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49章 耆老现踪

作者:莫仁

林齐烈心中充满疑惑,低声的问薛乾尚:“他说的话是真是假?”

薛乾尚皱着眉说:“不像是假……”刚刚除了众人的合攻之外,弯角怪确实没用这把透明晶亮的长刀。

翼云族王一旁开口问:“这是先祖的遗命吗?”

“是八族一起商量的。”弯角怪忽然一迟疑说:“对了……已经过了多久了?”

“现在是世纪二六一三年二月二十三日。”一旁的木族王冷冷的回答。

“两千多年了啊……”弯角怪缓缓的说:“你们这些子孙真不争气,到现在才聚合了六宝,是有外力帮忙吗?”

“这……”木族王一下子说不出话来,这些日子大家自然都已经明白,陈信与薛乾尚等人都是由外星来的人族,六宝合聚是陈信促成的,大家能顺利到达这里又是薛乾尚等人帮忙,说起来确实是有外力相助,在场的五族人一下子都有些惭愧。

“我没有很多时间。”弯角怪说:“要是没有人单打独斗胜的过我,也就没有人能操控聚合之后的八宝……我会将六宝还给你们,你们有把握了再来。”

“你的意思是……”薛乾尚说:“你也没办法操控八宝?”

弯角怪摇摇头说:“不行,要是你们能产生一位以武力收集六宝的人物,也许还有机会,现在这样……哼……”

“既然这样。”翼云族王见对方语多奚落,不等对方再说,立即接话说:“我们每族各派出一位向你讨教。”

“别说讨教。”弯角怪将漂亮的透光刀收回刀鞘说:“讨教是看不出实力的,能杀了我,才有资格见到优各族,至于能不能使用八宝还不一定。”

薛乾尚听见弯角怪这么说,想到刚刚赵可馨说下方有二个生物的反应,莫非下面那一位正是优各族?

这时翼云族王见对方这么说微微一惊,回头一望,栋鸹点点头走出说:“族王,我来吧。”

“你要小心。”翼云族王的位置是世袭的,虽然功夫也不弱,不过还比不上族中出类拔萃的栋鸹。

“翼云族就是派你?”弯角怪望向其他各族说:“熊族和木族不用上了,鳞身族和人族里,有比较有出息的吗?”

熊族和木族刚刚已经败的够惨,巴峰还在喘息,自然不能再动手。

吐斯索一吐舌信说:“谁知道你会不会忽然拔刀?”

“果然是鳞身族最麻烦。”弯角怪摇摇头说:“你不信也可以,就当作我会用刀,一起上吧……当初五把刀剑制作出来只给人族四把,就是担心会有这种事情。”

那把透光刀果然与乾坤剑同出一源,林齐烈心中一紧,将乾坤剑收回鞘中,大声说:“人族就由我出手。”

要知道除了败给陈信以外,林齐烈在人族中已经没有敌手,就算是幻粹阁阁老出手,单打独斗也对付不了林齐烈,所以林齐烈这么一说,左督国王一行人根本不敢出声。

薛乾尚却是微微皱眉,心想陈信要是在场就好了,现在陈信虽然凝聚成形,不过想来不能出手,现在赶着去解救陈信又要两天,弯角怪只怕不肯等。

弯角怪见林齐烈充满豪气的模样,微微点点头说:“好……反正鳞身族未必派的出人,翼云族和人族谁先出手?”

栋鸹一跃十数公尺,长声一鸣作答,跟着在天空中飞了起来,盘旋片刻,栋鸹即飞扑而下,劲力同时凝聚在爪间,四爪同时往弯角怪抓去。

弯角怪这时右掌也已化成锥形,两臂同时向上举起,二束锥状劲力由尖端发出,直往栋鸹的钢爪冲去。

栋鸹劲力不发,凝于爪间破劲,这样不会有散溢之虞,若是近身相搏,翼云族四爪钢喙齐施,大占便宜。

只听轰然一响,栋鸹四爪与弯角怪的劲力接触,劲流四面并散,栋鸹的冲势也忽然一缓,但是仍然逐渐的下降,直降到两端相距三公尺远,栋鸹终于停了下来,与这两道劲力相持着。

相持片刻,栋鸹终于不支,忽然往后一翻,闪开了这道劲力,侧身转向啄向弯角怪,弯角怪的速度实在太快,右臂一转挡住钢喙,左手的锥状物已经往栋鸹的右翼击落。

栋鸹猛然翻身展翼,两爪同时往弯角怪的两条锥臂猛抓,另两爪迅速得往弯角怪前胸抓去,同时劲力猛爆而出,只求先击中一次。

弯角怪蓦然一旋身,栋鸹扑了个空,弯角怪两锥同时往栋鸹的后背穿去,栋鸹只觉劲力急涌而来,连忙全力御气展翼向上一折,险险闪过弯角怪的攻击,远远的往天空中冲去。

在栋鸹重新冲回之前,弯角怪难得的点了点头说:“翼云族人在这种环境下,能修练到这种程度也是不容易了。”

栋鸹这时已经折回,目标集中在对方的头部,弯角怪忽然御气而起,迎向栋鸹,一面伸出一锥往栋鸹捅去,栋鸹心中发火,看准了对方的右锥臂,伸出两只前爪急抓,没想到弯角怪这次不闪不避,任栋鸹往自己的右臂抓。

栋鸹心中一喜,牢牢的夹住对方手臂,正想以后爪趁隙而攻,却发觉对方的右臂蕴劲极大,自己两爪居然捉之不住,眼看对方锥劲就要往自己肚腹穿去,栋鸹的后爪连忙也同时抓紧锥端,但是这时已经身陷险境,对方还有一臂有空,若是趁隙击下,自己可要糟糕。

栋鸹情急之下猛力一蹬,想先闪开对方再说,那之对方适才坚若金刚的手臂忽然一软,自己全然用不上劲,四爪同时蹬了个空,再想御气已经慢了一些,栋鸹的后背被弯角怪的另一锥狠狠的击下,当场被轰的摔落地面,只听砰然一响,栋鸹活生生的被砸到石板之上。

还好弯角怪没有将锥端转向,只是以侧面击落,栋鸹还能勉强运劲护身,挣扎了片刻终于摇摇晃晃的站起,弯角怪这时早已落地,摇摇头说:“还是不行,下去吧。”

栋鸹虽然还有能力再战,不过自知不是对方敌手,只好黯然退了下去。

四面众人心中栗然,弯角怪居然是在空中击败翼云族,不但劲力能量大于栋鸹,而且每一动作耗劲极大,但内劲却似乎源源不绝,鳞身族的吐斯索见状,根本不敢出头,只能在一旁乾瞪眼。

林齐烈见状,也知道自己不是对方敌手,但是仍然踏步而出说:“在下林齐烈,愿意领教。”

弯角怪回头望林齐烈,冷冷的说:“你有把握吗?”

“没有。”林齐烈老实的说。

“那就别上了。”弯角怪说:“一方面我的时间不多,另一方面……刚刚我还收的住手,下一个人就未必有这么幸运了。”

看来刚刚栋鸹能全身而退还是弯角怪手下留情。

林齐烈哈哈一笑说:“我纵横沙场数十年,能死在二千年前的前辈手下,也是乐事一件。”蓦的将乾坤剑解下丢给薛乾尚说:“要是我有个三长两短,这剑就送给你了。”

林齐烈心想,人族要是无人出场未免太过丢脸,这次便算是死也要拼上一拼。

“林前辈。”薛乾尚一手接剑,另一手连忙拉住林齐烈,对弯角怪说:“阁下能不能等我们两天?”

林齐烈一听知道薛乾尚想找陈信出马,想到陈信刚刚展现的神通,心里也不禁一喜,盼着弯角怪的答覆。

弯角怪摇摇头说:“不行,我的寿命将尽,多等一天就少一天……我必须回去静眠,等待下一代聚集六宝的人物出现,等一下六宝能量补满,我将六宝还给你们,最快也要一年以后才能打开石室,不过……你们知道了我的实力,要没有把握,别来浪费我的生命。”

众人这才知道,原来他刚刚抢六宝是为了补充六宝的能量。

见到弯角怪往石穴迈步,薛乾尚连忙说:“前辈,我们有一位好手一时没法赶来,他的能力非常高,您一定不会失望。”

弯角怪微微迟疑一下,叹口气说:“不行,我的寿命剩下不到三日,你说能不能等你两天?……这样吧,我最多等你们二个小时。”

薛乾尚大吃一惊,对方怎么看都不像是只剩三天寿命的人,而且下面不是还有一个,但是对方这样这样说了自然无法转圜,这样岂不是又要再等一年?薛乾尚焦急之下,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林齐烈心里一陈,挣开了薛乾尚的手,往前踏出两步,全身蓦然发劲,准备全力一搏,哪知这时空中忽然传来声音,“既然如此,就请前辈暂等晚辈陈信两个小时。”

四面众人同时一惊,却见到天空中忽然出现一个内蕴七彩、光芒闪亮,半清楚、半模糊、半凝结、半透明的人族,正对着弯角怪微微一礼。

薛乾尚见到陈信忽然出面,心里是又惊又喜,他明白陈信这么说自然是有几成把握,不过自己却实在想不出陈信会有什么方法。

而最为惊讶的就是左督国王和幻粹阁三老,他们明知陈信被关在密室中,刚刚听薛乾尚说二天后还有高手能来已经是心中揣揣,没想到现在陈信居然出现在眼前,还变得半人半鬼,与原来完全不同。

木族、翼云族、熊族众人多见过陈信,但是现在这付模样却没有人敢相认,翼云族王低声的对薛乾尚问:“那真是陈信?”

“一时很难解释。”薛乾尚只好说:“我也没想到他能出手。”

空中的陈信也不下来,轻飘飘的浮在空中,忽然间四面的天际同时亮起,一道道的光华迅速的往空中的陈信集中,陈信的躯体不断的容纳四面的光华,似乎没有所谓的界线,能量在空中迅速流动也不断的激起一阵阵音爆,不只是天空因此变色,彷佛连大地都为之震动。

这个画面只有由卓能中来的众人见过,那是陈信离开地球前,陈信在静坐一年之后内息重聚的景象,不过当时能量是回聚到陈信自己的身上,现在是聚到什么东西?而且现在的威势似乎比之前还要夸张,薛乾尚等人也看迷糊了。

刚刚陈信在卓能中眼见林齐烈硬要出手,也来不及众人打声招呼,陈信就忽然闪身出外,卓能中人听到声音才知道陈信已经出去,立刻大吃一惊,四婢更是紧张的叫了出来,没想到陈信居然要以这种模样出手,却不知道这种模样要是输了对真正的身体有没有影响?

随着时间过去,上方陈信的身影越来越恍若实质,那种半透明感逐渐的消失,陈信的面貌也逐渐的清晰呈现,看来刚刚不是陈信不会捏黏土,根本是内息凝聚的量还不够,不过与真正的陈信还是有很大的差别,只能说是一个十分像陈信的七彩琉璃状人形,不但非常光滑,还会由内部不断的散发柔和的光芒。

薛乾尚这时定下心来,偷空望向弯角怪,却发现弯角怪正目不转睛的望着空中的陈信,居然破天荒的面上含笑,牛嘴笑起来格外的诡异,薛乾尚心里一动,不知弯角怪为什么面上带笑,莫非陈信不足与抗?但是看来又不太像。

两个小时转眼即过,陈信似乎还没完功,不过弯角怪却并未催促,依然意态悠闲的望着陈信,还是陈信自己蓦然发觉,只见他闭起的双眼张开,缓缓的往下飘落,倏忽间,已经点尘不惊的落在弯角怪身前,正微微一躬身说:“让前辈久等了。”

“无妨。”弯角怪含笑说:“本来该可以不要比了,不过毕竟这是规矩……出手吧。”

陈信点点头,忽然伸出右手食指,一道光华由指端迸出,转眼间划向弯角怪,弯角怪连忙一锥急顶,劲力穿出与陈信的指力相抗,但是没想到陈信的指力居然不随距离而减弱,两力一遇,弯角怪的劲力立刻被逼到锥端。

弯角怪还来不及讶异,陈信中指又发出一道光华,往弯角怪的胸前射去,弯角怪另一锥臂又是一挡,才堪堪挡住这两击,陈信无名指又发劲力,弯角怪挡无可挡,劲力一扬,砰然一爆间将先前的两道劲力震的一缓,迅捷移身闪过三道劲力,往陈信的侧面攻来。

陈信小试牛刀,轻松愉快,见到弯角怪迅速的移身,陈信见猎心喜,随着电闪起来,两道身影在石版上快速的移动,四面众人见到弯角怪身影似乎已经化成一条灰龙,完全看不清面目,但是陈信一晃之间忽然变成三个、五个、十余个身影,布满了石版,却是连移动的路径也看不明白,只能见到陈信攻守时身形微顿所留下的残影。

慢慢的,两方的攻防已经完全看不出来,只有不时传来的劲力撞击声,汹涌的能量余劲不断的往四面飞射,其中无光无影的进留是弯角怪的劲力,一片片闪亮的光影却是陈信的能量,弯角怪的还好抵挡,陈信的能量却是威势不减,将四面的众人直往外轰出数十公尺。

除了那块石板之外,四面的地面草石不断的在劲力轰击下爆起飞溅,四面的众人心中更是讶异,陈信的四散劲力在数十公尺外仍这么强劲,那刚出手的力道该有多大?弯角怪居然还能承受的住也是一奇,之前他岂不真是用不到一半的攻夫?

事实上只有薛乾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9章 耆老现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