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四章 圣殿苦修

作者:莫仁

黄祥见到两人,居然也站了起来,惊异的说:“两位……”却一时接不下去。

原来黄祥发现两人的功力居然远远超过先到的四人,连黄吉等人都似乎有所不及,不禁吓了一跳。

李丽菁见到两人穿入的速度马上就知道比起自己强上许多,她可没有什么心机,直接冲口而出说:“陈信还有偷教你们?”

许丽芙有点害羞的轻声说:“我都是可馨姐教的……”

“其实也不是陈信偷教过我……”赵可馨说:“当时我和丽芙初功成的时候,一面由冰洞中出来,陈信就一面提醒我以后要记得凝练内息,我本来也没注意,回到地球后才忽然明白他的意思,也所以在凤凰星一直没有向大家提起。”

提到陈信,赵可馨与许丽芙的脸上不由得有点黯然。

李丽菁一看心中自责,连忙说:“我没有怪你们……嗯,这位老爷爷刚刚就提醒了我们。”

赵可馨转头望向黄祥微笑说:“这两位一定就是黄宗主了、叶宗主,三位是李大将、风大将……”

“我是黄吉。”黄吉急忙插口说。

“黄古……就是陈信在雾灵谷遇到的野人?”那雷可夫冲口而出,才发觉不对,想转却转不过去,只好尴尬的笑了两声。

黄吉乍听之下也有点愣住,想想自己当时的模样,搔搔头说:“我那时确实是蛮像野人的。”

“现在也没多懂规矩。”黄祥在一旁说:“我这个孩子当初是被陈宗主救出雾灵谷的,陈宗主实在是帮了我们很多。”

那雷可夫见黄吉没有怪罪自己,还自嘲了两句,不禁大起好感说:“这位大叔,有空说说雾灵谷中的有趣事情吧?”

“说当然没问题。”黄吉一翻眼说:“可是最好叫我大哥,我不喜欢别人叫我大叔。”

那雷可夫马上从善如流,大哥叫个不停,两人大是相见恨晚,黄吉兴致一起,就要将陈信大战火龙的事情加油添醋的重说一次,黄祥忽然说:“大吉你先等一下,风大将,还有几位?”

风书雄微微躬身说:“禀宗主,还有一位。”

“王仕学居然会一个人来,张婷不来吗?难道也……”李丽菁心想王仕学与张婷算是众人中第一对情侣,不会像陈信一样在感情上出了问题吧?

“不是他们两人。”风书雄说:“是薛乾尚,王仕学说他现在要准备从政,没有办法参加大家的壮举,托我向大家表示歉意,另外像古为年等人说自己大概帮不上忙,大都拒绝了。”

“原来是军师……”李丽菁有点索然,王仕学有时会与自己斗斗嘴还蛮有趣的,但自己却怎么样都说不过薛乾尚,可是他料事确实是蛮准的,有时也不得不佩服。

说人人到,薛乾尚正慢慢的走入卓卡,一面说:“诸位对不起,我来迟了。”

风书雄摇摇头说:“不算迟了,一路转搭卓卡过来也辛苦你了。”薛乾尚是在座中唯一一个不会飞的,由南岛过来要越过大半个地球,自然快不了。

“这是应该的。”薛乾尚坐了下来说:“我是最后到的吧?”

风书雄点点头坐上控制座,将手一伸说:“我们出发。”

只见卓卡缓缓的将门关上,慢慢的向上浮起,随即猛然加速往圣岛的方向飞射过去。

下午众人到了圣岛,赵、许两女本来心想就要见到陈信,不由心中忐忑,没想到迎接他们居然只有田执事一人,在田执事略为说明发生的事情之后,众人吃了一惊,立刻由田执事领着往圣殿后方的断崖飞去。

众人一到断崖,眼见陈信毫无所觉的坐在崖上,一些圣殿武士正在数十公尺外架设各种骨干,大概就是出执事所说的搭棚子,许丽芙首先往前冲,一面大声叫:“大哥………”

小刚、小柔自然认得许丽芙,但是两兽虽然并未咆啸,仍然纵身挡住了许丽芙的去向,许丽芙一楞停了下来,眼睛不争气的留下泪来说:“小刚、小柔,我不能过去吗?”

小刚、小柔同时摇了摇大头,小柔更是向前一拱,将许丽芙向后又推了数公尺,赵可馨见状闪到许丽芙身旁,轻声说:“丽芙,先退过来。”随即拉着许丽芙后飘。

这时谢日言与那雷可夫扶着薛乾尚也已经飞到,那雷可夫一见到陈信现在的状况,忍不住叫:“陈信……陈信……到底是活的还是死的?”

“你又在胡说什么!”李丽菁忍不住骂起那雷可夫。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黄祥不管这些小朋友的打打闹闹,问起田执事。

“今晨……我来见陈宗主的时候他还没有入定,不过那时宗主就已经在面对着东方凝视着,后来我与圣殿中的人员过来,长老们才有了些推测……”田执事顺便将众人的猜测说了出来。

“我有一事请教田执事。”一直沉默着的叶宇开忽然说:“陈宗主应圣殿之邀来到圣岛,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何事?”

田执事心想既然圣主交代,承恩塔顶楼密室的事情即将公布,现在告诉黄祥等人应该也没有关系,于是将陈信来到圣殿数日的事情说了出来,不过田执事也不大清楚无祖交代的事情,也只好粗略带过。

“这么说……”风书雄说:“陈宗主昨晚离开圣殿之时还没有异状?”

“是的……”田执事想起除了自己之外,最后一个见到陈信的就是林颖雅,这事还要问她才对,何况陈信提到林颖雅时又不大对劲,于是点点头自语说:“对了,该问问她。”

“问谁?”赵可馨功力既高,站的又近,听到田执事说的话,马上追问。

田执事迟疑了一下,才说:“宗主昨晚曾与林小姐见面……两人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林颖雅?会发生什么事。”那雷可夫摇头说:“他们是情侣耶?”

“这样吧。”薛乾尚开口说:“我与颖雅也算旧识,就烦田执事指引一下,该如何才能找到颖雅。”

田执事点点头说:“也好,不然我先带诸位到休息的房间,再请林小姐前来。”

这时练兆诚武士长刚与一些侍卫运了批建材过来,见到黄祥等人自然前来招呼,他一面大声说:“陈宗主一定没问题的,八成又是在练什么特殊的功夫了。”他对陈信具有十分的信心。

听到练兆诚这样说,那雷可夫也附和的说:“对,陈信又不是第一次吓我们了。”虽然说的不是十分清楚,不过大家想起以前的往事,陈信确实有好几次闭关的纪录,心情也变的比较轻松一点,于是顺应着田执事的安排,往圣殿中行去。

无元七三四年九月十号

薛乾尚与林颖雅会面,虽然知道了两人间关系的变化,但是似乎也没什么大用,黄祥等人更是一团乱,本来要以陈信为首开创一番事业,没想到陈信居然神游去了,又不知道要等多久,圣殿方面又语焉不详的,不知道有没有阴谋。

还好昨夜田执事对众人说,第二天吴安议事长就会到达,到时圣殿会一起做个简报,众人也只好按耐下焦急的心情,好不容易吴安抵达,黄祥等人也被请到承恩塔五楼,过了片刻,吴安进入了承恩塔,随行的不是别人,正是现任地球巡逻队总队长林田昊,也就是林颖雅实际上的生父,至于其他人倒是留在楼外并未进来。

众人会面依例略作寒暄,尤其是练兆诚与林田昊两人曾一同出生入死,见面更是格外亲切,过了片刻众人依序落座,田执事对等待着的众人说:“诸位且请稍候,圣主与柳长老将会亲自过来解说。”

黄祥与叶宇开两人吓了一跳同时站起,黄祥迟疑的说:“圣主?”

原来黄祥与叶宇开都是百多岁的年纪,自然听说过圣殿中的首脑称之为圣主,向来不见外人,没想到今日圣主居然亲身出现,岂不让两人吃惊?

至于吴安却是早知圣主主动邀自己来访,早已惊讶过了,另外那雷可夫等众人倒是不知者不惊,依然稳稳的坐着,没当他一回事。

“是的。”田执事说:“圣主认为兹事体大,圣殿不可如往常般故步自封,所以决定亲自出面。”

“那位柳长老又是谁?”吴安虽知道长老团也开禁了,不过对柳清旋没什么概念。“老夫不过痴长数载,议事长无须挂怀。”这时楼中忽然传出声音,吴安东张西望的不知声音从何而来,倒是那雷可夫等见识过陈信也有这种功夫,反而不大吃惊。

就在这时,吴承天与柳清旋两人忽然出现在六楼,连林田昊都看不清这两位是如何上楼的,一惊之下不禁心想,这两人只怕不弱于陈宗主。

只见这时吴承天向众人点头为礼,一面说:“在下吴承天,有劳各位久候。”

“老夫柳清旋。”柳清旋向众人拱拱手,两人同时入座。

吴安首先站了起来说:“本人吴安,现任领导团议事长,圣主召见在下是在陈宗主之事发生之前,却不知所为何事?”

吴承天也不再客套,将陈信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其中当然特别提到无祖交代的事情,这件事情在座的众人都是第一次听到,真是又惊又奇,而后陈信到底为什么忽然进入了现在的状态,吴承天却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众人听了之后都沉默了下来,片刻之后吴安才首先打破沉寂说:“圣主的意思是………要将这件事情公布出去?”

“是的。”吴承天说:“既然无祖建成此塔,希望能提高部分光质化人物的内息,而且我们也有这个义务派出些人手帮助无祖。”

“可是事隔数百年……”吴安说:“无祖总不会还活着吧?”

“机会虽渺茫……”吴承天说:“但也不是不可能,这位柳长老就已经三百余岁了。”

“什么?”众人望向白发苍苍的柳长老,皱纹也没有特别多,怎么会三百多岁了?吴承天该不会是骗人的吧?

吴安这时不好表示怀疑,只好说:“不知道圣主希望我帮什么忙?”

吴承天说:“我估计承恩塔顶的内息至少还可以帮助七、八个光质化的人,但是除了陈宗主外,现在已经光质化的只有……那位林小姐,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似乎对这件事情兴趣缺缺,我们也不能勉强。”

“诸位。”薛乾尚忽然说:“在下有事报告。”

薛乾尚在这种场合中角色实在极轻,但是又不能不说,只好开口。

田执事连忙接口说:“禀圣主,林小姐这两天只肯与这位薛乾尚小兄弟会面,他与陈宗主及林小姐原来都是好朋友。”

“原来如此……”吴承天微笑点点头说:“薛先生请说。”

“林颖雅她与陈信见面时,两人对于陈信是否应再度离开地球起了争执……算是不欢而散,所以才会对这些赠与没兴趣,我想她接受的可能性不大,就算接受,她也不放心离开她的家人。”薛乾尚说。

林田昊这才知道刚刚大家说的林小姐就是自己的女儿颖雅,脸色不禁变了,当时来找廖霞谈过之后就没再联络,不知道陈信到底与自己的女儿产生什么冲突,这时想想忍不住说:“我与这位林小姐的长辈有点渊源,我再去试试看好了。”

“不论她同不同意其实都无妨……”黄祥摇头说:“……陈宗主要是一天未醒,这件事情也不能解决。”

吴承天望向柳清旋,柳清旋向吴承天点点头,转头对众人说:“其实是有办法叫醒陈宗主的……”

众人一阵哗然,这不是废话,那你不早叫?只听柳清旋接着说:“……但是陈宗主现在进入这种阶段是极少有的事情,要是贸然将他叫醒,不但这次绝对无法悟道,以后也未必会有进入这种状态的机会,而且……”

柳清旋迟疑了一下说:“叫醒的方法是根据无祖搜集的古书所载,到底有没有用还不确定,要是失败了,唉……”

众人面面相觑,柳清旋这么一说,没有人敢提出叫醒陈信的建议,吴承天望望众人说:“所以我的意见,希望能在这段等待的日子里先以各种方式将这件事情传播出去,然后我们想办法产生光质化的人物,并结合无祖研发出来的特殊物质建造一艘卓卡,以供陈宗主日后出征之用。”

吴安摇摇头说:“其他的还好办……光质化这可不是说有就有的。”

“无祖曾经提示。”吴承天说:“光质化可能与极快速的增强内息有关,而根据圣岛的纪录,光质化的人物通常都是在五、六十岁青年之前就达到光质化了,比如说……这几位年轻人就很有机会。”

这下说到了自己,谢日言与科芙娜的眼睛不由得发出了光彩,兴奋了起来,吴承天接着说:“不过速成毕竟有风险,圣殿长老团愿意在旁出力辅佐,尽力维护,相信风险可以降到最低。”

“晚辈谢日言,希望能有这个机会。”谢日言忽然站起说。

“好的,谢小兄弟请坐。”吴承天微笑说:“当然诸位与陈宗主本有交情,相信最为合适,不过这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四章 圣殿苦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