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无名》

第16节

作者:马荣成

更令他们震惊的是,就在这个语声方歇之时,这个荷塘的水面之上,赫然开始像被一股惊世力量硬生生撕开似的,突然从中一分为二!当中竟然露出了一道……

阔约三尺、再无池水的空隙!

而在这没有池水的空隙之内,正傲然站着一个相当高大的人!

一个本应仍未沧桑、却又已变得沧桑无限的人!

应雄!

他就傲然站在被其剑气硬生生逼开的两边池水之中!

滴水不沾!

他,还有一头血红色的散发!

天!

他还只有十九岁,便已发红成血?

铁案如山!应雄果然如慕龙所言,一直在此庭园之内!鸠罗公子及曹公公简直无法想像,世上竟有人有如此的武功,竟然能练至这个以气慑水的可怕境界!

适才他俩所听见的怪异声音,便是应雄在池水之内,以内力透水传音所致,难怪听来有时怪异。

而此刻池水竟被他分开两边,缘于,此刻的应雄,双手正执着一柄举世无敌的第一神兵——英雄剑!

他的人已与英雄剑合成一体!人剑互通!人剑互是!故而……

他,亦已是举世无敌的第一剑手!

万剑之皇!

但见此刻双手执着英雄剑、以无俦内力及剑气把池水硬生生逼开两边的应雄,看来真的异常沧桑。

三年了!这三年以来,他一直亦与无名一样努力不懈,以莫名剑诀融合各家各派的剑法所长,更不断以莫名剑诀增强内力,从不间断,最后皇天不负,他终于自成一帜;因为他深信,只要他愈强,愈无敌,他毕生寄望最重的二弟“无名”若要打倒他,亦必须比他更强!

更无敌!

如果他臻至“万剑之皇”,无名便必须成为“万剑中的神话”,方有丝微机会打败他这个大哥!

可是,为了增强自己,应雄所付出的努力着实不少!这短短三年,他废寝忘餐,挖空心思,无时无刻不在穷思苦研,目的只有一个,便是如何以莫名剑诀令自己臻至他能力所能达到的极限境界!

最后,在极度催促自己之下,他终于宿愿得偿!人剑互通!只是,亦付出了不菲代价!

换来了一头令人遗憾的血红头发!

然而,虽然满头红发,再无复他以往那种翩翩浊世佳公子的风姿,再无复他过往那种倜傥风流,应雄却恍似亮不在乎自己的外貌改变,他只在乎一件事!

此刻的他,已经有能力与亦可能变得“极强”的二弟一战!

豪情一战!

只要能与他毕生最欣赏的二弟痛快一战,让他这个将会为世人唾骂千秋万世的大哥看看,他的二弟将变得如何盖世无敌,如何盖世英雄,他,便死而无憾!

一切的牺牲!不义!背叛!唾骂!甚至世人对他少年红发所投怪异目光!都是值得的!

就像此刻,纵然鸠罗公子及曹公公,正肆无忌惮地盯着应雄那满头红发而发呆,应雄亦毫不介意,他的咀角,又再次泛起他往常流露的那丝佻脱不羁,但见他猝地双腿一点,身形一纵,他的人与英雄剑,便已掠上池水之上,顷刻之间,池水已再不用承受应雄及英雄剑那种举世无匹的压逼力,“洪”的一声!被逼开的两边池水,已排山倒海般再度接合起来,回复原状!

鸠罗公子及曹公公呆呆看着已跃回园内的应雄,只见他适才虽藏身水中,惟此刻居然涓滴不沾,显见内力修为非同小可,更见他此刻浑身在散发着一股令人喘不过气的皇者剑气,向来漠然自若的鸠罗公子,亦不由讷讷的问:“慕……应雄,原来……你真的一直在……园中?你……为何要藏身水中?”

应雄连眼尾也没望鸠罗一眼,冷冷的道:“因为,”

“我在练剑。”

“你,到底在练什么剑?”

应雄终于缓缓回过脸,定定的看着鸠罗公子及曹公公,似乎为他俩对其目前境界的无知而感到失笑,他一字一字的答:“我练的剑,唤作——”

“杀情!”

“适才的一招,正是我杀情剑中足可逼水成空的——”

“杀水分金!”

杀情?原来,应雄在这三年内,以莫名剑诀自创了一套杀情剑?

只不知,剑虽杀情,握剑的万剑皇者……

最后又能否杀情?为要成全“他”而杀绝亲情?

鸠罗公子与曹公公虽为应雄此际的剑道境界而震惊!惟其实是惊喜交集!鸠罗公子大笑道:“好!好!好!好一炳杀情断义的皇者之剑!慕将军,想不到令郎进境惊人,我们的计划若得令郎相助,相信必能事半功倍!啊哈哈哈……”

鸠罗说着,曹公公已附和地与他一同狂笑,就连慕龙亦忘形地笑了起来;只有应雄……

他仍是一脸的冷漠,仿佛,他对他们的什么千秋大业,一点也不感到兴趣!唯一令他感到兴趣的,这世上只有一个——他!

一个他不惜以自己毕生血泪都要栽培他成材的他!

为了他,他绝不管自己将要背负什么遗臭万年的卖国恶名!

名,比起兄弟之情,算得什么?

而就在鸠罗公子等人大笑同时,一个家丁遽地飞奔进来,向应雄躬身道:“少爷!外面有人找你!”

“谁?”应雄漠然的问,事实上,这三年他潜心苦练,已谢绝一切访客。

那家丁竟不敢直视应雄此刻双目所散发的皇者剑气,嗫嗫的低下头答:“少爷,找你的人……是一个和尚!”

“一个法号不虚的和尚!”

不……虚?应雄当场精神一振!这三年来,他虽然谢绝一切访客,但,不虚是不同的!因为,不虚是其二弟的好朋友!也是他慕应雄的好朋友!

自从无名远赴剑宗学剑之后,不虚于不久后亦返回弥隐寺,发觉其师僧皇果然已经安祥圆寂,就连主持一职,亦由其师兄空渡掌管。

只是,不虚也并不在乎这区区的世间权力!他只是悼念其师生前的慈祥,还有便是希望能圆其师圆寂前对他的一个心愿:希望他能于无名的一生中悟出他要悟的东西。

应雄与不虚久别经年,此刻乍闻不虚旧地重游,适才冷漠的神色亦一扫而空,他罕有的雀跃,沉吟道:“很……好!不虚你这小秃驴,你终于肯来找我慕应雄了!”

“你,仍然视我是朋友!”

他如此重视一个朋友,可知无名不在的时候,他艰苦练功的过程有多寂寞!

沉吟声中,应雄已倏然拔地而起,一阵风般向慕府大门掠去。

不消片刻,应雄已掠至慕府大门之前,只见一条与他同样一身白衣的人影正背向着他,所不同的,只是这条人影所披的是白色袈裟!

“不虚?”应雄重见故人,异常雀跃;此时,不虚亦缓缓回首。

但见不见三年的不虚,已是相当高大,只是一张脸,还是如过往一般祥和,然而当不虚转脸瞥见应雄之时,平静无波的脸上遽地一变,怔怔的看着应雄道:“应……雄,你……你的头发……”

他并未把话说毕,应雄已明其所指,苦苦一笑道:“我的头发太赤?太红?太丑?”

不虚连随摇首:“不!丑与不丑,非关乎色相!茫茫世间,一切三界色相尽属虚幻;即使今日青丝未白,亦总有一天沦为白雪。区区三千烦恼,又怎及一颗不变不移的‘心’?”

他说着满目怜惜的凝视应雄,问:“应雄,你的赤发,是因为你过于催逼自己?”

不虚真不愧是一个明白人!应雄只是但笑不语,他不想对任何人说,他曾为另一个“他”所作的牺牲有多少。

惟是,纵然应雄不答,不虚已然心领神会,他不期然仰天,沉沉叹了一声:“唉……”

“人间情义虽能暖人,亦最磨人。”

应雄不想他长嗟短叹下去,随即岔开话题道:“是了!不虚,你这次久别来访,所为何事?”

骤闻应雄此问,不虚的面色当下凝重起来,道:“应雄,你记否三年前我们暂别之时,你曾托我所办的事?”

应雄开始明白不虚此来的目的了,他问:“你说的事,是我曾托你找的……那个人?”

“嗯。”不虚凝重的答:“应雄,我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

“你托我找的人,”

“我已经找到了!”

什么?应雄原来曾于三年前托不虚找一个人?这个人到底是谁?

这个人为何会如此重要?会令应雄拜托不虚找其三年?

应雄但听不虚已找得那个人,双目不期然崭露一丝极为兴奋之色。

恍如找着的是其二弟无名一样的兴奋!

那人,究竟是谁?

炊烟缕缕,似在娓娓道尽人间几许亲情故事,几许沧海传奇。

在一条早已被世人遗忘了的小村之内,正有七、八个公公婆婆,围坐于村内一片简陋的石屋门前。

这七、八个公公婆婆,每人少说也年逾七十,颓颜白发,有些就连白发亦已掉个清光,甚至连牙齿也没有了。

他们每一张满布皱纹的老脸背后,也各有一个不堪提的故事;原来这群公公婆婆,都被自己的忤逆子女们狠心遗弃,流落街头;若非三年前得一个好心人将他们带往这条无名小村,将他们好好安顿在此陋居,恐怕,众老如今晚景必然相当凄凉。

然而,究竟谁是那个好心人呢?谁愿如斯照顾这群连子女们也不愿照顾的老人?

已是黄昏,小村内处处“炊烟四起”,家家户户也在弄饭造菜了,只有这群老人,却仍是无奈地等,等他们想见的好心人。

却原来,这个好心人不独于三年前将他们安置于此,眼看众老行动已不大灵光,还早、午、晚都为众老送来饭菜,风雨不改。

故而,众老对于这个好心人,真是无话可说了。他们不但极为欣赏这个好心人,每早每午每个黄昏,亦都不时盼望此人的出现,俨如此人是他们将尽未尽的老年生涯里,唯一的一道荒漠甘泉,唯一的安慰。

美中不足的是,这个好心人并不能整天整夜的陪伴他们,向他们嘘寒问暖。

这个好心人一天只能前来三次,除了带来饭菜,也为他们执拾陋居。

众老私下也很明白,这个世上,除非是大富大贵、衔着银匙出世的人,才不用忧柴、忧米,否则,又有谁不用为生计发愁?更何况,这个好心人每次前来探望众老时,所披的也仅是粗衣麻布,料想家境也不会好到哪里,这个好心人还要负担众老们的饭食呢!真是太辛苦了!

众老虽知道这个好心人生活艰苦,惟不见这人时,总是坐立不安,就像如今,他们早已围坐在陋居门前的石阶上,非为在等其送来的饭菜,而是在苦等这个好心人,向他们嘘寒问暖。

可是这个黄昏,那个好心人却迟迟未至,众老不期然有点担心起来,其中一个老婆婆更焦灼呢喃:“糟……了!恩公……平素甚少会迟来的,今天却迟了整整……半个时辰,莫……不是在途中遇上意外?”

另一个公公却反驳道:“唏!孙婆婆!别老是说这些不祥话!恩公心肠这样的好,神佛一定会处处护持,必定会好人有好报的,怎会遇上意外?”

其中一名老婆婆道:“话虽如此,但如今天色已晚,恩公既然未来,想必是遇上一些事故;只不知,恩公遇上什么事?”

众老愈想愈是忐忑,愈是坐立不安,然而就在此时,远处遽地有缕缕炊烟升起,炊烟还由远弗近,逐渐接近众老的陋居。

“啊?是……炊烟?敢情是恩公送饭菜来了!敢情是恩公送饭菜来了!”

一时之间,众老齐声欢呼起来,虽然行动不大灵光,也赶忙上前迎接,可知他们对这个恩公何等重视?直如他们的子女!

人间寸草之心,谁不惦记自己亲生儿女?今日落得每日在此盼望一个与自己毫无血缘的恩公,也许,只因为与自己深有血浓的子女,比一个陌生的恩公更不如。

果然!不出众老所料,自远处冉冉出现的,真的是他们的恩公!

只见远处缓缓飘来缕缕炊烟,原来有一条人影,已推着一辆满载老人饭菜的木头小车前来;那缕缕的炊烟,飘渺不定,恍如……

一个飘零红颜不安定的一生。

当这条人影推着木头小车,愈推愈近的时候,人影的面目也更为清晰,这条人影,竟是一个身披粗衣麻布的女孩!

小瑜!

十九岁的小瑜!

啊?

小瑜为何会推着这辆木头小车?前来为众老送饭?她就是……众老口中脑中念念不忘的恩公?

只见十九岁的小瑜,竟尔比三年前的她长得更为出尘,神情也显然比以前更成熟了,一脸的稚气、荏弱已荡然无存,换了的,却是无比的坚强与慧黠。

是什么原故,会令姗姗弱女变得坚强?

又是什么原故,会令这楚楚弱女藏身于这条不知名的小村?每日为众老造饭送饭?

不再在慕府安享荣华?

全因为,她已不想再依赖任何人!

她希望能自力更生过活!

过自己认为“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再见无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