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56章 晶盒藏身

作者:莫仁

不用多久的时间,陈信已经离卓能号没有多远,自己将要回来的讯息也已告知了众人,众人自然高兴的群集在控制室中等候。

陈信依然由底部的隔离舱进入,然后再迅速的穿过控制室,一到控制室,黄吉首先大叫起来:“陈信你终于回来了,我们快闷死了。”

陈信微微一笑说:“我就是怕你们闷坏了,不过虽然我回来了,但还是要过好久才能回地球,也差不多闷。”

“差不多了。”那雷可夫手中拿着一个东西叫:“陈信,你来看看我新研究的东西。”

陈信转头打量,见到那雷可夫手中拿着一块奇形怪状的长形物体,正兴致勃勃的向自己凑过来,陈信摇摇头接过,有点怀疑的问:“不是类似吉吉、乐乐的东西吧?”

陈信可不想再玩这种伤感情的游戏。

那雷可夫猛摇头说:“不是、不是,你看看这东西够不够硬?说不定可以与刚族人的武器比美喔!”

“这么厉害?”陈信意外的说:“你弄清楚刚族人怎么制造武器的了?”

飞回凤凰星的一大段时间中,那雷可夫曾经将陈信的透光刀,与林齐烈的乾坤剑借去把弄了半天,不过似乎没有弄出名堂,怎么这时候忽然有着落了?

那雷可夫得意的说:“那东西我是弄不清楚,不过我这些日子想出了一些道理……纯粹的某种金属不是最坚固的,我们以前只知道适当比例的合金极为坚硬,其实当许多的物质产生极为复杂的结晶时,功能、效果和坚硬度都会大幅的提升,只是不大容易弄而已,我试了半天,好不容易研究出几种方式的配合效果不错,虽不及刚族人的武器,不过也十分的强劲了。”

原来是这样啊……陈信只记得当初那雷可夫满脸倒楣相,原来刚族人制造的武器运用了极为复杂的结晶技术,听到这里,陈信高兴的说:“那雷可夫果然厉害,不过……结晶为什么会比较硬?”陈信还搞不清楚状况。

那雷可夫更为得意,长篇大论的说:“钻石就是自然界中最坚硬的东西,不过他也只是碳的结晶而已,结晶的妙用无穷,只是我们一直没有办法随心所慾的控制而已,刚族人一定已经掌握了这个技巧,而且能将许多不同的结晶方式融合,我虽然没弄懂,不过我可以制造适当的环境,让一些不同种类的物质以晶状结合,然后……”

“那雷可夫!”李丽菁忍不住叫了起来:“有完没完啊?”

那雷可夫一愣住口,李丽菁接着说:“讲大意就好了嘛,我们又不会自己去做?”

那雷可夫委屈的叹了一口气,低声说:“天才总是寂寞的……”

李丽菁不理会那雷可夫的抱怨,对陈信说:“陈信,他是弄出一个很坚固的东西,就是要等你的透光刀斩斩看,还有……就算真的很硬,他也还没想到怎么制成刀剑,只能做出四不像的长棍,那有什么用?”

“也不会没用。”陈信笑笑说:“要是对方真的斩不断,而且也能顺利的通过、甚至放大内息,那也是很有用了。”

“对嘛。”那雷可夫大叹得我心,摇头晃脑的说:“还是陈信有眼光……来来来,陈信,斩斩看。”

“先让陈信回到身体里去吧。”舒红皱着眉说:“陈信这样戴着一张面罩,我看了好不习惯。”

那雷可夫听了也觉得有道理,万分不甘愿的说:“这样……陈信,你就先去穿上身体吧……”

陈信摇摇头,受不了那雷可夫独有的的辞汇,元婴归窍居然用“穿”这个动词,陈信心念一动,能量所聚成的面罩纱网忽然四面一散,消失再虚空之中,陈信久违的面容又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哇,还有这一招?”那雷可夫高兴起来,举着那根古怪的长棍,对着陈信说:“陈信快下手,别客气!”

只是光华一闪,轻松叮了一声,那根长棍忽然分成两截,一端被陈信握在手里,而不知道什么时候,陈信的透光刀已经抽出、收回刀鞘了。

那雷可夫吓了一跳,望见自己引以为傲的发明居然被陈信一刀两断,整张脸都苦了起来,悲惨的说:“原来一点用都没有……陈信,你出手也未免太快了?”

“不是没用。”陈信摇摇头说:“要是我没灌注内息,一样切不下去……要是两边灌注相同的内息,也不容易切入,你看……上面只有一个凹口。”

“是吗?”那雷可夫疑惑了半饷,望着信说:“你……刚刚到底切了几刀?”

“三刀。”陈信说:“第一刀我没灌注内息,这东西毫发无伤,第二刀运入半成内息,就顺利的一刀两断,第三刀我接住之后两边灌注相同的内息……只切了一个小口,这东西的本质坚硬似乎不输透光刀,不过内息的贯通程度还不够。”

“这么快就切了三刀?”那雷可夫不再理会有关陈信工夫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搔搔头说:“刚族人实在厉害,不但在结晶的时候同时产生完美的形状,而且连内息贯通的网路都同步完成,我一定还要努力……”

那雷可夫在那里自言自语,众人这时却才真正了解陈信所谓的速度变快是什么意思,谢日言站起来讶异的摇头说:“这么快……难怪你不费吹灰之力,就赶走圣殿的人。”

陈信笑笑说:“我去‘穿’上身体了。”一闪已经失去踪影。

要知道陈信以元婴移动,速度直逼光速,人的眼睛根本已经无法感应,像施良牧修炼到这种程度,固然可以感到陈信正在快速移动,身体却不能跟着相应的动作,自然毫无反抗力,而卓能中的众人,功夫又差一些,连陈信刚刚挥了三刀,都不大分的清楚。

见到陈信蓦然消失,科芙娜摇摇头对谢日言说:“我们该学那雷可夫,这样吃惊下去会受不了。”

那雷可夫得意的说:“对嘛,像我早就直接把陈信当怪物,发生什么事情也都勉强能接受了。”

“这有什么好得意的?”李丽菁推了那雷可夫一下说:“你还是快想办法改善你的发明,我们回去说不定要打架,赶快把成品弄出来!”

话虽然说的凶巴巴的,不过话中之意却是肯定那雷可夫的成果,那雷可夫大喜过望,笑嘻嘻的说:“遵命,为夫这就去努力……”随即转身像连通管飘去。

那雷可夫刚下去,恢复肉身的陈信又窜上来,因为两人使用不同的连通管,自然没碰上,陈信现在也拆开了前面的纱巾,对着大家说:“我回来了!”

黄吉凑过去上下打量说:“陈信,这个身体这久没用,有没有长虫啊?”

“黄吉你少恶心。”李丽菁摇摇头皱眉说:“我们卓能上哪里有虫?”

“应该不会啦!”陈信笑着说:“我虽然一直不在,不过还是一直有微量内息护体……除非是非常厉害的虫,不然不会有关系的。”

薛乾尚这时候才来得及说话,对陈信笑笑说:“你那几位小ㄚ头有没有哭得唏哩哗啦啊?”

“还好没有。”陈信叹口气说:“我有时在想,是不是应该就此与她们分开,不然岂不是误了她们的下半辈子?”

“你要抛弃她们啦?”黄吉愕然道:“会不会太狠了?”

“黄吉……”赵可馨听不下去了,摇摇头说:“陈信没动过她们啦…你……真是的。”说着说着,赵可馨脸上也微红了。

黄吉撇撇嘴一副不信的样子,气的陈信开口骂:“黄吉,你别整天胡思乱想,这么多天有没有练出什么新功夫出来?”

黄吉一摊手委屈的说:“通顶之后内息源源不绝,怎么练啊?我不会……”

这算什么理由?陈信瞪了黄吉一眼没说话,谢日言却开口说:“陈信,其实黄吉所说亦为我等之困扰,想到你无师自通,不断的别开蹊径,我实在佩服。”

“也不是这样说……”陈信没想到,原来还真的不是每个人都跟自己一样,只好摇摇头说:“我仔细看看好了,嗯……黄吉,你身体里面有好几团内息该整合整合,最好能融为一体,不然哪天打的激烈说不定会各自造反……日言、科芙娜,你们常常配合着修练阴阳腾龙掌,内息已经隐隐结合起来了,我看你们下次修练的时候必须两气贯通一起练,同时成长,不然独自修练难有进境……舒红,你的气脉已经完全贯穿,不过原来断续之处还有不够通顺的缺憾……丽菁,你的内息有些驳杂不纯……”

陈信忽然一顿,传音说:“你们夫妻感情虽然好,不过要克制一点。”

这句话虽然众人都听不到,李丽菁还是整个脸都羞红起来,微微的点了点头,一声不出的奔了下去,看来是要找那雷可夫出气。

陈信转头望向薛乾尚与赵可馨,忽然微微咦了一声,脸上突然出现微笑,赵可馨脸上却突然一红,低下头不敢看陈信,而薛乾尚则难得的脸上微现尴尬,张口又闭口,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只见面带微笑的陈信,忽然微一躬身说:“恭喜了,乾尚、可馨。”

“恭喜什么?”黄吉本来正在思索自己身体的状态,却因为李丽菁忽然奔下去才回过神来,没想到陈信忽然没头没脑的对薛乾尚与赵可馨道起恭喜,黄吉连忙追着发问。

谢日言、科芙娜、舒红的状况也差不多,同样都瞪大眼望着陈信、薛乾尚、赵可馨三人,舒红也惊讶的说:“你们……你们……”

薛乾尚终于主动开口,微微一笑说:“我和可馨在诸事底定后,会请大家喝喜酒……”

赵可馨终于坐不住,步了李丽菁的后尘,低着头闪入连通管,躲下房间。

黄吉鼓掌大笑:“陈信,你可以开算命馆了,这么厉害!……咦,那丽菁刚刚跑下去又是为了什么?莫非……她又怀孕了?”

“你别胡猜。”陈信又好气又好笑:“好好解决自已的问题吧!”

黄吉闻言闷声坐下,咕咕脓脓的低声念了起来:“真不够朋友,有趣的事惰都自己知道就好……”

陈信只好充耳不闻,笑了笑说:“乾尚,你们刚刚调和不久,要多花点时间转变内息状态,现在练起来最快,记得也跟可馨说一声……分析区我还勉强能照顾,别浪费时间了。”

薛乾尚尴尬的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跟着往下跃,应该是去找赵可馨了。

众人这时已经明白陈信看了出什么,其他人还好,舒红却不禁微微脸红,轻轻的啐了一声,本来还有问题想问陈信,现在一时也说不出话来,玩着自已的衣角,脸上露出浅浅的微笑,不知道脑海中在思索什么。

黄吉对这种事却是笑过就算了,摇摇头追着陈信问:“陈信,我怎么样能融合这几个气海,你有经验吗?”

陈信点点头轻笑说:“经验倒是有……我那时正好与尤嘎对敌,也因此被尤嘎一掌打入熔岩,全身造反的劲力才合力对外,直到身体差点被撕碎前才豁然贯通,你也想试试吗?”

黄吉这才明白,当初在水域星与尤嘎一战的最后关头,为什么陈信由地底冲出之后变得这么神勇,不过这种方法风险太大,还是自已仔细想想比较妥当,只好乾笑一声说:“那我还是另想办法好了……”

谢日言也有疑惑,他见陈信已经没事,出声说:“陈信,我夫妻不能分开修练吗?”

陈信摇摇头说:“你们应该察觉到现在彼此的气劲已经有所感应,除非距离够远,不然互相牵引,单独修练会被另一方牵制,很难再有进益,不过一起修练却会相辅相成、事半功倍……要是你们不希望这样,趁着功力还不到这种状态,先远远的分开一、两万公里,过了几天,慢慢的联系就会逐渐消失,要不然日后练到如我一般的时候,恐怕非得以空间相隔才能截断了。”

谢日言与科芙娜相对一笑,科芙娜摇摇头说:“我们求之不得,何须分开?”

谢日吉也跟着含笑点头,两人间的浓情密意,尽在不言中。

舒红看了心里微觉黯然,离开地球时才二十五,现在回去就变成三十多了,自已的感情世界依然是一片空白,还好她的个性并不会一直沉浸在感伤中,微微摇头又提起精神,笑着对陈信说:“陈信,那我应该怎么贯通?不断的运劲通过吗?”

“嗯……不妨试试。”陈信思索了一下接着说:“不过你可以考虑由小部份的气海融合起来,黄吉,你也是一样,先试试将腰和小腹的气海着手,全身一起来比较不容易。”

黄吉与舒红都认真的点了点头,陈信挥挥手,同时将内息微向外散,半开玩笑的大声说:“好了,让你们混了这么多天,现在全部都去练功,我一个人在这里就好了……等到有点进步才准上来。”这句话陈信将声音传遍卓能,所有人都同时听见。

众人自然知道陈信在开玩笑,不过也体会到陈信督促的诚意,黄吉首先笑着说:“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可别寂寞喔!”随即呵呵一笑,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56章 晶盒藏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