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无名》

第1节

作者:马荣成

天下会,仿佛是一切情愁恨怨的“终站”。

步惊云聂风,孔慈断浪,一千人等经过无数兜兜转转、曲曲折折、寻寻觅觅、凶凶险险,到了最后最后,还不是要回来这个地方?

天下会,又仿佛是一个——墓。

所有痴情儿女的墓。

因为天下会是一个只许斗争、不容有情的地方。

无论是男是女,于天下会内生情,就如同自掘坟墓。

如今,便有四名男女,正一步一步再次接近这个痴情坟墓。

这四名男女是——

断浪。

孔慈。

聂风。

与及自身原是坟墓、已不用再畏惧任何坟墓的——死神步惊云!

是的!步惊云确像是一座坟墓!

这是聂风与他一同赶路数天后的感觉!

日夜兼程,已经赶了五日五夜,距离天下会还有三天的路程,聂风用心一算,纵使三日后回到天下会,还有充裕时间以解葯救回幽若,总算暂时放下心头大石。

一直昏迷的孔慈,却仍没在马车内苏醒过来,而中了蓉婆“失心渡”的断浪,还是呆若木鸡,然而聂风并没为二人担忧。

他曾仔细探视孔慈经脉,知道她并无大碍,她迄今犹不醒人事,或许全在她的脑海多年来皆惯于与黑瞳的精神并存,目下黑瞳复仇的精神已离她而去,她需要一段日子休养生息,所以苏醒是迟早的事。

至于断浪,更是不用操心,蓉婆曾对聂风提及,失心渡只会维持一个月,一个月后,断浪就会安然无恙。

反而,聂风最担忧的……

是步惊云!

步惊云已经五天没有张口与他说话了。

骤眼看去,他真的己成为一座令人无限畏惧、不敢接近的——坟墓!

从前,聂风也曾尝过与步惊云一起上路的滋味,步惊云尽管冰冷,惟在聂风三番四次、“苦心经营”地逗他说话之下,他亦会爱理不理地、微微作出一些简单回应。

毕竟,死神虽然看来冷酷,但对聂风,总像暗暗流露着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步惊云对他惺惺相惜,可能只聂风身上,有一些他永远也不会有的东西——那种令人看上去感到无限温暖的笑容。

和聂风的眼泪。

可是,在这五天日以继夜的赶路途中,步惊云却一反常态,无论聂风如何千方百计、出尽“九牛二虎之力”逗他说话,他居然连平素最简单的回答也欠奉!

他仅是直视着前方,直视着回天下会的茫茫前路,神情如同铁铸,五日来也没有变换表情。

是什么令本已沉默的他更趋沉默?

是什么令本已像死人的他更变本加厉,进而像一个坟墓,心的坟墓?

聂风暗暗推详,发觉自从黑瞳终于得偿生平夙愿、雪尽如山血债之后,步惊云便已开始如此,难道……

眼前这个他从不知道其身世、从不知道其出处、从不知道他为何成为难霸弟子的云师兄,他如迷般的背后,也有一段不为人知像黑瞳那样深仇血恨?

故此他这数天才会暗有所感的,把自己葬在自己心里的坟墓?

再不想再与任何人说半句话,那管是聂风……

聂风自想,便愈是不敢再想下去,他其实早已感到怀疑,在西湖那一次步惊云由阿铁回复死神的身后,雄霸本认为他已死去多时,步惊云其实不用回去受雄霸的劳役,他为何毫不考虑,便再次踏上回天下会的漫漫征途?

更何况,似步惊云一个如此桀骜难驯,冰冷不屈的死神,亦绝不应会驯服于雄霸之下,甘心当雄霸的二弟子,为其效命,步惊云总是忙着赶回天下,那在天下会内,是否……

有一些他很想得到的东西,例如……

仇人的头颅?

想到这里,聂风不由打了一个寒颤,徐徐回望正于他身畔策马的步惊云。

如果步惊云真如聂风假设,是为了一段深仇,才会回到天下的话,那未,步惊云这个男死神,便较黑瞳那个女死神,倍为可怕……

黑瞳纵然仇深似海,她的人却其实早已死了,不死的,只有她永不熄灭的复仇火焰,然而,步惊云还没有死,他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活人!

任他拥有不哭死神那个令人惧怕外号,任他曾拥有摩诃无量的盖世无敌,始终……

他也只不过是——一个人!

人有人的弱点,人有人的痛苦,人的心时会有内伤,如果他真的背负血仇,却又能不向任何人泄瞩,默默背负其复仇使命,那未,他的心所承受的悲痛,肯定比黑瞳更甚!

至少,黑瞳还有她的主人、雪达魔与及魔娘,会明白她的痛苦。

能够默默承担所有人留给他的痛苦,到头来仍是城府极深、不动声息、不哼一声的,那这个人,必需具备钢铁一般坚定的心、不能不报的仇,这个人确实相当可怕……

可敬!

与可怜!

甚至比老父失踪、娘亲弃他而去的聂风,更可怜!

聂风已不忍再想下去!也不想再忖恻步惊云的过去与及将来的莫恻动机!

步惊云至今既然不想说话,聂风也不想再騒扰他!二人就这样默默的驱策着马车前行,一路之上亦再没任何交谈。

直至……

直至黄昏,当二人的马车飞驰至一条清澈的小河边时,步惊云突然勒马!

聂风一怔,不明白步惊云何以速地勒马,唯有也一同勒马!

他愣愣问:“云……师兄,我们还要走一段不短路程才能投栈,你为何不走了?”

步惊云并没作声,只是静静盯着清澈的河水,眉头深皱,似是有所发现。

聂风不期然顺着他的目光瞧去,却见河面并无异样,不禁又问:“云师兄,你在看些什么?”

这一次,一直不但说话的步惊云终于张口,吐出一句令聂风极度莫名其妙的活,但听他缓缓道:“我,在看——”

“水的感觉!”

水的感觉?

连水,也会有感觉?

聂风闻言当场失笑,心想他这个云师兄定是闷得发慌了,居然说水有感觉,惟不消刹那,聂风再也笑不出来,缘于此时……

就连他也感到,河水之中,有一股特别的感觉幽幽传来!

那是一股很特殊的感觉,一股似有似无、疑幻疑真的高手感觉!

神话感觉!

神有神的感觉,魔有魔的感觉,在聂风与步惊云所遇的神魔之中,都给人一种霸道无匹,唯我独尊的盖世感觉。

然而,此刻从水里散发而出的感觉,却恍如一个神话传奇一般,虽绝顶而不霸,虽豪情而不烈,一切恰如其分,不温不火,淡然,完美,一如神话。

神话,本就不是真正的存在。

神话,本就因世人的渴望与景仰而生……

但,河水原是清澈见底,一眼便能看出河下并无任何人或别物,甚至亦无鱼虾,感觉何来?惟聂风不愧是聂风!他很快便明白过来,河内虽空无一人一物,那股神话般的感觉却是真的存在,因为那是一股——残留下来的气息!

习武的人大都明白,不同的人,身上都蕴含不同的“气”、不同的感觉,尤其是内力深湛的高手,他们的“气”更是无法掩藏。

不过,亦有一些鲜为人知的事,便是不仅人有人“气”,就连世上的一草一木、一石一花、一水一潭,亦有它们独特的“气”。

故此,若一个拥有“神话”级气势的人路经这条小河,更曾于河边洗脸的话,那么,河水的气,便会拥有神话的气,甚至在此人离去之后,仍历久不散。

可见此人气势之无两,功力何深不可测!

当然!寻常人家,又怎会瞧出河水留有特殊感觉!纵是一等一的武林高手,亦未必能一眼看出留在河水内的气息,但,超级高手使不同了!

步惊云与聂风已能看出残留在河内的神话感觉,是否表示,他俩,已是超级高手?

神魔一般的超级高手?

也许是的!尽管步惊云与聂风在对付紫衣老大时大耗元气,如今仅各余半成的摩诃无量,惟半成摩诃无毕竟仍是摩诃无量,毕竟仍是只应神魔拥有的超级力量!

故此,步惊云与聂风能发觉那股似有似无的神话感觉,原亦不足为奇,最奇的是,正当二人思忖之间,平静的河面……

骤起奇变!

蓦听“蓬”的一声!平静的河面霍地暴起一道尺粗水柱,如剑朝天激射,直射上三丈高的半空,方才复再“碰”的一声,如烟花一般爆开、飞散、淹灭,好个一时之奇观!

好精彩!如果那个人只是于河边洗脸,即又能把自己的气息留于河水之内,待上若干时候,河水内的气息竟会化为实质的力量,宛如山洪暴发,这个可能曾在河边洗脸的人,想必是一个——神话一般精彩的绝世高手。

然而,这个神话般的高手,何以故意在河内留下会突然爆发的力量?此人究竟有何目的?是否……

他故意以此惊人气势,警告所有已注意或想找他的人,快快收手,绕道而行,别再近他半步,别再阻他归隐,否则……?

刚才留在河内的神话感觉,其实只是一种——温柔警告?

聂风看着逐渐回归平静的河水,不由惊叹道:“云师兄,虽然我们还有三天路程便会回到天下,但,如我们不绕路而行的话,相信在这三天的路程之中,一定还会遇上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这三天的路途,一定不会寂寞了……”

步惊云闻言,依旧木无反应,倏地,他手中马鞭一拍,便已再次策马起行!

聂风唯有也挥动马鞭起行,惟其脸上,却不期然泛起一丝会心微笑。

只因为,步惊云此刻策马所行的路,并没有绕道!

是他害怕路途寂寞?故才会刻意不改道?们要赴上一场热闹?还是因为,他从不因为任何人、任何事而改变——自己的路?

纵使明明知道是错,他还是会一意孤行的走自己决定的路?

一直的错下去……聂风当然不会了解,步惊云此刻的心究竟在盘算什么!

只有步惊云自己知道,他不绕道而行,全因为他很想再见一个人,一个他已没见多年的人,一个他很想再见的人——黑衣叔叔!

黑衣叔叔,是当年仅得十岁的步惊云,毕生首次遇见最强的一个超级高手!也是最令步惊云猜不透、也下知其过去的高手!

黑衣叔叔的超级风范,与及他的谜样功力,绝对与黑瞳主人那种过于“明目张胆”的无敌功力背道而驰,他,永远含蓄、内敛、沧桑、沉默,永远像一个哀伤的神话,一个早已在江湖淹没、却又不死的神话……

适才,也是那股淹于河内的神话感觉,令对任何大小事默不关心的步惊云倏然顿足,因为那种泰山崩于前也不为所惊所动的感觉,他实在太熟悉了,他肯定河内那股感觉,确是黑衣叔叔留下!

也只有他,才配称为神话!也只有他,才会在不哭死神的心内,留下无法磨灭的深刻印象!如果当年不是因为他与步惊云复仇路上各持己见,到后来各走各路,相信今天,他已是步惊云最敬佩、最口服心服的——恩师!

然而无论二人能否成为师徒,他,仍是步惊云今生今世……

最敬重的一个人!

他很想再见他,他很想告诉他,当年矢志要独自报仇的霍家最后一名幼子——霍惊觉,还没有死!

他要黑衣叔叔知道他还没有死,并非要向他炫耀自己当年矢志复仇的信念绝对正确,而是……

他想他安心!

他知道以黑衣叔叔的性情,当年尽管让步惊云自行离去,也一定会为他将要面对的遭遇而耿耿不安。

所以,他只想尽快再见他,让黑衣叔叔看见当年冥顽不灵的步惊觉……

如今己平安长大成人。

可惜的是,黑衣叔叔的行踪,仍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步惊云与聂风尽管并没绕道而行,唯一路之上,却再无任何不可思议的发现。

聂风但见步惊云横冷的一字眉几已皱为一团,神情虽仍冰冷如昔,惟目光之中,竟似有点焦躁,不禁奇道:“云师兄,我总感到……一路之上,你像在寻找一些什么对你异常重要的物事似的,你,到底在找寻什么?”

步惊云并没即时回应,良久,方才缓缓答道:“我,”

“在找一个——”

“神话。”

“一个——”

“传奇。”

神话?传奇?聂风一脸惑然!步惊云今日怎地总是神秘兮兮似的?总是话中有话?令他也摸不着头脑?

惟一值得庆幸的是,此刻步惊云所说的话,却是聂风至今所听的“步惊云语录”当中,最接近人的一句“人”话。

皆因步惊云向来说话,语调都是冷冷的,惟此刻步惊云的语调,有生以来第一次听来并不冰冷,且还有点若有所失似的,可以说是有点“人”味,就像他已失去了一个他仅存在世、唯一一个至爱亲人的踪影……

谁是连不哭死神步惊云也要念念不忘的亲人?

恩人?

聂风向来都不清楚步惊云在未加入天下会前的过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再见无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