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59章 聚散两离

作者:莫仁

陈信想不出来,决定暂时不去想这件事情,望了望一片死寂的月球,他忽然想起林颖雅,心里蓦然一阵抽紧,她这六年多来是否无恙?

陈信自从悟道一年半途而废后,对感情本来看的就比较淡了,甚至曾经以为自已对林颖雅的爱意已经逐渐升华,没想到今日在意外蓦然一见,自已的心情却大为震荡,陈信暗暗自责,自己悟的是什么道?

虽然不断的骂自己,但是陈信还是忍不住回忆起与林颖雅相处的点点滴滴,当年两人强自压抑心里澎湃的感情,终于在陈信与林颖雅重回南岛之时,两人间的情感爆发出来,而后陈信大战尤嘎,重返地球后,陈信与林颖雅过了一段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直到圣殿邀请陈信一闯承恩塔顶的时候才分开。

后来为了陈信必须远行,两人间产生了一些口角,林颖雅终于断然的与陈信分手,心丧若死的陈信,在索然远眺的同时忽然感受到万物的生机,从而第一次尝试体会宇宙能量的运行状态,也就是所谓的体悟天道。

陈信不断回忆着过去,忽喜忽忧,忽乐忽愁,有时欣然浅笑,有时黯然神伤,想到离开地球前,林颖雅最后告诉自己的一段话,她说她会找个普通的人嫁了,却不知道经过了六年的时光,她成婚了没有?陈信回过头又想,林颖雅自已现在都不能算是普通人了,却不知有没有普通人敢迫她?

薛乾尚等人虽然看不出来,不过陈信却能一眼望出,林颖雅的功夫丝毫不弱于黄吉,在今日见到的圣殿众人中已经能排到前二十名了,看来乾尚说的没错,林颖雅对武技确实是有兴趣,那又为什么那时自己闭关一年出来,她却似乎并没有什么进步呢?

当时对于这一点薛乾尚也没有解释,陈信自然认为自己想破了头地想不出来,于是摇摇头不再多想,望着一地大大小小的陨石坑洞,盘膝漂浮在空中的陈信皱起眉头,想着自己应该什么时候再去地球捣蛋?

进人卓能号的林颖雅向众人问候,众人自然客气的还称,当林颖雅将目光凝住在赵可馨身上的时候,薛乾尚正好飘进卓能,自然而然的站在赵可馨身旁,卓能中众人见到两女交会的目光,一时都不敢说话,连一向最罗唆的黄吉、那雷可夫也闭上了嘴巴。

过了不多时,赵可馨首先微笑了一下,拉拉站在自己身侧的薛乾尚说:“乾尚,还不请颖雅坐!”

林颖雅本来带着一丝微笑望着赵可馨,目光中却又透出又傍徨、又期待的神色,但是见到赵可馨与薛乾尚亲匿的动作,林颖雅的神色忽然转成愕然,彷佛有些讶异,薛乾尚管不了这么多,伸手虚招说:“这边坐。”一面引着林颖雅往控制室一旁的会议桌走去。

林颖雅摇摇头笑着说:“我刚刚说了,我不是来坐的,乾尚大哥,你忘了?”

“喔……”薛乾尚止住脚步说:“那……不知道……”

林颖雅一笑说:“既然在之后的行动中,我们九人算是所谓的九大武令,各位都相处了数年,只有我和大家都不熟悉,我希望这些日子能在卓能上住一阵子,与大家多认识认识,不知道可不可以?”

众人听了同时一愣,这样岂不是在卓能中说话也不便了?他人想要听到众人谈话的内容,只要两个途径,一个是以心神役使能量或遥传感应侵入,役使能量众人都能察觉,遥传感应只要到了陈信这种等级的人物才有办法,至少黄吉也还能发觉,另一个途径就是直接利用空气的震动倾听,卓能对外密封,这一点本来无须过虑,不过卓能中住一个外人那就完全不同了,但是在情在理又不能拒绝林颖雅,众人的神色不禁有些古怪。

林颖雅见到大家脸色不对,却颇为意外,她不想大家就算不会因此高兴,也应该不会不满,没想到见到得却是这样的神色,林颖雅的笑容渐渐的敛起,望着薛乾尚轻声的说:“乾尚大哥,要是不方便……”

“不……”薛乾尚自然知道不对劲,连忙说:“当然方便,只不过我们有个规矩,大家怕你不能遵守。”

薛乾尚心想要是拒绝,十成十会惹圣殿疑心,于是连忙解释。

林颖雅被弄糊涂了,疑惑的望着薛乾尚说:“规矩?……什么规矩?”

“我们八个人有一项协定。”薛乾尚已经整理出谎言,面色丝毫不变的说:“每个住在这里的人都必须将自己最重要的亲友带上来一起住,现在成功的只有一二人,还有三位在努力,刚刚我们是想到,要是你也上来是不是应该要求你参加这个竞赛,所以觉得困扰。”

其他人忍不住望了薛乾尚一眼,心里不由得暗暗咋舌,薛乾尚怎么没两秒就编出一个大谎话,还一石二鸟、一箭双雕的要将林颖雅的家人拐上来,看来薛乾尚这个人真的不能得罪,要不然哪天被他骗死了都不知道。

其实薛乾尚也没这么厉害,不过林颖雅刚刚进来之前的一句话已经透出了玄机,薛乾尚考虑到这样说要是林颖雅不愿,自然就不会住上来,要是同意,乾脆一劳永逸的将林颖雅的亲人也送上来,免得到时候无法兼顾,又是一个隐伏的烦恼,而且日后大家商量请亲人上来的事情,也不会担心林颖雅听到。

不过这时林颖雅听了自然微感讶异,回头以询问的目光望了望李丽菁、那雷可夫等人,众人只好点头,表示确有此事,李丽菁一心想说两句帮薛乾尚圆谎,但是脑袋里就是找不出话来说,只好尴尬的笑了两声说:“我和那雷可夫都还没成功。”

科芙娜只好跟着说:“我和日言也是。”两人对望一眼,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林颖雅目光中仍是疑惑,微笑说:“我以为我刚刚在圣殿中听到你们说是为了不舍得与亲人分开,原来是在打赌?”

“也不只是打赌。”薛乾尚知道只有自己才有能耐说的通,只好接着说:“我们当然也不愿与亲人分开,但是又不能离开这里,所以只好这样打个赌,免得久而久之,大家都不愿意上来了。”

这样一说就有道理了,林颖雅总算了解,她勉强笑了笑说:“那……赌什么?”

薛乾尚见林颖雅认可了这件事,接下来的谎就好编了,于是正色说:“最慢的人不但仍然必须将亲人请上来,还必须答应其他人所共同请求的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都要答应吗?”林颖雅皱起眉头,这样风险太大了。

薛乾尚微笑说:“因为必须所有人都同意,应该不会要求什么太不合理的事主目。”

“我……”林颖雅颖有些迟疑的说:“我父亲是圣殿的高阶武士,应该没有办法一直住在这里……”

“母亲先上来就可以了。”薛乾尚说:“这样你的家就在这里,伯父有工作自然不算违规,我们父母也有工作,当然有时候还是会出去。”

林颖雅微笑起来说:“那我会很快喔……”

林颖雅自小与母亲相依为命,想来母亲当不至反对,这下子立于不败之地,林颖雅就比较放心一些了。

“还有一件事情必须先说清楚。”赵可馨忽然微笑插口说:“舒红没有亲人,所以没有加入这场赌局,反正她也只是以此为家,当然也失去要求的权利,至于科芙娜虽然是父母双亡,但是她与日言夫妻同体,胜负一起计算。”她见到薛乾尚说的难免有小小漏洞,顺便补了上来,不然舒红现在怎么样也没办法要亲人上来,那不是输定了?

“对。”薛乾尚说:“现在等于是丽菁、那雷可夫、日言、科芙娜四个人在比快,你要是要搬上来,就要加紧脚步了。”

林颖雅望望众人,微微低头说:“要是我也参加,大家……接受吗?”

“当然接受,多多益善!”黄吉叫了起来。

黄吉闷了这么许久,就是不敢乱插话,免得误了大事,眼看薛乾尚已经说的面面俱到,加上以这个规矩来说自己已经完成,黄吉更不用迟疑,自然首先发言,但是话一出口才想到,这样以后说话不是要用传音的吗?黄吉一愣,这下可来不及反悔了。

林颖雅望向黄吉,见到他口中说的豪放无比,但是神色却颇为古怪,一下子摸不透大家的想法,其实不只是黄吉,大家的念头都差不多,一方面是为了在卓能上的谈话方便有所顾忌,但另一方面说来,以林颖雅与陈信的关系,又是非请上卓能不可的,也难怪众人的表情这么奇怪,而薛乾尚也因此才会说出这个奇怪的办法出来。

林颖雅望了片刻,看不出所以然来,正在迟疑的时候,赵可馨忽然说:“颖雅,我们可以这样叫你吗?”

“当然可以。”林颖雅回过神,望着赵可馨。

赵可馨接着说:“既然谈到这件事情……你除了父母之外,还有没有别的亲人?”

林颖雅微微一楞,忽然侧头含笑微带甜蜜的说:“还有一位……”

众人心里不由得一冷,林颖雅终究没有等陈信回来,不过毕竟已经过了六、七年,众人也不好苛责,想到这里,薛乾尚不禁摇摇头说:“就看你决定了,要是那人也有亲人的话,不需要算在里面。”

“他的亲人只有我而已……”林颖雅笑笑说:“算进去也没关系……好吧,我等一下就去请我的母亲。”

众人都有些失望,林颖雅和陈信的分手细节虽然大家不甚明了,不过看陈信刚刚一见林颖雅就愣住的样子,谁也知道陈信对林颖雅还是有情,说起来,林颖雅另有新欢,众人也没必要再请她上卓能,只是现在也收不住口了。

林颖雅见大家都没接话,转头望向地面说:“听说……陈信在这里面?”

薛乾尚见到林颖雅望着地表的晶盒,点头说:“陈信现在在里面闭关,不知迫什么时候才会出关,我们就是为了他才不愿离开。”

林颖雅缓缓的走到晶盒旁,深深的凝望了片刻,这才一笑说:“既然这样,不知道我该住哪里?”

舒红走出来微笑说:“我带你去,顺便介绍一下卓能……你需要几个房间?”

“两间就够了。”林颖雅微笑回答:“我爸妈一间,另外我和逸夫住一间。”

舒红不再多言,领着林颖雅往连通管飘去。

李丽菁忍不住开始传音:“逸夫、逸夫,叫的这么亲热……乾尚,你这次估错了,颖雅已经结婚了。”

薛乾尚无话可说,摇摇头坐下叹了一口气。

赵可馨却忽然传音说:“奇怪了,要是她对陈信已经无情,刚刚不应这样看我啊……”

“这叫藕断丝连。”那雷可夫一副权威模样的说:“道是无情却有情,只不过往事已如过往云烟,空留回忆……”

黄吉却忽然说:“咦,这个打赌的理由蛮不错的,丽菁,你们可以这样对父母说啊。”

“对呀!”李丽菁经黄吉一提醒,叫了起来:“乾尚也不早说……那雷可夫,我们快去请爸妈上来,别弄到最后反而输了。”

那雷可夫点点头传音说:“没错,我们要是赢了,大夥儿同心协力要颖雅重投陈信怀抱,这也不错。”

“你还在胡说八道!”李丽菁一掌劈过,那雷可夫折身一闪之间,两人已经先后往外飘了出去。

这下谢日吉他急了,站起说:“我们也去请了。”跟着与科芙娜往外穿出。

一下子又只剩三人,薛乾尚、赵可馨、黄吉不禁面面相觑,黄吉首先笑出声:“怎么变成这个样子?我去找我老爸了,他老人家最近精神不大好……你们聊。”

黄吉随着也溜下连通管。

薛乾尚望向赵可馨,摇摇头传音说:“可馨,我作错了吗?”

赵可馨有些迟疑,叹了口气传音说:“乾尚,你……”说到一半却又停了下来。

薛乾尚继续说:“可馨,颖雅毕竟与陈信关系非浅,我怎么也想不到……”

赵可馨脸上忽然泛起谅解的微笑,对着薛乾尚说:“乾尚,你是不是也喜欢她?”

薛乾尚一愣,皱起眉头说:“可馨……”薛乾尚见赵可馨望着自己的眼神,顿了一顿叹口气说:“那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那时候都还年轻,我们三人其实多多少少都对她有兴趣,可是自从她深夜来找我,托我照顾陈信……从那时开始,这个念头就完全断绝了。”

“我懂……”赵可馨低下头说:“就像我和陈信,难免会有些余情……不过,乾尚……你知道我之前为什么一直迟疑吗?”

薛乾尚点点头和声说:“你在担心……两个修练天机数有成的人不能真心相处。”

赵可馨抬起头说:“你不担心吗……”

“你说的没错……”薛乾尚脸色凝重的说:“因为对方拥有相同的造谐,因此不能真正的了解,反而会产生怀疑……所以……”

“所以?”

“所以只有无限的包容与互信,才能长久相处……可馨,我们之间不需要解释……因为我们都太会解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59章 聚散两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