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62章 相见恨晚

作者:莫仁

众人一起望着陈信,陈信迟疑良久,想起当年在梦幻星证明众人来自地球的事情,无奈之下举起透光刀说:“这是我们梦幻星独有的武器,不知道能不能作证明?”

程似成等人也不接过,眼睛盯着透光刀奇异的刀身,经过了数秒,铁新点点头讶然说:“这确实是从没见过的东西……怎么做到的?”

程似成也面色凝重的接着说:“看来是极为奇异的物质结品,我居然测不出质量……”

合成人能够透视物质,直接以折射、反射,波频震汤来观察物质,所以只观察片刻,已经清楚了七、八成,透光刀要是放手,被空气的浮力一纵,马上就飘飞了上去,轻微的程度已经不是程似成等人的精密度所能计算。

陈信见似乎有效,高兴的说:“这是宇宙中另一种生物制造的,他们本身就是一种奇异矿物进化的生物,对于物质的了解比我们多的多。”

铁新摇摇头惊叹的说:“就算是知道了制造方式,居然在结晶化的过程中同时掌握了内部结构、品体比率、表面光滑,所有重点一次完成,这……确实不是地球人能作的出来。”

程似成思索片刻,有些迟疑的说:“神王阁下别怪我强词夺理……虽然这确实不是地球之物,但也未必是所谓梦幻星的产物,不知是否还有其他的证明?”

吴安等人不知道透光刀有何玄妙,站在一旁听两位合成人轮流啧啧称奇,本来以为这位天降神王确实没有问题,没想到程似成说到最后居然又冒出这句话,吴安忍不住迟疑的说:“程先生,这样会不会太强人所难?”

程似成转回头说:“议事长,在下实在不得不如此,神王以元婴状态出现,身体状态全然无法观察,在下以数据估计,神王的可信度虽高达百分之七十五,但现在是非常状态,可信度没达到九十以上,我不敢贸然相信……”

舒延启忍不住说:“这样吧,虽然我们不能解释舒家为什么相信神王,但是我可以以舒家之名替神王保证,神王绝非圣殿派来的卧底,还希望程先生能坦然相对。”

吴安见舒延启这么说,也点头说:“既然延启兄这么说,我也愿意冒一冒险,程先生,请克鲁堤出来见见延启兄。”

程似成脑海里的数据估计,就算是舒延启保证,可信度不过提高到百分之七十九,距离九十还差之甚远,不过既然吴安这么说,程似成也只能摇摇头叹口气,向后扬声说:“克鲁堤,出来吧。”

只见通往后屋的门内这时有一人缓缓应声走出,此人一脸和气,斯斯文文,身高约一百八十余公分,算是极为标准的体型,肤白蓝目,短短的金色卷发,皮肤白净,看来是自四九战争之后很少见的纯粹人种。

陈信不认识不奇,没想到连舒延启也是一愣,迟疑的说:“吴议事长,这位是……”

吴安议事长微微一笑,点头说:“延启兄今日来的正好,我们正要向诸位好好感谢,这一年来多亏舒家收容,我们才能顺利的制出特级合成战士……”

“成功了?”舒延启意外的说:“不是还要半年吗?”

吴安点点头得意的说:“一切成熟至少还要半年的时间,现在机型已经完成,他正处于迅速吸收学习的状态中,要是遇到突发状况,勉强还能运用。”

程似成在一旁开口解释说:“要是可以的话,我们希望再过半年才派这一批制造出来的战士离开,在半年内,他们的人格尚未定型,现在就让他们出去打打杀杀,却不知,这一批成功也许反而会成为日后之患。”

舒延启才知道有这么大学问,点点头说:“原来如此,那共制造出几位?”

吴安说:“第一批一共是十位,这是第一位战士,我命名为克鲁堤。克鲁堤,同这两位先生问好。”

克鲁堤英俊的脸上含着笑容,对舒延启躬身说:“舒先生您好,我是克鲁堤,今后还请多多指教。”

克鲁堤随即转头望向陈信,有些迟疑的说:“这位……您也好……”跟着惑然的转头望向程似成,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

原来合成人观察事物,与自然人并不相同,在克鲁堤的眼中,前方的陈信不过是一团凝聚成形的能量,虽然外观与人类相同,不过却没有一般的血肉细胞,说起来与天讯所显现的人物也不过是大同小异,克鲁堤完全没有经验,一时不知应该怎么应付。

程似成知道克鲁堤的疑惑,解释说:“克鲁堤,这是自然人武技练到顶端的一种能量表现方式,并不是真正的肉体,不过这个形体与原来的身体还有着无法察觉的联系,算是一种远端遥控能量,这位是天降神王,虽然并非本人,你依然以对人类应有的礼节对应即可。”

克鲁堤这才释然,也向陈信躬身说:“天降神王,您好,我是克鲁堤,谓多多指教。”

陈信回了一礼,跟着说:“彼此彼此。”

吴安在一旁高兴的说:“不错吧?我们制成不过五天,他已经能极为正常的应对,其实要是需要办事情他们也能对付了,不过程似成先生坚持要等半年,所以还得再多叨扰一阵子,还请延启兄转告舒大爷。”

“当然。”舒延平望着眼前活生生的克鲁堤,实在不敢相信他不过才制出五天,忍不住又多打量了一阵子。

“克鲁堤,你可以先进去了……”程似成见吴安似乎有些迫不及待,于是先叫克鲁堤回屋,才皱皱眉说:“合成人的记忆、学习、吸收能力虽然迅速,不过为能快速的成长,我们将前半年调整为吸收期,比起自然人的廿来年要短的多了,这段时间他们学到事物之时,智能系统会将绝大多数的资源运用到吸收、记忆、体用,至于分析、思索、判断的比率就较少,要是这段时间让他们接触到人性的黑暗面,对他们日后的价值判断大有坏处……要是一不小心,就像几百年前……唉……”

程似成似乎想到了四九战争的往事,心情变得低落起来。

吴安有些索然的笑笑说:“听你的就是了……啊!一直没请两位坐,大家坐着说吧……神王此来,不知道想知道什么事情,吴安一定尽力说明。”一面招呼着众人落坐,王仕学也才想起还没招待茶水,连忙退了下去。

陈信见终于进入主题,点头说:“多谢吴议事长,在下此来,主要是想知道,当年圣殿夺得地球政权,是否有不当的举动。而且夺得之后,对于三个星球的人类,有没有什么明显的坏处?”

陈信心里其实认为,要是圣殿执政并没有坏处,只要亲人无恙,大家就轻松点别打了,何必争执个不休?

吴安一听到陈信这么说,连忙正色的大声说:“吴承天那个阴险的家伙,他为了执政,居然以各种栽赃的手段嫁祸于我,五年前,他先安排了舆论对于凤凰星独立的不满,又以一年的时间大力的推介所谓的新无皇二世,让人民回忆起数百年前的历史,最后再诬陷我贪赃枉法,并伪造了足以乱真的事证,企图鼓动议事团对我通过弹幼、罢免、以及恢复帝制,更事先派遣了高手分别到白鸟星与凤凰星。我当时知道大势已去,为了避免无辜受辱,与这批好朋友事先逃离,想等到大家发现他的真面目,再出来指证……没想到他居然不放过我,连各地的民众也当我们是过街老鼠,新大陆上我们根本无处藏身,只好逃到人口较为稀少的旧大陆……”

吴安顿了一顿,忽然又得意的说:“不过现在可好了……他的计划已经曝光,现在地球上各地大乱,全球只有圣岛还算安静……”

陈信可不知道什么计划曝光,连忙说:“吴议事长,发生什么事了?”

吴安得意的说:“前些日子,陈宗主等人回归,闹了好一阵子,那时许多的记者都聚集在圣岛,过了两天,圣殿有个人忽然对记者说,圣殿有大移民计划,将会由地球强迫移民数十亿人到凤凰星、白鸟星,吴承天大概以为大事底定,所以后来记者追问居然也不否认,还说这是该做的事情,这还不乱?”说到后来,吴安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陈信愣住了,这句话陈信确实听施良牧等人在凤凰星提过,没想到居然泄漏出来,圣殿内知道的人应该也不多,怎么会这么不小心?不过这样一来,地球确实不乱也难。

其实这句话并不是圣殿中人传出,而是随着施良牧撤退回地球的凤凰星叛徒所说,此人十余日前不小心对记者说出此事,记者自然急着求证,而吴承天当时正计划大军攻向舒家,成功之后一切底定,本来就要执行这件移民的事情,所以不承认也不否认,也算让人民有个心理准备。

没想到正要出发之前,陈信扮演的天降神王忽然来到地球,这一下吴承天进退维谷,攻打舒家的事情才忽然缓了下来。

这件事情只有吴承天等圣殿中高层人十清楚,泄漏机密的人也被关了起来,陈信、吴安、薛乾尚等人都不明白,不过吴承天等人自然也不知道,就是这十天的差异,吴安等人已经顺利的突破瓶颈,制出所谓的特级合成战士,舒家也与陈信结交,薛乾尚等人更是将亲人完全集中,只差还没逃出来而已。

吴安笑了片刻,才将笑容一收,冷哼说:“吴承天算什么?他们除了功夫高强之外,连个政客他不如。这种事情岂能在还没布置妥当之前就先说!这些人只知道藉着功夫高明胡来,要是好好的选举,我一定能把他们打得一败涂地。”

陈信沉默着没说话,吴安这一得意,让陈信不禁心里暗暗不满,似乎这件事情的发生,吴安并不担心地球人的末来,反而高兴对手作错事,当年黄祥就曾说过,吴安未必是个好人,只是时势所趋不得不与众人合作,既然如此,现在自己是否要帮助吴安?

陈信转念又想,要是不帮,就此让圣殿执政也未必有好处,在八十几亿人的地球,想移民二十亿人,岂不是每四个人就必须一人离开,明明白白必须藉着武力违逆民意,这件事要是让圣殿胡搞,地球还真的会一团糟。

陈信还在迟疑,吴安就点头说:“只要再撑过半年,我们的战士就会增加到五十人,到时候只要趁乱登高一呼,圣殿民心?”

程似成忽然插口说:“以现在的局势,要是陈宗主出关后肯帮忙我们的话,也能聚集民心,只是实力未免不足……舒家要是肯帮忙,我们其实不用制造这么多战士。”

吴安摇摇头坚决的说:“舒家二爷当初已经说明,他们不参与这件事情,何况陈宗主父母都在圣殿的掌握之下,他未必愿意帮忙,这样计划太不可靠……程先生,战士的计划还是不能停。”

程似成慾言又止的叹了一口气,终于还是没再说话,舒延启见到两人当着自己谈论舒家帮忙与否的事情,不禁有些尴尬,强笑了笑说:“舒家为求自保,难免故步自封,还望诸位见谅。”

陈信终于决定非帮不可,一方面是看程似成的口气,战士似乎还是作少一点好,另外只靠着自己的力量,也未必能顺利的救出薛乾尚等人,再来就是万一获胜,陈信可不打算治理地球,到时候还不是要请吴安出来,既然如此,还不如先合作,日后要是吴安乱来,至少还可以藉着民众的投票来汰换。

陈信心意一定,点头说:“既然如此,圣殿行事果然稍嫌暴虐,我愿意尽一己之力帮助吴议事长,希望让人类起源的地球能早日恢复和平。”

陈信这么一说,吴安自然大是高兴,当下与陈信商谈起日后的好处,这部分陈信自然兴趣缺缺,连连谦辞。

不过陈信飞跃半个地球到达舒家,这里的时间其实已经不早,聊了好一阵子,陈信等人无妨,吴安却不由得露出微微的倦容,陈信与舒延启终于在一个适当的时候,先行告辞。

两人踏出房门,舒延启领着陈信走到一间独立房舍,一面说:“神王不知是否疲倦?”

陈信自然知道对方有事要问自己,这时候就算真的疲倦也不好说,何况自己根本不会疲累,这只不过是客气话而已,连忙说:“一点也不会,舒伯父不是还有事情要问吗?”

舒延启见离开吴安等人居住处已远,也不再以神王称呼,点头说:“既然这样,我想与陈宗主聊一聊,请进。”

两人踏入房舍,分别落座,舒延启问起了舒红的一切,陈信自然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舒延启知道舒红功力大进,几乎已经不弱于自己,不禁十分高兴,对于这些年来陈信的照顾,自然万分感激,陈信谦逊数句,顺便提到舒红所说偷溜出去的事情,也对于舒家闭关自守表达了疑问。

舒延启叹口气说:“陈宗主所言极是……我们晚辈对于这个规矩确实已经颇不适应,不过舒家自从两百余年前遭逢大变,所以定下戒令,从此舒家人闭关自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62章 相见恨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