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五章 全力突围

作者:莫仁

在密室中的陈信心急不已,呼唤上方的天广皇又没有回应,等了好一会,忽然感受到谢日言与科芙娜的腾龙掌力,陈信马上知道那是他们夫妻俩新创的功夫,估计距离是在皇城城墙边了,这就是说他们应该已经开始突围,陈信心里略为放心,薛乾尚等人毕竟机灵,不容易中计,但是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安全的逃出大军追捕?

陈信心里又担心起来。

梦幻纪元二六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过了两天,陈信一直没有再感受到众人聚集极大的能量出手,也就是施展所谓的绝招,这是说众人至少没有在都城附近被捉,不过都城到南角城,若是依赖龙马也要十来天,众人的速度自然比龙马快,但是却未必能长久奔驰,另外虽然有蝠虎在身旁,不过蝠虎最多也只能载两人,依然没有大用。

陈信待在石穴中烦恼了两天,一直仔细的观察着四方的能量状态,直到今天才肯定薛乾尚等人应该已经离开都城。他转念又想,既然天广皇说,要等捉到薛乾尚等人再和自己谈条件,也就是说万一捉到也会让自己知道,只好将这件事情先搁一边了。

于是陈信东敲西打的想找出路,但却是枉费心力,看来天广皇早已预备好了,不但将密室中的所有物品搬出,而且还打扫了一番,陈信无可奈何下东张西望,想到关了两天不觉气闷,应该是有通气的孔道,找了半天,陈信另在墙顶找到一丝细缝,也不知道是通到哪里,连极乐都钻不进去。

陈信摇摇头跌坐于地,心想这次真是无路可逃,当年祖先不知道如何做出这种东西,现在居然用来关后世子孙?看来天广皇大概是深怕杀不了自己,所以才乾脆用这种方法把自己关起来,难道是想把自己活活饿死?

陈信想到这里,开始觉得肚子有些饥意,因为在梦幻星上,陈信两、三天还是必须吃一点东西、喝一些水,要是完全不吃,也不知道能支持多久,想来会慢慢的无力,到时候说不定天广皇另有毒辣的手段对付自已。陈信想到自已已经三天不饮不食,心里不禁有些焦急,还好他终于想到赵可馨送自己的项练,当初她曾说过这足以支持十日,以自己现在的能力来说,至少可以藉此支持一个月,于是陈信先安了一半的心,只是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形下用到这个东西。

陈信撕开项练,吞了一个浓缩胶囊,只觉得胶囊一到胃中,遇酸立即破开一个小孔,缓缓流出的液体逐渐膨胀为原来的体积,然后经过各种肠道吸收,首先就补充了足够的水分,陈信正在高兴,忽然听到上方传来天广皇的声音:“神王,一切还好吗?”

陈信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发火,闭上嘴懒得理会天广皇。

天广皇等了片刻,接着又说:“神王,密室中无水无食,你功夫再高也终究支持不住,难道神王不好奇,为什么朕会恩将仇报、出此下策?”

他倒好意思自己说出“恩将仇报”……陈信终究忍不住说:“天广皇,你究竟想做什么?”

“神王。”天广皇声音十分的诚恳:“朕为了维系皇室的安全,任何可能动摇祖先基业的危险都必须先行除去,但朕也知道神王功勋卓著,所以这令朕十分为难。”

陈信哼了一声,天广皇大兜圈子还不是想骗自已,却不知道他到底想骗什么东西?

天广皇见陈信没有答话,以为陈信意动,高兴的说:“所以朕想到一个两全其美之策,若是神王合作,朕自然会放出神王,日后荣华富贵仍然享用不尽。”

“你到底想说什么?”陈信耐不住天广皇一串废话,传声发问。

天广皇得意的说:“腺知道,神王的功夫其实并未高于朕或是幻粹阁阁老多少,神王之所以天下无敌,主要是掌握了御能神术的奇妙诀窍,若是神王将御能神术的修练方法告知朕,朕岂非无需冉担心神王作乱?自然会放出神王。”

陈信忍不住好笑,天广皇倒是说的头头是道,但是自己就算教会天广皇,也不是在十天半个月他就能练成,要是等练成了才能安心的放自己出来,自己岂不是已经饿死?可见天广皇完全没有诚意。

只听天广皇接着说:“相信神王已经有些饥饿,以神王的功夫来说,最多也只能支持二十天,希望神王不要想岔了,一意孤行,那朕只好将此穴封住数年,日后再移出神王的尸体。”

陈信懒得与天广皇对答,一提劲力,在数公尺上方的地面凝聚起能量,天广皇发现不对,大吃一惊,连忙跃开数步说:“神王你若是铤而走险,难道不担心诸位神将的性命?”

陈信心想要是天广皇真捉到薛乾尚等人,一定会带来胁迫自己,现在不用埋他,乾脆先给他一点教训让他难看,于是陈信将能量不断的外散,一片片的风刀已经聚集起来,数十公尺的范围都是亮晃晃的掌天光片。

天广里心惊之下只好迅速的离开,并且聪明的降低散发的能量,窜到数百公尺外,陈信便感应不到天广皇的踪迹。

陈信知道自已虽能感应数公里内的状况,不过却不像地球上能同时察觉,必须将心神集中到某些预定的空间,所以天广皇一快速移动,陈信很快的就失去天广皇的位置,他索性将风刀四面狂扫,将上方的寝殿破坏的七零八落,过了片刻知道风刃的范围有限,于是转变能量的状态,让数百公尺范围布满光带,随即迅速的旋动起来。

天广皇这时已经退出甚远,却发现陈信的光片变成光带,背着风力逐渐旋转起来,速度越来越快,首先是庭园花草以及已经被破坏成零零落落的寝殿器物,开始随风乱滚,慢慢的四面的房舍开始动摇,整个旋流已经出现,范围逐渐扩大到一公里,陈信再缓缓的移动旋流四面移动,将心里记忆所及的皇宫范围整个破坏殆尽。

其间天广里不断的传音要陈信住手,还加上一大段的威迫利诱,不过陈信毫不理会,只要一感应到天广皇的位置,马上将整个急旋的气柱往天广皇冲去,天广皇越奔越远,当然这时所有的皇宫中人也都已经连滚带爬的逃出宫外。

这时所有都城中人都察觉到皇城中的变化,皇城中的人更是看的清楚,只见一个奇大的气柱在皇宫中滚来滚去,所到之处房舍摧枯拉朽的被夷为平地,毕竟这里还是以木造房子为主,遇到这龙卷风一般的气柱,怎么挡的住它向上拉拔的力道。

皇城中的百官知道宫中出现目变,一个个拥来护驾,众人看着皇宫中一道宽达一公里的大气柱四面移动,无不吓的目瞪口呆。

天广皇一人站在西角,四面众人慢慢的靠近,谁不知道天广皇昨日忽然下令捉拿神王府中大将,有些知道陈信能呼风唤雨的人,见到这场龙卷风来的莫名其妙又瞄准目标,心里已经开始暗暗担心陈信并末被捉,尤其是当初北征的数万军队,除了部分追击薛乾尚等人之外,都城中还有数万人,这些人想到陈信雷劈二十万大军的往事,不禁心里喘喘不安。

过不久,龙卷风将皇宫破坏殆尽,每个地方都缓缓绕了两圈之后才忽然消失,四面有些未及逃出的仆役被埋没在断木残垃中,已经是死多活少,这还是陈信故意慢慢的加大范围,缓缓移动,不然死伤将会更为惨重。

这时天广皇身后已聚集了许多的大臣、随侍、侍卫,其中最急的是小公主刘蜜,一待风势止歇,立即望空大叫:“陈信……陈信……”

“别叫了。”天广皇皱眉大声说。

“父皇……”小公主刘蜜大声道:“您不是说陈信叛逃未归,所以才捉薛神将他们?这又是怎么回事?”看来这是天广皇前两天对小公主说的理由。

天广皇脸一沉说:“不许多嘴!退下!”

小公主吓了一大跳,天广皇对小公主向少如此疾言厉色,小公主惊急之间眼一红,扑到一旁仓皇逃出、发鬓散乱的北妃怀中,呜咽了起来。

这时左督国王与定盟卫国使都已经出城追捕薛乾尚等人,右相与左相对望一眼,见到天广皇一向最疼爱的小公主也碰了个大钉子,两人心里都是同一个念头,现在谁说话谁倒楣,不过都没人说话也是不行,于是右相年冯商只好硬着头皮说:“启奏皇上,天灾肆虐,是不是暂时移驾,待此处清理完成之后冉行整建?”

天广皇面色铁青,一句话也不吭,彷佛没听到右相的话,右相愣在那里一时进退两难,却听到身后忽然传来喧哗声,隐隐听的是:“看天空……看天空……”

听到的人自然而然抬起头来,却都望着天空愣住了,只见上方一片漆黑沉重的乌云正逐渐的变大,范围已经逐渐的扩大到整个皇宫,这片乌云如此厚实却又滴雨不洒,有经验的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见那片乌云缓缓的下降,忽然间电光划空,数道雷轰击到碎木上,轰然数声之后已经燃起火光,乌云却又缓缓的上升数尺,又开始逐渐的扩大。

四面的众人心惊胆颤,直想往外跑,但是天广皇没动谁敢动?一些刚刚急着表现自己护主的人不禁开始后悔,现在要是还在自已家中,偷偷溜出城外也没人知道,现在天广皇不知道发什么疯,居然假装大胆,动也不动。

却不知天广皇这时已经气急,没想到陈信被关入密室中居然还能控制能量,天广皇本来认为御能神术应该像普通功夫一样,怎么打也打不出密室,他却没想到御能神术内息散出就像传音一般,不一定需要花空气中传递,就算是中间有物质依然可以做适当的联系,最多是又慢了一些而已。

天广皇望着已经成为一片瓦砾的皇宫,对陈信简直是又怒又怕、又气又恨,回头瞪向不知趣说话的右相,一时却说不出话来。

右相见到天广皇红丝满布的双眼,心知天广皇现在随时会翻脸,斟酌了半天才说:“启奏皇上,此处容易惊扰圣驾,是不是应该暂时移驾?”

天广皇两眼一瞪,正想找右相的麻烦,空中忽然传出陈信的声音,响遍整个都城:“天广皇!现在放我出来,我既往不究,两小时后,若不将我放出,所有居民最好自行撤离都城,莫谓陈信言之不豫。”

随即又是一阵雷轰,这次距离众人又近了些,连天广皇也不由自主的退了两步,所有人的目光一时都望定了天广皇。

天广皇自然不肯放陈信,何况陈信的口气如此张狂,要是放出来不知道自己会死的多惨,但现在实在没办法逞强,天广皇只好承认失败的说:“暂时……暂时退出都城。”

天广皇一下命令,所有的人自然开始分头传令,天广皇及众妃的车驾已经全毁,只好骑乘龙马往东方田城,都城东门被官兵管制住,其他三个城门人民携家带眷、收拾细软、蜂拥而出,谁没听说过天降神王陈信的事迹?自然非跑不可,但现在又限制了两个小时,将近八十万的人民如何撤的出城?只将三面城门挤的满满的,如潮水般的往外流出。

其实陈信是故意的,陈信想让天广皇以为自己孤注一掷,反正天广皇一定不会将自己放出,只要二十来天之后自己再将空中的乌云散去,到时候天广皇一定以为自己已经饿的全身无力,说不定就会打开洞穴,不然无论自已说不说出御能神术的修练方法,天广皇一定都不会放过自己。

这时薛乾尚等人已经折往南逃,薛乾尚领着众人,一出城就往东直窜,要让官兵以为众人想逃出海外,过了整整一天,又遇到了几小队官兵之后才忽而折向往南,猛然转向自然无路可走,一路只有披荆斩棘,还要小心别留下线索,速度当然变的缓慢下来,所以现在才刚抵达东极河。

众人既然想折往南方,就必须度过都城南方的东极河,但是东极河中游河宽足有二十余公里,虽然河岸旁都是密密丛生的草本植物,不过接近河岸一看,河面上不断约有船在来回巡逻,薛乾尚回头叫众人先稍作休息,在离河岸十余公尺高的长草中清出一块空地,让众人围坐起来商量对策。

薛乾尚等众人坐定之后首先说:“现在河面上大概每一段迥流处都有官兵把守,刚刚我看到这段河面长约十五公里,只有两艘船不断的来回,每艘船大约五十余人。”

“那好对付嘛。”黄吉瞪眼说:“区区五十多人能拿我们怎么样?”

“不……”薛乾尚摇头说:“要是我们能不惊动他们越过东极河,抵达南角城之前的风险可能会大幅的减少,他们说不定以为我们往东出海了。”

“原来如此……”那雷可夫点头说:“所以该怎么办?”

反正自己不负责出主意,只负责问问题。

“可馨你说呢?”薛乾尚转头问赵可馨。

赵可馨思索片刻微微摇头说:“梦幻星日夜都很明亮,就算用蝠虎飞,也很难不被发现……”

“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五章 全力突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