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无名》

第17节

作者:马荣成

决战前夕神者之剑,是否真的如应雄所感觉,即将重生?

不知道!

不过这里,有一个晨峰!

他却肯定知道!

无名进入冰窖之内,已经快将三年了!

三年!当初,剑慧曾经向无名告诫,他们剑宗的掌门,仅曾有一个可以在冰窖内接受万剑轮回一年,最后也因逾越极限,适得其反,自残己身,得不偿失!

但,无名竟然在内熬了——整整三年!

三年绝不是一段匆匆岁月,他凭什么可在冰窖之内,忍受万剑煎熬的痛楚,忍了三年?

是凭他誓要打败应雄、阻止他成为卖国魔鬼的坚强意志?抑或,是因为他天生便是一柄天剑,一柄足可忍受任何剑道痛苦的天剑?

也许他两者俱备!两者皆有!

每一天,晨峰都会“自告奋勇”为无名送来饭菜,在冰窖门下的小出口递给他,他因看不见无名在内的情况,也曾好心自小出口传声相问,只是,内里的无名却是默无反应,初时,晨峰还以为无名在接受万剑轮回之后性情大变,不再言语,惟回心一想,他开始明白,无名没有答他,也许只因为他接受万剑轮回之后,他已没有余力回答!

他要尽地省起自己每一分一毫生命力,去面对万剑轮回!

这样一过,便是一年!

晨峰满以为无名会像以前的掌门一样,一定不能再熬下去了,谁知他每天等他自行出关,竟又不知不觉等了一年!

于是,无名便前后在冰窖内合共熬了两年!两年!晨峰实在相当讶异他的意志与天资,他怎可能比当年熬不住一年的掌门更强?

但事实已摆在眼前!无名不仅熬了两年,还继续熬下去……

最后,他整整熬了三年!

这真是一个奇迹!

然而,还有奇迹中的奇迹!就在快将整整三年的最后八天,晨峰送给无名的饭菜,每日都原碟而回,纹风不动!

他竟然没再吃任何食物!

当初,晨峰也有点担心,心想一个人若活着,又怎会数日不吃不喝?除非,无名终于也熬不住冰窖内的万剑轮回,身死窖内!可惜,他虽异常担心自己这个十一师弟,却苦于未能从外开启冰窖之门,进内探视;他也曾豁尽气力向内高呼,无名依旧杳无反应;幸而前数天,晨峰之师剑慧也来至冰窖门前察视,但见剑慧察视半响,已不期然张口叹道:“好!”

“任何人也无法可在万剑轮回的极度痛苦下熬逾一年,为了他,你却熬了一年又是一年,整整三年了!你,真的是‘人’吗?抑或——”

“你真的是一个所有剑手无论如何努力、也将无法可攀越的神话?”

晨峰不解的问:“师父,但无名师弟已经不喝不吃多天了,他?会否真的因熬不住而………”

晨峰不敢肯定的问,剑慧却相当肯定的答:“不会!”

“他这数天不吃不喝,也许全因为,他的修行已到了最后关头!他,已到了传说中的‘辟谷’境界!”

辟谷?据闻传说中的辟谷境界,是当一个高手练至化境,练至天人合一的时候,便能随意不吃不喝,届时候,吃与喝对他来说,已经毫无意义。

晨峰相当愕然!此时剑慧又叹道:“唉,无名,你本可熬半年至一年,便能恢复武功,但想不到以你的天资,居然可在内熬过三年,这三年内无数次的万剑轮回,究竟已把你的功力提升到什么境界?”

“一层?两层?三层?抑或十层?”

“无数次的万剑轮回,到底已把你变为神话?抑或永不会有人能及的不败怪物?”

剑慧实在不慾再想下去,他叹息着离开。

只有晨峰,在这数日的紧张关头内,还是异常渴望的守在冰窖门外,等待着他的十一师弟功成出关,等待着一看这剑道中将要诞生的神话……

终于,就在无名辟谷后的第八天黄昏,当他以为无名今天也许亦不会出关之时,冰窖之门,蓦地发出“轧”的一声!赫然缓缓开始升起来了!

晨峰当场兴奋莫名,情不自禁高呼:“啊……”

“师弟你终于……出关了?你终于出关了?”

不错!磨剑三年,只为今朝!他终于也功成出关了!

晨峰极度兴奋的看着逐渐上升的冰窖门内,翘首期待他师父口中的神话;当冰窖之门完全向上升起之时,他赫然看见了一道空前绝后的灿烂强光!

是剑光!

这道灿烂得令人无法直视的剑光,不独发自内里的英雄剑,还发至一个比英雄剑更灿烂绝伦的人!

只因为这个人,是一柄比英雄剑更光芒万丈的——剑!

晨峰终于看见了,原来剑道中的神话,竟然是这样的!竟然是这样的!

他此刻看见的无名,竟然已与三年前又判若两人!

此刻的无名赫然已变得……?

晨峰还未及为无名的风采高呼,已听见无名更为沉雄的声音道:“大师兄!”

“谢谢你在这三年内的帮忙,可惜我已没有时间再停下半分半刻!我要去了!”

“再见!”

此语未歇,仍未知变成如何的无名已如一道夺目剑光拔起!

晨峰终于看见了红尘最快的剑光!最可怕的剑光!

就在剑中神话诞生同时,不独剑中皇者应雄隐隐感到,就连剑中圣者的他,亦同时感到!

他——剑圣!

剑圣正在神州一座不知名的偏僻小居之中静心盘坐,闭目修行,瞿地,放置在他跟前的无双神剑,戛地“嗡嗡”作响!剑圣紧闭的双目亦陡地一睁!

但见剑圣满目疑惑、不信,反覆沉吟:“怎……可能?”

“一直以来,我只感到,慕应雄的皇者剑气与日俱增,如今……为何又会感到另一股强者剑气诞生?而且这股剑气,更是一股连我也猜测不透的极级剑气,正因为猜不透,所以………”

“它更精彩!它更可怕!”

可怕二字甫出,一直盘坐着的剑圣已倏地抽起跟前的无双神剑,接着……

纵身而起!

一纵之间,剑圣已如一柄举世无双的剑般,穿破小屋屋顶而出;他落在屋顶,扫视周遭的万里穹苍,仰天厉笑:“嘿!想不到剑中皇者之外又有神者!真好!那真的不枉老夫求剑一生,为剑曾牺牲的一切了!”

“今次,就让老夫好好会一会这个剑中神者!”

“看看是‘神’强?”

“抑或‘圣’强?”

厉笑声中,剑圣已紧执无双剑,凭自己无比敏锐的剑中感觉,闪电绝尘寻那剑中神者而去!

剑光!

剑光划过长空,划过茫茫黑夜,也划过剑宗无边寂寞的夜空!

如果单是剑光也可伤人杀人的话,那末,此刻在剑宗的所有人,恐怕全都要沦为瞎子!

因为剑宗之内,正有无数对的眼睛,皆目睹这道夺目剑光划空而过!

包括剑慧充满剑中智慧的眼睛!

还有破军的眼睛!

破军骤见半空划过的一道剑光,无限疑惑地问站于其身边之父剑慧:“爹,那……那倒底是……什么光?”

剑慧翘首看着那道从半空急速划过的光,沉沉的答:“剑光!”

“剑……光?那是谁的剑光?”

“军儿!这还用问?剑光由冰窖那边发出,必定是‘他’的剑光了!”

剑慧说着轻轻摇了摇头,沉吟叹道:“慕应雄!你可也看见了?你可也感觉到了?”

“当年你拜托我带回剑宗的二弟,已经剑有所成!而且他经历了三年万剑轮回,加上他的莫名剑诀及英雄剑,如今,就连老夫也无法想像他达至何等惊人境界?”

“唉,慕应雄,老夫虽在这三年内对你二弟的帮助不大,惟亦已如你当初所求,克尽当师父的责任了,我,总算没辜负当年你一番卑躬乞求,而他,也没辜负你所作的一切牺牲,成为一柄——”

“出鞘的绝顶神剑!”

“看他如今剑光之劲之急,他一定在赶回去阻止你,打败你了,你可知你虽然为他牺牲,他也为你熬了三年无尽的苦,如果你知道他曾为你受的万剑痛苦,相信,你,必定会相当高兴……”

“只是,他虽然已急速回去,但能否及时赶上你,与你豪情一战呢?”

“不过无论他能否赶上,你的心愿总算达成了!你实在应该满意了吧?”

“即使你堕进无边地狱,你这个与他毫无血缘却又有缘的大哥,也该安心瞑目了吧?”

“唉……”

究竟,蜕变后的无名,能否及时回去阻止应雄卖国?

谁都不知道!

就连应雄,也不知道。

三日后的元宵前夕。

慕府,夜。

也是决战前夕!

逾百金人精英,已经齐集于慕府庭园之内,静候一个人的命令,随时出动!

明晚元宵,便是慕龙等人的计划实行之期,可是今夜,应雄必须率领这逾百精英开始出动!因为以他们一众超卓轻功,要由慕府远赴皇帝所住的紫禁城,亦须一日一夜!

逾百精英,一直都默默跪于白衣如雪的应雄跟前,可是,应雄仍是久久未有命令出动,当中已有人大胆直言:“统帅!时候已经不早,若再不出发,恐怕明晚子时,我们都未能抵达紫禁城。”

是的!应雄亦深知再也不能拖延下去,他一直在拖延,只因为他在等一个人,一个前来打败他的人!

“英名,你为何还未前来?”

“你可知道,你若再不现身,一切便太迟了!”

“英名,你可别要令大哥失望。”

“这场地狱里的游戏,你,一定要出现!因为……”

“大哥会战至最后一刻,战至最后一分力量,也会以这一战成全你,将你已不能再高的境界推至……”

“更难想像的最高境界!”

可惜,无论应雄如何拖延,如何苦等,英名仍是久久未至,最后,应雄亦不想再令一众精英与他般苦等下去,他毅然吐出一句话:“时辰已到!要来的人已经来齐!我们这就立即——”

“起行!”

他终于等不及他了!他终于也要去了!

只不知,应雄此去,能否卖他亲娘慕夫人的中国?

救其父亲慕龙的金国?

无名,本不是一直如剑光般寸步不停,直趋慕府?何以竟迟迟未至?

只因为,他虽然赶着要来打败应雄,但这世上也有一个人……

赶着来打败他!

一个以剑为终生目标、终生伴侣、终生存在价值、终生意义的人!

剑圣!

就在无名赶回慕府的必经之路上,四十多岁的剑圣,终于凭着其惊世的剑中感觉,驰至无名的必经之路!“铮”的一声!他已把无双剑插在地上,傲立路子中央!

他在等!

因为他已感到,那股神力量,正朝着这条路急速进发!

果然!他傲立还不及半盏茶的时分,一道耀目剑光,已势如一道霹雳雷霆般向他这个方向电射而来!

剑圣紧紧盯着这道剑光,沉声的道:“呵呵!来了?”

“想不到,你比我所感觉的还要灿烂!还要夺目!不愧是一柄神级之剑!”

“而你我已这样接近,本剑圣亦已清楚感到,你这柄神者之剑到底是何方神圣了?你,就是三年前被我亲手尽废武功的——他?”

“嘿嘿!势难料到,朽剑可以重生!而且,你不但回复功力,更已身怀连我也猜不透的剑气!”

“好!今日就让我剑中之圣来试一试你,究竟你有何能耐,可突然晋身为剑中神者?”

沉吟声中,剑圣遽地将插在地上的无双剑一拔而起,仗剑卓立,须髯飘动,显见他已将剑气催动全身,他要——尽情尽力一战!

而那道灿烂绝伦的剑光,亦在剑圣沉吟之间,闪电已驰至其跟前十丈之内!

虽然剑光夺目,剑圣犹看不清光里的人已变为什么模样,但,剑光里已传来一声沉雄暴喝:“剑圣!快让路!”

“别要阻我!”

剑圣也毫不客气的答:“废话!你若要坚持自己要走的路,你便要先攻破我的路!”

“要我让路,就先问我的剑吧!”

说话声中,剑圣手中的无双剑遽地便朝冲近的剑光疾劈,而那道剑光之中,亦同时传出“他”沉雄的声音高声再道:“好!我的一生,已曾对太多人退让我的路!但今日,我绝不会再让路!剑圣,你敢阻我去见他的路,我如今就要你——终生后悔!”

“我要遇神杀神!遇圣杀——圣!”

语声方歇,绚烂的剑光之中,陡地已挥出另一道更为夺目的剑光!

英雄剑!

磨剑三年,他终于再度第一次出手!只因他知道,今夜他若要前去打败应雄的剑!

他便要先打败剑圣举世无双的无双神剑!

他若要创造历史,他便要打败历史!

江湖从无败绩的第一最强剑中历史——

剑!圣!

他要剑圣——

终!生!后!悔!

他能吗?

剑圣!浪荡江湖四十载,叱吒风云二十年!这场世纪最灿烂的剑决!将会是他剑中圣者的延续?抑或是……

另一剑道神话的——正式开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再见无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