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五章 世代传承

作者:莫仁

当晚,许丽芙趁没人注意的时候离开了圣殿,她往上空一飘,光华隐隐的向外透出,直直的往后山飘去,飘出不到数公里,下方忽然冲起一人,一面说:“这位小姐请稍候。”

许丽芙身形一缓,低头望去,见到一位身着白袍,看服饰是低阶武士的中年人正往自己飘来,一面说:“前面是禁区,不可通行的。”

许丽芙点点头说:“我知道……我是陈宗主、黄宗主的朋友,想来找他们的。”

那人点点头说:“原来如此……请在这里等一下。”随即向下方一个亭子落下,看这半年多来,圣殿武士为了陈信也是十分辛苦。

过了片刻,李如铁经这位武士的联系向这里赶了过来,一落下来见到是许丽芙就摇摇头说:“许小姑娘,陈宗主还没醒。”

“我知道……”许丽芙低着头说:“我只想远远的看看他。”

“这没问题。”李如铁想到今天的较技,笑呵呵的说:“小姑娘,今天抢到第几名?”

“第八……”许丽芙有些害羞的笑笑说:“不上不下的。”

“不容易了。”李如铁点头说:“风二弟今天有去看,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功夫都比我们高了。”

许丽芙又柔柔低笑两声,不好回答,李如铁一拍脑袋说:“看我说着说着都忘了,走!我们去见两位宗主。”

许丽芙点点头,两人同时向亭外腾起,往断崖飞去。

见过两位宗主后,许丽芙离开简陋的房舍走到断崖旁,而两只蝠虎依然守在一旁,见到有人过来连忙站起,许丽芙知道两虎不让人靠近,停留在二十公尺外,望着崖前的陈信,因为顶端棚架早已搭好,陈信现在连月光也照不到,裹在一片黑暗之中,只隐约分的清面目。

许丽芙找了块大石坐了下来,凝视着陈信,眼泪慢慢的流了下来,许丽芙也不擦拭,想起与陈信相聚过的日子,心里的酸甜苦辣忽然间一起涌上。

蝠虎见许丽芙没有靠近的打算,也回到陈信身边伏下,许丽芙慢慢的止住了泪,缓缓的轻声的说:“大哥……我是为了你才来的,你可千万要醒来……,不然……我做这些都没有意义了……我一直……”许丽芙话声渐低,又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中。

过了片刻,李如铁又由屋中走出,一面向许丽芙打招呼说:“许小姑娘,他们说又来了几个人想见陈宗主,会不会是你的那些朋友?”

许丽芙连忙擦擦面上的眼泪说:“我不知道。”

“没关系。”李如铁说:“我去看看。”一面向山下飞去。

黄祥这时走出来说:“许小姐……”

“黄宗主,叫我丽芙就可以了。”许丽芙说。

“好,丽芙……”黄祥说:“这些日子都学了什么?”

“其实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练气。”许丽芙说:“另外有位长老教我剑法。”

“书雄说你们的功夫都变得很不错……到时候一定会对陈宗主有帮助的。”黄祥慈祥的说。

许丽芙低下头来没有答话,这时山下破风声传来,却是李丽菁与科芙娜两人来了,李丽菁一到就说:“丽芙,一算就知道你跑来这里了。”

“丽菁姐……”许丽芙也摇摇头,不想再说。

“算我拜托你,你别这么痴好不好?”李丽菁仍然忍不住埋怨。

科芙娜比较温和的说:“其实长老们当时也说有办法让陈信醒来,你别担心了。”“谢谢你……”许丽芙解释说:“我也不是担心,只是今日难得不必练功,我想见见大哥。”

“天底下就是有你这种傻瓜。”李丽菁说:“你没看赵可馨来不来?她和那堆臭男生聊的才愉快呢。”

“丽菁姐你别这么说。”许丽芙说:“可馨姐只是比较活泼大方,我自己不习惯………”

“我也不是说赵可馨不对。”李丽菁说:“陈信又不是多有良心,等他干什么?其他的事情我没话说,提到感情的事情,这个陈信……”

“丽菁!”科芙娜见许丽芙泫然慾泣的模样,止住了李丽菁再往下说,望望僵坐的陈信说:“……明天的挑战结束之后,我们就要依序进入承恩塔了,当承恩塔的能量耗尽,陈信要是还没醒来,柳长老会有办法的。”

许丽芙对柳清旋其实也很有信心,不过关心则乱,免不了患得患失,这时听科芙娜这么说,念头一转间忽然问:“谢日言和那雷可夫呢?”

“他们和军师聊的正愉快。”李丽菁叫薛乾尚军师习惯了,接着说:“看他们聊的高兴,我和科芙娜就跑来找你了,对了,军师的功夫真的进步好多。”

科芙娜说:“听教我的长老说,因为薛乾尚原来功力薄弱,柳长老反而容易从头开始让他修练与联邦以前完全不同的功夫,与我们主要是看护与指导完全不同,他算是柳长老真正的入室子弟。”

“回去吧。”李丽菁说:“除了你以外,大家都在,我还要回去盯着那雷可夫,今天他输给那个绿玉娇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许丽芙不禁有些失笑的说:“丽菁姐你太多心了,那雷可夫不会的。”三人一面向圣殿慢慢的走回。

“难讲。”李丽菁猛摇头:“男人要盯紧一点。”

许丽芙不再多说,笑着摇摇头,这时科芙娜忽然说:“丽芙,你觉得练长风这个人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很好啊。”科芙娜忽然这样一问,许丽芙一头雾水。

“听说那个女人原来是跟他在一起,后来才被陈信抢走的。”李丽菁抢着说:“不过练长风他说这半年来已经逐渐忘了那个女人。”

李丽菁因为陈信变心甩掉许丽芙,提到林颖雅都不大客气的说“那个女人”。

“是吗?忘了也好。”许丽芙没什么兴趣,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

“才不好呢。”李丽菁一脸正经的说:“通常自己以为由前一段恋情中走出来,其实是因为下一段恋情正要开始。”

“丽菁姐。”许丽芙笑着摇头说:“你不要一副经验丰富的样子,哪有这么多理论。”

“不然你问科芙娜。”李丽菁一撇嘴说。

“其实我是觉得他或多或少有注意你,原因我是不知道……不过丽菁说的说不定也有点道理。”科芙娜说话比较保守,不过相对的也不曾无的放矢。

“岂只有道理而已?”李丽菁乾脆直话直说:“依我的意思,要是你不讨厌练长风,他人也不错,不要放过这个机会了。”

许丽芙吃了一惊,脚步停顿下来,李丽菁与科芙娜跟着停下了脚步,李丽菁说:“妹子,我担心的是说不定赵可馨也在打这个念头,她可比你聪明多了,两年前你就是太过被动才会分一半给她的。”

“别再说这个了,我不爱听。”许丽芙摇摇头,不想再提,微一提气使身体向上浮起,往圣殿飞去。

李丽菁与科芙娜两人相视摇摇头跟着飞去,李丽菁一面问科芙娜:“你觉得明天那个女人会不会来报名?”

“应该不会吧……”科芙娜说:“……要来早来了。”

“要是有机会我就教训教训她。”李丽菁挥了挥拳头。

“别太有自信了,不过我听师傅说,那位林颖雅似乎这九个月来一直没有什么大的进步,应该没有在准备。”科芙娜想了想说:“我想她知道陈信现在的状况,应该也会伤心的,她又没做错什么,你别敌视人家。”

“算了。”李丽菁轻哼一声说:“你们都是大好人,不说可以了吧?”两人不再多说,加速飞回。

无元七三五年六月十六号

第二天众人又集合在广场,据说昨天之前一直没有人来报名,在今天九点以前,要是还是没有人来报名,众人的名次就确定了。

其实众人的假想敌一直是林颖雅,不过因为林颖雅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圣岛上,这些长老自然知道林颖雅现在功夫的状态,也不大担心,至其他地方还要产生光质化的人就不大容易了。

眼看时间逐渐接近,众人也越来越轻松,练长风坐在位子上心里又期待又有点害怕见到林颖雅,虽然快一年没见到她,对她的感情也渐渐的消散,不过想到可能会见到她还是有点紧张,但是现在没来应该就不会来了,练长风心里又觉得轻松又觉得有点失望,各种情绪在心中翻腾,不大好受。

练长风转念一想,这些日子蒙长老们加意成全,大概还是托了自己本来就是圣岛子弟兵的福,才能在短短的时间将原有的基础再加强,不然记得与赵可馨、许丽芙两人初见面时,两人似乎功力远比自己高,尤其是不久之后谢日言等人也赶了上来,听长老们说他们学的是陈信的功夫,在极快的时间就能将经脉扩张,所以进步极快,陈宗主也算是一代奇才了,居然能自创一门功夫,想来他们大概也还没学全,自己现在虽然说是第一名,比起当初见到陈信的功夫还是差了一大截。

练长风想到这里,忽然想到父亲昨晚来的时候说,前五名大概都将近高阶武士的功夫了,后五名至少也有中阶的功力,想来等一下接受了密室中留下来的能量之后,可能还能超过父亲,不过大概还比不上陈信……

练长风一叹,心想,陈信啊陈信,我难道永远及不上你吗?

这时坐在一旁的谢日言见到练长风无缘无故摇头叹气,疑惑的说:“长风兄,不知何事不快?”

练长风一惊,乱以他语说:“日言,没想到真的没有人来。”

两人聊了数句,只见眼前数位长老忽然站了起来,神色凝重的往东望去,其中自然有柳清旋,薛乾尚就坐在谢日言身边,见状悠然说:“只怕有挑战者来了。”

众人还没有办法感应到视觉、听觉之外的事情,不过见到长老们忽然起了騒动,薛乾尚说的八成没错,果然没多久,东方的海面一道光影破空划了过来,随即迅速的落下地面,谢日言等人看清来者不禁吃了一惊,那雷可夫首先跳了起来,大声说:“黄吉大哥?你成功了?”

这人果然是黄吉,当时黄吉因为年纪太大被圣殿拒收,心中不服,自己一个人躲到旧大陆去修练,反正他也当惯了野人,只不过这段时间被他吃了好些的保护类动物。

黄吉自己知道若是一直依着以往的方法修练,想光质化一定不可能,索性将自己体内的内息胡搞瞎搞,想找出一个速成的方法,其中当然也失败走火了数次,多亏根基深厚,大都能在一、二十天内复原,最后总算在机缘巧合之下练成了内息不走小周天主经脉,专练外部内息的功夫,功夫大成后光焰散发了出来,马上往圣岛飞来,虽然途中又管了一、两件闲事,终于还是在时限前赶到。

这时黄吉向那雷可夫点点头,大声对众人说:“我就是黄吉。虽然已经七十好几,但是一样能够光质化,厉害吧?”

柳清旋一眼望去就知道黄吉的功夫远在练长风之上,又不好直接叫练长风认输,一时之间不由得有点为难。

李丽菁不知厉害,起哄的说:“黄吉大哥,你要先向我们挑战才行。”

“要打架,”黄吉笑呵呵的说:“好啊,谁先上?”

“我们有排名的……”那雷可夫得意的说:“黄吉大哥,你都没看天讯的啊?”

“哪有时间?”黄吉作了个鬼脸说:“要不是有人提醒我,我还差点来不及,不然这样,谁是第一名?”

练长风虽然看不出黄吉的深浅,不过毕竟久在圣岛见多识广,刚刚见黄吉飞来的身法就知道不易对付,既然对方挑上了自己,总不好示弱,正缓缓的站起,李丽菁忽然说:“黄吉大哥,我们俩先过过招。”随即冲了出去。

李丽菁也知道黄吉这次功成必定进步极大,不过自己也进步不小,正想多找人试试,马上冲了出来,黄吉见亮晃晃的长剑迎面穿了过来,呵呵一笑说:“小妮子玩真的?”迅速的一闪,右手已经伸到了李丽菁的肩膀。

李丽菁吃了一惊,剑光一收往后翻了两圈,落在数公尺外,黄吉也不为己甚,将手收了回来说:“知道厉害了吧?”

李丽菁微微一笑说:“我才不信邪……”剑光一翻点点闪亮的剑光往黄吉上三路攻去。

黄吉的大刀仍然背在身后,天禽身法施展出来,在李丽菁的剑光中闪动来去,李丽菁见黄吉看不起自己,心里不禁微气,招式加紧内息也渐渐的运上剑端,黄吉闪避不再这么轻松,也逐渐将掌力运出,不断的将李丽菁的剑招震偏,俩人的光芒同时泛出,场上煞是好看。

那雷可夫见两人越战越是紧凑,起身大叫:“黄吉大哥,你可别伤了我老婆。”

“放心。”黄吉大嚷:“小兄弟,你老婆挺凶的。”

“那雷可夫你罗唆什么!”李丽菁一面骂,手中的剑丝毫也没慢下来。黄吉见李丽菁出招越来越快,忍不住叫:“妮子小心,我要出手了。”

“来啊!”李丽菁剑剑追击,毫不客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五章 世代传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