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六章

作者:莫仁

众人在断崖的三面围了一个半圆,真正清楚要怎么叫陈信的只有柳清旋与吴承天等

数人,只见柳清旋上前两步说:“我实在不愿叫醒陈宗主,要知道……能够到达这种境

界不是功力高强就有机会的……”

  众人心中发急,这时候还在说废话?这时柳清旋向吴承天微一躬身说:“就是老朽

力所不逮,还要烦劳圣主助一臂之力。”

  “柳长老功力深厚,应该不会,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会注意的。”

  吴承天点点头说。

  柳清旋点点头,又往施良牧、赭中行两人望去说:“我们开始吧。”

  施良牧与赭中行两人闻声前飘,护卫着柳清旋往陈信的方向冲去,小刚、小柔现在

可是完全不讲人情,马上往三人扑来,施良牧与赭中行马上双掌一挥,凝如实物的掌劲

往两只蝠虎缓缓的推去,这两股劲力强大而有韧性,连蝠虎也破不开这股力道,当场被

推出去十来公尺,三人立即飘到了陈信身侧,蝠虎猛然长啸,全力进扑,施良牧与赭中

行左来左挡、右来右拒,就是将蝠虎推在数公尺外无法靠近。

  围观的众人这才明白,为什么要左辅、右弼才能胜任这个工作,他们两位都已经练

到阳极生阴的境界,才能适当地阻挡住蝠虎的妨碍,又不会伤了蝠虎。

  而这时柳清旋已经在陈信的身旁坐下,闭上眼睛跟着静坐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大片的能量缓缓的散发出来,弥天盖地的往四面八方延伸,

众人中就算知觉还不敏锐的人也能感受的到,尤其是吴安等人忍不住讶异,这个貌不惊

人的老头居然有这么强的内息?

  这时柳清旋将能量不断的往外催发,越催越远、越远越淡,慢慢的逐渐似有还无,

只余一丝的牵连。

  随着时间的过去,柳清旋体内的内息不断的减少,拓展的范围也越来越大,而站在

一旁的吴安议事长自然是看不出所以然来,忍不住走到吴承天身旁说:“圣主……柳长

老到底在做什么?”

  吴承天仍然注意着柳清旋,一面回答说:“柳长老必须将能量催发到超过陈宗主所

包容的范围,才能同时间产生震荡,唤醒陈宗主意识到自身的存在。”

  吴安咀嚼了半天,才似懂非懂的问:“那么柳长老的内息必须比陈宗主还高是吗?”

  吴承天点点头,不再作答,心中一面想着,问题哪里只有这一点?柳清旋以极稀薄

的方式发出内息是逆天而作,因为当通顶之后,宇宙间与自己同质的能量本来就是不断

的涌入体内,当自己体内能量缺乏到一个程度的时候,自然而然就会将附近同质能量吸

收进来,这下恰巧会将自己所散发的能量收回,很难完全拓展开来。

  而陈信却是偶然间体悟到天地间的运行,在一种玄妙的机会里将内息完全往外散发,

所以就算是柳清旋功力较陈信为高,也不一定能包容住陈信的能量,所以才会在开始前

嘱咐自己必须在需要的时候助他一臂之力。

  吴承天想到这里望望左辅、右弼两人,两人与小刚、小柔纠缠个不停,两兽就是没

办法靠近雷池一步,不过吴承天忽然一惊,左辅、右弼两人为了不伤两兽,内息消耗的

极快,而两兽却似乎天生能吸取宇宙能量,居然似是不会疲累的扑击不休,想到这里吴

承天知道之前的如意算盘打错了,立刻将内息鼓成一线,往圣殿中传去。

  过了片刻,又有四位长老迅速的飞了过来,其中两位更不说话,马上飞身上前换下

了施良牧与赭中行两人,原来刚刚吴承天传音回圣殿,就是请他们与施、赫两人轮替。

  两人抽身退回吴承天的身边,赭中行的光头上已经微有汗珠,摇摇头说:“陈宗主

去哪里找来的怪物?这么厉害。”

  施良牧的卷发也微有散乱,喘了口气说:“要命,居然有先天真气!……”

  吴承天依然注视着柳清旋体内的状况,发现虽然柳清旋的内息仍然逐渐的外散,不

过速度明显的比之前慢了下来,顶上的太阳正逐渐的上升,四周围的众人已经有点不耐

烦的神色,吴承天只好对施、赭两人说:“我要去帮忙了,这里麻烦二位。”

  “圣主……”赭中行说:“还是我去试试看?”

  “不成……”吴承天摇摇头说:“只有我还能勉强一试……虽然我也没什么把握,

唉……没想到陈宗主的功夫到了这种境界。”随即飘身往前,坐到了柳清旋的身后,双

掌抵住柳清旋的后背,开始将内息缓缓的向前催了出去。

  赭中行其实也知道,要去帮助柳清旋的人,除非内息强度必须与柳清旋差不多,不

然是帮不了忙。这人必须能阻住柳清旋所有回流的内息,并将其向外鼓发出去,地球上

无论圣殿内外,要找到比修练三百年的柳清旋内息还深厚的人,恐怕就只有以特殊方式

传承的圣主了。

  圣主传承的方式其实赭中行也不甚清楚,只知道历任圣主不论岁数多少,只要一接

圣主的位置,就能将内息提升到一种不可思议的境界,至于到底有多不可思议就没人知

道了,毕竟数百年来,圣殿的圣主几乎没有遇到需要出手的事情,今天算是破例。

  柳清旋坐在那里正是有苦自己知,虽然依照估计陈信的内息应该不会比自己还强,

可是自己的内息足足散出去五分之四了还是摸不着陈信内息的边,但是再来就难以将自

已的内息再往外推,柳清旋正在着急的时候,吴承天适时的过来帮忙,将柳清旋残余的

五分之一内息也全部逼了出去,而且坚实的抵住回纳能量的力道。

  柳清旋这下再无后顾之忧,开始尽力将自己的内息抽丝化线,往更远的方向延伸出

去,终于慢慢的在一些地方,感到陈信内息的界线,但是这时柳清旋却因受了陈信内息

的影响,已经逐渐丧失自己的意识,与陈信一般同样感受到生命跃动的喜悦。

  还好柳清旋心里还记得要将陈信的内息包含住,于是依然不断的往其他的地方散去,

最后终于勉强的包容住陈信的内息,但这时柳清旋已经沉浸在同样的状态中,失去了自

我的意识。

  这下子风险极大,柳清旋等于与陈信相辅助起来,两人谁先悟通,另一人也会同时

醒来,不过两人更有可能会就这样再过数年,这时在一旁的吴承天可心中发急,他必须

不断的用劲抵住柳清旋回纳的力道,虽然他功力极高,也不能这样无边无际的耗下去,

眼看太阳已经升上了头顶,应付蝠虎的六人已经换了两轮,不知道还要这样耗多久?

  忽然间,吴承天间接感受到柳清旋的感觉,虽然只是那一刹那,吴承天已经知道柳

清旋陷入了什么样的情形中,但是一时又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过了片刻,这种感觉仍然

断断续续的传来,吴承天知道这样下去只怕就算自己功力耗尽也无法解决,正想慢慢收

手的时候,忽然想起这样应该可以影响柳清旋,于是迅速的微微收吐了一下劲力。

  这一下对柳清旋体内来说,不过是一点点震荡,不过对遥远的内息来说,却是一下

极大的动荡,柳清旋霎时清醒了起来,连忙趁着吴承天收吐之后的波动往外一扬,在与

陈信劲力完全重合之际,全部的劲力一起规律的震荡起来。

  不过这样一来,原本平平静静浮荡在外的内息忽然不稳定了起来,一起往回涌入,

吴承天这时内息已经消耗不少,忽然遇到这样的震荡一时间难以承受,加上柳清旋似乎

已经清醒,吴承天心想说不定已经影响到陈信了,要不然等休息片刻之后再重新开始,

也能支持的人一点,于是吴承天收手站了起来,往圈外退回。

  没多久柳清旋也将内息收回一小部分,随即起身往后飘,反正到了他的层次,吸收

内息并不需要稳稳的坐着,这时刚好又轮到左辅、右弼对付蝠虎,两人见到吴承天与柳

清旋都退出了圈外,连忙也退出几千公尺,落到两人身边。

  蝠虎见到众人终于离开,仍然往陈信身前巡迥,似乎一点也不累。

  这时吴安马上走过来说:“圣主、柳长老……不知道结果如何?”

  吴承天望望柳清旋,柳清旋点点头说:“我算是已经通知到了……不过想不想回来

还要看陈宗主。”

  这话更玄了?黄吉早已忍不住,要不是心想对付不了蝠虎,八成会先冲过去摇摇陈

信,说不定醒得更快。

  至于陈信当日心神融入宇宙万物之际,视野忽然产生变化,不再是看到、听到,而

是深切的感受到,慢慢的似乎融入了地球的生命中,似乎自己也是在宇宙中运行的一分

子,时间的感觉忽然消失了,只知道愉悦和自在充满在自己的思绪里,当然这时候肉身

皮囊的所有感觉都已消失,也不需要思考,除了感受还是感受。

  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陈信感受到似乎有与自已同频的气氛出现,这就是柳清旋内

息终于与陈信任意所之的内息同一个方式存在,而且占相似的空间位置,陈信这时根本

不思考,只知道这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但忽然之间,对方整个波动起来,直接影响到陈

信的所有内息,陈信在一阵子的失调之下,忽然回复了思考的能力,这才想起自己坐在

断崖前欣赏着日出,田执事刚刚才来问自已颖雅的事情。

  陈信心想自己难得有这种与天地同运息的感觉,正想将自己动荡的内息逐渐恢复,

回到刚刚的状态,忽然又想到自已不知道会坐多久,加上在断崖上静坐也不大对劲,于

是终于决定将内息缓缓的往回收了回来。

  不过陈信与柳清旋不同,内息并不是缓缓的向内依序收回,而是缓缓的向内凝聚,

密度逐渐的增高,所以在一定的时间之内,陈信并没有办去感受到周身的环境断崖旁围

着的数十人见柳清旋似乎不打算再做什么,却又站着不走,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叫醒陈信,

正在面面相觑的时候,忽然人人感受到一股来自四面八方的能量往断崖汇聚过来,空中

万里无云却又隐隐响着闷雷,众人觉得压力越来越大,而且附近的气流开始急速的旋动

了起来,柳清旋终于微笑的说:“陈宗主决定回来了。”

  众人这时已经没有空注意柳清旋在说什么,一个个往后退了数步,才发现这股压力

的来源正是以陈信为中心,慢慢的断崖上只有吴承天、柳清旋等几位还站在那里,忽然

哗的一声,陈信头顶三十公尺外的棚架也翻了开来,碎裂四散,蝠虎更是埋头趴在地上,

动都不敢动。

  又过片刻,陈信周围的动荡更形明显,连蝠虎都被气流甩下断崖,只好向外一滑,

飞出数十公尺,而除了陈信身体周围的部分之外,连地面都被刮开了一片,此时吴承天

等人也不得不退了下去,众人远远的望着断崖,只见断崖四周已经变成光秃秃的一片,

陈信周围数十公尺内慢慢的凝结出一大片的光球,将陈信牢牢的裹了起来,尤其这个光

球简直有如实心,众人已经看不清光球中的人影。

  慢慢的光球逐渐的变小,但是却由其中不断的传来哔哔剥剥的奇怪摩擦声,以及沉

闷的雷响,似乎里面不断的有电流流过,偶而一股股细细的能量冲了出来,便将地面轰

出一个个大洞,还好这些能量一冲即收,不会失控的一直往外直冲,不然不只这个断崖

不保,恐怕连圣岛也危在旦夕。

  这时圣岛上所有能飞的人都飞了起来,远远的注意着这里奇异的变化,更有人发现

聚集在这个古怪光球之外的众人,许多是世界上的大人物,众人更是紧张,各种尖叫、

呐喊声不断的传了出来。

  终于光球凝聚变形到似乎逐渐浮现出陈信全身的轮廓,不过依然看不清楚,彷佛一

个充满光华的琉璃盘坐人像,而闷雷声以及奇怪的摩擦声却异常的逐渐消失,众人正想

靠近一点的时候,只见眼前的光芒突然强烈的往外一散,众人心里一惊,这下全部完蛋,

每个人的眼睛都吓的闭了起来。

  这时彷佛全世界都沉寂了下来,忽然间,两声虎啸声震天地的传了出来,众人眼睛

睁开,陈信不是就站在那里,小刚、小柔已经迅如电闪的扑了上去,在陈信头顶盘旋不

已。

  而陈信睁眼一望,天哪,怎么全都是人?这些人什么时候来的?咦,赵可馨、许丽

芙、薛乾尚怎么都来了?乾尚的功夫怎么变的这么高?黄吉……黄吉变的比练武士长还

厉害了?望着满面笑容往自己飞来的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