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少年》

第07章 请你记得我

作者:马荣成

“孩子,这些霍家剑法,你全都熟习了吗?”

“……”

“很好,真是一个聪颖的孩子!”

“……”

“我希望你能把这些剑法铭记于心”

“……”

“那是因为我很自私,只要你能记住这些剑法,便会记得是谁教你的。”

“……”

“但愿你一生都不会忘记我这个不是父亲的父亲。”

“……”

“这个微不足道的心愿,你……会成全我吗?”

“……”

“谢谢你!孩子,那请你记得我,永远记得我……这张脸!”

红尘仆仆,活着万千众生。

有些人出类拔萃,有些人庸碌无奇,有些人孤苦伶仃,有些人坐享祖荫。

各式各样的人,尽皆充斥于这个红尘之中。

故若数红尘,众生何止千万?

茫茫人海,漫漫岁月,两个素不相识的人能够在一点地方遇上,当中要经过多少机缘?多少巧合?

然而,亦因为红尘内有太多众生,于是也常有许多极尽匪夷所思、不可能的事情发生!

就像步惊云,他正遇上一个他绝不可能再遇上的人。

这个人竟然就是他死去多时的继父——

霍步天!

脸,如今就在步惊云眼前咫尺!

他可以把这张脸看得清清楚楚,就连每根须髯亦无所遁形。

不!

不是霍步天!

眼前的人绝不是霍步天,步惊云可以肯定。

他只是和霍步天长得几近一模一样,但却不是霍步天!

最明显的差别,在于他的那双眼睛。霍步天的目光永远都散发着一股柔和,此人的目光却猛如烈火。

可是,这个和霍步天长得几乎一样的男人到底是谁?

他到底是谁?

步惊云定定的看着此名汉子,此名汉子也定定的回望他。

他可以从这汉子的眼神中瞧出,此人似乎是认识他的。

也许不单认识,且还十分熟悉。

两人这一凝望,其实仅在一息之间,接着,周遭蓦地响起阵阵的惨叫声。

此名汉子这才如梦初醒,急忙环顾左右,可惜已经太迟了……

黝黑迂回的地下长廊,恍如一条通往地狱的甬道。

长廊两边的墙壁,每隔两丈方有一盏油灯,当中可有含辛莫辩的冤魂?

不错!这真的是一条地狱甬道!

因为甬通的尽头,是一个满布惨死冤魂的地方——天牢!

天牢并非在天,反而深入地底。

此地是天下会囚禁重犯的牢狱,进去的重犯得三条路。

一是被囚终老,一是被折磨至死,一是被处决。

此刻,静如深渊的天牢长廊,赫然响起了寥寥的脚步声。

这些脚步声慢而沉重,俨如死神将要降临的前奏。

守在天牢外的百名守卫随即警觉,此处鲜有来客到访,此脚步声到底属谁?

他们很快便得到答案,在阴暗的长廊阶梯之上,正缓缓步下一条黑影。

这班门下经年累月于天牢守卫,早已习惯黑暗,但这条人影身上似乎散发着一股无从想象的黯黑气度,黑得盖过了周遭的所有黑暗,他们一时之间竟瞧不清来者是谁。

此人似已与黑暗融为一体……

不!不应说融为一体,应该说,他根本就是黑暗与死亡的化身!

来人冉冉从黑暗中步近,守卫们终于看见他手上拿着的通行令牌,和他那张苍白得接近无情的脸。

果然是黑暗与死亡的化身!他正是蜚声天下会的不哭死神——步惊云!

守卫忙不迭把步惊云带进天牢,穿过关隘,只见天牢之内残破不堪,满目颓垣败瓦,阴冷冰寒,活人简直难以在此生存多久。

牢内共有廿一道铁门,其中十九道敞开,空无一人,可推知内里的囚犯早已死光。

这些年来,雄霸盲目铲除异已,枉死的人实在太多;这班囚犯,想必也是雄霸的对头吧?

他们在此被囚被坑被害被杀,死后会否含恨?会否轮回?会否再生?

还是始终和步惊云一样——

冤魂不息,矢志复仇?

偌大的天牢内,仅得两道铁门依然深锁。

步惊云今日只需想进入一道铁门,他惟愿能见一个他绝不相信会再见的人,至于另外一道门囚着的是雄霸那个仇家,他没有兴趣知道,也无法知道。

守卫长为其中一道松锁,恭敬得带着几分阿谀奉承,涎着脸道:“云少爷,请。”

他称呼其为云少爷,只因打从今日开始,步惊云已贵为雄霸的第二入室弟子,正式入住风云阁。雄霸下令,谁都不可直呼其徒步惊云,否则格杀勿论。

可想而知,雄霸对此子如何器重。

大家都对这快不哭不笑的木头极度艳羡,每个人都把“渴望成名”四字写在脸上。

当然,在旁观者看来,以一个年仅十三的少年,能成为一代枭雄雄霸的入室弟子,前途真是无可限量。

一夜之间,所有人都认为,步惊云陡地拥有得太多,太多……

然而,他所失去的呢?

他的童年,他的继父,他的希望,他心中的“灯”……

大家又能否为他一一算清?

他但愿自己从没得到眼前这些,也从没失去以往那些。

如果可以重活一次,宁愿一切都没发生……

不过,纵然已成为雄霸的入室弟子,步惊云仍未获授排云掌,皆因昨夜来了八名蒙面刺客行刺帮主,虽然天下会于瞬间稳操大局,五名刺客当场被杀,余下三名被擒,更被囚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天牢之中……

此事却令雄霸倍添事忙,忙于重新调配天下会的守卫。以求得出更佳的防卫措施,故一时间亦无暇兼顾步惊云。

而且在此当儿,雄霸更授以令牌,嘱咐这个新收的徒儿前来拷问余下的三名刺客,瞧瞧他们有否其余党羽。

这正恰如步惊云所愿,因在三名刺客之中,有一名正是那个与霍步天长得一模一样的汉子。

他也很想知道这名刺客究竟是谁?

“轧”的一声,厚实的铁门一推而开,步惊云徐徐步进,冷冷的眼睛在阴暗中炯炯放光,只见陋室一角,匍匐着三团黑影。

他侧脸斜瞥身后的守卫长,俨如死神下令,守卫长旋即会意,笑道:“属下这就告退。”

言罢躬身而退,顺手掩上铁门。

室内实在过于昏暗,步惊云取出火摺子燃着墙上一盏油灯,室内登时一亮。

一看之下,但见三人手脚同被沉重的铁链紧扣。其中一男年约十七,另一男年廿许,最后一人,固然就是步惊云所要见的那名汉子。

三人浑身伤痕,显然早被严刑拷问了不知凡几,此际见灯火一亮,精神本来为之一振,岂料眼前突又一黑。

却原来并非灯光再次熄灭,只是他们触目所见,这次进来的并非一般门下,而是一个外表异常冰冷的黑衣少年。

那一身的黑,黑得就如他自己心内的那个寂寞深渊。

一个永远都无法填满、永远也无法得到谅解的寂寞深渊。

那名年纪最幼的刺客一脸悍然,勃然骂道:“呸!走狗!别要再来逼问我们了,我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同党!”

那个与霍步天一模一样的汉子甫见步惊云,却说出一句他做梦也没想过的说话。

只听他平静的道:“惊觉,是你?”

惊觉?

惊觉?

惊觉?

这两个字简直势如重锤,一字一字,狠狠轰进步惊云的耳内,叫他向来冷静的身子不禁猝然一震。

惊觉……

已经多久没有人如此唤他了?这个由霍步天为他亲自起取的名字已然隐没三年,霍惊觉这个人亦已消失三年,谁料今日又得以“重见天日”!

此汉子不单外貌与霍步天异常相似,就连声音也如出一脉。“惊觉”二字,仿佛蕴含无限亲切,不断在步惊云耳边游走飘荡,缠绕不走。

可是,霍家早已灭门,这世上怎会有人知道他唤作“惊觉”?

那汉子仍然牢牢的看着步惊云,看来也察觉到这孩子异常的反应,汉子双目竟尔渐渐濡湿起来,道:“我果然没有猜错,你真的是——惊觉!”

步惊云定定站着,久久不动,全因眼前发生的事太不可能,在末弄清楚如何应付之前,他惟有冷静卓立。

但汉子已急不可待举起紧系铁链的手,解开头上的冠,从发冠中取出一样东西。

一纸残旧不堪的信,信上写着的收信人,赫然是——“霍烈吾弟”!

“烈弟:禁宫统领的生活如何?为兄甚念。八月乃为兄大寿之期,你我手足不见六年,何不趁此良机开伦相聚?可还记得为兄一直来信提及的三子惊觉?此子生性虽僻,但本质非坏,且我长、次二子悟觉与桐觉尽皆不才,独此子天赋奇禀,已尽得霍家剑法真传,他日定能把霍家剑法发扬光大。故为兄早预于寿宴之上,向所有亲朋宣布,惊觉,将会是霍家庄未来的继承人。愿烈弟是夜能出席共证。兄步天草”

烈弟?

步惊云小心翼翼地把这名汉子给他的短信阅罢,信上的确是霍步天的笔迹,他那双素是稳定非常的手亦难禁微微颤抖起来。

原来此人是霍步天的胞弟霍烈,怎么不曾听他提及片言只语?

霍烈道:“自我剑艺有成以来,便在禁宫担当统领一职,由于事关机密,故鲜与亲友往来,大哥亦不便将我之事过于张扬。但我兄弟俩仍时有通信,大哥一直在信中不断提及你。他说,惊觉虽然外表冰冷一点,其实内里并非如此。他说你是一个很懂事的孩子……”

他说,他说,他说……

念及霍步天生前的一言一语,霍烈霎时有点哽咽,难以再说下去。

步惊云的心却一寸寸的向下直沉。

天!霍步天竟然预备把继承权传给他!

难怪他要步惊云于寿宴当晚穿得像样一点。

这个不是父亲的父亲,别具慧眼,早已为他这个“步家子”的前途好好铺路!

可惜,尽管霍步天如何费尽心血,如何努力为步惊云铺路……

一夜之间,一场灭门大火便把他所有心血和路焚为一体,化为步惊云一生也走不完的——-血路!

血路茫茫,漫无终点。

得步惊云独自一人孤身上路。

但他还是感到,自己多年来的忍辱负重完全值得。

一切一切,都是为了报霍步天的知遇之恩。

霍烈本以为步惊云在忆念霍步天时准会泪盈于睫,谁知此子除了适才在细阅其兄弟手笔时,双手微微颤抖外,跟着便似对一切无动于衷,心想其兄所言非虚,此子果真冷得出奇,为了打破此间沉默,于是便指了指身畔两名男儿,道:“他俩是我的儿子继潜和幼子继念。”

霍烈道:“大寿当晚,我携同两个儿子一起赴会,殊不知到达时已经太迟,霍家庄早沦为一片火海……”是的,一切都迟了。

步惊云知道,因为那时他已被黑衣叔叔所救。

时间永远就是这样弄人,倘若霍烈来得及时,恐怕他已成为今次行刺雄霸的刺客之一,而不会成为雄霸的弟子。

刺客与弟子,两种迥异不同的身份,简直就是时间的最大讽刺。

有时仅差那么一时三刻,便能制造毕生遗憾,步惊云最是清楚不过。

他一生都不会忘记,就在他决将可以唤霍步天一声爹之际,就只差那么一丁儿时间,霍步天便已不能听见任何声音了。

而这遗憾将永远无法得到补偿。

一切都只因为时间。

霍烈续道:“后来,几经艰辛,才得悉雄霸干的好事,然碍于自己势孤力弱,未能即时报仇;直至今年,我有缘遇上数名也曾遭天下会逼害而誓杀雄霸之士,终在昨夜连同我两个儿子,一行八人前来刺杀雄霸,孰料……唉……”说到这里,霍烈不由得长叹一声,瞥了步惊云一眼,发现此子麻木如旧,遂问:“孩子,我真的想不到你居然还能幸免,你怎会当上雄霸之徒?”

步惊云双目一片茫然,他平素已不喜言语,此番曲折该从何说起?

但此时霍烈幼子继念抢着道:“嘿,依我看当然大有因由,也许只因他贪恋虚名。”言罢面露自以为是之色。

步惊云听后竟毫无反应。

在旁一直不语的长子继潜插嘴劝阻:“二弟,别要妄下断语,我看惊觉并非这样的人。”

继念鄙夷道:“嘿,说到底,他并非真的姓霍,伯父的死与他何干?试问谁不希望成为当世枭雄之徒?否则他也不会再唤回步惊云了,这足以证明他早把伯父养育之恩忘得一干二净。”

霍烈痛心儿子出口伤人,轻叱:“念儿,别太刻薄,你伯父的眼光绝对不会错。”继念见其父责备,即时噤声。

霍念正面凝视步惊云,一字一字问:“孩子,你加入天下会,是为大哥报仇?”

甫闻“报仇”二字,步惊云才真正有所反应,徐徐回望霍烈,漆黑的眼珠闪过一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请你记得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惊世少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