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无名》

第18节

作者:马荣成

纵然无名此刻浑身冒着眩目剑光,修为惊世的剑圣还是有本事可以直视剑光中的无名双目;纵然剑圣一张老脸盛气骄人,无名仍有胆识直瞪着他的眼睛,以期寻出其目中剑招的破绽!

双方就一直如此的以“心”比剑,以“目”出招拆招,二人都没有动,也毋须动;因每在剑圣的目光中招意乍起,他便会立时发觉无名不屈的双目当中,已有破其剑招的招意;同样地,每当无名目光中有招意闪过,剑圣的眼睛亦很快便流露破招的喜悦!

然而,二人已以“心”以“目”斗了三个时辰,周遭亦给他俩身心所散发的盖世剑气,逼得陷于一片无边死寂,甚至地面,亦开始“叻叻勒勒”的龟裂起来,那些不敢动的“树木”,亦逐渐抵受不住二人“目光”你来我挡的强横剑意,忽地“砰彭”一声!

终于悉数被逼得爆开,迸为木屑!

霎时间叶碎木屑漫天,俨如飞沙地狱,可是,任那木屑凄厉地漫天飞扬,任一切将要因二人之“心战”而化为乌有,二人,仍然不动!

他们的目光,依然未因周遭的地动山摇而有半点散涣,他们的目光,仍如——剑!

剑来剑往!

势难料到,蜕变后的无名竟可与名震江湖的剑圣斗上三个时辰之久!在剑圣过去所败的二万九千八百六十八个强手当中,几曾有一人能让剑圣用上十招?几曾有一人能让剑圣用上一炷香的时间?

但眼前这个无名,却居然叫剑圣耗用了三个时辰,而仍未落败!

只是,二人若再如此缠斗下去,究竟至何时何刻,方能分出胜负?

正当二人仍在僵持之际,在二人百丈开外,竟冉冉出现了两条人影!

这两条人影,正正便是这两大盖世剑手这场世纪之战,一决胜负的关键!

但见这两条人影,原来并非什么武林高手,却仅是两名手执提灯、儒生装扮的寻常青年!

二人眉目看来异常相似,一看便知,应是兄弟无疑。二人俱各自掮着一个包袱,行色匆匆,似在赶路;其中一个已迳自对另一名青年道:“大……哥,这个树林漆黑得很,且不知为何,二弟总感到有点……不很自在的……感觉,好像……前方……有一些……很……可怕的东西,不知会否是……那些东西?”

二人果真是一双兄弟!那身为兄长的青年闻言,亦点头道:“嗯!二弟,大哥也……和你一样,总感到……像是有一些东西在逼压着我们,那……好像是一种令人非常心悸的感觉,但,纵然真的有那些……东西,可别要忘记,明天便是上京赴考的最后一天,我们若不能及时赶抵京城,恐怕便会白费爹娘为我俩所筹的路费了!这个树林虽然有点邪门,却是上京捷径,不得不行。”

那二弟听其兄所言,亦知不无道理,当下答道:“是的!若然我俩赴考稍迟,又怎对得起高堂严亲?反正平生不作亏心事,半夜敲门也不惊;我兄弟俩抚心自问,也从未曾干伤天害理之事,岂惧山间树里鬼神?大哥所言甚是!”

“这就对了。”那身为兄长的又道:“二弟,我俩已在这树林内兜兜转转了不少时分,好像已经迷路了;我俩还是尽快寻找捷径出路,可别要负了爹娘一番心血啊!”

身为兄长的于说话之间,正慾与其二弟尽快寻找出路,谁知,忽又闻其弟“啊”的高呼一声!

身为兄长的好奇一问:“二弟,你又有什么特殊感觉了?”

那二弟愣愣的答:“大……哥,你……可已看见了?”

“二弟,你看见了什么?”

那二弟吞了一口涎沫,喜形于色的答:“大哥!你见否在我们百丈开外,有——人?”

“人?”身为兄长的随即顺着其弟的目光望去,只见在他两兄弟前方百丈开外,出奇地一片飞屑漫天,惟在漫天飞屑之中,却依稀的站着两条高大的人影!

“不错!在我们百丈开外真的有人!二弟,我俩这回真的遇上贵人了!我们快上前问路,看如何快点走出这树林吧!”

说话声中,兄弟二人已兴高采烈地朝百丈开外的两条人影步去!

讵料,二人愈是步近,便愈感到气息滞闷,那股莫名的感觉更不断侵袭这两兄弟的心头!俨如他们正在步近地狱!

是的!这两兄弟真的正在接近地狱,缘于他俩如今愈步愈近的两个人,正是无名与剑圣!今夜,在此两大旷世剑手方圆百丈之内,即将会因两人之惊世一战,沦为葬剑葬心葬败葬恨的剑中地狱!

兄弟俩犹懵然不知自身已进入两大绝世剑手的剑决之地;而当他俩步至剑圣及无名十丈之内时,他俩方才发现,在二人周遭的所有树木,赫然已全部爆为碎屑,甚至地面亦龟裂不堪,似会随时天崩地裂!

而更教他们震惊的是,他们本在百丈外看见这里有人,也有“光”,满以为其中一人也像他们一样手执提灯,谁知,当他们睁目看清楚时,才惊悉这二人根本便没有提灯;“光”,原是发自其中一个人的身上!

那是一道足可叫举世瞩目,人神共拜的剑光!

那二弟惊见眼前奇景,已不由自主脱口高呼:“啊……!大……哥,怎……会这样的?那……年青人……怎会全身冒光?他……到底是人还是鬼?抑或……”

“他是神?”

神?

不错!他确是神!剑中之神!

在那二弟的惊呼声中,他的大哥已深知不妙,不由分说,一手拉着其二弟往回走,讵料还是迟了一步!

他俩的突然出现,已经惊动了这场剑中神圣之战中的——圣!

在此弹指之间,剑圣一直全神瞪着无名的目光遽地一移,一闪,便落在这双落荒而逃的兄弟中的——大哥身上!

倏忽之间,那个本拉着其弟没命奔逃的大哥赫然顿止!缘于他忽然感到,一股排山倒海般的气势已重重的笼罩他的全身,控制着他的脚步!他当然不知道那是什么气势!那其实是剑气!缘于他完全不懂武功,根本没有内力可反抗剑圣的剑气!若是高手,纵是强如剑圣,亦未必能闪电以剑气控人!万料不到,以剑圣的圣者修为,竟已能以自身浓烈剑气驾驭别人的行动及意志!

但听剑圣此刻冷然一笑,朗声对无名道:“呵呵!在我们所知的习剑最高境界之中,便是‘万剑皆可为剑’!”

“人,亦是天地万物之一,故而,任何人亦是本圣的剑!”

“无名!我俩以‘心’比剑相持不下,本剑圣已厌倦再站下去,就让我们乾脆点!以‘人’作剑!尽快分出胜负吧!”

语声方歇,剑圣双目中所散发的剑气、剑意盎发浓烈,剑气难当,那身为兄长的根本无法反抗剑圣的剑意,赫然已被其双目的剑意引动,霍地两指一戟,指立如利剑向其弟咽喉刺去!

天!剑圣这一剑指并不刺向无名,而偏要令这两兄弟中的兄长刺向其弟,是因为他明白,以无名的为人,一定不会看着兄弑其弟!

他一定也会全力以赴,以“人”应战!

果然!为免这两兄弟中的二弟被其兄刺中咽喉而酿成伦常惨剧,无名的双目不由闪电移向二人中的“弟”,目光一放,无敌剑意亦同时绽出,那二弟登时也身不由己,戟指便挡其兄的夺命剑指!

瞬息之间,本来完全不懂武功的一对儒生兄弟,竟在两大神圣剑意带动之下,俨然两个绝世剑手!“噗噗拍拍”的以指为剑,更以一种他们从未想过人会拥有的身手及速度,拼了——千招!

可是,剑圣虽能尽情以“人”为剑一战,无名,看来却反而未能放开怀抱迎战!

他纵亦可用剑意驱使这两兄弟中的“弟”应战,但却唯恐其剑指真的会误中其兄,他不想因自己意图取胜而令这双无辜兄弟有所死伤,故在驱动其“弟”迎战时总心存顾忌,剑指总有三分保留!

而这三分保重,已经令在其剑意带动下的“弟”,节节处于下风!

千招过后,劣势更呈明显,身为二弟的在无名顾忌之下,破绽频频败露,剑圣见状益发暴喜如狂:“嘿嘿!”

“无名!你实在过于愚仁了!”

“你可知战场之上,最辣手的剑也正是最天下无敌的剑?你三番四次唯恐会令其弟误伤其兄,未能全情出招!正是无敌的大忌!”

果然!就在无名诸般顾忌之下,身为二弟的,额上又再次露出一个破绽!也是最致命的必败破绽!

剑圣当然不会毫无所觉!他已即时瞧出了这个最致命的破绽,当下狂笑:“呵呵!”

“无名!你实在太令本剑圣失望了!枉你一番心力回复武功,还是冲不破一个‘仁’字!本剑圣忽然发觉自己对你已再无兴趣!也再不想与你战下去!就让我最后以这一式最无情无道无敌的剑……”

“了结这一战!”

一语至此,剑圣双目的剑意益发烈不可挡,那个身为兄长的儒生更是无法自己,右手俨如一柄夺命杀剑,势如破竹朝其弟额上所露的破绽狠劈下去!

这一劈,势必可将其弟天灵狠狠劈开!剑圣这一招已胜算在握!他胜定了!

惟是,就在此胜负存亡的一刹那,剑圣蓦然听见剑光中的无名,满目自信的吐出一句令他这一代剑圣也莫名其妙的话:“剑圣。”

“你,”

“已败了。”

败了?不败的剑圣为何会败?剑圣骄狂无比的战心随即一摄,接着他便发觉……

曾经不败的他,曾经天下无敌的他,真的已经败了!

他的“不败”,他的“无敌”,真的已化为曾经……

战吧!战吧!战吧!

惨嚎撕天!

应雄与一众金人精英,终在宫内被十面埋伏,且还遭数千乱箭扫射,顷刻之间,不但惊呼狂嚎响彻夜空,甚至激溅起无数凄厉无比的冲天血浪!

血浪滔天,整个深宫内苑如同弥漫着一层浓浊的血雾,中人慾呕,蔽人视野。

而就在惨叫声逐渐沉寂下来之际,那个傲立城顶、后有一千侍卫、还有逾百大内精英贴身拱护的中原皇帝,虽还未瞧清楚血雾内的金人是否已全部中箭,却先自开怀大笑道:“不自量力!”

“金狗们!你们历朝历代,对我们中原来说只是过街之鼠而已!今日你们栽在朕的手上,只怪你们技不如朕,死也活该!啊哈哈哈……”

皇帝一语至此,已吩咐在内苑地上的侍卫道:“众侍卫听令!这群金狗在数千利箭侍候之下,相信已全军覆没,你们这就立即将他们的首推出午门示众!让天下人耻笑他们的愚昧无知,不自量力吧……”

对!在数千利箭同一时间劲射之下,情理而言,任那逾百金人是一等一的精英,亦绝无逃出生天之理!故而皇帝才会如此开怀大笑!

只是,这世上有一个人……

他!从不合情合理!

他曾用心逼使另一个“他”发奋求进的手段,亦绝不合乎情理……

皇帝这句命令还没说完,突如其来地,内苑里蓦又响起无数“啊呀”的惊叫之声!

皇帝连随朝这阵“啊呀”之声望去,只见发出这些惊叫之声的人,竟然是他那群在地面埋伏的侍卫!

他们脱口惊叫,缘于此时此刻,那层层因劲箭而激起的冲天血雾,已经冉冉散去;在浓浊血雾尽散之后,他们发现,除了那逾百金人精英早已如皇帝所料,中箭身亡外,一个适才在未放箭前已令他们瞩目万分的人,却赫然不见了!

那个人令他们瞩目,全因为那批金人精英所披的尽是深沉的夜行快衣,只有他仍毫不顾忌,依然故我,一身白衣如雪!

还有,他一身皇者的气势亦令数千侍卫相当瞩目!至少,他比他们的皇帝,更像一个令人拜服的皇者!

万剑之皇!

赫见那逾百金人浑身如箭猪一般横尸遍地,却独久他们那白衣统帅的首领,就连正意气风发的皇帝亦陡地大吃一惊,愣愣道:“怎……可能?”

“数以千计箭阵侍候,任何人……也要成中之鳖!那……走狗,怎可能……会幸免?他怎可能逃出生天?啊……”

“他如今又在……哪?”

皇帝正慾下令众侍卫原地搜索,讵料,又传来一个异常冷静的声音对他道:“是有可能的。”

“因为,我,本来便是一柄比箭还要快的剑。”

“能躲过千箭万箭,又有何难?”

“只可惜,纵然我的武功已臻至皇者级数,但……还是无法及时相救与我同行的他们;他们虽屡劝不听,却也只是急于救金而已,真是可惜,唉……”

此言乍出,在城顶高高在上的皇帝当场大感震惊,缘于这个冷静的声音与其相当接近,近得就在——他的身后!

瞿地,一柄剑已同时随声从后送前,狠狠架在皇帝的脖子上!剑是英雄剑,持剑的人,正是那个令一众中原侍卫相当嘱目的人!

应雄!

他仍然是一个极度不合乎情理的人!他强得不合情理!也快得不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再见无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