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少年》

第09章 神魔会

作者:马荣成

那是一个很哀艳的传说。

传说,黄泉路上,过了奈何桥,有座凉亭,唤作“孟婆亭”。

传说,孟婆亭是由一个面貌阴森的老妇“孟婆”掌管。

传说,孟婆的工作,是供赶往投胎、在此过路的地狱阴魂喝“孟婆茶”。

传说,这杯孟婆茶,味道不外乎又酸又咸,恍如人情世事,又酸又咸。

传说,只要阴魂喝罢三杯孟婆茶,那前生所有恩怨爱恨,皆会尽数忘记。

传说,这些阴魂跟着便会迷迷糊糊,自堕于“六道轮回”之中乱闯。

传说,闯过六道轮回以后,人便呱呱堕地,忘却深噩前尘,脱胎重生。

传说,这个滚滚人间也有人炼成了“孟婆茶”……

有人说:

黑,是一种很强的力量。

在黑的领域中,你永远无法想象它到底有多深,还有,黑的尽头究竟在哪里。

故此,黑真正蕴含的实力简直无从估计,深不可测!

不过,亦有人不以为然。

这个人认为:

白,才是最强的!

因为在白的领域中,你可以在一片空白中尽情想象和塑造,并不如黑那样坚实而死板,你可以为白加上各种缤纷的色彩,甚至加上黑色,兼且黑的力量。

因此,白包含黑,包容世间一切,亦包容一切的思想。

认为白是最强的人,据说是“不虚大师”。

室内,是一片迷茫的白。

这是一间很奇怪的小室。

这间小室搭得甚为方正,一壁建门,门的左右两壁尽放满无数佛学经书,与门相对的另一道高墙,却什么也没有,仅是一道白墙。

这间小室最特别之处,就是当中的任何布置,都是白。

门是白的,经书的书面是白的,放在小室中央的矮桌是白的,甚至盘坐桌前的和尚也是一身素白袈裟!

这和尚看来年近三十,一双长长的八字眉,令他具备一脸慈悲之相,然而他的双目却隐含一股无奈之色。

他并没有像寻常和尚般闭目念经,反是张开眼睛,茫然凝视眼前的高大白墙,口中在念念有辞,念的正是佛门绝学“般若心经”!

因为他深信,只有白,才接近“无”;只有无,才接近“佛”;只有“佛”,才能找到真正的“心”。

念佛无非念自心,自心是佛莫他寻。

这间小室,正是名为“寻心阁”。

这和尚为何要在此中寻心?

只因他道行虽高,却未能克服自己眼中心中的无奈,对人间的无奈……

他无奈,只因世上有太多悲惨的故事,多得连他亦爱莫能助……

他无奈,只因世上作恶的人太多,报应又太慢……他一切的烦恼,皆因无奈……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故知般若波罗蜜多……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不虚?

在一片祥和的诵经声中,这个身披素白的和尚戛然而止!

“不虚”二字正是他的法号,然而他并非因念至二字而止声,只因他心头蓦地一动!

诵经本为静心,何以他此刻反难自控?他为何心动?

但见他久久没有阖上的双目竟尔阖上,一片忧色直压眉头,低声沉吟:“来了。”

来了!这数日来他一直心绪不宁,暗暗有一种不祥之兆,但终究想不出所以然来。

可是就在适才刹那,他陡然感到这股不祥之兆已经降临,且还在门外某处。

某个黑暗之处。

这感觉是如斯真实,真实得可怕,可怕得近乎死亡!

到底是什么正向他逼近?是人?是物?抑是魂?死心不息的冤魂?

忖度之间,倏地有人拍门:“不虚大师!”

原来这名一身素白的和尚正是弥隐寺的不虚大师,也是霍烈的挚友不虚大师,那么说,寻心阁就在弥隐寺内?

不虚大师应道:“门没有闩上,进来吧!”

门开处,一个小和尚异常慌张的走了进来,差点便要仆跌地上,甫见不虚,即道:“不虚大师,寺内来了一个很可怕的少年要见你,如今正于大殿等候!”

不虚见小和尚如此慌张,奇道:“哦,他如何可怕?”

“他……”小和尚吞了口涎沫,怆惶地答:“他一踏进寺园,园内廿多株大树上的小鸟儿顿被吓得冲天飞起,连大半个天也度遮蔽了,寺园登时昏暗得很……”

小小的和尚,小小混沌初开的生命,似乎一生也未曾见过此等场面,还想继续形容下去,但不虚深知来者虽是少年,气度却可惊退众鸟,定非凡响,遂截断小和尚的说话,问:“他有否道出姓名?”

小和尚童稚地摇头晃脑,答:“没有啊!他只是给我这张字条。”

说着把字条递给不虚,口中还在絮絮不休:“我看了看他那双眼睛,哇!不知怎的登时全身发冷,好可怕哟……”

小和尚又想形容少年的那双眼睛,但不虚此时已张开字条细看,冷静的脸容亦难禁一变!

赫见字条上写着一个触目惊心的名字,一个连不虚亦听闻已死的名字——霍惊觉!

弥隐寺是深山古寺,占地甚广,佛慈堂则是寺中大殿,既名大殿,当然大得惊人!

佛慈堂后排中央,正正供奉着一尊释迦金佛,两手结印,盘膝莲坐,少说高逾六丈。

金佛两旁,分别并排十八罗汉,每边九尊,令整座佛慈堂看来比寻常寺院大殿更呈庄严肃穆。

据说弥隐寺乃方圆百里内最大的寺院,当真所传非虚。

主持渡空大师,更是名闻遐尔的不虚大师的师兄,不过江湖人尽皆知,不虚大师自幼极为聪敏,于十九之年,仅得释尊金佛座前仍燃着一盏孤灯,似要为那些营营役役、终生劳碌奔波的红尘众生亮起一点明灯。

可惜仍未能为步惊云亮起明灯……

他,此际正独站于殿内一个极为昏暗的角落,一双冷眼在黑暗中绽放白光,静静的看着眼前这尊硕大无伦的释尊佛像。

佛像露骨出极为慈和的微笑,像已明白到众生之苦,故以笑来抚慰迷惘众生。

然而在步惊云充满仇和恨的眼中恰好相反,“它”笑,只因“它”太满足,“它”太明白,“它”太得意!

不错!任是一代枭雄,帝侯将相,一生明争暗斗,你争我夺、称王称帝,到了最后最后,还不是全部无法逃出“它”的掌心?“它”为何不笑?

步惊云却偏偏要逃出“它”的掌心!

他还是一身的黑,惟独身躯又长高了许多,可知现下距霍烈惨死的日子,已然过了不少时日。

是的!已经过了半年。

在这半年之间,他所经历的实在太多太多……

自从那晚被神密女孩抽离阴沟,步惊云歇息一会便到阴沟寻回霍烈头颅,后来更在天下会的乱葬岗找得继潜和继念的尸首,他把他们三父子火化,再将骨灰好好保存于三个细小器皿内,静俟一个可以步出天下会的时机去找不虚大师。

这样一等便等了半年。

不过于此期间,步惊云也非呆等,因为雄霸已开始传他三绝之一的“排云掌”。

这手排云掌法,其实步惊云并不屑习练,但念到他日或可以这之取雄霸性命,以雄霸的掌法去反击他自己,于是便每日努力不倦地练,加上他悟性奇高,不消三月,竟然已把整套排云掌法捉摸通透!

快得雄霸亦难置信!

当初,他收步惊云为徒,盖因此子气度冰冷独特,而且本名“惊云”之故,却从没考虑步惊云的资质,心忖三绝之一的“排云掌”乃自己毕生绝学,此了纵是练武有材,要掌握排云掌之窍门亦大需一年半载不可。谁料步惊云不单是练武材料,且是奇材中的奇材,他的进境简直已超出雄霸意料之外,也超出秦霜意料之外。

秦霜万料不到这个小师弟居然会有如此惊人天赋,而且看他骨骼精奇,若继续习练下去,内外兼收,不出一年,恐怕内力与武功俱会在已之上。

然而秦霜生性异常忠直,他完全不介意、不提防步惊云若然武艺渐高,或许会有一天会取代他自己在其师父心中的地位。他心中是想自己既身为师兄,便要一心一意,好好的助其师教导师弟成才。

虽然秦霜所习的“天霜拳”与“排云掌”大相迳庭,两者所练的内家真气亦大有分别,但此二大武学皆出雄霸的“三绝”,归根究底,练功时遇上的障碍,甚至走火入魔的情况也如出一辙。因此,秦霜亦不吝啬,尽量将自己的经验告知步惊云,望其能有所避免。

可是,这个小师弟似乎真的冰冷得很,纵使他热心相导,步惊云始终木无表情,不发一声,二人自结成师兄弟以来,步惊云从没开口对他说过半句话,他似乎不想对他产生感情,也不想对任何人产生感情。

天下会许多侍女都不愿踏进步惊云住的风云阁,他冰冷无情的外表,令她们望而生畏,甚至雄霸的帮主之威亦未能令她们如此心寒害怕。

当然,她们最后还是碍于帮规,被逼轮着给步惊云送饭和料理阁中琐碎旁务。

步惊云虽冷至如此可怕,但秦霜有些时候也会偶然瞥见他眼中流露一股忧悒。

一个如此冰冷的少年,他的忧悒到底从何而来?秦霜很好奇!

雄霸却并不如秦霜那样注意步惊云的忧悒,他只关心步惊云在武功上的进度。

这徒儿除了悟性奇高,很快便掌握排云掌外,雄霸一次在传授步惊云内功心法,与他两掌相抵之时,他意外地发现,这孩子竟有三股截然不同的真气在不停流转。

其中一道真气最弱,乃是排云掌劲,可能因修练的时日尚短。

另一道真气则甚为深厚,显知习练了不少时日,这道真气还隐隐渗着一股柔和,属于很正宗的内家真气。

至于第三道,则令雄霸最为吃惊,这一道真气习练的日子相信较那道深厚真气稍短,大约差距一年左右,然而这道真气,却是步惊云体内最强劲的真气!

雄霸也不知怎样形容这道真气,这道真气竟然明显地带着一种悲痛的感觉,俨如在步惊云体内置着千石火葯,一触即发,力量难测。

秦霜心想步惊云的武功不出一年便会超越他,雄霸却认为,这孩子的武功早已超越了他的大弟子秦霜。

究竟为何步惊云真气中竟会扬溢一股绞心悲痛?雄霸并没有问步惊云,他只是装作若无其事,继续向其传授下去。

只有步惊云心中自知,那股深厚正宗的真气,乃是霍家独门内功,因为霍家的剑法向以救世助人为已任,无论在内功和剑法上都很柔和。

而那股悲痛的真气,却是源于他偷学自黑衣叔叔的那招“悲痛莫名”!

他早已把“悲痛莫名”的剑法、剑诀、剑意与自己内心的悲痛融会贯通,化为已用,却未想到这招除了威力骇人外,每次当他暗中习练“悲痛莫名”时,体内居然会自生一股悲痛的真气,而这股悲痛的真气亦随着他不断的苦练此招剑法而与日俱增,黑衣叔叔所创的剑法果真深不可测!

雄霸不追问步惊云,皆因他太明白,无论怎样问也不会得知答案,何况某些人总有一些不想重提的过去,他只欣赏步惊云的“冷”,他只欣赏他姓名中“惊云”二字,其他的已不用管,只要此子归顺自己,为自己奔走买命,便已达到他收其为徒的主要目的。

至于他体内的神秘真气,对于雄霸来说,再多一道他更欢迎!因为他可以更快把步惊云封为主帅,立即四出为他南征北讨,去打铁桶江山,何乐而不为?

故此,当上雄霸弟子不及四月,步惊云已连连奉命出征,每次皆凯旋而归。

亦因如此,这次他终被任命攻打弥隐寺两里外的一个山寨,报捷之后,步惊云乘着门下仍未动身回天下会之前,抽此空隙造访不虚大师,以完成霍烈死前的最后心愿。

真是生不逢时,若非为报仇而入天下会,又岂会沦为江湖仇杀的工具?

步惊云正自出神,忽地背后传来一个战战兢兢的声音道:“施主……”原来是适才那个向不虚报信的小和尚。

凭声辨位,步惊云知道他站得很远,看来这小和尚真的很害怕与自己接近,也许是适才被自己的冷眼冷面吓慌了!故步惊云并没回头,吓慌这个小和尚实非他所愿。

只是小和尚看来并不明白他的好意,他不回头,他更慌了,十分艰难才可张口:“施主,不虚……大师……有……请!”

黑与白两个极端,倘若混在一起,究竟有什么后果?

死神与修道高僧,若然共对,有的会是斗争、谅解、还是势成宿敌的无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神魔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惊世少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