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无名》

第11节

作者:马荣成

“不得了哪!不得了哪!”

“法显,你何事如斯着急?”

“我……我适才把斋菜送到僧皇老主持的禅房内,发现……老主持正闭目盘坐床上,我满以为他在入定,不慾打扰他,于是……便想把饭菜放在案上就走,谁知僧皇老主持突然睁开眼睛,对我温然一笑:‘法显,你今生慧根不深,势难悟道,但此生既已出家,便是结有佛缘,来世亦必续佛缘,总有一天会悟道,孩子,别要气馁!’”

“我实在不明白僧皇老主持何以会口出此言,就像一番对我的临别叮咛!后来,僧皇老主持闭目一笑,嘴里又沉吟了数句,终于就一动不动,我……见好像有点不对劲,遂大胆上前一探僧皇主持的鼻息,讵料一探之下,天啊……”

“法显,把话说简洁一点,老主持……怎样了?”

“老主持……他……他……”

“圆寂了!”

“什……么?僧皇老主持……竟然在不虚外游之时圆寂?那,主持圆寂前笑着沉吟了什么话?可会是交托谁是新主持的遗言?”

“不不不!僧皇主持并不是说这些!其实他说的话,我也不大明白;僧皇主持只是这样说:‘红尘颠倒,真义难求;情义如火,人如扑火凤凰;凤凰不死,如何重生?英雄不死,如何可知患难真情?不虚不虚,你还不……悟?’”

剑有情。

剑,原来也有情。

这是英名濒死前一刹那的感觉。

就在他的眼脸逐渐无力地软垂下来之时,就在他的心跳得愈来愈慢、愈来愈若之时,他犹可依稀瞥见,从他手里跌到地上的其中一柄英雄剑,竟尔在隐隐泛着一片迷蒙的光。

恍如一片泪光。

仿佛,这柄与英名产生共鸣的英雄剑,也在为它自己等待了百年千年的主人命运而伤感落泪,泪盈剑锋。

然而剑虽有情,人,却比剑更有情。

英名只感到,此刻应雄掺扶着他的手出奇地用力,像是异常不舍他这个没用的二弟一样,应雄对英名所有的赏识之情,终于尽在这一刻如山洪暴发!

他不想他死!不单因他曾受其娘亲慕夫人所托,也因为他真心欣赏他!

濒死当中,英名犹迷糊瞥见小瑜已哭得梨花带雨,她关心他,他也是知道的。

然后,他又看见一只非常镇定的手,搭着应雄的肩。

剧变陡生,纵是气如渊岳的剑圣,亦不禁为英名以自己性命代替应雄挡其致命剑指而微微动容,也许剑圣向来视七情如粪土,他势难料到,世上居然会有人愿以死相救一个甚至是血缘不同的义兄!

难得的是,就连剑圣也为英名将死而动容,那个把手搭着应雄肩膊的人,却仍是相当镇定,镇定得如同此人早知英名今日必死,一切都是其意料中事。这个人会是谁?

原来,这个目睹剧变却依然不动不惊的人,正是不虚!

白衣不虚!

就在英名瞧见不虚搭着应雄肩膊之际,他的心遽地跳得更慢,他知道,他真的要死了!

噗——噗!

噗——噗!

噗——噗!

噗——噗!

心跳生戛然而止,他终于再听不见自己任何心跳声。

他终于什么也听不见了。

人间有个老掉牙的传言。

传言,世人一直向往一见的凤凰,本是一头不死之鸟。

每隔五百年,凤凰都会投火自焚,再从火里重生。

重生后的凤凰,会完全脱胎换骨,甚至比投火前更眩人心目,动人心魄!

然而,烈火无情,若投身熊熊火海,并不是一件容易忍受的事,要脱胎重生,便需忍受赤热煎熬,让自己的身心在火海内“玉石俱焚”,随火灰飞烟灭!

这简直是一项“壮士断臂”的自戕行为!正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

如果,不死凤凰若不是一头鸟,而是一个人的话……

那这个人为情为义投火自焚之后,将如何脱胎重生?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

噗——噗!

噗——噗!

噗——噗!

噗——噗!

噗噗!

噗噗!

英名遽然又听见了心跳声,且是他自己的心跳声!

他睁目一看,只见自己置身于一座破庙神案上,更令他吃惊的是,他还没死!

饶是未死,惟醒过来后的他,显然浑身乏力,此刻的他仅可勉强支撑身子,坐起来扫视四周。

“别太用力!”一个平静的声音猝地自庙门那方响起:“否则你若牵动真气,全身经脉会再度逆乱,届时便白费你大哥的一番苦心了!”

英名闻声随即转脸朝庙门那方瞥去,只见这个说话的人,竟是那个曾搭手于应雄肩膊的白衣和尚!

“让我先自我介绍!小僧法号——不虚!”他说罢合什行礼。

“不虚?”英名微感讶异,眼前这和尚貌约十七左右,相当年轻,料想佛学修为不高,惟一张脸却是平静无波,万变不动,若非慧根不浅,便是功力惊人深厚,也许这和尚两者俱有。

“不错!是般若心经内里‘真实不虚’的不虚。”不虚说时浅浅一笑,叹:“幸而我来得及时,否则你……,唉,如今回心一想,我师父僧皇派我前来看你,除了是他希望我能从你的命运里悟出什么外,也可能师父早以照心镜知悉你必逢此劫,故才会遣我前来……”

“亦即是说,是你把我从死亡边缘救回来?”

面对英名此问,不虚仅是轻描淡写的答:“可以说,你一半是被我所救。因我师父僧皇不单能以照心镜预知红尘世事,还精通佛、医二理,我的武功及医理皆得自师父真传,若你仅是给剑圣穿肠破腹,只要你一息尚存,以我所学医理救你不难,可是……”

“你却先被剑圣以剑指废尽全身武功,才再受穿肠重创,伤势极为严重,单以医葯实在返魂乏术;纵使能有内力深厚的高手愿意牺牲真气保你心脉,你亦会因气息过度虚弱而承受不了强大真气而死,要救你,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便是以我的‘因果转业诀’,将这个高手所牺牲的功力,由一道真气分化为逾百道较柔真气,方才贯进你体内;这样一来你不但可保心脉,亦不会给强横真气摧耗过度至死。”

“可是,”英名遽然若有醒觉的问:“内力真气修来不易,我只是一个没用的人,有谁会为我这种人愿意牺牲自己修练多时的真气?”

“这还用问?你,自己认为呢?”不虚温然反问,事实上,他亦为那个愿意牺牲真气以保英名性命的人感到骄傲,他为人性仍有如此光辉,而为人性感到骄傲。

不错!不虚所言非虚!到了如斯地步,这还用问?英名已知道是谁愿意牺牲功力救他了:“是……我大哥?”

不虚但笑不语,良久,方才唏嘘的道:“在你重伤濒死之时,那个现身慾夺英雄剑的少年高手,其实唤作‘破军’;他夺剑,本是不想你和你兄应雄人剑互通,彻悟剑内的莫名剑诀,可惜还是慢了一步,给我以因果转业诀把英雄双剑卷给你们,到得你俩握着英雄双剑的时候,他便已不用再夺剑了,因为,你们想必已顿悟了莫名剑诀,他再夺剑也是徒然!”

是的!这点英名倒是十分明白!缘于当他接着不虚卷给他的英雄剑时,已骤觉一股与剑相通的奇妙感觉,便像是豁然知道了传言刻在剑内的莫名剑诀似的,那剑诀……

他仍记得!

他更心领神会,完全明白!

不虚道:“那少年高手破军其时还有一个父亲‘剑慧’匿在剑峰暗处,他两父子本同属一个万剑源流‘剑宗’,此时见事情败露,亦不避嫌从暗处现身,再与其子破军一起悻然离去。”

“但,纵是我和大哥……已得悉了莫名剑诀,英雄双剑仍是当世无敌的好剑,他们为何不把剑带走?”

不虚道:“练剑者大都深信,剑有灵性,更会认定主人;既然两柄英雄剑已认定你与你大哥是主人,他们得剑亦无所用,势难发挥英雄剑的万丈光芒,所以唯有放弃!”

“只是,他俩不夺你们的英雄剑已是万幸,更遑论会牺牲功力救你,甚至以剑指误中你的剑圣,虽然亦为你不惜舍命救你大哥而动容,但,他为剑执迷不悔!他亦绝不会牺牲功力救你,以补偿他自己的过错!唯一算是他对你补偿的,便是他暂时放过你大哥,只是他离去的时候,仍扬言三年之后必会与你大哥再续那十九年的中秋约战!”

英名凄然道:“这之后,整个剑峰,便只余下我大哥和你,是高手了?”

不虚又深深叹了一口气:“嗯!那双剑龙剑虎伤倒地上,也是自身难保!而我,因要使用因果转业诀把贯进你体内的真气化分为百道真气,故亦不会是牺牲真气的人,而你大哥已当仁不让,主动要牺牲自己功力保你性命……”

“那,”英名听至这里不由一问:“他为救我,到底牺牲了多少真气?”

不虚平静的答道:“也许我应这样说,你大哥其时抱着你相当激动,还疯狂骂天骂地,喝骂天地别要夺去他的二弟,否则他娘亲与及你的生母,还有他对你的期望便完全白费了!他为要救你,竟不惜把自己全身功力贯进你体内;你也曾习武,该知道一个高手在瞬间狂泻全身功力,亦会距死不远,幸而有我在,我及时制止了他耗尽全身功力救你,为他保存了半成功力自保……”

半成功力?应雄身上只余下半成功力?那岂非是说,他为救英名,耗用了他九成半的功力?

英名闻言不由倒抽一口凉气,他纵然早知道应雄向来对他不好,是为了激励他;但他也从没想过,应雄对他是——如斯的好!

英名仰天叹道:“九成半……的功力?大哥,你也……未免为我付出太多了。”

不虚摇首:“多与少从来并无定义。在你眼中认为太多,在他眼中可能认为未足以表达他救你的情切,一切只是因人而异!你为救他宁愿代他而死,而他,为救你亦不惜要耗尽功力而死,多多少少,已经不再重要了!最重要的还是……”

不虚并没有把最重要的一语道破,然而英名已然明白,最重要的,还是他兄弟俩此刻都未死,都能平平安安的再续这场兄弟缘份。

英名忽地醒觉,问:“那,何以如今只得你我在此?大哥和……小瑜在哪?”

“毋庸操心!为要觅地替你续命,我和你大哥于仓卒下只有来到这荒山古庙!折腾整夜方才把你救活过来!目下总算雨过天青,他与小瑜已下山找些吃的,与及预算雇一辆马车送你回家。”

“送我回家?我不是已经醒过来了?就这样以两条腿回去难道不可以?何解要雇马车送我回家?”

不虚闻言,本是万变不动的他,脸色陡地凝重起来,他道:“别忘了,你被剑圣剑指穿肠破腹之时,他已先戳破你的丹田,废了你的武功!”

“你,如今已是一个平凡人!”

英名一怔,难怪他醒过来后浑身乏力!其实这并不单是他受的重伤所致,更因为他已被废了全身武功。

不虚道:“我与你大哥拼尽全力,也仅可把你的命救离死亡边缘!至于你被废去的武功,请恕我无能为力!而且,由于你被废武功同时受到剑圣重创,故在伤愈后甚至不能像平凡人般用力,极其量,每日也仅可步行数里,否则便会疲惫不堪。”

每日仅可步行数里?甚至不能像平常人般用力?那……岂非连平常人也不如?那岂非是一个……废人?英名听罢不禁脸色微变。

不虚目光闪烁,试探地道:“怎么样?开始后悔自己会何会那样冲动,不顾被废功被杀之险,挺身维护你大哥吧?”

“不!”英名面上虽有点变色,惟很快便平伏下来,他斩钉截铁的答不虚:“我不后悔!即使事情再发生,我还是会再干一次!”

“更何况,我早已不想再在武功上求进,有否内力已无关痛痒!这样也好!反正我也想当一个普通人……”

“但……”不虚还想说些什么,就在此时,蓦听庙门外又传来了一个冷静的声音,道:“不虚,别要再说下去了。”

“当一个普通人又有什么不妥?也许这样一来,便连我二弟‘孤星’之命也扭转过来,岂非更好?”

语声清朗,一听便知是谁在说话,说话的人正是——应雄!

只见应雄与小瑜已雇了马车回来,还停在破庙之外。

应雄与小瑜缓缓步进破庙,小瑜乍见英名已经转醒,不由芳心大喜,喜极忘形奔上前握着英名的手,低呼:“英名表哥,你……终于醒过来了?你没事便好了!”

一语方罢,方才惊觉自己一时忘形紧握着他的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再见无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