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三十四章 思多战士

作者:莫仁

陈信自己还无所谓,不过小公主可挡不了这一抓,陈信连忙闪到小公主身前,准备挡住这两人,但这时小刚、小柔忽然同时长啸一声,雳的往上飞起,朝着对方迎了过去,那两位翼云族人见蝠虎来势汹汹,将翅尖微微一捩,一瞬间在天空划了一个弧线,又折而往上,随即往左右飘开。

小刚、小柔可不想放过对方,继续折向加速迫击,陈信连忙大声说:“小刚、小柔,不可伤人,回来。”一面对小公主说:“蜜儿,告诉他们我们没有恶意,能不能下来谈谈。”

这时小刚、小柔听见陈信叫声,一个折向飞回陈信身前,小公主适时的大声叫了起来,陈信只见小公主咽揪呀咕了半天,对方却忽然呀然一声长鸣,陈信连忙说:“怎么了?”

“他们不理我……”小公主一跌脚说:“在叫人来帮忙了。”

“啊?”要是来十来个就麻烦了,陈信连忙说:“我们先上蝠虎再说,他们不下来谈,我们上去谈。”

陈信将小公主扶好在小刚背上,一面对小刚嘱咐说:“小刚,蜜儿功夫不够,有危险的话你一定要先带她跑,我不会有事,知不知道?”

见到小刚不甘不愿的缓缓点头,陈信才上了小柔的背上,又加了一句:“小刚你这次一定要听话!我们上去吧,到他们附近停下来。”

两虎缓缓的上升,对方似乎是惊异莫名,毕竟没见识过这种生物,连忙也缓缓的往旁飞,小公主连忙又大声呼叫,对方这才在相隔十余公尺处停了下来。

小公主随即又是一连串的啁啾呀咕,只见对方回了数句,小公主眉头也皱了起来,一面摇头一面说个不停,这时由西方又飞来了叫、五个翼云族人的身影,眼看越来越近,陈信连忙对小公主说:“怎么了?你们说什么?”

“我说我们是人族皇上派来的使者,要见他们的首领,他们却要我们先放下兵刃受缚,这怎么可能?”小公主刘蜜急急的说。

要是只有陈信一人,被绑还没啥关系,不过现在有小公主在,这可不大妥当,何况就算愿意被绑也不能在这里,陈信心想,这里离对方的首都阿德城还有四千多公里,让对方绑着去不知道要多久?眼见对方的援手快要赶到,陈信对蝠虎与小公主传音说:“蜜儿捉稳了,小刚、小柔……我们溜。”

两虎载着两人同时往上方冲,对方展翅就追,陈信一面回头观察,对方似乎也有御气的能力,不过毕竟也有消散,主要还是靠展翅飞行,下降说不定还勉强可追,但是上升转眼就被蝠虎甩掉,蝠虎又腾上了两、三千公尺,随即迅速的往西方加速冲去。

这里的高度是有五千公尺,加上又是夜间,小公主紧紧抱着蝠虎,皱眉闭目运功抗寒,陈信看了于心不忍,想了想将能量集中在自己身上,忽然飘离小柔的身体,往小刚身上掠去,一面由后方将小公主轻轻搂住,一面传音说:“蜜儿,我过来了。”

小公主忽然感到身后伸出一双手,不禁吓了一跳,但随即听见陈信的声音,回头一望,只见陈信全身里在光华之中,正坐在自己身后,小公主心安下来,一顽皮,放松小刚,扭腰转身回搂着陈信脖子,身子随即一腾,却是连下半身也换了一个方向,与陈信面面相对。

陈信忽然间软玉温香抱满怀,眉头一皱,将里着自己的能量稍稍扩散,合住小公主,一面缓缓提高能量团的温度,让小公主不用再这么辛苦,而且事实上,陈信几乎是以自己控制的能量御使着两人前进,所以虽然两人这时都在小刚身上,小刚反而更轻松,小刚觉得奇怪,大头回过来望了陈信两眼,似乎是想不通。

小公主只觉越来越温暖,连呼呼的风声也听不见了,以为已经停了下来,睁眼一看,才知道自己与陈信同时被一圈光雾笼罩着,而且这圈光雾似乎不惧寒风激吹,稳稳罩着两人在蝠虎身上前进,小刚、小柔这时无须顾忌小公主,越飞越快,速度已经接近音速,等于比之前快了一倍。

只不过陈信心想在云雾之上看不清楚下方的状态,还是先别飞的太快比较好,于是要两虎别再加速,只维持这样的速度,然后三不五时往下方一探,看看地形,一面要小公主指示着方向,面往西北西的阿德城飞去。

梦幻纪元二0一二年十一月十八日

两人两兽以这样的速度前进,日光升起的时候已经到达阿德城上空。不过一出布尔山区,整片翼云族的范围几乎都是广大的草原,虽然阿德城就在下面,为了避免被发现,陈信只敢由云端向下探头。只见所谓的城市,其实是由一个个大石块所堆叠起来,大石长宽都将近三公尺,高仅一公尺,一块块的往上叠,变成一根根石柱,最上面一块略为下凹,草木丛集,似乎就是翼云族的居所,柱顶上端无遮无棚,任烈日曝晒、风吹雨淋,万余支石柱虽然高低不同,但都紧靠在一起,成为一个大方阵。

四面边缘的石柱较矮,约有十余公尺,越近中间的越高,在中央附近有个最高的石柱,看来大约有五十余公尺高,也许就是首领所居住的地方,远远望过去,整个方阵颇有正方形金字塔的味道,只是没这么整齐,凹面都有些参差不齐。

翼云族的巢穴居住了数万名的翼云族人,大大小小腾起下降,有些在巢中蹈伏着,两翼后收,将身子密密的盖住,似乎正歪着头睡觉,有些半大不小似乎未成年的小翼云族人正在空中翻腾、嬉闹,似乎在玩着捉迷藏一类的游戏,四面数百公里几乎都有翼云族飞翔腾起的身影,似乎正在外围广大的草原中觅食。

大方阵长宽只约半公里,不过在距方阵五公里处外围,围起了一个类似城墙的建筑,是用同样的大石所建,不过却只有一块块倒立连接起来,算是比起住宅矮了许多。在墙与住宅区之间是一片二十余平方公里的沃野,中间还有小河通过,里面有许多小型动物活动其间,包括陈信与小公主昨日所吃的小兽。

陈信不敢多看,与小柔上升穿到云上,对小公主皱眉说:“蜜儿,我们白天来错了,这样一下去……恐怕会有成千成万的翼云族人冲过来。”

小公主刘蜜摇摇头说:“晚上也是一样的……翼云族眼睛特别好,不然昨晚我们也不会被发现。”

陈信这下困扰了,没想到翼云族与人类的生活方式完全不同,又不能想办法潜进去内部,又不能强攻而入,自已可不是来打架的,那该怎么办?

陈信想想问小公主说:“蜜儿,翼云族有什么生活习惯?”

小公主刘蜜想想说:“每一天的日落之前,百公里内的翼云族会聚集回巢,在日落的那一刹那再向外四散,好像有些类似宗教的仪式……这有没有用?”

“还有呢?”陈信感觉好像没用。

“还有……与禽鸟能够沟通……”小公主肠思枯竭的说:“还有……是肉食生物,外围城墙中的动物是用来吃的……”

“算了……”陈信挥挥手说:“好像都没用,我看还是只有冲下去了,蜜儿,你和小刚躲在上面别动,我下去就好了。”

“不行。”小公主刘蜜瞪眼说:“我是翻译耶……你又不会说?”

“他们的首领应该会说吧?”陈信说:“人族的语言不是最好学吗?”

“万一不会呢?”小公主不肯放弃的说:“万一不会你就糟糕了,不就白下去了?”

“下面好几万人总有人会吧?”陈信不在意的说:“要是真不能沟通,我再溜上来跟你会合。”

“好吧……”小公主不甘不愿的说:“有危险你一定要上来喔。”

陈信点点头,向小刚又交代了下,与小柔一起穿出云层,往下方中心最高的鸟巢穿去。

陈信全身一穿出,立刻吸引了对方的注意,下方忽然一阵紊乱,数千位翼云族的战士向上直迎了过来,而在正中央的族王忽然长鸣一声,只见这数千名战士忽然往四面散开,只剩数百人等在自己的前面,其他有的往回飞,有的向四面绕开,看来是准备断了自己的后路。

陈信见已经吸引了对方全族的注意,与小柔缓缓的下降,陈信一面放声呼唤说:“人族天降神王陈信,奉天广皇之命携带国书求见翼云族王,请翼云族王赐见。”

这时陈信已经被千名翼云族人上下围住,与陈信相距只有数十公尺,一对对明亮的鹰目都瞪视着陈信,目光中合杂着惊讶与不信的光彩。

陈信见对方似乎不愿意随自己下落,只好要小柔静止悬在空中五百余公尺处,一面等候对方的回应。

过了一阵子,底下忽然飞出一位较为年经的翼云族人,除了头部羽毛色作深黄之外,全身的羽毛都是白色的,不过边缘却有一圈金色,头部如同白鹰,全身覆羽,四肢上粗下细,钢爪闪闪发亮,身后的白翼正在微微的煽动,对着陈信大声说:“你是天降神王?”声音聒然,颇为难听,不过毕竟是听的懂。

陈信高兴的说:“在下正是,不知阁下是哪位?”

“我是族王之子库帕贾,你来做什么?”库帕贾大声说。

陈信见对方似乎不习惯使用敬语,也不客气的说:“库帕贾,你可知道八宝的事情?”

“八宝?”库帕贾疑惑了一下,似乎不是很明白陈信的话。

“就是每一族都有一个宝物,祖先有遗命聚集那八件宝物,翼云族可有这个传说?”陈信见对方不了解,连忙解释。

库帕贾鹰喙一张,大声怒骂了一句陈信听不懂的话,然后才说:“你来抢我们的宝物?找死!”

四面的翼云族人听到库帕贾的骂声,同时振翅缩紧了包围圈,似乎就要向陈信扑来。

陈信见状迎忙摇头说:“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误会了,能不能让我见一见族王?”

“先抓住你再说!”库帕贾长鸣一声,忽然往陈信面扑过来。

小柔见状往旁闪过,微微一扭就往库帕贾扑去,库帕贾见小柔也是四肢鹰爪,不禁有些讶异,但是这时没空发问,忽然一爪推出,爪尖忽然各射出一股锐利的劲力往蝠虎射来,小柔见状一止身形,蕴含先天真气之鹰爪迅速的一抽,将这股劲力震散,不过却也不敢贸贸然靠近对方。

这时四面各种嘎鸣声传来,陈信虽然听不懂,想也知道自己正在挨骂。

库帕贾大声说:“你靠这只奇怪……异兽,就想来翼云族胡闹?太……太天真了。”

陈信见对方爪尖射出劲力也有些讶异,看来各族皆有秘传,功夫各有所长,不然也不会需要八族合力才能打胜妖魔鬼怪……不过还好对方似乎劲力也有散溢的情形,不然小柔这一下没这么轻松,于是陈信说:“库帕贾,我不是来打架的,我是来说道理的,你到底听不听我说?”

“有什么好说?”库帕贾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翼云族虽然不去抢宝物,但也不愿意将宝物送给人。”

“我没有要你们交出宝物。”陈信耐心的解释说:“人族中有先祖的记载,其中提到后人需将八宝汇聚,你们是不是也有这个记载?”

库帕贾听了微微一愣,一时忙住没有说话。

“没错。”下方忽然传出声音,又是一人飞了上来,对陈信说:“这件事不是每个人都知道,人族中知道的也不多,你怎么知道?”

陈信望向此人,头部的羽毛渐趋rǔ白,知道这人年纪较长,不过也不确定他是不是刚刚在下方见到的翼云族王。

在陈信的眼中看来,其实每一位翼云族人都长的差不多,于是陈信微微躬身说:“人族天广皇让我看过记载,我认为大家一起拿出宝物聚集,完成祖先的遗言,不应该以战争的方式获得……不知道您是……?”

“我是翼云族王占先。”那位老者不太客气的说:“我族不愿以战争方式抢得宝物,所以一向与世无争,大陆南端的鳞身族、木族、海吐族正打个不停……你为何不先问他们?”

陈信连忙将国书取出,将自己的计划简单的说了出来,一面说:“要是翼云族王认为我说的没错,我们就该这样做。我们大家的祖先原来是好朋友,见到后人这样争斗,一定也觉得不好。族王认为我说的可有道理?”

“当然有道理……六百年多前……”翼云族王古先将国书交还陈信,忽然缓缓的说:“我族也做过一样的事情……”

陈信一阵意外,翼云族也做过这种事情,确实没话说,六族中有能力飞度万里关山的也只有翼云族……那为什么现在还是八宝分开来,未能汇聚?

只听翼云族王占先接着说:“当时的族王派出五位族中高手,分向五族前进,结果只有一位返回,这件事情自然失败了……你们派出多少人作这件事情?”

陈信愕然的说:“就是在下一人……”

“简直是开玩笑。”翼云族王占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三十四章 思多战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