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无名》

第13节

作者:马荣成

就在应雄与小瑜把英名带往村内唯一的大夫“林大夫”的葯庐外之际,只见林大夫葯庐之外,赫然又聚集了一大群村妇。

“好可怜呀!”聚集的村负在窃窃私语。

“是呀!那女人一条腿破了,据说眼睛也不大看得见东西,还有时疯癫有时正常,经常嚷着要找儿子;是了!你们知不知道她为何又盲又跛?”

“唉!还不又是为了找她的儿子?据说,那女人在年轻时失去了儿子,于是便变得疯疯癫癫,流落天涯万里寻子,可惜遍寻不获,只是她犹不死心,每日皆日以继夜地四处飘零,以泪洗面,最后倦得连其中一条腿也跛了,双目也因经常落泪而半盲……”

这些骨肉离散的故事,在神州个处各县遍地都是,步近林大夫葯庐的应雄、英名及小瑜,虽也在为村妇口中所说的这个女人感到惋惜,只是,英名正遍体鳞伤,瘫软乏力,故应雄也暂时无暇再听下去,当前急务,还是先把英名送给林大夫医治再说。

谁料当他们三人与那群村妇擦身而过,正要步进林大夫的葯庐之际,又听那些村妇在谈论道:“唏!说来说去,我们连那个女人的名字都不知道?她要寻找的儿子又姓甚名谁呀?也许我们可替她注意一下呀!”村妇门虽是有点长舌,总算一片热心,毕竟世上还有不少愿意帮助别人的好心人!

“这个……嘛!听说那女人好像唤作……什么娘的,我也不记清楚了!不过她要找的儿子,我却记得他的名字,因为那孩子的名字相当特别,那孩子唤作……”

“韦,”

“英雄!”

韦英雄?韦英雄?韦……英雄?

韦英雄三字如电!如雷!

应雄、英名、小瑜三人当场极度震惊!血液凝结!英名更是全身冒汗,霎时升起一种血浓于水的感觉,他……想不道踏破铁鞋,皇天不负,竟在此时此景,居然会……听见她的消息?那个他一直挂念着、对他极度期望的——她!

小瑜已无限吃惊道:“韦……英雄?英名表哥,那岂非是你……亲生娘亲秋娘为你……所起的名字?那个村妇口中……的可怜女人,难道真是你的……?”

其实小瑜已不用多说,因英名已可肯定,这个女人,一定是他失散十六年的慈亲!

应雄深知英名心意,更是不由分说,问那些村妇道:“这位大嫂,请问,你们适才所说的女人如今到底如何?她又住在哪儿?”

那些村民道:“她呀!唉!她很可怜呀!听说她一直万里寻子,前数天才寻至我们这条村子,其时她的腿已半跛,眼睛也哭得半盲了,浑身污脏不堪,且还不知从哪儿害了热病,终于病重昏倒;幸而她恰巧昏倒在林大夫的葯庐之前,被林大夫所救;只是,经林大夫为她探脉之后,发觉她原来已重病了至少一个月,已是葯石无灵,时日无多;但林大夫本着医者父母心,这数日仍亲自为她煎葯;虽然明知她是没得救了,也是尽了人事;谁知,她今午乘林大夫有病人就诊时,偷偷溜走了,想必,她又再次忆子成狂,四处往寻她儿子;她已病入膏盲,林大夫知道她随时会死,很担心她这样一走,益发死得更快,所以便联同我们的官人外出四处寻她,话说回来,他们已去了整个下午仍未回来,恐怕她已凶多吉少了……”

“唉!老天爷也真是!这可怜女人如此疼爱儿子,偏偏却叫她骨肉分离;她的病是没得救了,只希望,她能在临死之前,真的找到她的儿子,见他最后一面便好了。”

那些村妇说着也不禁摇首叹息。

应雄、英名与小瑜愈听,三颗心却愈向下沉,渐渐愈沉愈深……

势难料到,英名与他的生母秋娘,总是缘悭一面;他来了,她却又走了,总是聚散无常,无缘重逢,相认。

应雄猝地一把再扶起软弱无力的英名,淡然的吐出三个字:“我们走。”

“走?”小瑜讶然。

“嗯!”应雄微应一声,一望英名,道:“若我们留在这里等那林大夫的消息,谁敢保证他一定可找回她来?求人不如求己,我们这就自己去找!”

说着,应雄已不由分说挟着英名,与小瑜沿着地上那些想必是林大夫等人留下的足印,一直便向前行!

那些村妇都不明白何以应雄刚刚扶着一个满身创伤的人前来,还未就诊,不到半刻又要扶他离开,只有英名与小瑜,方才明白应雄的一副古道热肠!

他是一个真正的人,并不是一个像人的人!他从不放弃任何希望!

他知道,纵然英名的伤还没治好,但他深信英名一定宁愿把伤搁置,先去寻母!身伤不如心伤!

“大哥……”英名这一次并没张口言谢,只是在心里暗暗的感激应雄,因为他明白,应雄对他的深恩,他即使说一生也无法说清。

一切一切,都已尽在不言中;一切一切,都慾谢已忘言……

可是,既然那林大夫与村夫门已找了老半天,仍找不着秋娘回来,应雄、英名与小瑜此时才开始找,也是茫无头续。

更何况天色渐黑,应雄还要扶着英名,三人愈走愈慢,眼前的路亦愈是偏僻,直达荒野,更遑论可寻得秋娘的踪影?

只是,世上有些事情,并不能以常理解释,林大夫等人找了老半天找不着,未必表示英名他们一定找不着,因为,英名,是秋娘的亲生儿子,母子之间,总有一些别人难以明白的微妙联系……

就在三人彷徨无计的刹那,突如其来地,英名只觉胸口一热,浑身的血脉恍似在奔腾起来,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在侵袭着他……

来了!

真的来了!

那是一种与其十分亲近的感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他不期低呼一声:“大哥。”

应雄斜眼一瞄他,问:“二弟,你神色看来有点异样,到底是什么事?”

英名道:“是……她!”

“她?”小瑜也道:“英名表哥,你是说……是你娘亲?”

“嗯。”英名微微点了点头,惘然的看着远远在他们前方冉冉出现的一个漆黑又偌大的树林,缓缓的道:“我……忽然有一种感觉。”

“我感到,我……娘亲就在……”

“前面这树林之内!”

秋娘就在前面这树林之内?

由来母子“切肉不离皮”,应雄相信,英名的预感一定没错,当下道:“好!既然二弟你相信你生母就在这树林之内,那我们今晚即使把这树林彻底翻转,也要令你——骨肉团聚!”

应雄说着,忽地紧挟英名,还一手抱着小瑜,双足一点,已豁尽全力带引二人向前方的树林飞驰!

只因为,眼前树林非常巨大,若是仍像刚才一般慢行如蚁,恐怕又会再次失去秋娘的踪影!故应雄这次是真的动用全身功力,挟着二人飞驰,务求更快搜遍整个树林,今夜,他非要为英名找回生母不可!

他偏不信在他全力协助之下,苍天还可把这对命途多舛的母子——再次播弄!

他不信!

然而无论应雄如何不信,无论应雄如何努力,要在这幽暗的树林内寻出一个薄命女子,亦并非是一件轻易的事!

应雄一直挟着英名与小瑜向前飞驰,整整飞驰了一个时辰,可是秋娘还是踪影无觅,而应雄额上脸上身上,已经满是斗大的汗珠!

任他如何为英名设想,任他如何努力,他毕竟是一个血肉之躯的人!纵是旷世高手,要挟着两个人飞驰一个时辰,亦会筋疲力竭,更何况,此刻的应雄只余下半成功力?

相信他已倦得苦不堪言!

英名眼见应雄为了他犹在坚持挟着他俩飞驰,心中不忍,只是他很明白,以应雄的倔强个性,即使他出言劝其歇息,他也不会停下来的!

幸而,就在英名正担心应雄会否力竭心枯之际,三人前方百丈的一个树丛之内,竟尔微微透来一丝丝的……

火光!

有人在前方树丛生火?

三人一直在这黑暗树林中摸黑飞驰,此时终于发现光火,宛如发现希望一般,小瑜已喜形于色道:“啊?有光?应雄表哥,英名表哥,前面有光,会否……是英名娘亲在……生火?”

已经不用再问了!因为小瑜这句说话还没说完,应雄已比她更好奇树丛内的火光,他已豁尽全身轻功,挟着英名、小瑜火速掠进树丛之内!

咋进树丛,三人第一眼看见的,果然是一堆生着的柴火,瞧柴火已渐黯弱,显见已生了多时!

第二眼,他们便看见一条衣衫褴褛的人影正俯伏在柴火之畔!

瞧这条人影一动不动,仿佛已完全没有气息,应雄、英名、小瑜见状更是担忧不已,三人同时心想,若这条人影是秋娘的话,她为何会一动不动?难道……她已经真的……病死了?

这样一想,三人的心更是向下直沉,沉得最深的当然是英名;因为,他不用上前翻过那条俯伏的人影,他亦已感到此人是谁了!此刻,这条人影就这样伏在那里,已给他一种前所未有的亲切感觉,一种与生俱来血脉相连的感觉……

是她!

一定是她!

应雄斜斜一瞄英名,知道他想上前察看这条俯伏的人影,于是便伏着他一步一步踏前,小瑜也亦步亦趋,大家的手心都在冒汗。

这个英名一直渴望再见的生母,这个曾把终生希望寄托在爱子身上的秋娘,在这个本应家家乐叙天伦的暮岁之夜,终于亦与其亲生儿子——再次相逢了!

终于,应雄已把英名伏至这条人影之畔,由于英名全身乏力,应雄唯有代他把秋娘的身子扳转过来。

三人终于能彻底看清楚这慈亲的脸,也可看清楚她到底是不是一如村民所说——病入膏盲?

讵料一看之下,应雄、英名、小瑜不禁齐齐目定口呆!

小瑜更是身不由己脱口低呼:“怎会……如此?英名……表哥!怎会……如此?”

是的!不但小瑜震异莫名,就连冷静自若的应雄亦不期然诧异地对英名道:“不……错!二弟,怎会……如此?这条人影……”

“怎可能会是你的……”

“娘亲?”

什么?原来这条人影并不是英名的生母秋娘?

那末,这条人影适才为何会令英名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觉?

英名一直呆呆的看着这条人影被扳转过来的脸,他惊呆,只因这张脸根本不是一张女人的脸!而是一张……

男人的脸!

赫见这条人影原来是一个貌若四十来岁、一身褴褛的男叫化!一身浓浊的酒气,一身不堪的寒酸,这男叫化只是醉倒在自己所生的火堆畔而已!

只是,这个男叫化既然并非秋娘,却为何又会给英名一种亲切的感觉?他也是因为这份亲切的感觉愈来愈近,方才与应雄、小瑜寻至这里,这男叫化到底是谁?

英名一直定定的看着这男叫化的脸,他蓦然升起一个很可怕的念头!他开始感到这男叫化是谁了!

他是……

“他是……”英名惶惑的、一字字的吐出一个令他自己惊心,也令应雄与小瑜惊心的名字:“我的……”

“爹!”

“韦!”

“耀!”

“祖!”

隆!

天!应雄与小瑜万料不到,英名与他俩历尽艰辛,寻到的竟是当年狠心卖掉英名的丧心之父——韦耀祖!那么……

正在病入膏肓濒死的秋娘……

应雄乍听英名说这男叫化是其生父韦耀祖,登时俊脸一沉,一脸铁青,咬牙切齿的喝:“什么?他就是你那个禽兽生父……韦耀祖?”

应雄想到英名悲惨的前半生尽皆拜这个不负责任的禽兽父亲所赐,想到英名这十六年来有父等如无父,有母等如无母,孤苦伶仃,备受欺凌,更想到英名捱了这许多许多的苦,今日更沦为废人一个,当下更是忿恨交织,怒火掩眼,他又再次怒喝一声:“英名!”

“你一切的不幸全拜这禽兽所赐!”

“他不单卖了你,害你一生,今日更令你寻不着你生母秋娘!天!怎么你想见想找想孝顺的人偏偏找不着?却偏偏找着这禽兽?”

“二弟!我知你恨他!但我更知你不忍下手!今日,就让大哥来代你……”

“把这毁你一生的禽兽——”

“一——掌——了——”

“断!”

应雄已怒火掩眼,再不容情,说干就干,但听“蓬”的一声劲风响起!他的右掌已狠狠朝向英名的生父韦耀祖天灵直劈!他真的要他死!

小瑜惊呼:“应雄表哥!不要啊!不要这样……”

可是,她根本不懂武功,英名亦没有武功,应雄这夺命一掌,问谁人可挡?

掌风虎虎!杀意炽烈!这一掌未到,已把韦耀祖一头乱发轰得向后倒飞,可是他犹酒醉未醒,根本不懂闪避!

即使他未有醉酒,应雄的夺命一掌……

他亦绝对逃不了!

他死定了!

玉,是大多数中国人最爱配带之物。

故而,每一块玉,背后总有或多或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再见无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