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三章 举族迁移

作者:莫仁

陈信脸色不好看,栋鸠自然看得出来,于是对陈信说:“其实不只是我们,任何一族进人水中都不是海吐族的对手,就像在空中不是我们的对手一样,而我们的羽毛尤其惧怕被水整个浸湿,要是这样,我们飞不了一千公尺。”

陈信知道栋鸠说的是真的,在自已还没能悟通御能神术的时候,最多也只能御气飞行数百公尺,不过现在自己应该怎么办?陈信迟疑片刻,对栋鸠说:“要是我就这样冲下去,海吐族会不会听不懂我的话?”

“海吐族说的能力不强,但理解的能力很强……”栋鸠有些迟疑的说:“应该听的懂,但是受到发音器官所限,恐怕不会说……”

陈信皱眉说:“那我怎么知道他们想说什么?”

“只要想办法让他们肯上来谈,我们就会想办法说服他们……”栋鸠叹口气说:“真的说不通……那就只有分头通知四族,联军剿灭海吐族。”

“小刚、小柔也不怕水……”陈信望着蝠虎说:“倒是可以陪我去。”

蝠虎能量无虞匮乏,不吃不喝不呼吸都可以过日子,自然不怕下水,顶多是水中的阻力较大,移动的速度较慢而已,当年在凤凰星对付黑雾怪物,还不是都在水中。

“我陪你去。”库帕贾忽然说。

“什么?”栋鸠转头说:“库帕贾,你一下去就飞不起来了,我们最多只能在正上方飞行,等陈信把他们弄上来。”

这些日子翼云族为了表示诚意,在陈信面前都以人族语言交谈。

“没关系……”库帕贾说:“要是小刚、小柔愿意,我可以乘坐他们下去。”

这倒也是个方法,蝠虎可不会因为泡泡水就飞不起来,自然能带着库帕买下去,不过这时栋鸠嚷了起来:“库帕贾你在说什么,到水底你怎么说话?”

这句话反而提醒了陈信,自己在水里不是也不能说话?若是想说话必须以气劲发出,并使水不至侵入口鼻,想到这里,陈信暗骂自已糊涂,自己下去本就是要藉着御能神术,只多带库帕贾一人应该没有问题,于是点点头说:“我有办法了。”

库帕贾与栋鸠停止了争论,同时转头望向陈信,陈信走到库帕贾身旁说:“库帕贾,你别动……”随即四面开始凝聚了能量,光带又开始绕旋了起来。

栋鸠与库帕贾都不是第一次见识御能伸术,知道陈信的这种功夫匪夷所思,也真的都安静下来看着,过了片刻,光华越来越是凝结,将陈信与库帕贾密密的裹起,四面的光焰旋绕动荡不停,不过陈信的光华有个特色,虽然明亮却不会刺眼,只见陈信与库帕贾两人在那一大团光球之中,缓缓的向上浮了起来,随即在空中迅速的绕了一圈,陈信在光球中笑着说:“这样水应该透不进来了……我只要让能量壁随着音波内外震荡,栋鸠你们就应该听的到我的声音。”

栋鸠确实听到了陈信的声音,连忙说:“真的……我听的到。”

“我们也听的到你的声音。”库帕贾高兴的说:“陈信……这样就没问题了。”

“等一下。”一直没说话的朗图忽然说:“我们在河面上就试试能不能叫他们出来谈,真的不行再决定要不要下去,不然数以万计的海吐族气性同时轰来,你的御能神术虽然很强,还是有风险。”

“朗图说的对。”栋鸠说:“我们与他们谈判都是一在天、一在水,其实海吐族在陆地上也能移动,不过行动速度、支持时间都比较短,而且一离水,似乎能量补充的速度就更慢,最多只能连续跃起个几次,就非休息不可,所以根本不大可能去布尔山。”

陈信心里更是烦恼,这样岂不是自来了?

梦幻纪元二六一二年十二月十日

反正无论如何还是要试试看,清晨,众人往数百公里外的跃浪河飞去,海吐族的首都古独城就在河底,一路上栋鸠告诉陈信,海吐族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漫无目的的往两族交界寂浪河攻过来,因为翼云族会飞,其实海吐族不大可能抢到翼云族的宝物,他们似乎只是为了拿下寂浪河流域,事实上海吐族境内的两大流域已经足够海吐族生存,这种举动只能以海吐族好战来解释而已。

其实海吐族要是只侵扰寂浪河流域,翼云族还无可奈何,但是海吐族却以气劲不断的在寂浪河附近向北开凿运河、水塘,是可忍孰不可忍?翼云族就由四面不断的搬运石块将海吐族开凿的地区堵塞起来。双方你来我往的已经持续了将近五百多年,而一方不愿意下水,一方不愿意离水,真正交战的机会其实不大,只有偶而翼云族飞的较低时,海吐族会跃起攻击,那时才会互相在空中迅速的交战片刻,当某一方略为落后,翼云族只要向上飞、海吐族只要向下沉,彼此都无可奈何。

陈信等人飞到海吐族的首都古独城上方,陈信将内息运起,以强烈的能量传下声音说:“海吐族主,人族、翼云族、熊族、木族四族同上国书,希望予以接见。”

声音震荡下去,连河面都泛出了波纹,但是过了片刻,却一点回音也没有,陈信与库帕贾等人对视片刻,陈信又说了一遍,但是依然完全没有回音。

栋鸠见状,忽然也运起能量,尖起喉咙发出一连串尖锐的声音,库帕贾在一旁解释说:“海吐族的声音很高,不容易说。”

陈信这才见识到了所谓的海吐族语言,心想人族语言不通,试试海吐族话也不错,没想到居然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四人面面相觑,陈信自然是没有概念,却看到栋鸠他们似乎也有些意外,好像这是件颇不可解的事情。

陈信忍不住问:“到底是怎么了?”

“这……”栋鸠迟疑一下说:“海吐族一向好强,不大可能不出来答话,我本来只担心说不到两句他们就翻脸,不过……怎么会没有回音?而且水面下几乎都没有海吐族踪影。”

“那……我下去看看吧。”陈信只好这样说。

“我也去。”库帕贾连忙说。

“好。”

陈信不再迟疑,飘离了小柔的身上,将能量开始在两人周身汇聚,片刻之后,能量已经聚合完毕,库帕贾也无需再鼓翼停于空中,便与陈信并肩立于光球中。

陈信对一旁的两人说:“栋鸠、朗图,有问题我们会立刻土来的。”

“小心一点。”栋鸠交代。

陈信点点头,将光球缓缓向下方的河面飘落,同时仍然不断的凝聚光球外的能量作防护,免的被敌人一偷袭就散开,那样就要泡水了,陈信还没落到河面,小刚、小柔已经先往河面冲下去,只听哗啦一声,两兽率先没入水中。

陈信有些担心,毕竟从未见过对手,于是也稍稍加快速度,在两兽之后也往水中沉下。

一入水陈信就感到浮力涌来,这是因为要造成两人足以容身的大光球体积未免大了一些,浮力也就是排开的液体重,光球越大,浮力自然越强,还好陈信还能应付,继续控制着光球下沉。

入水不久,因为陈信光华照射之下,两人可以看到大约在六、七百公尺深的底部,这里的河底不知道是天生如此还是海吐族造成的,底部又宽又深,中间有一座长、宽、高都大约五百余公尺的圆柱状建筑物,看来应该就是所谓的古独城。

古独城的四面与顶端,都是一个个密密麻麻、各个相连的孔穴,每个孔穴径约半公尺,位置正好在水底激流冲过的地方,水流由北而南穿过无数个孔洞,顺畅无比,洞中似乎有些小鱼在出出入入,不过四面完全没有所谓海吐族的踪迹,陈信与库帕贾两人相视愕然,海吐族的首都居然没有人迹?

陈信又运劲叫了几声,除了吓出一堆莫名其妙的生物之外还是没有回应,蝠虎也在陈信的光球旁浮浮沉沉,似乎对眼前的现象也颇为不解,陈信无奈之下,对库帕贾说:“他们是不是都搬走了,这下要到哪里去找?”

库帕贾还不死心,瞪着大眼四面打量,不过就算翼云族人眼力再好,还是看不到任何海吐族人的身影,库帕贾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下闹了笑话,四族就算要联兵攻击海吐族,也不知道对方跑哪去了,这样要如何聚集五宝?

陈信与库帕贾呆了半天,终于还是死心的往上浮。一出水面,与栋鸠和朗图商议起来,两人也是人感意外,海吐族的根据地一直是古独城,怎么会全部的人都不见了?

四人这时候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又呆了片刻,栋鸠只好说:“我们在这里傻想也不是办法,还是先到豚射山吧。”

陈信也没有意见,于是四人与两虎往豚射山飞行,一路上陈信一直闷闷不乐,库帕贾见状便安慰陈信说:“陈信,大不了我们四族会聚之后去向鳞身族要宝物,也能聚集五宝。”

陈信摇摇头苦笑说:“要进犯鳞身族,人族与熊族就要向木族借道,木族未必会安心的让人族与熊族的大军经过,而四族同时攻击也是最不好的办法,万一某族有私心,想先取得两宝,这样又会彼此防范,岂不是又会降低攻击的效果……何况鳞身族何罪,我们怎能说灭就灭?”

库帕贾不知该说什么,没有接话,栋鸠在一旁说:“陈信,海吐族也不会就这样不见了,说不定全族移到哪里去了……我族四面飞掠,总会有消息的。”

陈信虽然只能点点头,但是心中想到十四月二十三日转眼即至,能在那个日子来。

百公里的距离,翼云族人只需要半个多小时就能到达,两人一到,自然立刻向众人招呼。陈信可傻眼了,这两人好像认识自已,自已却分不出来对方是谁,只听两人叽叽聒聒一阵,库帕贾等人面色微变,他只能在一旁傻眼,反正自己听不懂。

过了片刻,库帕贾才对陈信说:“果然是海吐族的消息,我们知道他们全族去哪了。”

“哪里?”陈信高兴的问。

库帕贾的表情却没有多好看,沉声说:“海吐族王……趁我们示好后撤的时候,率领全族北犯寂浪河,现在寂浪河战况十分吃紧,我们必须立刻回去。”

陈信听了可愣住了,这下不知道该喜该忧,海吐族是有毛病吗,扔下自已原来的基业,千里迢迢的北犯翼云族?

栋鸠接着说:“我们自然绝不能任他们胡来,陈信,你要一起去吗?”

“当然……”陈信点头说:“我要弄清楚他们在想什么,要是他们真是这么胡来的种族,灭了他们也不冤了。”

陈信有些生气,这些海吐族的大鱼什么日子不选,找这种时候发神经?

“好!”栋鸠自然高兴,陈信要是相助,说不定不用等四族联军,乾脆就先把海吐族灭了,不过这时来传讯的两人已经十分疲累,众人只好休息到晚上再动身,以翼云族的速度来说,再怎么快也要两天,陈信自然不好意思一个人先走,也只好耗上这两天了。

梦幻纪元二六一二年十二月十三日

经过了两天的飞行,终于在三日后的清晨到达交战最为激烈的寂浪河中游,远远的就能看到数万翼云族人在数十公里范围内的整个天际翻翔,两族正在日以继夜互相干扰着,数万海吐族不断的以劲力击碎北边的河岸,扩大河岸、制造新的河流,更向下深挖并且不断的将巨石粉碎,让水流带走,而翼云族也聚集了数万族人,不断的搬运巨石下砸,将海吐族挖开的地方又埋了起来。

陈信一到,乍看之下觉得有点颇似儿戏,仔细一望,才注意到,若是有任一位置之翼云族人不慎降低,四面又没有其他族人相护的话,往往会忽然冲出数名海吐族人,向上激飞数十公尺,同时往翼云族人攻击,翼云族人只要被击的失去平衡,一落水就再也浮不起来。

而有时翼云族人也会故意诱敌,当海吐族人见到似乎有将近力竭的翼云族人靠近河面,正协力向上冲的时候,这位翼云族人可能忽然一转身向上冲,四面却同时飞来数位翼云族人,认准了一名海吐族人同伸钢爪,将海吐族人远远的往空中带起,看来也是凶多吉少。

有时两方都心中有备,一沾即走,谁也占不到便宜,但也有时两方都已经准备好援手,于是忽然间数十名的海吐族人与翼云族人,就在河面数十公尺上下的范围内交击起来。

翼云族的眼力独到,海吐族想要找麻烦并不容易,所以事实上翼云族并不容易中伏,反倒是诱敌出水决战居多,不过翼云族万一落水,身上羽毛一湿,全身多重了一倍多,而且无法振翅、无从借力,在水中被围攻自是死多活少,海吐族被抓上空,却往往因为鳞坚皮滑,在挣动中扭出海吐族的钢爪,宛如飞翅的胸缮一张,只要离水还不甚远,多半能逃回水中,所以双方各有死伤,没有哪一方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不过仔细的注意,就可以发现翼云族人似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三章 举族迁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