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无名》

第20节

作者:马荣成

“那,无名前辈……到底下了什么重要的决定?”

茶寮之内,聂风已为这双义重情浓的兄弟前尘,听得异常“惊心动魄”,动魄的是二人的情义,惊心的是他俩面对的危机!

坐于其畔的步惊云,纵然永远如死神像般纹风不动,此刻的一双冷目,似亦在全神倾听,他似乎也在关心,他所敬重的黑衣叔叔将要所下的决定!

那个仍不见面目的神秘人,徐徐一瞄正一片黯然、似在陷于过去回忆的应雄,道:“无名当其时所下的决定,实是一个教所有人都无法相信的决定!”

“他竟然……”

他竟然仗剑仰天狂笑!

面对已声称是金人的大哥!面对中原汹汹五万兵马!无名赫然紧执英雄剑,仰天狂笑?

所有人尽皆不明所以,只有应雄,听见无名这阵狂笑,如弟莫若兄,他已经明白无名所下的决定,当下一脸铁青!

只因他的笑声狂中带傲,那种狂,那种傲,仿佛要以其一人之力,笑尽天下苍生,何以偏要将……

汉胡路来限?

果然!应雄猜得一点不错!就在无名狂笑声歇之时,无名已凛然紧执英雄剑,指着场中五万兵马,与及中原皇帝的鼻子,大义凛然的笑骂:“好!好!好!”

“我无名半生,一直都背负我大哥与两个娘亲的厚望,一直都无法自己!但,既然我大哥慕应雄亦能勇敢选择自己求死的命运,我又为何不能选择自己的命运?”

“我知道今夜只要斩下他的头,我便必会如安排成为英雄!但,这并不是我甘愿选择的命运!而今夜,我已决定选择另一条我要选择的命运!”

“既然我大哥慕应雄说他是金人,我无名,便选择作为与金人患难与共的兄弟!”

无名说着又朝五万中原兵马目而视:“所有中原人马听着!”

“慕应雄虽是金人,却是我无名永远不如的人间好汉!他为我所干的,即使我以一死谢他亦无法还清!无论他是否金人,我无名亦绝不会嫌弃他!绝不会与他划清汉金界限!你们若想损他一根毫发,就先过我无名英雄剑这一关!”

“不单是他,就连曾给我三餐之恩、养育我的爹慕龙,亦绝不许杀!”

说了!无名终于说出了自己最大的决定!他作出了他命运上的最大抉择!

他终于打破了应雄为他一手安排会成为英雄的命运!他终如慕夫人所愿,将自己的命运握在自己手中!

那管掌握自己命运的代价是面对此五万兵马!

那管死!

应雄乍闻无名此刻的狂傲宣言,当下乍惊乍喜,喜的,当然是无名始终没嫌弃他这个大哥是金人,始终相信他是为了他才会卖国,始终相信兄弟情真!惊的,却是纵然无名已天下无敌,但以其一人之力,真的可敌五万雄师,且还要救出他及其父慕龙?

本已被适才无名与应雄之战冲开穴道的慕龙,虽仍瘫软乏力,惟骤闻无名此番慷慨之意,当下亦惭愧低首,他向来对无名不好,他为何不要命也要悍卫他?

只有应雄明白,无名悍卫慕龙,是因为他!慕龙纵有千般不是,但毕竟是其兄弟俩之父,若要丢下他独自逃去,他兄弟俩纵能逃生,此后亦难心安。

然而,面对五万兵马,若真的能带着两人全身而退,便可真是神话了!故应雄虽为无名悍卫他两父子而欣喜,却仍不忘劝道:“二……弟,大哥……很高兴你……仍当我这个已……十恶不赦的人……是大哥,但……你真的犯不着为我两父子再……如此……”

应雄话未说完,无名己勃然变色,他回望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对应雄如此声色俱厉:“住口!”

“大哥,你应该知道,今日即使我无名杀了你而成为他们欢迎的英雄,也不会是甚么真英雄!英雄至此,已经失去意义!大哥,你若仍当二弟是条汉子,就让我尽力为你们而战吧!”

是的!应雄闻言,虽被无名的当头棒喝弄至一呆,惟亦深深明白,他和他,已再无回头之路!他和他,已不能再斩断这段千丝万缕的手足之情!他当下亦一片豁然,苦苦一笑:“二弟,我,终于明白你的意思了!很好!那若……这次我们能真的杀出重围,我们就再续这场兄弟之情!若不能杀出重围,那……”

“我们就来生再当一双真正的好兄弟吧!”

无名亦展颜一笑,一手搭着应雄的手,两掌紧紧互握,豪情的道:“不错!”

“即使死了,我们生生世世,”

“仍是不背不叛不弃的好兄弟!”

就在二人两手互握之间,场中的皇帝眼见势色不对,当下已高声下令:“二万弓箭手!放箭!”

一声令下,场中二万弓箭手登时首先发难,“嗤”声大作,二万劲箭同一时间赫然齐放!

无名与应雄只是相视一笑,倏忽之间,无名已一把挟着软弱无力的应雄,“呼”的一声闪电扑向慕龙……

他们终于要杀出重围了!只不知,一个神话,两个英雄,是否真能战胜命运?

逃出生天?

聂风当然知道,答案是肯定的!

否则后来鬼虎叔叔的主人“无名”,便不会发生以一人之力重挫十大派,导致武林一度萧条的神话了;而应雄,如今亦不会仍活生生的展示在众人眼前!

只是,究竟无名当年如何以一人之力,将已难施半分内力的应雄与刚刚解穴的慕龙救出重围呢?其中可也匪夷所思!

故聂风一望仍在默然忖度的步惊风,复又回望那个不见面目的神秘人,问:“那,当年无名前辈,到底如何带着慕前辈与其父杀出重围?”

那神秘人一瞄应雄,恍如在看着他的反应,只见应雄乍闻聂风此问,也是一脸戚然,但神秘人还是喟然叹着答:“说真的!其实,即使以当年无名天下无敌的武功,要带着两个行动不大灵光的人冲出五万兵马的重重围困,亦根本绝不可能!毕竟,天下无敌也仅是天下无敌!并非是真正的神!”

聂风奇道:“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一开始已有人自行放弃被救,最后无名只带着一个人杀出重围!”

“那,究竟是谁放弃被救?”

骤闻这条问题,一直只是戚然默听的应雄,遽地迳自答道:“是我爹!”

一声爹,应雄的目光又似飘到老远。

“当时皇帝一声下令,二万利箭已劲射而出,场中的鸠罗公子及慕府家仆,已当场被劲箭射杀,可是二弟犹鼓动英雄剑的盖世剑气,为我及爹卸去无数利箭,只是箭手无情,一箭连着一箭,二万利箭又再二万,我爹眼见二弟真的如此不计较当年拆散他与秋娘母子的前嫌,更不嫌弃我父子俩是金人余孽,当下益发羞愧难当;又见二弟如此为我们卸箭下去非并良策,惟一可以杀出重围,便是牺牲我和他老人家其中一人,以二弟的盖世武功,方才有机会可逃出生天;故而,爹突然对正忙着卸箭的二弟说了一句话:‘英……名!爹对不起……你!也无颜再……面对你!希望你大人有大量,助我子应雄……逃出生天!’接着,爹便朝我温然一笑,遽然鼓尽他仅余的内力,奋力向自己天灵……一劈!”

应雄说至这里,一双沧桑的眼睛竟潸然有泪光,可知虽已事隔十多二十年,当年其父为能令爱子有机会逃出生天而自我牺牲,对他的疼爱之情,他犹历历在目……

虎毒不食儿!又一最佳明证!

那神秘人见应雄潸然有泪,似是哽咽难言,心知他亦难以再说下去,遂又再次摇首叹道:“可惜的是,纵然慕龙为令两个儿子能逃出生天而自戕,但毕竟五万精兵实在太多;无名一面挟着其兄应雄,一面以英雄剑气逼开中原精兵,他每出一剑都伤数百人以上,剑的修为,简直已达神而明之的超凡境界;只是五万精兵前仆后继,边打边追,一直支撑了个多时辰,最后,无名挟着其兄,登至一个距慕龙镇一里的断崖之上,那时候无名已用其惊世之剑重创二万中原精兵,还余下三万精兵包围崖顶,死缠不休……”

“只是,无名仍一意孤行捍卫其兄下去,他将其兄应雄放在他身后的断崖之上,自己却在断崖前以剑划下一条剑痕;他便以一剑当关,绝不容许三万精兵僭过那条剑痕伤其大哥。他自忖以自己每一剑重创数百精英,三万精兵虽多,也总可以在他力尽前统统击败,而当他力尽之时,他最尊敬的大哥,想必亦已回复部份内力,可以自行冲出重围,届时候,那管他自己因力尽被千刀万剐,他亦不悔……”

想到当年无名一夫当关,五万精兵莫敌,只为了保护一个对他情至义尽的大哥,其豪情盖世可想而知,聂风与步惊云愈听下去,亦不由自主暗暗为这双兄弟之情肃然。

聂风道:“那,无名前辈最后真的能熬至应雄前辈恢复气力之时?”

“不!”那神秘人一望此际陷入沈思的应雄,又道:“他并没有熬那么久!因为根本用不着!”

“就在无名拼命为其兄而艰苦应战之际,突闻身后的断崖一阵隆然巨响!接着又觉有人将一卷东西闪电插在他的腰带之后,他于百忙中回首一望,只见插于其腰带间的竟是那卷应雄逼皇帝所签的条约,而应雄,赫然已和他身后的断崖,一起飞快堕向崖下的万丈洪流当中!”

“啊?”聂风听罢不期然朝应雄一瞄,道:“应雄前辈怎会连人带崖堕向万丈深渊?”

神秘人说时朝天一叹,定定的看着应雄:“因为,慕应雄最后还是一意孤行的再次走回自己所选的命运。他眼见无名先战剑圣,后再战他,最后还要力抗五万精英的盘肠血战,据说,皇帝更开始调动另外数万精兵,已在急速赶来,如此下去,他毕生所成全的一代神话,势必为护他而战至最后一分力尽而死。他绝不能够任由无名为护他而死,他仍忘不了对两个娘亲的承诺;最后,他便狠下心肠,豁尽自己在这个多时辰刚刚回复的少许内力,以他那柄断了的英雄剑,劈断整个断崖,想自己一人沉下地狱!”

“无名固然极度震惊!可是应雄下堕之势相当急,纵是已盖世无敌的他,亦深叹无法可救!他仅能从应雄下堕的劲风当中,听见应雄最后自我沈吟的一句话:‘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娘亲,孩儿终可……无愧来……见你……了……’‘二弟,大哥……未能与你一起奋勇……抗敌,却自求了断,实在对不起你,唯有寄望来生再做兄弟吧!’”

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

这句话,正是慕夫人一生的座右铭!也是应雄于其母临终前不断在心里重复提醒自己要谨守一生的亡母遗训!他终于如其母所愿!并没令亡母失望……

已是白发苍苍的应雄重听自己先母慕夫人的遗训,本已盈在眼眶的泪,亦不由自主掉了下来,他遽地摇首:“不!请别……再说下去了!一切已经过去,我……已不想再听……”

是的!纵然他最后能做到无愧于心又如何?今时今日,他已白发苍苍,潦倒风尘,苟且偷生,若其亡母慕夫人见他如此潦倒,又岂会安息泉下?他同样愧对亡母!

“但,有些故事,你还是要听下去的。”那神秘人又道:“因为有些事情,你仍未知道。”

“我甚么都知道。自从我堕崖后,我居然能侥幸不死,而我二弟最后亦终于在没有我的负累之后杀出重围,后来他更成为力挫十大派的武林神话,总算没令我失望。”

“虽然他曾因救我这头金狗而叛逆皇帝旨意,但曾动兵五万仍不能置他死地,更何况我逼他签的条约后来落在我二弟手上,二弟当然不会将那条约交给倭寇,虽只是自己留起来,皇帝亦对我二弟相当忌惮,加上我二弟行踪飘忽,皇帝亦不敢再对我二弟有所妄动……”

“是的!你二弟无名最终都如你所愿,成为神话!而曾经出卖你的荻红,据说终因皇帝恐其会漏他被逼签条约的丑事,最后亦遭灭口!只是,你既然未死,又知道你二弟未死,为何不与他再见面?这么多年来,为何一直都避不见他?你可知道,他找你,找得好苦?”

哦?迄今在全神倾听的聂风及步惊云一听之下,当下对眼前这神秘人再次好奇起来;这人,居然知道无名找应雄找得好苦?这人与无名,一定有极为密切的关连……

“不错!我知道他一定会找我!因为以他的神剑修为,一定会感应到我的剑气仍在世上,但,我太清楚他;所以,我更不能见他!”

“哦?”

“我也曾听说,小瑜最后都嫁了给他为妻,后来,却被他在武林中所结的仇家毒杀,他伤痛爱妻之死,早已痛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节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