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八章 地底异物

作者:莫仁

陈信、方彭、方青芬三人走出广场外还没有多久,方彭就回头对陈信说:“陈宗主,我还有点事待办,这样好不好,就让青芬带您去。”

陈信有点意外,但是当然没有反对的理由,于是点点头说:“方将军您去忙吧,那麻烦青芬了。”

眼看方彭离去,方青芬对陈信招手倩笑说:“陈宗主,跟我来。”陈信虽然深怕方青芬的大小姐脾气突然发作,但是也别无选择,只好乖乖的随后而去。

陈信与方青芬在凌乱的房舍之间穿梭,不时引起正在构家园的民众注意,陈信一面对四面的民众打招呼,一面心里又有点不耐烦,不知道方青芬为什么不乾脆用飞的,难道她还不会飞?这又不太可能,虽然想问,但是陈信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好闭着嘴巴,快步的随着方青芬前进。

过了片刻,方青芬忽然在一个十字路口止步,回头望向陈信,陈信四面一望,看不出所以然来,望向方青芬说:“青芬……到了吗?”

方青芬指指左边路口第三间的房屋说:“就是那间。”

陈信点点头说:“谢谢你了,我自己去就行了。”

陈信对于自己刚刚一面走一面胡思乱想不禁十分惭愧,哪之方青芬忽然接着说:“陈宗主,你已经知道地点了,能不能先拨个时间,我有话想跟你说。”

完了、完了,陈信心里开始胡思乱想,莫非对方新仇旧恨涌上心头,作了个什么埋伏?虽然自己应该也是无所畏惧,不过仇隙越结越身总是不妥,陈信忽然又想到许丽芙当初说方青芬是喜欢上自己,莫非她打算来个告白?此事万万不可,接受自然不行,不接受却又得罪人,还况女孩子脸皮薄,当场拒绝人家似乎也不妥……

陈信心里还没找出结论,方青芬已经耐不住,又叫了一声:“陈宗主……”

陈信实在想不出说不好的理由,只好点点头说:“当然好………不过孟大哥家里有小孩,最好不要太晚才去打扰。”陈信好不容易找出心心当挡箭牌。

“宗主说的是心心?”方青芬建陈信点头一笑说:“心心用功的很,每天睡不到五个小时,您放心吧。”

心心功夫进步的那么快?快来雪舞心法果然不凡,陈信再也没有理由,只好说:“……那就没问题了。”

方青芬一笑说:“跟我来。”忽然起身飞起,往村外投去,陈信一面追一面心里在骂,明明会飞,刚刚是在耗什么?一面回头将孟火明的居所位置牢牢的记了起来。

这时大草原已经一片光突突的,苏罗台地上的草地虽然也一样乾枯倒塌,不过还有一丛丛的灌木四处丛生,在聚落的西方有着一块面积不大不小的森林,中间一到小河由西向东、银光闪闪的冲刷着两旁结冰的河岸,一路蜿蜒的通往新市镇,看来是古都河的一条支流,这时水月刚刚升起,天空中有着三个大小不同的月亮闪亮着光华,光芒四面下,在整个世界白雪的反光下,明亮的不太像夜晚。

两人飞到森林随意的落了下来,陈信望望森林,对方青芬说:“这片森林养的活这几十万人吗?”

方青芬望望森林说:“应该可以,不过冬天百兽绝迹,天然食物比较难找。”

“嗯……”陈信点点头说:“青芬你不是说有话要说?”

“对。”方青芬转回头望着陈信说:“陈宗主……这件事很难启齿。”

陈信心里更是紧张,一口大气也不敢吐,只见方青芬缓缓的说:“我知道这次搭乘卓能号来的都是十分优秀的人物,除了陈宗助外,几乎都在地球的圣殿中受过训练。”

“黄吉就是自己修练成功的。”陈信一片应着,一面不明白方青芬要说什么。

方青芬接着说:“黄吉大公子是凤凰星的光荣……陈宗主。”

“是。”陈信连忙回答。

“这次来凤凰星要是找到了线索,是不是很有可能往更遥远的宇宙飞去?”方青芬说。

“没错。”陈信点点头说:“就算知道了方向,这次的旅程一定十分的危险,也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我们也不知道未来会如何。”陈信故意把危险性都说出来,希望方青芬不管有什么念头都能打消。

没想到方青芬走近两步望向陈信说:“陈宗主……我拜托你一件事。”

陈信身体微微后仰,强笑说:“什么事?”

“我也要去。”方青芬说。

“什么?”陈信讶然:“你也要去?”

方青芬点点头说:“我从小就梦想能在浩瀚星空中旅行,但是现在根本没有机会,而且要有志同道合的伙伴也不容易,所以……可以让我加入你们吗?”

原来是这种事……陈信不禁松了一口气说:“青芬,这是不可能的。”

“我知道我的功夫不够好……不过我也很努力。”方青芬恳求的说:“让我一起去嘛……宗主,拜托你啦……就算是去帮你们打扫、做杂事都可以。”

“不行的。”陈信说:“青芬你知道吗,这次离开地球的人,每个人都是经过层层挑选才出来的,我不是说你功夫不好,但这次的队员几乎都有将近蓝宗主、黄宗主等人的功力,就是为了希望遇到危险时能增加存活的机会,怎么可能让你一起去。”

方青芬扁了扁嘴说:“你就是说我的功夫不好……可是连婴儿都能上去,我就不行?”

这不是不讲道理了吗?陈信摇摇头说:“那是那雷可夫夫妻的小孩,与你状况是完全不一样的,你不该这样说。”

方青芬沈下脸来,转过身体说:“也就是说,要和卓能号的队员有足够的关系就对了?”

“话不是这样讲。”陈信苦口婆心的说:“小毛莉的状况比较特殊,我不愿拆他们一家人,所以才破例的。”

方青芬沈默了半向,陈信僵在那里心里七上八下不知该如何是好,没想到方青芬忽然回过头来一笑说:“那……我还有第二个问题。”

陈信见方青芬似乎放弃了,高兴的说:“什么问题?”

“你有没有一点喜欢我?”方青芬睁着明亮的大眼睛直直望着陈信。“这下轮到陈信说不出话来,方青芬接着说:“我明白的告诉你,我喜欢你,从一见面就喜欢上你了,只是……你那时一直不给人家好脸色看……”

方青芬的话声越来越低,陈信心里同时想着,难道那时你就有给我好脸色了吗?不过方青芬也实在大胆,居然就这样的问了出来,只见方青芬接着说:“不过后来我才发现你都是让着我,我也十分惭愧……反正你待在这里刀时间不多,我不能在浪费时间,请你明白的告诉我,喜不喜欢我?”

“青芬……”陈信讷讷的说:“其实我对男女之间的事情………已经不大想花心思了,何况我们认识又不深……”

“我明白了。”方青芬打断陈信的话,笑着说:“你放心………我很容易死心的。”

什么话?陈信已经不知道方青芬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只见方青芬摇摇头说:“陈宗主,我可不会纠缠你,就当我没说过就是了。”

“你没事吧?”陈信疑惑的问,他还是觉得方青芬有点不大对劲。

“没事!”方青芬一鞠躬说:“陈宗主,我先告退了。”随即笑着挥手离开。

这下陈信莫名其妙到了极点,哪有人被拒绝的反映是这样的?不过她似乎是没事……陈信想反正总算是没有什么问题发生,别去多想了,于是轻轻腾起往孟火明的居所飞去。

陈信才一进门,心心已经扑了过来大叫:“陈信……陈信、陈信、陈信……”一连串叫个不停。

陈信紧紧的搂住心心,一面向孟火明夫妻打招呼,这时却意外的发现黄吉居然也在这里,陈信疑惑的问:“黄吉……你也认识我大哥?”

黄吉笑笑说:“来了不就认识了?我是来找你的,没想到你比我还晚来。”

孟火明点头说:“我本来就心想陈宗主……”

陈信摇摇头说:“大哥,再叫我宗主我可要生气了,我一年多没来凤凰星了,还宗主?”

“好吧。”孟火明想想也对,接着说:“我本来就想贤弟应该会来,没想到大公子先来了……”

“等一下。”黄吉打断孟火明的话,模仿陈信的语气说:“孟老弟,再叫我大公子我要生气了,我一年多没来凤凰星了,还大公子?”

这下开玩笑的成分居多,心心已经忍不住笑了出来,孟火明摇摇头说:“是……黄吉大哥来了之后我们就聊了起来。”

谢孟瑛接着说:“没想到黄吉大哥这么风趣。”

陈信望望黄吉说:“黄吉,有事找我吗?”

“没事。”黄吉手一摊说:“见了几个老朋友之后,想去找方彭,他又不知到跑哪里去了,我就来看你,没想到认识了这几位,对了,心心可厉害了。”

“真的吗?”陈信望向心心。

心心一挺胸说:“心心以后要帮陈信打坏人,当然要用功。”

陈信没想到心心还记得以前的一句戏言,心中忽然有点感慨,黄吉接着说:“心心这个年纪练到这样不得了了……当初我在这个岁数,练功夫都是老爸逼着练的。”

心心望向一直帮自己讲话的黄吉说:“黄吉,你会不会交我功夫?”

黄吉大有遇到知音的感觉,连忙说:“教你功夫,没有问题,想学什么?”

“什么都想学。”心心也兴奋了起来。

“等一下……”陈信插入说:“心心,你的雪舞心法练好了吗?交杂着学有没有关系?”

“其实心心已经学全了。”谢孟瑛开口说:“雪舞心法主要在心法的修练,重意不重形,所以心心第一段已经圆满完成,之后就是靠不断得加深功力。”

黄吉懒得再听,哇哇叫说:“那就是没关系了……心心,我们到后院去。”两人一溜烟的往后院冲去,心心一面跑一面叫:“陈信也来……”

陈信应声说:“我等一下在过去……”话声一落,两人已经没了影了,陈信向孟火明夫妻摇摇头,心想黄吉做孩子王恰好合适,捣乱一定跑第一。

陈信和孟火明在聊了一番别后之事,陈信忽然想起了方青芬今天不寻常的言语,记得谢孟瑛似乎极了解方青芬,于是就将这件事向谢孟瑛说了出来。

谢孟瑛越听脸色越是奇怪,待陈信说完之后,谢孟瑛沈思半向,才对陈信说:“陈信,我建议……你明天就将这件事情,与……你队友们聊一聊看看他们的想法。”

“大嫂……这样不好吧。”陈信心想自己会告诉谢孟瑛,是因为谢孟瑛与方青芬交情不错,自己哪里可以将别人的事逢人就说?大嫂怎么也不正常了?

谢孟瑛似乎知道陈信在想什么,一顿之后摇摇头说:“你不说也对……不过,这样吧,我会去劝劝她的。”

陈信更搞不懂了,方青芬一副没事的样子,有什么好劝的,大嫂看来喜欢打哑迷,自己刚好不喜欢猜,不理也罢。

在聊一会儿最近莫名其妙的地震,三人想了想还是担心后院那一大一小,只好一起到后院去,反正在月光下聊也有一番滋味,直到深夜两人才向三人辞别,回到卓能号休息。

无元七三五年十一月十一号凤凰星三十九年第六十七周周七次日纵人出发前往雾灵谷,物灵谷与之前还是没有多大的变化,陈信等人让卓能号静止在天空中,一个各放心大胆的往下落,不过这时候遇到了一个问题,小毛莉可不懂的地住呼吸,李丽菁岂不是不能下去见识?众人研究半天,赵可馨才想起可以乘坐单人用的小飞艇。

于是除了李丽菁抱着小毛莉搭乘之外,其他的人护卫在左右,将雾气击出一个大动,同时穿了下去。

黄吉先带着大家参观他一住三十年的房舍,再来就是领着大家往陈信大战火龙与怪鸟的地方前进,但一路上都没见到那种怪鸟,想来当初那一战使得怪鸟元气大伤,死的惨重,留下的数量很少了。

一路飞行,果然各种奇异的动物极多,不过有小刚、小柔两只蝠虎随侍在侧,自然是没什么动物敢接近。

到了火龙的巢穴,见到一地的白骨,众人不竟昨舌,想像起当初的激烈战况。而陈信想起当时吉吉、乐乐就是在这座谷中失去意识,从此变成极乐,也不禁有些感伤,众人徘徊良久,终于决定离开,于是依着进来的方法,往天空击出一道空隙,往上空穿了出去。

众人刚刚回到卓能号,正在大聊特聊适才的所见所闻,只听练长风说:“当初陈信要不是有极乐刀,恐怕就危险了。”

这些日子练长风与陈信的嫌隙键去,陈信自然乐见,于是回答说:“没错……多亏了那雷可夫制造出这个兵器,不过这也是令我感伤的回忆。”

众人中只有那可雷夫知道陈信在感伤什么,练长风就疑惑的问:“那可雷夫,为什么只做一把极乐刀,不多制造几把?”他们对极乐的实际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地底异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