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四章 身陷囹圄

作者:莫仁

原来海吐族一向对于八宝聚集不是很关心,不过为了避免四面的外敌侵入,加上拓展自己的势力范围,所以数千年来将整个牧固图大陆西南部分到处开凿,将跃浪河、思坦河等河流贯穿,目的也只是为了自保。

不过在七百多年前,思坦河上游突然出现了一种条状的红色生物,海吐族人称这种动物叫血螅,血螅体积大约只有人族的手指大小,专门吸食较大动物的血液,而且繁殖的速度奇快,不到数年,因为思坦河与跃浪河互通的关系,两流域中较大的鱼类几乎已经死亡殆尽,海吐族却变成这种动物的主要猎物。

还好海吐族不久就发现血螅不靠近河面、不会下潜到一百公尺以下,也不会出海,所以深在河底的城市还能幸免于难,不过这样一来,当有部族来犯的时候,海吐族不只要迎敌,还必须全力运劲护助自己的身躯,也因此不能久战,难免许多的族人与敌方交战身疲落水时,被一拥而上的血螅吸乾血液而死。

于是五百年前,海吐族分别往两边用兵,也不敢再将思坦河的渠道开凿到寂浪河,不过随着时间的过去,血螅越潜越深,范围已经接近数百公尺,除了主流的部分河道底部之外,其他的地方海吐族已经不敢久待,而未成年的海吐族更是无法离开首都古独城,眼看不知还有多久血螅就会侵到河底,加上这次寂浪河翼云族忽然撤兵,海吐族见机不可失,乾脆全族冲来,一定要趁这个机会占据住寂浪河。

“真的对付不了它们吗?它们到底有多少条?”翼云族王古先问,心中一面想着,不知这些血螅对翼云族的血有没有兴趣,还是少惹为妙。

海吐族王的回答是:“在水中劲力小了几成,我们轰不死血螅,不过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血螅出海即死,所以要是我族在出海口附近被吸附上,只有在力尽之前冲出海外才有一线希望,这些血螅至少也有数十万条……”

“海吐族王。”陈信听了库帕贾的翻译之后说:“你们为何不定居海中呢?”

“深海中凶猛巨物太多……”海吐族说:“这些只有我们海吐族才知道,那里不适合久居。”

陈信一直在想解决的办法,最好是海吐族能回去安居乐业,于是低声思索自语说:“有没有办法将这些血螅聚集起来……这样也不行,就算除去这些,它们幼虫也杀不乾净……”

不过海吐族王耳力奇佳,却是听的清楚,忽然大声的叫了起来,库帕贾连忙说:“陈信,他说血螅没有幼虫或卵,聚集却很容易,问你有什么方法。”

没有幼虫?陈信倒是颇为意外的笑笑说:“要是能聚集还不简单,我用御能术将它们通通送到外海去,不就全死光?不过……它们是怎么繁殖的?”

数十万条聚集起来不过是一个数百公尺直径的大球,陈信还对付的来。

海吐族王似乎十分兴奋,对库帕贾一连串的说话,等了好一阵子海吐族王才说完,库帕贾转头对陈信说:“海吐族王说血螅是无性生殖,长到二十公分长就分裂为两条,所以没有幼虫,血螅的嗅觉奇佳,只要海吐族的味道出现,血螅就会全部拥上来,现在两个流域找不到海吐族人,只要海吐族的味道出现,血螅就会全部拥上来,现在两个流域找不到海吐族人,血螅应该有可能在他们离开的思坦河出海口等候,只要随便一位海吐族人由海口游入数公里,所有血螅都会一整团的拥过来。”

一顿又说:“他还说,要是你能除去所有血螅,他们先祖相传的宝物一定送给你,而且日后不再游出跃浪河、思坦河流域。”

“不再游出倒是不用。”陈信说:“只要目的不是战争,与各种族做做朋友应该也没有关系……不过这样一来,必须要有海吐族人随的走一趟,不然只怕吸引不了血螅。”

这自然更不是问题了,海吐族王愿意直接领着所有的族人撤回,陈信虽然嫌这样一定会比较慢,不过这更表示海吐族王的诚意,而且翼云族也会更放心,于是也只好点头答应。

两方大战止息,陈信准备到思坦河口等候,库帕贾对陈信已经十分钦佩外加崇拜,见状自然要跟,陈信心想自己与海吐族无法沟通,确实需要库帕贾的帮忙,在徵得翼云族王古先的同意后,他与翼云族人送走了往下游离去的数万海吐族人。翼云族王邀请陈信到南端的重镇沽葛城休息了三天,陈信与库帕贾两人与蝠虎这才往西南方的思坦河出海口飞去。

梦幻纪元二六一二年十二月十八日

一天后陈信顺利的到达,而所有的海吐族人却足足游了五天,比陈信还晚到一天,直到十八号的下午才抵达。

陈信花了两个小时,才顺利的以御能神术凝聚了足够的能量,将所有被引来的血螅以一大团数百公尺宽的能量光球包裹住,缓缓的贴着海面送出海外,血螅虽坚韧不易受伤,不过却没有很大的力道,无法突破陈信设置的屏障,所以陈信还算是顺利的完成了任务。

一出海外,果然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血螅挣扎不到半个小时就全部死亡,让附近海域的各种鱼类好好的饱餐了一顿。这时陈信正在狐疑,海吐族又不穿衣服,海吐族王会从哪里拿出宝物,却看到海吐族王居然由口中吐出一个光芒四射、眼珠大小的红色珠子,随着气劲鼓送,向陈信吐了过来。

陈信接到手里,只觉得粘粘的颇为难受,问清楚可以碰水,连忙先洗个乾净,才收到自己的内袋中,与那三颗透明珠子放在一起,再与海吐族王叙话片刻,海吐族王感动万分,对于陈信保证日后若是有种族违诺,需要联合攻击的时候海吐族也会出一份力。

梦幻纪元二六一二年十二月十九日

一切处理完毕天色已经微明,陈信别过海吐族王,一面向上升,一面又与库帕贾约定,十四月二十三日于布尔山巅再见,两人这才各自认定了一个方向,分头返回自己的种族。

这时陈信无须顾忌库帕贾的速度,坐在蝠虎身上,任蝠虎展开全速往东北方的都城飞,虽煞直线距离将近九千公里,不过蝠虎很快的提高到将近六、七倍音速,不到两、三个小时就赶到都城,恰好是早朝结束时间。

陈信望着越来越近的都城,心想天广皇当时一直交代,自己回来之后先去皇宫报告,何况自己带着海吐族的宝物跑来跑去也不好,于是对蝠虎说:“小刚、小柔,你们先回屋子休息,我去一趟皇宫。”

这不是陈信第一次自己去皇宫,小刚、小柔明白那里自己不适合去,于是带陈信到皇宫上方后,轻吼一声,待陈信聚能飘起后,即听话的往天降神王府飞回,陈信也迅速的落到宫门外一队侍卫的前方。

宫门侍卫忽然发现有人从天而降,吓了一大跳,拔出刀剑才发现原来是陈信,连忙对陈信施礼说:“参见天降神王。”

“不用多礼。”陈信说:“麻烦通报皇上,陈信顺利完成任务,回来晋见皇上。”

侍卫连忙应声说:“是、是,神王请稍后。”随即一名侍卫立即转身往内行去。

讯息由宫门外的侍卫内传,不久之后,内侍总领徐趟亲自出来迎接,他一出来就笑着说:“神王终于回来了,皇上等神王的好消息等的望眼慾穿,神王快随我来。”

陈信说:“徐总领好久不见了。”却看见内侍总领一面急匆匆的往内走,陈信不禁有些讶异,记得内侍总领似乎不喜欢自己说话太直接,今天却一点也不客套,反正陈信也蛮喜欢这种明快的作风,立即随着加快步伐的内侍总领往内走去。

两人走了好一阵子,陈信越发奇怪,以前见天广皇一向在外殿,这次怎么会一直往内带?在内侍总领终于踏入内殿区域的时候,陈信忍不住说:“徐总领,皇上不是说这里一向不准人进入?”

“是的。”内侍总领徐趟回头说:“不过皇上说,这次有件关于史前记载的事情,要与神王商量,所以直接将神王请入寝殿。”

原来如此……陈信点点头没再说话,史前记载一向放在天广皇寝殿底部的密室中,难怪天广皇会将自己叫进去,却不知史前记载又有什么问题?

不需要疑惑太久,很快的内侍总领与陈信就到了天广皇的寝殿之外,内侍总领徐趟恭声对屋内说:“启奏皇上,神王到。”

只见门向两旁打开,天广皇踏出屋外呵呵笑说:“神王终于回来了,刚听随侍禀报神王说一切顺利,果然不愧为国之栋梁。”

这时身后传出苍老的声息:“参见皇上。”

“诸位阁老来的正好。”天广皇点头说:“神王,诸位阁老你也见过。”

陈信回头一望,见到四名身着蓝色袍服的幻粹阁阁老,于是施礼说:“陈信见过诸位阁老。”

四位一起回礼,其中一位说:“神王不必多礼,我们在宫中只是闲职,论职位较神王还低,该由我等向神王请安。”

“不、不……”陈信连忙谦声说:“诸位都是长辈,该由陈信见礼。”

“大家别客气了。”天广皇说:“一起到里面坐。”率先走入房中。

这时内侍总领已经退去,五人揖让片刻,阁老始终不肯走在陈信前面,陈信懒得再说,终于还是先踏入房中,四位幻粹阁阁老相随于后。

一进门,天广皇就对陈信说:“神王一路辛苦,这些日子的状况如何?”

陈信说:“启禀皇上,我与三位翼云族的朋友顺利的说服了木族,到海吐族的时候虽然遇到一点困扰,不过还好都顺利的解决了,到时候布尔山上应该能顺利的聚集五宝,还请皇上放心。”

至于翼云族与熊族的事情,陈信上次送小公主回来的时候就报告过了,自然不用再提。

“哦?”天广皇高兴的说:“那五族的国书呢?”

“都在这里。”陈信将翼云族、熊族、木族及人族的书信取出,然后伸手到内袋掏出那颗红色的珠子说:“海吐族不传国书,直接将宝物交出,要我替他们带到布尔山巅。”

天广皇吃了一惊,大声说:“真有此事?”

天广皇将红珠接过细细观看,只见红色的光华向四面流转,彷佛是一重重的红雾散出,这与一般的发光物完全不同,天广皇点头说:“果然是海吐族持有的宝物……”

陈信颇为疑惑:“皇上知道海吐族宝物的模样?”陈信心里还有点担心海吐族骗人呢。

天广皇自觉失态,将红珠与四族国书在身上收好,对陈信笑笑说:“其实还有一块石板记载着八宝的模样,当时一时疏忽,朕没有拿给你们看。”

陈信虽然不大相信,不过心想天广皇不说也算正常,于是不在意的转过话题说:“刚刚内侍总领有提到……”

“对了。”天广皇连忙接口说:“密室中有一块石板,数千年来总是没有人弄得懂内容,朕想请神王和四位阁老参详参详,看能不能找出原因。”

原来如此,陈信心想难怪把四位幻粹阁阁老找来,这么说是有关武学的事情了,难不成又是无祖留下的?陈信颇为兴奋的连声说:“多谢皇上,陈信自当尽力。”

“好。”天广皇转身飘到那块大石桌上,只见大石桌如同上次逐渐的升高,过不多久,在气劲一冲之下,那个石柱轰隆倒了下来,向旁滚了开去,看来天广皇已经先将石桌机关旋动好了。

陈信这次看的明白,原来石柱中间似乎有足以穿透劲力的气缝,天广皇将全身的能量往缝中挤去,使得下方洞中充满外绷的能量,终于将这块大石柱缓缓的挤了上来,要知道这块大石柱虽然奇重,但是以众人功夫来说,终究还是搬的动,麻烦的是没有着力的地方,所以后来定盟卫国使虽能将大石搬回,当时却无法将石柱举起。

天广皇一落地就对陈信说:“朕已经看了不下数十次,神王和阁老去看吧。”

“皇上……”陈信有些疑惑的说:“密室中石皮不是很多块吗……?”陈信言下之意,天广皇不说,谁知道是哪一块?

“神王放心。”天广皇顿了一顿说:“那块石皮我已经放在密室的正中央,一看就知道。”

“原来……”陈信点点头,放心的对四位幻粹阁阁老说:“诸位先请。”

“神王先请。”四位阁老依然坚持陈信先行,陈信不想像刚刚进门一样推让半天,便不再客气,轻轻的飘下洞中,落到底部再向侧面的横洞飘入,随即站定在石洞中,这时陈信忽然感觉到上面天广皇与幻粹阁阁老同时提起全身功力,这五人是人族中顶尖高手,这一同时提起劲力,威势非同凡响。

陈信心里一惊,莫非幻粹阁阁老心有异谋,而天广皇适时发现?虽然天广皇身配裂地刀,也不一定对付的了四位阁老,何况自己也不能在里面看戏,所以陈信不再迟疑,立即往外冲出。

陈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四章 身陷囹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