隔膜,使许丽芙的心脏又缓缓的跳动,跟着开始缓缓的呼吸。

不过陈信知道这只是饮鸩止渴,自己内息一撤,许丽芙血液外涌,终究还是会死,就算内息不撤,她的鲜血不断的慢慢在体内渗出,也支持不了多久,但陈信只能强忍着心中悲痛,拖得一时是一时。

这时许丽芙慢慢的苏醒,望着眼前的陈信手正贴着自己前胸,有点意外,又有点害羞,不过身子微一挪动,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被陈信的劲力团团里住,也想起自已失去意识前的事情,许丽芙是大家的医生,自然知道自己的状况,微微一笑说:“大哥……没用的……”

陈信不知道该说什么……目中含泪,只能断断续绩的说:“丽芙……丽芙……”

这边正紧张,忽然黄吉大叫一声:“练长风,纳命来……”激光斩忽然聚集,往练长风没头没脑的劈了过去。

练长风虽然不及黄吉,不过也不是省油的灯,何况黄吉已先大叫一声,练长风连忙退开两步,才心想黄吉在骂什么?没想到黄吉二话不说,激光斩已经向自己连续劈了过来。

练长风身型展开急急闪过两掌,第三掌才来的及拔剑将黄吉的劲力击散,一面大骂:“黄吉你疯了?”

“我才没疯……”黄吉见激光斩无效,拔出大刀扑过去,一面大喊说:“我明明看到是烈阳剑飞射穿过丽芙,你还想狡辩?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黄吉一面嚷,一面迅疾无比的挥刀攻击。

众人闻声愕然,宋庭已毙,烈阳剑确实只有练长风会使,而陈信当初也有教过练长风飞射烈阳剑的办法,虽然没人见过练长风施展,不过他自然能够使用,黄吉虽然爱闹,这种话当不会乱说,众人同时不可置信的望着练长风。

练长风功力不及黄吉,越来越难抵挡,只有忽然施出裂阳剑,黄吉见练长风劲力忽涨,知道练长风的独门绝技施出,将刀一转闪过这一剑说:“你终于用出来了,我就是看到这一剑穿过丽芙的背心,你还敢不认?”随即右挥大刀,左施激光斩的与练长风纠缠起来。

四面官兵见到两位神将忽然打起来,天降神王又抽不开身阻止,何况两人功力深厚,打起来土石翻飞、劲流激汤,连忙都向后退远了些。

陈信虽然一直抱着许丽芙,不过其中可听的明明白白,不禁怒目瞪着练长风,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做,要不是自己必须抱着许丽芙,陈信一出手练长风就在劫难逃。

这时许丽芙却轻轻的说:“大哥……叫黄吉大哥别胡闹……”

陈信悲痛的说:“丽芙……黄吉在替你报仇。”

“不是长风……”许丽芙轻声的说:“我受伤时,长风在我的前方……我明明看到的……不会是他。”

这时一旁的舒红听到许丽芙这么说,也连忙说:“对呀,我刚刚一直与长风在一起,他明明没用过烈阳剑……”舒红与练长风是同一队的正副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信又是悲痛,又是糊涂,只好大吼一声说:“黄吉,不是长风,回来!”

黄吉一愕,手脚一慢,往后退了两步,练长风连忙飞退数步,大骂说:“混老头,跟我拼什么命?”

黄吉一瞪目说:“可是那明明是烈阳剑。”烈阳剑不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三二章 香消玉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