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48章 守穴异物

作者:莫仁

“徐东平,你也未免过份颠倒黑白了。”

上方忽然传出声音,却是林齐烈和薛乾尚坐在蝠虎身上,往下方的众人飞来,刚刚这是林齐烈愤而出声说:“天广皇向来忌才,二十年前就曾暗算林某,现在又担心陈信联络五族,功劳太大,自然容不下陈信,不过你们没想到陈信要是心有异谋,你们现在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熊族的巴峰见识过陈信的能力,确实与一般的人族大有不同,原来他是天上下来的?

巴峰点点头说:“翼云族王,我相信你说的,要是需要熊族的帮忙,到时候说一声。”

反正熊族本来就一直想灭了人族,虽然以前都是为了宝物,不过两族仇恨已深,要是有人要打人族,熊族绝对没有意见。

薛乾尚见状说:“左督国王,你也不用太紧张,我们今天不是来跟你算帐的,至于营救陈信的事情,我在这里先谢过翼云族王,不过我们自有计划,若有需要再请族王帮忙,我们也不愿意人族无辜的人民受到战乱。”

“好吧。”翼云族王点点头说:“你们人族的事情就由你们自己解决,不过若是有需要,记得来找翼云族!”

左督国王当时一路追杀众人,自然知道众人的功夫已经增强,这时见林齐烈似乎要找自己算帐,现在只有三位阁老加自己,对付这群人只怕败多胜少,左督国王回头求助的望向木族王与鳞身族的吐斯索。

吐斯索向后一退说:“很抱歉,人族的事情还是人族自己解决,而且他们才二个人,你有什么好怕的?”

木族王也跟着说:“除了与八宝聚合有关的事情,木族人不管外事。”

左督国王心里一凉,望向坐在蝠虎上的二人,只见林齐烈呵呵一笑说:“徐东平,你要是自己上,我不会用乾坤剑对付你。”

薛乾尚忽然说:“林前辈,现在还是以八宝聚合为重,之前的恩怨还是先放到一旁……左督国王,你认为如何?”

左督国王如逢大赦,虽然不好表现出高兴,但也只能轻哼一声,不敢再多话,深怕薛乾尚的心意忽然改变。

薛乾尚不再理会左督国王,转头对众人说:“在下薛乾尚,不知有这种奇怪的虫类,未能先行示警,还请诸位见谅。”

“薛乾尚,你既然一直不露脸,为什么忽然愿意与我们见面?”木族王冷冷的回答。

“在大海中在下也帮不上什么忙。”薛乾尚说:“不过在陆地上,一路蛮荒,奇虫异兽无数,而且沿途无路,必须随着地形的变化而前进,虽然只有七、八千公里远,诸位只怕要花上数月的时间才能到达,在下想助大家一臂之力。”

“你们有何打算?”巴峰有兴趣的问。

“我们将到山崖搜寻藤蔓,编成一个大篮,由上方的飞行器垂吊携带各族人员,一路飞往目的地,这样不到十日就能到达。”

“这倒是不错……”巴峰转头说:“翼云族王,这是你的计画吗,用飞的?”

“不。”翼云族王摇摇头说:“我也是现在才知道。”

“我不赞成。”左督国王忽然说:“要是你们飞上高空忽然将我们摔下,岂不是大家都完蛋了?”

“对……”吐斯索蛇信一吐,嘶声说:“此事不可不防。”

薛乾尚早有定见的说:“这简单,只要我们飞行不离地面五十公尺,这种距离相信大家都不至于摔伤,若是我们心有异谋,将高度提高,诸位必定来得及跃出。”

吐斯索思忖片刻点点头说:“这样就没话说了……”

“还是有问题。”左督国王说:“万一你将我们带到危险的地方才升高,我们不跳也是死、跳也是死,那又怎么办?”

巴峰忍不住说:“一向都说‘人族多诈、蛇族多疑’,你怎么比鳞身族还要多心?”

吐斯索目光一冷,哼声说:“巴峰,你说话客气一点。”

在鳞身族之前称呼蛇族是忌讳,吐斯索当场就不高兴。

“失言、失言。”巴峰摇摇熊掌说:“不要见怪,不过我们一路瞎撞也未必没有风险,刚刚就是明显的例子。”

要不是卓能恰好降落,熊族本来分散在林中休息,说不定首先就被甲虫吃光,所以巴峰还蛮感激薛乾尚的。

薛乾尚接着说:“我们上次曾去过目标处,那是在数座矮山围绕的小平原,正中央有个小湖泊,湖泊东南三公里处,有一块长宽约十公尺的方形平坦大石,光线就是穿越那块大石隐没,因为那块大石看来不似天然之物,我等不敢贸然从事,想等到六宝靠近之后在看看会有什么结果。”

翼云族王向木族王望去,看木族王的意见,现在熊族已经表态,鳞身族有些迟疑,人族的左督国王是坚持反对,木族王的意见将会左右结果,只见木族王沈默片刻,终于平静的说:“我也同意。”

左督国王急声说:“木族王,千万三思,这些人不知心中有什么阴谋。”

木族王冷冷的回答说:“你说他们居心叵测,有颠覆牧固图大陆的阴谋,你且说说看他们的阴谋是什么?”

“这……”左督国王刚刚也是情急之下胡言乱语,现在怎么说的出来,只能张口结舌的怔在那里。

木族王不再理会左督国王,对薛乾尚说:“既然我族与翼云族、熊族均已同意,就麻烦你帮忙,若是有人不愿去,可以留下。”

“好。”薛乾尚说:“我们要先去收集藤蔓,而且还要编织,大约五日后会再过来,这段时间诸位可以好好休息,若是要靠岸一定要万分小心。”

“万事拜托。”木族王点点头,翼云族王即随着薛乾尚与林齐烈向上飞,直接两人送入卓能。

众人目送着卓能离去,左督国王心中七上八下,想起独子被杀之仇又是心中暗恨,但是这些人说不定真是善意,既然如此索性将计就计,等到大功告成的时候,自己再想办法对付他们,这样连立两功,天广皇对自己的态度想来会大幅好转,想到得意处,左督国王不禁又面露微笑,反倒令三位幻粹阁老看的直皱眉头,不知道左督国王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梦幻纪元二六一三年二月二十三日

七日前藤篮编织完毕,卓能回到远航大船的上空,只兄卓能号下面绑着一个大藤篮,上面编织交错紧紧的将卓能号绑缚住,然后数十根藤蔓垂下四面提起这个那雷可夫精心设计的篮子。

这时左督国王也不再多说废话,乖乖的随着众人跃登藤篮,卓能号即带着五族共五十人,还有一个放置六宝的木制框架,以较慢的速度往东北飞行,一路上也有遇到风雨或是奇怪的禽鸟攻击,不过翼云族不愧是禽中之王,只要四面一绕,这些怪鸟几乎都会识趣的溜走,至于其他的各种兽类,自然只能望空兴叹,无能为力。

终于,那块平躺在草原上的大石板,出现在众人眼前,六宝所射出的橙色光束果然一束束的往石板中间穿入,五族都开始兴奋,互相热烈的讨论起来,有的猜测控往轴必定藏在石板之下,有的认为没有这么简单,当然也有人开始担心第八宝会不会更难找。

不久后,卓能停在石板上力十公尺处,熊族巴峰不待完全静止,已经一跃而下,落地后他往石板瑞了两脚,对上面叫:“你们还不下来?”

众人纷纷下落,木族先将放置六宝的木笼放在石板上,除了木族王之外,也往外四散,随着其他四族在石板外四面戒备,这时的石板上除了木笼之外,只有木族王、翼云族王、熊族巴峰、鳞身族吐斯索和左督国王五人。

翼云族王向上放声大叫:“薛乾尚,你们也来看看吧。”

薛乾尚、林齐烈、黄吉应声而出,由舱底的出囗御气落下,对众人一礼说:“上次我们到此处的时间甚短,四面不知有没有什么异常,大家还需要小心在意。”

这些天来,卓能中的人一直都是薛乾尚、林齐烈、黄吉做代表,其他的众人一直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

“大家觉得应该如何?”翼云族王问:“我们要掘开这块石板吗?”

“我先试试……”熊族巴峰毛遂自荐,忽然一跃,出掌往地面轰去,只听忽然一声巨响,气流四面散溢,众人自然已经早早跃开,不过心里都同声暗骂,熊族果然鲁莽。

气流一散,众人的目光自然往那里集合,这下可奇怪了,石板居然完好无缺,一点伤痕也没有,巴峰愕然的说:“这是怎么回事?”

木族王忽然伸出数条根状的下枝,熹然运劲往下方穿去,只听咚的一响,木族王被震的往上弹起,石板却依然毫发无伤,四面防守的众人不禁回过头来观望,见了都暗暗讶异,这两人的功夫不要说碎石了,就算是精炼的钢铁也禁不起这两掌和下穿的劲力,怎么这石头却一点伤痕也没有?

薛乾尚见状忽然点头说:“两位族王,这是不是密室的材质?”

木族王和翼云族王忽然一惊,翼云族王回头对薛乾尚说:“你也知道密室?人族也有?”

“我猜想大家都有。”薛乾尚说:“要不然这份遗讯末必能传了两千余年还不失真。”

木族王点点头说:“确实像是密室的材质……”

“什么密室?”吐斯索疑惑的问:“我怎么没听说过?”

“大概你们族王没说。”翼云族王转头对薛乾尚说:“这应该都是各族族王代代相传的秘密,没想到你居然知道。”

“当初人族之王有带我们去看。”薛乾尚摇头说:“陈信就是被关在密室里。”

“难怪……”翼云族王点头说:“也只有那里困的住他,嘎……那里没吃没喝,他支持的下去吗?”

薛乾尚不想在左督国王之前泄漏机密,只好传音说:“族王放心,陈信、该可以支持。”然后故作愁容说:“陈信带了约可支持数百日的浓缩食物在身上,一时还能支持,但是这里的事情比较重要,所以我们就先赶过来帮忙。”

吐斯索不关心陈信是谁,吐吐蛇信说:“无论如何,我们现在要怎么下去?既然打不破,是不是应该从四面掘下去?”

“既然是密室一类的材质……可以肯定与祖先有关。”木族王说:“不过既然类似密室,说定也是内部藏有玄机,从两边再怎么挖也没用。”

翼云族王听薛乾尚说陈信无妨,虽然不大安心,但是也只好罢了,将心神回到这块大石,这时听到木族王这么说,翼云族王也开囗说:“那就是有机关了,可是这里一片平坦,什么地方有机关呢?”

木族王不再说话,开始四面寻找起来,其他人也跟着四面翻找,但是一时却难以发现有什么迹象。

上方卓能中的众人也在乾着急,那雷可夫嚷嚷着说:“我们也下去找找嘛!”

谢日言摇摇头说:“应该不需要了,下面的人手已经足够,而且乾尚说不想让左督国王知道长风已经离开我们的事情,我们不宜全部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真是的。”那雷可夫皱眉说:“早知道上次就仔细看看。”

“没想到这块石板与所谓的密室材质相同……”赵可馨沉吟了一下,打开收发机说:“乾尚,仪器上显示下方确实有间石室,这间石室是个立方体,长宽高都一样,并没有向外延伸的部分,可能不容易找到明显的机关。”

眼看下方的薛乾尚等人听到这个讯息,一个个都有些失望的往回走,低头望着一片平坦的石面,只有鳞身族还不大死心,仍在四面的草丛中搜寻。

舒红一摊手对那雷可夫微笑说:“没什么好找了,别可惜。”

李丽菁见一直没有结果,已经失去了兴趣,正逗弄着已经能四处走动的小毛莉,小毛莉已经一岁半,正对什么都有兴趣,还好仪器都是在她碰不到的地方,不然还颇为危险。

这时忽然传来陈信的声音:“大家好吗?……我又来了。”

这种打招呼的方法未免太不正经,众人眉头都皱起来了,李丽菁四面张望,疑惑的说:“陈信,你出定了?”

“对……我实在太高兴了。”陈信的声音蕴藏着喜悦,正开心的说:“我刚刚出定就找到你们,厉害吧?”

“你不是在梦幻星的另一面吗?”赵可馨疑惑的问:“怎么能找到这里来?”

“这不是内息的延伸。”陈信语无伦次的说:“能量就是我,我就是能量,没有距离的限制……”

“陈信!”那雷可夫皱眉说:“说点人类能听得懂的东西好不好?”

“这……”陈信迟疑了一下说:“怎么说……我这次将能量释出,尝试与星球的脉动同步,不知道经过了多久,我忽然间感受到,自已已经不存在,我就是这一大片无穷无尽的能量,身体只是其中一个表现的用具而已……现在知觉正向无限的远处扩展,可以微观、可以钜观,事情可以迅速的察知……”

“够了……”那雷可夫摇摇手,翻着白眼说:“直接说你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8章 守穴异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