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46章 功败垂成

作者:莫仁

徐安阁老风驰电掣的往西行大道奔行,不到十分钟,已经奔出了十余公里,正奇怪一路行来怎么连个陷阱也没有,难到林齐烈只挖了一个大洞,其他西行道路都没有设伏,那不就白停下来了?

正疑惑的时候,徐安阁老忽然察觉到道路二侧忽然有数股劲力聚集,正一惊要运功戒备时,只见一个大光片忽然往自己直轰过来,却是黄吉从未施用过的超大型激光斩,那是以激光斩的施用方式推及到两臂环成的圆圈,就能发出直径几达一公尺的能量光片,黄吉已经暗暗取好名字,全名叫做──“宇宙无敌、天下第一、横扫千军激光斩”。

徐安阁老一见大惊,他虽然不知道这个功夫有个响亮无比的名号,不过也明白这光片威力强大,立即将全身劲力集于双掌,双手迅速的连挥,数道锐利的气劲破空猛往光片冲去,只听一阵气爆乱响,黄吉的劲力被这一串劲力击败。

但是另一方面又有气劲击来,徐安阁老回头一望,只见二道粗大的光柱交缠的往自己直冲,却是谢日言与科芙娜两人合击了回旋腾龙掌,阴阳合璧威力陡然增大,徐安阁老内息才刚大量施出,不及回身,便被卷入了气劲盘旋起来。

徐安阁老连忙将残余内息全力向外鼓出,护住自己的身体,只听轰然一声爆响,徐安阁老全身衣衫尽碎,被余劲一甩,翻滚下落。

在摔落之前,舒红适时的指端凝劲,连发七束气针,目标分别是徐安阁老的顶门、后颈、脊心、尾椎、前胸、中腹、丹田,反正徐安阁老被摔落时一路翻滚,前面后面都能瞄准。

徐安在阴阳腾龙掌的功击下本来已经全身受创,不过因为内息浑厚,又即时运劲护体,还算只是受到外伤,只要一顿之后的略微回气,至少还勉能还手,不过这时被舒红的七针一戳,徐安全身一震,内息四散,浑身无力的摔下地面。

舒红连忙往前奔,一面由怀中取出了七只钢针,分别刺入自己刚刚攻击的地方,一面笑着说:“我可是第一次试验,要是刺歪了你可要认命”。

原来为了活擒对方,薛乾尚伤透脑筋,后来还是林齐烈提供人族相传的古技,只要七针同时破穴,任你功高盖世,体内内息立即顺此七处泄出,全身无发动弹,不过这些都是人身要害,稍稍刺歪了,对方就会一命呜呼,舒红的功夫正好合用,于是急急练了数日,这下拿徐安阁老开张──也算他命大,舒红刺的颇准。

这下谢日言立即对收发机回报:“乾尚,捉住一个。”

“太好了。”薛乾尚高兴的说:“大家都听到了吧?……日言,缚住双眼,绑在蝠虎的身上送回来。”

“好。”谢日言立即动手。

舒红望向黄吉,微笑说:“黄大哥,你那是什么功夫?比以前的激光斩威力大多了。”

得意的黄吉正在等人发问,见舒红极为识趣的提出,立即对收发机大声说:“各位注意,我刚刚用的是‘宇宙无敌、天下第一、横扫千军超级激光斩’。”

黄吉一时兴起,另外又多加了“超级”两个字。

听见的人眉头都皱了起来,躲在凹洞里的李丽菁和赵可馨强忍着不笑出声来,咬牙暗骂黄吉整人,那雷可夫一听之下大惊失色,此名威势之大,自己取过的所有名字是远远不及,看来取名这项的功夫是比不过黄吉,自己还必须加紧努力。

而卓能中的四婢已经忍不住的花枝乱颤,又怕失礼还只能偷笑,小冬觉得好玩,还在跟着念:“宇宙无敌……第一……超级激光斩……唉呀好难,记不起来。”

薛乾尚不禁莞尔,望望练长风说:“总算捉到一个了,这下好办多了。”

练长风则微微点头说:“嗯……这样就算是强攻也有希望了。”

“不急。”薛乾尚悠然说:“应该还会派人出来,捉住了下一个再说。”

练长风回以微笑,点点头不再说话。

而这时被关在密室内的陈信,却因为肚子饥饿已经出定,虽然还能撑个几天,不过实在是不大舒服,陈信愁眉苦脸的想,好像自己真要以饿死收场,这几天想来将会极为难挨,是不是应该提前自我解决?

陈信左思右想,望着已经被撕裂的项链,想着当初自己由赵可馨手里拿到这个项链,至经已过数年,与赵可馨也从爱情转而为友情,现在赵可馨和薛乾尚似乎相处的颇为顺利。当初赵可馨曾说,精修天机数的人会彼此排斥,此言可能并不正确,只是不知道自己的存在会不会妨碍了两人的关系,现在自己寿命将尽,日后希望两人有好的结局。

林颖雅……陈信心里是一阵迷惘,她说的话是真是假自己已经没法求证了,现在的陈信反而希望她说的是真的,日后会找一个平凡人嫁了,陈信想到这里又是一阵苦笑,自己前些日子才希望她会等自己回去,现在心意又变,是不是太自私了?

陈信摇摇头将项链收回,取出另一个圆锥型垂吊物的项链,这是自己当初的古历史老师——合成人程似成送自己的,陈信从没用过,本来还想回到地球之后藉着这个与合成人联络,现在是没望了。

陈信摇摇头又收了起来,取出了那三颗珠子,这时候密室中只有陈信散出的光芒,所以透明的珠子又变成了一团漆黑,陈信望着珠子想到四婢为自己所有琐事费心的情形,小春的守礼、小夏的含蓄、小秋的慧婕,还有小冬永远长不大的模样,她们不知道有没有卷入这次的漩窝,可惜当初蝠虎们吃了四个,要是多留一颗,岂不是可以送她们一人一颗,日后留下来作纪念?

陈信想到这里忽然微微一楞,这样说起来,这小球岂不是一种可以吃的东西?不过蝠虎能吃,自己不知道能不能吃,而且现在自己最缺乏的不是食物而是水份,陈信左看右看,这东西也不像是含有水份的东西,而且已经放了这么久,会不会吃了以后立即毙命?

但他转念又想,就算能吃,也不过多活片刻,吃了立即毙命反而不错,要不然自己还会清醒好多天,陈信反正无事可作,忽然狠下心来,拿出一颗往嘴里一丢,自然是嚼也不敢嚼,谁知道那会不会有什么怪味道?现在唾液略嫌不足,陈信以内息推着这颗黑珠往喉中吞咽下去。

黑球顺着食道移入胃中,陈信的胃液立即加速分泌,黑球被胃液一浸,忽然往外散开,开始由胃壁四面吞噬着陈信体内的内息,陈信自然十分明白自己体内的反应,心里吓了一跳,自己的内息尚未完全补足,怎么这个东西又来抢自己的内息,根本一点营养也没有,原本是那团黑雾的凝结精华,那时那些黑雾就是不断的吸收自己的内息,最后才慢慢的被自己炼成七颗黑珠,没想到现在死灰复燃,在这种时候扯自己后腿。

但是陈信心想反正处境也不能再坏,也不会多么烦脑,索性随它去了,不过陈信却慢慢的发觉那东西一面吞噬,却也一面释出内息,并没有办法将自己的能量转而为它的躯体,而且被这东西吸收过的内息好像多了一点什么东西,与之前的能量又有些不同。

陈信自己也不过才改造过微小内息单位,事实上对现在的内息状态还不是十分清楚,只知道有些不同,又不是很明白不同之处有多少。

随着时间过去,异变的内息含量比例越来越多,所以转变的速度越来越慢,但是陈信依然是饥肠辘辘,想来多吞一颗并没有用,陈信只好专心的观察着变化,试图忘却那种不舒服的慾望。

这时天色已暗,平戈镇东西四十公里的黄吉等人顺利的又捉住了第二个阁老,那是徐安的胞兄弟徐文海,一样是七针破穴,缚住双眼,全身乏力的被蝠虎送到卓能中,在底舱的一处空间放置着,以避免被他们发觉卓能的秘密。

而东方的天广皇却是心急如焚,本来派出徐安阁老,没想到过二个小时没有消息,只好再派出一位,竟又音讯全无,现在天色见黑,林齐烈仍不住的四面施放冷箭,官兵死伤越来越多,自己进退不得,又无援军讯息,四面虽然一片空寂,但不知隐有多少敌人,林齐烈在四面忽隐忽现,剩下的两位阁老自然是绝不能派出,但是情势越来越是危险,现在该如何是好?

这时陈定卢阁老见天广皇满面愁容,只好低声说:“皇上,明日天明,大队立即越野西行,敌方再怎么布置陷阱,也只能限于大道,到时不顾林齐烈的追击,就算是五千官兵尽殁,皇上也应该能顺利的到达平戈镇。”

天广皇微微一惊,陈定卢阁老一向重视官兵性命,这次居然这样建议,足见他也认为现在状况非常凶险,天广皇的脸色只有变得更难看了。

徐布阁老见状点点头说:“皇上,现在只能弃车保帅,还是要以皇上的安危为重。”

“这……”天广皇微微迟疑,他当然不是不忍心,只是这样一来,难免会被朝野讥笑。

“不能再迟疑了。”陈定卢阁老面色凝重的说:“安兄、文海兄失去音信,前方必有埋伏,到时众敌合围,我消敌长,更是不可收拾。”

“好吧……”天广皇终于下定决心说:“就决定日出突围。”

而这时卓能中的薛乾尚依然盯着下方的队伍,不敢稍有松懈,练长风摇摇头说:“乾尚,他们已经吓破了胆,不会再有异动了,你可以放松一下了。”

“不行。”薛乾尚摇头说:“他们现在应该正准备离开大道突围,只是不知道是晚上还是明晨,到时候必须立即追击,林前辈他们还可以休息一下,我们却是必须不断的监视,现在林前辈、可馨、丽菁、那雷可夫四人实力已经不弱于对方多少,我们两人等一下也加入,现在官兵已经死伤众多、战志全丧,沿路应该可以赶走数千名的官兵,到时候黄吉等人以逸待劳的等在西方二十公里处拦截,天广皇插翅难飞。”

“好吧。”练长风点点头说。“那小春你们休息一下吧,这里用不着你们了。”

四婢微微一楞,但仍恭敬的向两人一礼,往陈信的房中退了下去。

练长风将卓能在空中固定座标,走到薛乾尚的身后说:“不知道陈信现在怎么样了?”

“不知道。”薛乾尚望着萤幕叹了口气说:“他以前几乎都是靠自己一路闯过来的,说不定跟本不认为我们会救他,我担心他早已经吃完了胶囊。”

练长风沉默了下来,面色变了两变,摇摇头说:“虽是这样,我们还是要尽力。”

“对……”薛乾尚见不到练长风的脸色,点点头道:“只要我们尽了力,无论结果是怎么样,我们都不会有遗憾。”

“陈信确实令人心服。”练长风说:“不但功夫高强,遇到事情也是一力承担,我也是十分的佩服他。”

“陈信个性一向如此。”薛乾尚微笑着说:“只不过有时候这种个性发作,会把自己弄的灰头土脸。”

“除了陈信之外,我也很佩服你。”练长风诚垦的说:“这些日子过去,你的智谋表现无遗,我就算是功夫略胜一筹,但是谈到斗智,我就远远不如了。”

薛乾尚有些意外的,练长风怎么突然说到这些,正疑惑的回头,却忽然感到练长风全身劲力突然扬起,四面光华一亮,只见光芒闪亮的烈阳剑忽然出现在自己胸前,薛乾尚面色大变,惑然道:“长风……”

“我真的不想伤了你。”练长风脸色十分痛苦的说:“但是只要你一提劲,我只好发出劲力。”

烈阳剑近在咫尺,绝对来的及穿透薛乾尚的心脏。

薛乾尚沉默了数秒,这才缓缓的说:“为什么?你绝不是为了六公主。”

练长风摇摇头说:“别问这么多了……”右手忽然取出数根短针,迅速的在薛乾尚身前、身后连插了七针,正是林齐烈教的七针破穴,薛乾尚浑身一软,全身气劲四面流泄而出,往地上摔了下去。

练长风烈阳剑忽然一收,将薛乾尚抱起,稳稳的扶坐在座椅上,一面说:“乾尚,我刚刚说的话都是实话,我真的很佩服你和陈信,不过我实在不得不这样做。”

薛乾尚这时话都说不出口,只能呆望着眼前的仪器,练长风飞身到飞航区,将卓能迅速的往天广皇大军停留处南面四十公里落下,随即一跃而起,对薛乾尚说:“我会带两位阁老离开数十公里后才拔出他们的钢针,还会要天广皇一年内严防你们的攻击,乾尚,你听我的劝,快快离开,回地球吧。”

薛乾尚心中发急,但是现在自己口不能言、身不能动,纵有满腹机谋也无法施展,只见练长风对着仪器操作了一下,忽然断断续续的说:“大家注意……被擒的两位阁老已经挣脱,我与乾尚费尽全力……才将他们击伤……现在我们都已伤重不支,卓能……也严重受损,他们已经逃出,卓能迫降在……原座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6章 功败垂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