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一章 误入绝境

作者:莫仁

火光熊熊、烈焰逼人,众人站到林缘,薛乾尚叹了一口气,低声自语说:“这次要不是对路程完全不熟悉,也不会迷迷糊糊的撞入陷阱,既然天意如此,夫复何言?”

“别想太多了。”赵可馨在一旁轻声说:“你已经尽力了……”

薛乾尚目光一凝望向赵可馨,一时却沉默着没有说话,赵可馨见到薛乾尚的神色,却忽然一低头说:“别……别说……”

“我不想被擒。”薛乾尚缓缓说:“更不愿意被利用来威胁陈信……虽然死不足惜,不过有件事一直没弄清楚,实在有些不甘。”

赵可馨神色忽白忽红,似乎有些忧伤又有些欢喜,迟疑片刻才轻轻的说:“你……你还想知道吗?”

薛乾尚摇摇头笑说:“不用了,这不是适合的时机,而且……也未必需要知道了。”

“这……”赵可馨慾言又止,紧咬着嘴chún,目光盯着自己的足尖,终于还是沉默下来。

两人这时的言语都是以极低的音量对谈,加上四面的呼喊声、燃烧声,众人虽然知道两人在对话却听不清两人说什么,那雷可夫见两人似乎谈到一个段落,连忙急急的问:“干尚,你们商量出办法了吗?”

“没办法了。”薛乾尚摇摇头说:“现在除非对方队伍大乱,我们才有机会冲过大军到东南面的树林,可是……现在没有一个人能在弓箭发射前越过这一百五十公尺。”

“蝠虎的速度不是极快吗?”练长风说:“两、三倍音速以上对方就应该来不及察觉了。”

众人一听高兴起来,飞到数倍音速对蝠虎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蝠虎要是冲入人群中当然足以造成混乱。

“你忘了来梦幻星之前我们也能这样飞?”薛乾尚苦笑着说:“蝠虎不过是未降低能力,不过毕竟还是与当初的我们一样,御气而进的速度是逐渐提升的,不是一瞬间就能这么快。”

众人的心又冷了下来,薛乾尚接着说:“除了投降,现在只有最后一个方法……五人先冲出作箭靶,若是勉强冲到二十公尺内,再以全力出掌攻击,当能造成混乱,其它八人应该可以趁乱冲入……但这五个人也是非死不可,小春她们功力不够,而且突围还要靠她们,可以排除在外,黄吉必须开启卓能,所以也不行,剩下的八人中必须选出五人,可以抽签决定……我提出这个主意,所以我自愿。”

听到薛乾尚最后一句话,众人一阵意外,舒红连忙说:“干尚,你是大家的军师,怎么能出去送死?”

薛乾尚还没回答,赵可馨忽然说:“我也自愿。”

“可馨?”薛乾尚一阵意外,皱眉望着赵可馨。

赵可馨坚定的说:“你不用说了,我必须这么作。”

“你们干么啊?”那雷可夫苦着脸说:“这么视死如归?两个军师都不见了,剩下的人怎么办?”

“不需要军师了。”赵可馨笑笑说:“我们对这里的信息掌握的不够,一点用处都没有……你们到了卓能,看看能不能救出陈信,再替我们报仇。”

众人面面相觑,黄吉不算,薛乾尚、赵可馨自愿,其它六人中还必须有三人赴死,这可十分难办,难道真的要抽签?

这时左督国王徐东平的声音,忽然由林外远远的传了进来:“薛神将、练神将,诸位并非首犯,若投降必然能从轻发落,而且诸位有大功于国家,说不定皇上不会降罪,但若执迷不悟,万箭齐发之下,本王想周全亦不可得。”前面说的不知道是真是假,最后两句倒没错,万箭齐发,众人死多活少,想活擒也没希望了。

后方的林木越烧越近,时间已经不多,练长风忽然迟疑的说:“我不希望真的死掉几个人……干尚,我们投降吧。”

众人同时望着练长风,似乎十分的意外,练长风长叹一口气,望着薛乾尚说:“我们投降也许救不出陈信……不过日后大家还有机会回去,要是这样一并,就算救出陈信,至少也损失了五个伙伴,干尚,你这样计划对吗?”

薛乾尚微微一惊,随即有些枉然的说:“长风说的也对……我刚刚确实是以陈信的安危为优先,大家当然没有为了陈信送死的理由……你们出去吧,他们应该不会为难你们。”

“你呢?”舒红关心的问。

“我不会投降。”薛乾尚抬头望天说:“你们投降之后,我要尽自己最后的能力拼一并……”

“我也不投降。”黄吉大声说:“干尚,我留下来陪你。”

“黄吉……”练长风焦急的说:“你可知道,要是你出事,卓能从此就没用了。”

“我……”黄吉一愕,脸上露出难色。

“等一下。”一直望着外面的科芙娜忽然说:“外面有些不对劲……”

众人暂时忘记刚刚的争论,同时往外望,却看见半公里外的敌军后队忽然传来喧嚣声,更有隐隐的杀伐与惨叫声传来,左督国王徐东平大声下令,似乎想止住乱象,却看一道红蓝相间的光华在那数万人中冲杀来去,逢者必死,终于队伍四面溃散,人人只想逃命。

左督国王徐东平大叫一声:“林齐烈!”却是当初逃出都城的至尊能将林齐烈,只看他拿着红蓝光芒透出数公尺的乾坤剑四面挥动,身周十余公尺内无人能挡,刀折剑断、血肉横飞。

这边的薛乾尚见机不可失,连忙拔出武器说:“快冲。”众人趁着敌军无暇他顾的时候立刻往前直冲,众人鼓起全力,这百余公尺还不是数秒即过,除了还有一些稀稀落落的箭矢射来,其它的几乎都已经失去了准头。

林齐烈见众人冲出,哈哈大笑说:“神王府的小朋友,想活命就随我来。”一面转向往东南杀去。

薛乾尚等人没得选择,东南正是众人的方向,而且那里距离另一块林地最近,于是众人组成阵势,随着至尊能将的身后杀去,除了黄吉喃喃的皱眉叨念:“谁是小朋友……?”不过还是一马当先的往至尊能将身后冲。

林齐烈一面大声叫:“聪明人就往外闪,别挡着老子的方向。”一面放缓脚步等着薛乾尚等人到达。

四面的官兵本就是以贵族与士族为主体,对至尊能将一直是视若神明,这时候见到他恶狠狠的杀进来,还不连滚带爬的四散而走,要不然万余人马戮力同心,林齐烈也没这么容易突破阵势。

眼看就要冲出阵外,林齐烈忽然一止步,让转干尚等人先通过,然后一面倒退挥动乾坤剑格挡箭矢,一面大笑说:“徐东平,今天留你一条老命,回去告诉刘阅明,他今日自毁长城,最好早点洗干净脖子,等着林某去取它的狗头:”

左督国王面色一变,心中大为担心,至尊能将居然一直隐于城郊,难怪东极、南角、北域都没有他的消息,这次擒拿神王府余孽完全失败,还让他们与至尊能将会合,左督国王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向天广皇交代,只能焦急的大声说:“各部整队……快追!”但是这次抱着十分的把握能围住薛乾尚等人,又为了避免为蝠虎所惊,连龙马也都散去别处,怎么追的上这群人?

原来林齐烈一直隐身在都城南邦养伤,准备看天广皇北伐之后的结果,并想找机会对陈信致谢,没想到前些日子忽然发现大军移动,林齐烈本来以为是追寻自己而来,林齐烈与薛乾尚等人完全不同,这附近的山林可说是了若指掌,于是大胆的随着主队四面移动,准备找机会让左督国王难看。

没想到今日忽然听见所谓的“天降府余孽”,林齐烈自然知道陈倍受封为天降神王,现在居然变成余孽,这还不是天广皇又玩阴的?林齐烈见情况危急,由后方突袭杀出,顺利的救出众人。

众人直逃出两百余公里,眼看后方已无敌踪,林齐烈这才呵呵一笑说:“可以歇歇了……你们真了不起,连奔数百里毫不在乎,天降神府诸将果然名不虚传。”

众人缓缓止步,薛乾尚向林齐烈一鞠躬说:“今日多亏前辈相救,不然我等难以逃脱.。”

“我早就叫陈信小伙子小心刘阅明那家伙了。”林齐烈正色说:“那个混蛋有名的忘恩负义,陈信现在怎么了?”

薛乾尚叹了一口气说:“陈信必定被因于密室中,我只担心他无水无食支持不了二十天……”

“嗯……”赵可馨忽然轻噫出声。

“怎么了?”薛乾尚知道赵可馨有话要说,停了下来。

“我以前送给陈信一个救生项链……不知道它是不是还带着。”赵可馨想起往事,心中涌起一阵复杂的感觉。

“他一定会带着。”薛乾尚大喜,点头说:“那可以支持多久?”

“一般人是八到十天。”赵可馨也高兴的说:“陈信至少可以支持一个月。”

“一个月又如何?”林齐烈忧愁的说:“天广皇必定会让幻粹阁阁老守着陈信,那些老头我也不敢轻忽,就算是借着乾坤剑之利,我也没有把握能攻进去。”

“林前辈……”练长风忽然问:“晚辈冒昧请问,当初陈信不是将您打伤,您今日怎会忽然援手?”

“他没告诉你们?”林齐烈疑惑的说。

众人都摇了摇头,只有薛乾尚与赵可馨相对一笑,只见薛乾尚微笑说:“陈信虽然没说,不过想来他在打斗中已经与前辈结而为友。”

林齐烈目光何等锐利,仰天大笑说:“还是你们两个娃儿有见识,你这样说是客气了,陈信当时根本是放我一马,不然我林齐烈愧称至尊数十年,那日就是最后一天……”林齐烈话锋一转,目光望定四婢说:“如果不是我老眼昏花,这四位该是士族,但是……怎么可能跟的上来?还有,那四面飞旋的劲力……好象……好象是那日陈小子让我吃尽苦头的功夫?”

小春一躬身说:“林大爷,小婢等确实是士族,我们是公子的婢女,功夫都是公子教的,林大爷刚刚说的是风刀。”

“她们是陈信的婢女,陈信凝聚劲力会发光,她们不会,不过用的是同样的功夫,这次还多亏了她们,不然我们也没这么容易逃出来。”薛乾尚跟着补充。

“果然是士族……”林齐烈睁大双眼往着四婢上下打转,看的四婢脸上羞红,各个低下头来手足无措。

“陈小子果然厉害……我算是服了你了。”林齐烈忽然仰天大笑,摇头说:“我本来还想有天与陈小子再拼一次,看来是望尘莫及了。”

“前辈此言何解?”谢日言忽然间,谢日言觉得林齐烈是最有资格与陈信相较的人,没想到林齐烈居然会这样说。

林齐烈叹声说:“陈小子已经超脱内息的局限,士族经脉与皇族截然不同,他居然能创出适当的功夫,自己更能灵活运用,我绝不是敌手……这些娃儿与他也没有特别关系,他居然无私的传授这种独特功夫,这份胸怀更令人心服。”

黄吉见到林齐烈总是以老卖老心里不大愉快,不过对方至少功夫比自己高强,黄吉也只好认了,不过听到这里可不服气了,忍不住问:“你又知道他们没特别关系了?”

林齐烈一望黄吉惑然说:“这四婢分明还是处子,陈信与她们最多只是主仆的关系,有什么特别的?”不知道林齐烈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众人却又是一阵意外,四婢还是处子,那黄吉不是猜错了?黄吉忍不住向四婢问:“真的?”

四婢听到林齐烈口无遮栏的这么说,这时一个个脸部泛霞、红透颈根,只恨不得找个地方躲起来,黄吉居然还来追问,四婢哪里回的了话,只能僵直着身子低下头,看也不敢看众人一眼。

李丽菁看不过去,拦到黄吉与四婢之间说:“黄老头!你少为老不尊了……这种话你敢问人家可不敢答:”

“我又错了?”黄吉冤枉的叫:“你们不是也这样想?”

这时小春脸泛羞红、声若蚊鸣的说:“公子待我们很好……但没有……”

薛乾尚点点头替小春解围说:“陈信必定是把她们都当成朋友,就像你我一样,陈信不会吝于指点。”

“小伙子。”林齐烈忽然说:“看来你是陈信的好朋友,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做?都城是不能回去了,要是有别的计划,看在陈信的份上,我倒可以帮个忙。”林齐烈心想陈信恐怕已经糟糕,这些人既然被追杀,必定忠于陈信,自己可不能不帮忙。

薛乾尚大喜躬身说:“我们急于回到南角城,前辈若是能指引方向与路途,薛乾尚万分感激。”

“这有什么难的?”林齐烈哈哈一笑说:“我当年北域、南疆分别征战,人族哪一块地方我不是清清楚楚的,我带你们走这一趟。”

这下最大的问题解决了,有林齐烈这个识途老马指引,众人翻山越岭,尽选渺无人迹的地方走,犹如龙入大海,左督国王再也找不到众人的踪影。不过左督国王也不是省油的灯,算准了众人的目的地是南角城,立即以天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误入绝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