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二章 秘谋暗算

作者:莫仁

反倒是翼云族王定的下心,对陈信说:“先别担心这么多,走一步算一步,现在我会先让在寂浪河防守海吐族的族人慢慢撤回,算是表示善意,到时候要是遇到最不好的情况……只好由我们四族合力……灭了海吐族。”

陈信这可不敢点头,乾笑了两声说:“到时候我会尽力而为。”

翼云族王望着远方,忽然充满豪气的说:“这件大事经过了三千多年,终于有希望完成,我有幸身为当代的翼云族之王,不过……无论是否达成,陈信,你都是翼云族的朋友。”

陈信望着翼云族王,心里不禁感佩,薛乾尚要自己先来翼云族,毕竟是正确的,翼云族果然是比较爱好和平,不过就算是如此,翼云族王仍然说的出灭掉海吐族的话来,想来就算是八宝齐聚,种族与种族之间年深日久的仇恨也未必能在短短的时间中去除,日后的牧固图大陆又会如何?

对于这件事,陈信也只有先不去想它了,反正要是有事,也不该是这一代的事了,后代会如何,也不是现在的自己该担心的,陈信反而有些担心都城中的众人,这时薛乾尚等人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状况,离开前薛乾尚告诉自已,他将会劝大家修练,可是自己不在都城,不知道大家练功会不会遇到问题?现在又练到什么状况了。自己远在异乡,什么忙都帮不上,陈信只能在心中暗暗的期待,希望大家一切平安。

而这时东南方万里外的人族都城,薛乾街已经闭关一整天了,全身气脉正循环不休,不过一直没有突破,虽然已经进入定静的状态,但是过了一天仍一点端倪也没有,薛乾尚开始思索了起来。

薛乾尚想到,陈信曾说到这里的状况,说不定反而适合通顶,这其实有些矛盾,这里会将气劲消融掉,而且吸纳功力的速度变慢许多,而通顶的目的在于与外界的能量结合,使得大量的能量能够更换一种方式涌入体内,而且在这个过程中,自已的身体也会产生一些变化,使得体内能量使用更有效率,这两点哪里有共通的地方?

薛乾尚换一个角度想,陈信描述过当初通顶的过程,是由头顶将内息往外散发,据说必须支持好些夭,才说不定会与外界能量结合,而当初陈信是在就快要功力散尽的时候才成功,而且在过程中,想由头顶透出内息就不是容易的事情,薛乾尚昨天自然没试——在梦幻星,大家只有想尽办法不让内息散溢,哪里会没事送出大量内息试试看?

薛乾尚又思索了一下,忽然有个大胆的念头出现,但是这与他一向的作风不大合,薛乾尚考虑了数个小时,最后想到陈信能有今天,也是一连串的乱来,自已的方法就算是无效,想来也不会有大碍,才终于决定实行。

只见薛乾尚开始将光焰在全身流转,开始往头顶透了上去,一往上冲,薛乾尚察觉果然不是很容易,费了半天劲,另在顶心处突出一个小孔,让内息往外散,内息一出体外,果然如薛乾尚所预料的立刻消散无踪。

薛乾尚毫不气馁,就算是只有一个小孔、内息一出即散,薛乾尚还是决定,这次要将内息尽量由头顶散出,就算是事后必须修练个数日也算值得,至少可以搞清楚陈信之前通顶的方法,在这个星球到底能不能用。

薛乾尚不断的送出内息,却发现虽然一开始通出并不容易,但是却因为外界的特殊情形,通出后向外送却不会十分费力,于是薛乾尚不知道花了多少时间,将内息不断往外送出。

直到送出大半的时候,薛乾尚才忽然发现送出的内息虽然已经消散,不过仍然存在一点点的联系,也就是说,虽然大部分的内息已经消失无踪,不过还是有一些些的内息残留在体外,也就是因为太少了,所以薛乾尚直到送出大半内息之后才发觉。

发现了这个现象,薛乾尚十分高兴,这代表说往外散不算徒劳无功,当然,到底有没有效还要看最后的结果,薛乾尚继续将内息外散,一面控制着那些还有联系的内息往四面送出去,透出窗户、房舍,一直往无限的虚空发散。

薛乾尚已经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只知道自己体内只留下不到十分之一的内息,而散出去的残余能量现在都在四面似有若无的晃动,过了许久毕竟还是会逐渐消失,眼看内息越来越少,成功的机会越形渺茫,而且这次失败,自己至少要修练个三天以上才补的回散失的内息,薛乾尚不禁有些灰心,但是又想到当初陈信说过,他也是心中已经认为失败的时候才忽然成功的,薛乾尚只好继续坚持下去,索性连最后的残余劲力也散了出去,这还是在梦幻星才容易做到,要是在地球上,外界缺乏吸引力,最后的一点内息,不容易由头顶送出。

就当薛乾尚将所有内息外送,全身尽空,与那些残余内息的联系逐渐失去的时候,薛乾尚心中暗暗吃惊,自己这次完全散功,又没有人护法,散功之后会昏迷一段时间,要是没有人发现,自己恐怕会凶多吉少,急忙想将外界劲力收回,但在这时,他这才发现已经力有未逮,梦幻星虽然没有将所有的内息消融掉,而且还能略为控制感应,但是已经牢牢的纠结在虚空之中,自己现在是收不回来的。

事已至此,薛乾尚索性让那些已经不听话的内息到处乱跑,能撑一日就撑一日,眼看着与内息的联系越来越是断断续续,薛乾尚的神智也接近昏迷,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股能量逆向整理着薛乾尚在外界的内息,他神智一清,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却感受到那股能量顺着自己的内息走向,回溯顶门,将头顶供内息出入的小孔忽然扩大,整个能量往自己的身体冲了进来。

薛乾尚心中大喜,这不正是所谓通顶的状况吗?总算是成功了,但是薛乾尚随即发现不对,当初陈信通顶有圣殿中三位长老以全力护法,可是现在自己全身毫无设防,薛乾尚还来不及去想后果,能量汹涌冲入,上下巨震之下,当场昏了过去。

薛乾尚房舍旁也有数间独立百小型院落的房舍,其中一间就是赵可馨的居所,这时赵可馨正好收功,这几天她将体内的主要经脉又凝练了一次,虽然没时间将全身内思完全凝练,不过已经七、八夭不问外事,她也不大放心,于是在告一个段落的时候,起身向外走出。

门外的婢女见到赵可馨出现,高兴的施礼说:“赵神将出关了?”

赵可馨点点头说:“今天是几号了。”

“十二月一号。”婢女说:“神将闭关九夭了。”

“嗯……”赵可馨接着问:“其他的神将、副将怎么样了。”

赵可馨闭关前就交代婢女要弄清楚宅中的状况,自己出关就要立刻知道。

“黄神将、薛神将、李神将还在闭关,谢神将夫妻前日已经出关。”婢女打听的清楚,“至于练神将……六公主常来与练神将相聚,舒红、那雷可夫两位副将已经不需要管理那些士兵,前些日子天天来探问几位神将出关了没有,还有……”

婢女开始叙述官兵的状态、几位总管的状态,一连串的说下去。

待婢女禀告了一个段落,赵可馨这才点点头说:“好……我梳洗一下,你先去禀告谢神将,我等一下会去拜访他们。”

“是,小婢遵命。”婢女自已去忙了,反正赵可馨梳洗一向不让人服侍。

赵可馨梳洗过后,前往谢日言夫妻居住的房舍走去。

谢日言、科芙娜、那雷可夫、舒红这时都在一楼厅中,小毛莉正摇摇晃晃的走来走去,众人见到赵可馨都十分高兴,科芙娜首先迎了出来说:“可馨,那雷可夫和舒红刚好过来,除了长风之外,没闭关的都在这里了。”与赵可馨携手而进。

“长风不在……”赵可馨眉头微皱的说:“六公主又来了?”

“刚出关就知道了……”那雷可夫瞪眼说:“你闭关修练天眼通啊?”

“要是真的你怕不怕?”赵可馨微笑的说:“有件亏心事吗?”

“别……别开玩笑了。”那雷可夫有些尴尬的说:“到底是什么功夫?”

“没什么,练练内息罢了。”赵可馨说:“日言你们呢?”

谢日言还没说话,那雷可夫已经抢着叫:“日吉他们可厉害了,创了一招威力足以震天动地的阴阳回旋腾龙掌。”

这么长的名字?八成是那雷可夫的主意……赵可馨微微皱眉望向谢日言。

谢日言点头说:“其实也并无创新,只是两人合力运使腾龙掌,一人施阴、一人施阳,自然产生回旋效力,威力应可增大数倍。”

这么一说赵可馨就懂了,点点头说:“确实也只有你们夫妻容易修练……不过有关出掌的身法和默契是其中比较麻烦的地方,你们默契自然没问题,身法……”

科芙娜与谢日言从小修习的基本功法不尽柑同,要配合可不容易。

“刚好在圣殿中我们是同一位长老传授功夫。”科芙娜说:“当时有一套较为简便的身法,供我们修练剑法运用,虽然用来防身并无大用,不过拿来配合这种功夫却是不错。”

“那我懂了……”赵可馨转头对那雷可夫说:“你和丽菁也可以试试看,不过最好是你学丽菁的身法。”那雷可夫的身法自然不如李丽菁。

“别说了。”那雷可夫连连摇手说:“到时候丽菁又追着我练,那就麻烦了。”

小毛莉听见自己父母的名字,呻呻呀呀的叫了起来,众人看了正开心,忽然见到门外总管得安急匆匆的冲过来,远远望见众人就开始叫:“公子……公子回来了。”

陈信回来了?众人大喜,连忙随着得安往前厅奔去,到了大厅,只见陈信坐在厅中,蝠虎伏于两旁,定盟卫国使刘方也坐在一旁,还有三个鸟头人身、背生双翼的怪人蹲伏于地面,三双铜铃大眼正滑溜溜的转,望着奔进来的众人。

那雷可夫首先大叫:“陈信……不,神王,才十天你就办好了?”

有外人在场,还是叫神王比较妥当。

“哪有这么快?”陈信说:“只办妥了翼云族和熊族,今天是先送小公主回都城,顺便带这三位翼云族的朋友来玩玩,我们大概只呆两天。”

“只呆两天?”赵可馨皱眉说:“乾尚他们都在闭关呢……”

“没关系……”陈信说:“反正找他只是回来看看,要是去木族和海吐族顺利的话,再土来天我就回来了。”

“神王……”一旁又冲出了两人,却是练长风与六公主刘韵。

陈信点头说:“长风,六公主……”

“这三位是……”六公主刘韵见到三位翼云族人好奇心大起。

“翼云族王之子库帕贾,还有两位首席战士栋鸠、朗图。”陈信将翼云族人介绍给大家认识。

三人巨翅微扬,站起身对众人略作招呼,陈信接着说:“他们不习惯坐椅子,所以直接坐在地面上……得安,安排好了三位贵宾的住处吗?”

“回禀神王,小人将三位安置在西楼,那是专用来待客的地方。”

答。”好了。“总管咐下去。这时t退。”六/。点。代:向,虽,,看光的正使说::不公、况,不。正国“陈信然意外盟卫国主见状,头交不过刘方,特殊说┃一至也”翼云族人一二位翼云族人寒“神王远行归来好再留,随着t生食闪闪,在下盟卫”总管得安回你们准备活的小兽送去就是钢爪,也不敢多说,连忙吩打优神王的休息了,就此告使退了出去。

众人再叙话片刻之后,陈信亲自送库帕贾等人歇息,这才回到自己的屋中,赵可馨、练长风等人自然随着过来,这时春、夏、秋、冬四婢已经得到消息,就站在楼前迎接陈信,一见到陈信忍不住都聚了过来,一个个望着陈信说不出话。

陈信见小冬目光隐泛泪光,轻轻拍了拍小冬的肩说:“小冬……见到我不高兴啊?”

“公子……”小冬嘟着小嘴撒起娇来了。

“好……”陈信不再开玩笑,回头说:“长风……大家进来坐。”

众人随陈信就坐后,那雷可夫首先翻旧帐说:“陈信,你太不够意思了,说溜就溜?”

“对嘛……”舒红说:“乾尚说的时候我们还不相信呢……”

刚刚有外人在不好说,现在都憋不住了。

只听赵可馨悠悠的说:“不带我们去就算了,居然带小公主去?唉……”

“可馨……”陈信见到四婢瞪着自己的目光,连忙解释:“小公主是去做翻译……这次回来,我就是送她回来的。”

“我是开玩笑的……”赵可馨一皱眉说:“把小公主送回来……谁当翻译?”

“栋鸠、库帕贾他们都精通人族语言,没问题的。”陈信说:“不然小公主连自保都不容易,我带着她也是提心吊胆的。”

“这样也对。”科芙娜说:“那几位想来功夫都很不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二章 秘谋暗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