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无名》

第10节

作者:马荣成

更可怕的是,剑圣落到地上的那滴眼泪,赫然被他紧紧盯得急速蒸发,顷刻化为一缕白烟!他的目光流转,狠狠落到英雄双剑之上,双目崭露一股毁灭性的可怕凶光,杀意毕露,他高呼:“好!英雄剑,既然你俩这么清高,这么宁碎不屈,誓死也不让本剑圣得到你们!那,本剑圣也不会让任何人得到你们!”

“我已不想再见你们,在受你们的侮辱!最乾脆的方法,就是——”

“把你们彻底毁灭!”

羞怒填胸!剑圣一发不可收拾,再难自己,他猛地举起自己的无双剑,便往英雄双剑斩去,他要毁剑!

惟就在无双剑已劈至英雄双剑两尺之内时,两柄英雄剑赫然“嗡嗡”作响!似在哀鸣!

剑圣见状大喜,他狂笑:“哈哈!英雄剑,你们终于害怕我了?你们终于肯屈膝哀求我了?你们终于知道我是天下无敌了吧?哈哈哈哈……”

剑圣一面笑,手中无双剑的劈势却未止,无论剑在哀求他与否,他已决定毁剑!

然而,就在千钧一发之间,“波”的壹声!剑圣的剑却霍地顿止了!

他顿剑,只因为,他心头遽地升起一股很怪异的感觉!

他感到,有两股很可怕的感觉至正向剑峰逼近!是的!他肯定自己没错!这两股令他这个剑圣也感到可怕的感觉!

同一时间,英雄双剑又再度“嗡嗡”作响!

剑圣似受到极端震憾:“什……么?原来你俩剑鸣,非为我乞求,而是在呼唤你俩的主人?难道……?”

“正逼近剑峰的两股可怕感觉,便是你俩不惜等了千百年寂寞岁月的主人?”

“但,为何这两股可怕的感觉当中,有一股感觉极不稳定?就像连他自己也不愿拥有这股可怕的感觉?”

“呵呵!很好!那本剑圣更想看看,到底英雄双剑渴求的主人会是什么样子?还有那股极不稳定、连自己也不想拥有的可怕感觉,究竟发自——何方神圣身上?”

剑圣并不用等候多久!就在他沉吟之间,他身后遽地已响起两阵破风之声……

有人来了!

是英雄剑等待的主人来了?

不!剑圣不需回首,以其盖世修为,已立时知道来者并非英雄剑的主人!

尽管他身后的来者所散发的剑气,已是一等一的剑手,但,若论英雄,他们还不配!

剑圣头也不回,也没看来人一眼,已独自冷笑:“你们虽已是一流剑手,但还不佩上剑峰!”

“以你们这样的废物也不配浪费本剑圣的时间!”

“给我——”

“滚!”

最后的一个“滚”字乍出,剑圣仍没有回首看身后的人,却霍地把手中的无双剑往地上一插,“铮”的一声!无双剑入地后登时把地上无数野草震飞,俨如万剑穿心一般直朝身后俩然劲刺过去!

无双未出,已把无数长草幻化为剑,万物皆剑,好匪夷所思的剑道修为!

这就是剑圣自五岁练剑,练至四十二岁所凝聚的盖世功力!

他真的人如其剑,是一柄举世无双的——剑!

这边厢,应雄、英名及小瑜三人刚好攀上剑峰之巅,第一眼,他们便看见剑峰的入口,立了一块墓碑,上刻“大剑师之墓”五个大字,显见此墓是后来上山求剑的剑手们不忍见大剑师暴师荒山,把他安葬于此!

第二眼,应雄、英名、小瑜便看见……

一道滔天血浪!

是比他们三人更快上山的剑龙剑虎所喷发的滔天血浪!

天啊!

当应雄、英名及小瑜定睛一看究竟之时,他们才发觉,此刻的剑龙剑虎,浑身赫然给无数毕直如剑的利草穿过,草尖从他们的身躯正面刺入,再由背门刺出,早已把二人刺为两头刺猬,血淋淋的相当骇人!

想不到以剑龙剑虎如此一流的剑手,亦在闪电之间中“剑”,他们唯一可干的,便是鼓尽宝力以手上的金色龙剑及银色虎剑挡着自己的心坎要害,饶是如此,他俩手中的龙剑虎剑亦给长草震断,但总算没让至命的长草刺进心坎,自救一命,惟亦已伤重倒在地上,寸分难动!

是谁有此惊天动地剑艺?可以差点把剑龙剑虎这两个一流剑手击杀于股掌之间?又是谁如此心狠手辣,动不动便剑出无情?

是他!

应雄、英名与小瑜的目光终于落在一个正站在英雄剑畔的魁梧身影之上!他们三个,已来不及欣赏、赞叹英雄剑如何盖世,因为此刻那个站在英雄剑畔的人,尽管仍没回首看自己伤了什么人,却已开始以其低沉而威严无比的声音,道:“废物!”

“听你俩适才剑抵挡我以草所化的剑势声中,我已听出你俩所用的剑一柄刻龙,一柄雕虎,你们就是最近冒起的剑手——龙虎双剑,是不是?”

好利害!他头也不回,单是听声,已可听出剑的形状,可知他这数十年的生命对剑何等痴迷?何等了解?

“嘿嘿!不过你们的剑尽管龙刻虎,尽管价值连城又如何?就让我教你们,剑,并不是用来‘看’的,剑,只用来——‘战’!”

“用剑作为自己身份地位的装饰,实在是一件——自毁行为!”

那剑龙剑虎虽受重创,倒在地上难以动弹,惟神智仍然清醒,骤听此语,不由双双面现愧色,可惜二人咽喉左侧,俱已被利草划伤,此时若一说话,咽喉势必血如泉涌,实是有口难言。

此时,仍是背向众人的剑圣,猝地双耳一动,似有所觉,但听他又续说下去:“老夫所等的人亦已来了!”

“好!就让老夫看个清楚,到底英雄剑所等的主人如何英雄盖世?”

“到底是——何方神圣?”

此语一出,剑圣猝地回过头来,定定的瞪着应雄、英名及小瑜!不,应该说,他的目光,只落在应雄及英名身上!

礼尚往来,应雄也老实不客气回望剑圣!只有英名,目光依旧低沉而不显眼!

“是……你?”剑圣的目光又再次收紧,只全神落在应雄身上!

应雄眼见这个闪电间便杀败龙虎双剑的高手一脸敌意的瞪着自己,并未感到害怕,他从不害怕,也许,这正是他的缺点!因为这缺点会令他经常陷于生死危险的边缘,他淡淡的反问剑圣:“你,认识我?”

剑圣冷笑:“我当然认识你,纵然我没见过你,但你在你娘肚内的时候,已能散发一股皇者剑气,这样独特的对手,我怎会不记得你?”

对!当年应雄在慕夫人肚内的时候,剑圣已能感应到他天生的皇者剑气,如今应雄已在眼前,剑圣不用多看,只稍一感觉,已知道他是谁了!

而应雄等人虽见眼前强者一击杀败龙虎双剑的惊世修为,却并未知他是谁,惟是剑圣此语一出,应雄亦立即猜得眼前的人是谁了;饶是他处变不惊,还是无比震异的道:“你,就是那个约我十九岁时决战的——”

“剑?圣?”

“不错!”剑圣爽快的答!他的目光仍是紧紧盯着应雄,更早已把低沉的英名漠视不理,他此刻的双目之中战意骤升,且还一面暴喝:“小子!本剑圣已等的不耐烦了!既然你已上剑峰遇上我,而适才的英雄剑又在呼唤主人,想必你如今的修为已经不浅!我俩,不如就在这个寒山之巅,这个夜晚——”

“决!”

“一!”

“死!”

“战!”

“吧!”

决一死战?

万料不到,剑圣说战便战,完全不等,完全不考虑应雄年方十六,完全不考虑以大欺小这回事!他如斯直截了当,只因他已被应雄身上的皇者剑气挑起了不能再忍的旺盛战意!

应雄未及回应,剑圣的无双剑已剑光乍起!

他,这一次没再以草为剑!

他真的出剑了!

插在地上的无双剑已铮然拔地而起!

剑有许多种!

不过“它”,却是最不受大多数剑手欢迎的那一种!

皆因“它”虽是一柄极强的剑,也是一柄极霸、极凶、极恶、极难驾御的剑!

包何况,“它”更握在一个所有武林群雄都极度忌惮、为剑可以不惜干任何不正常事的疯狂剑客——剑圣手上!

剑圣此刻双目的战意如狂,他的无双剑亦剑如人狂,虽并没握在主人手中,惟已给剑圣的强横真气牵引,从剑圣身后拔地而起,人剑互狂,电光火石间,无双剑已在剑圣隔空带动之下,势如“一”道惊世长虹般直朝应雄劲射而去!

是——

“剑一”!

江湖盛传,剑圣的剑艺已臻至当今武林所有剑手的巅峰,更是前无古人,虽未能肯定会否“后有来者”,目下却已剑霸无敌,其所悟的圣灵剑法以“剑”字配合数目顺排,每招皆各有特色及其独特利害之处,由剑一至剑二十一,竟合共二十一圣剑之多!

此刻他所使的虽是圣灵剑法的第一剑“剑一”,但却简单直接,这一剑剑势不单快、劲、狠、绝,更蕴含一股叫人惊心动魄的压逼力,就在这一剑方圆五丈之内,所有树木的树皮均给其无形剑气切割得“体无完肤”,树屑漫天翻飞,一时蔚为奇观!

然而,被“剑一”直刺的应雄,尽管为剑圣说战便战,不顾一切的性格感到微微讶异,却并没有被这惊天动地招势所摄,仍旧镇定如常!

这怎么可能?剑圣这式“剑一”,即使是已伤倒地上的剑龙剑虎未有受伤,也没把握抵挡,因为尽管他们是一流剑手,适才亦已在剑圣未使圣灵剑法前重伤,更何况剑圣如今所使的是其拿手好戏的圣灵第一剑?杀伤力更是非同凡响!

伤重难言的剑龙剑虎亦不约而同认为,应雄的镇定根本全不可能!他不是因为自视过高,便是过于愚昧,完全不懂剑圣“剑一”的利害!

甚至小瑜亦为漫天给“剑一”切割的树屑而花容失色,她惊呼:“应雄……表哥!你……快避……”

可是应雄却对小瑜的惊呼置若罔闻,嘴角仅泛起一丝漫不经意的浅笑,那丝经常在他脸上出现的浅笑,事实上,剑圣出剑甚至比闪电还快,要避,也不是一件易事!

劲招临门!应雄何以只是泛起一丝浅笑?剑龙剑虎及小瑜均无法明白,只有被剑圣忽略了的英名,看来却明白其中原因,尽管他仍一贯木无表情,他的眼睛,也隐隐流露一丝佩服应雄之色!

他何以会佩服应雄?

那只因为,从应雄的眼神之中,他已看出他将要干一件极度惊人的事!

他佩服他的胆识!

应雄,他不但对剑圣的“剑一”不闪不避,突如其来地,他还以一个相当匪夷所思的方法破此夺命一招!

就在剑圣的无双剑已劲射至其跟前咫尺之间,应雄,赫然将自己的咽喉向无双剑的剑锋送去!

天啊!他竟引颈挡剑!

他在找死!

骤见应雄以颈挡剑,剑龙剑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想此子必定在“剑一”的无俦剑势之下吓得疯了,小瑜更是“啊”的一声惊呼!

唯有英名,口虽没喝采,一双深沉的眼睛却在为应雄喝采!

就在众人均认为应雄必死无疑之际,猛地“蓬”的一声,无双神剑,赫然于应雄咽喉一寸之前停住了!

无双纵然顿止,但剑一的惊天剑势亦沿着应雄咽喉卸向其身后远处的数棵丈高巨树,登时把这数棵巨树拦腰轰断!

好可怕的剑一!这一剑若非剑圣及时收势。应雄的头颅与脖子早已分家,但剑圣为突然收剑?

但见剑圣已一脸铁青,双目如炬瞪着应雄,怒气冲冲的喝:“小子好大胆!从来也没有人敢无视本剑圣的圣灵剑法!也从来没有人敢不闪不避,即使他们最终还是避不了!”

剑圣仍是将所有注意力集中于应雄之上,对于英名,他依然未有再看一眼!也许,全因他之前虽极想一见那个不想拥有可怕感觉的人,可是一见之下却又觉不外如是,英名眼里根本没有剑圣所需要的斗志!战意!剑圣根本不认为他会是对手!

应雄闻言邪笑:“是吗?正因为那些人想闪避你的剑,所以才会更快死在你的剑下!缘于像你这种自以为是的剑中圣者、不顾他人的狂人,一定最喜欢杀那些想闪避你剑锋的人,否则若给他们闪得了你的剑,你岂非很没面子?”

应雄居然敢说剑圣是自以为是、不顾他人的狂人,一旁的小瑜与及剑龙剑虎也不由自主为其担心,只是剑圣却出奇地并不恼怒,也许他亦自知自己“自以为是”,他根本便有足够资格自以为是!他仅是盯着应雄冷问:“所以,你便索性不闪不避我的剑?”

应雄自信地颔首答:“正是!反正我虽然在这五年间熟读各家剑谱,但毕竟最擅长的,是我爹传我的慕家掌法;若与你论剑,我仍有所不及,既然你不守我俩十九年之约战率先出手,这一剑也分明以老欺小,我自知这剑未必可一避了之,便索性不避,我要破你的——剑!”

乍闻“破剑”之言,剑圣的脸上更是盖上一层寒霜,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再见无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