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无名》

第5节

作者:马荣成

慕龙已是一流高手,能够为他搭上披风而不被他发觉,想必,这个人纵然内力仍未可比慕龙,身手也相当不凡,手脚极轻……

慕夫人不期然想起一个人,一个“他”,想起,若这个“他”真的可以为其丈夫搭上披风而不被发觉,他,该拥有何等优秀的潜质?

她更想起,无论她的丈夫如何讨厌“他”,苛待“他”,他还是不忘为他搭上披风,这颗心,是何等知恩图报的胸襟?纵使慕龙从不把他当人看待,给他的……

仅是如养一头小猫小狗的三餐之恩……

太阳升起,并没为“他”带来希望;太阳下山,也没为“他”带来感慨。

“他”,还是神秘地、麻木地活在慕府之内,然而……

慕家出了一个低首“英雄”的事,很快便传遍整个慕龙镇,甚至传至镇外。

大家都十分好奇,以慕龙将军在沙场上战无不胜的神威,竟尔会出了一个喜欢低头的义子,这真是不很光彩的一回事!

人们对于不很光彩的事,最有兴趣谈论,不出半月,英名与英雄这两个名字,已在方圆百里之内,无人不识。

有些人更整日流连于慕府之外,慾一睹这怪孩子的庐山,可是,始中缘悭一面。

这亦难怪!纵是慕府内的人,也未必知道此子平素会在哪里。

甚至慕龙。

慕龙在此子回来之初,也仅是见过他数面;每次见面,他不是向他大兴问罪之师,便是对他严词苛责;无他!皆因他讨厌他这个——克星!孤星!

无巧不成话!这孩子回来半个月后,慕家那十多头恶犬竟然一同染上瘟热死了,这十多头恶犬,曾对英名敬而远之,如今死于非命,更令人联想与他有关!

低首孤星之名,益发不胫而走,街知巷闻!

有些时候,婢仆们偶尔在慕府内远远遇见他,已立即退避三舍,绕道而行;更有些胆小如鼠的婢女,曾远远眺见他的背影,便已害怕得呱呱大哭,恐怕自己将会命不久矣。

偌大的慕府,登时因为一个孩子,而陷于风声鹤唳,杯弓蛇影,草木皆“惊”。

惟是,在风声鹤唳之中,也有一些人并不害怕。

例如小瑜,她亦与慕夫人一样认为,英名并不是孤星,一切刑克之事,皆与他无干。尽管小瑜的姊姊荻红总是劝喻小瑜远离英名,惟是,小瑜每次于府内遇见他,总是情不自禁地对他多看两眼,纵使他经常低首,她其实也看不见什么。

至于慕龙的儿子应雄……

自信的他,仍是自信的他;他并没有刻意避开英名,也没有刻意接近英名,可能他根本便不畏惧任何人、任何事,每次他遇上英名,他总是施施然的看着他。

就像在看着一件巧夺天工的“英雄塑像”一样!一件与他自己同样完美的塑像!

应雄的眼里永远都在闪烁着精光,谁都不知道他在想些甚么,正如谁都不知英名这孤星在想些甚么一样!

如果英名是怪物,应雄也该是怪物,慕府,其实有两头怪物!

惟是,慕夫人对于这两头怪物,一样平等看待,无分彼此;她对他,只是尽身而为人的责任吧了!即使他不是她的儿子,仅是一个陌路的小叫化,这么沉郁的孩子,也该帮一帮他吧?人,是应该平等的;她绝不偏袒自己的亲儿,也绝不偏袒英名。

她深信,一切所发生的凶亡都与英雄英名无关,一切都纯属巧合;如果这孩子真的被老天赐与孤星之命,那上天岂非太不公平?

试问她怎能相信,一个可能每晚都会为她预备烧水的孩子会是孤星?

她又怎忍相信,一个小小年纪已懂得知恩图报的孩子,会刑克至亲?

不公平!

正因为不公平,所以慕夫人对此子更是厚待有加!她绝对相信,只要她细心扶掖此子,此子必定成材!她从不相信“人”会天生是贱!“人”会一生低着头颅作人。

她知道,时间可以改变所有人对英名的看法!只要假以时日,当一切曾围绕他身边所发生的不快与死亡冉冉过去之后,人们便会渐渐忘记,他曾一度被喻为——孤星。

可惜的是,慕夫人虽然想以时间证明一切,虽然想终自己一生也待英名如亲子,但,她与他相处的时日,并不长久……世上实在有太多不公平的事。

终于有一天,孤星的宿命,就偏偏发生在绝不相信他是孤星的人的身上!

那个人,正是——慕夫人!

那一天,正是英名入住慕府的第三十天……

那天,亦是慕夫人的大寿之期。

慕龙为她于府内筵开百席,广宴亲朋,却不想他的心头刺英名出现宴中,然而慕夫人却坚持道:“龙,你该知道,我向来最希望看见一家团聚。”

“你为我筵开百席,你对我的心,我怎会不明?我固然开心不已。只是,若寿宴独欠英名,试问,又有甚么意思?”

“龙,如果英名真的是坏,真的是烂泥扶不上墙的话,我也无话可说:但你也曾见他如何不惜长途跋涉,也要把八位亡师灵牌带在身边,这样的孩子,若我对他……连他的亡师也不如的话,就……枉为人母了;毕竟,他能成为我们义子,也是一种……难得的缘,何苦要辜负这份缘?”

慕龙没料到她经常把英名挂在口边,为之气结,但既是她的大寿,好歹也由她作一次主吧?他拿她没法,只得道:“夫人你既然一意孤行,我也不想拂逆你的心意!不过,我早告诉你,相士曾说此子刑克至亲,你若让他在你的寿宴中出现,恐怕……不知会有甚么不祥事会发生……”

“不会的!”慕夫人神色坚定的答:“龙,若英名真的刑克至亲,就让他刑克我吧!我不信也不介意!英名只是一个乖孩子吧了,有许多他干了的事,你不晓得……”

她本想把每夜那两盆盛满此子心意的水,与及慕龙夜来身上的披风之事全盘说出,唯慕龙已显得不耐烦的道:“唉!罢了罢了!夫人你就放过我吧!我想清静一点!不想在听见这个令人心烦的名字!”

说罢已大步走出房去,“逃之夭夭”。

慕夫人只觉其夫竟对英名成见之深,实属少见,唯此事她也帮忙不了,眼前她唯一要干的事,便是通知英名,今夜在她的寿宴上出席。

慕夫人于是往找英名,可是英名却不在房中,她等了许久,始终也等不着他回来,最后唯有在他房内留下字条而去……

“孩子,今夜是娘的大寿,龙将会为我在府内设筵百席,娘很开心,但若娘能见你出席,与应雄坐于娘的身边,一家团叙,将会更开心……孩子,娘知道你素来不喜与我们一起,甚至许多时后都避不见人,只是,孩子你别要自卑,娘虽与你相处日子尚短,却知你是一个有心的孩子;娘亦只有这个心愿,希望你届时不会令娘失望。也不要让你爹与及慕府所有人瞧不起你,娘相信你绝对不是孤星!希望你届时能堂堂正正抬起头来!”

寥寥数语,已尽把一个慈母对孩子的深厚寄望表露无遗,她仅是希望他能抬首做人,不要自惭身世;只是,这纸写下慈母心生的字条,英名会否看见?

即使看见了,他又会否——如她所愿?

她终仅如她一半所愿。

怎么说呢?当天晚上,当所有高朋已满座,当慕夫人正在忐忑思量英名会否前来,而在寿宴中显得心不在焉的时候,一条小小的身影终于缓缓出现了!

斯时,宾客们正在把贺礼送给慕夫人。慕龙曾贵为朝廷名将,官戚仍在,只要他如今一开金口,总有不少朝廷中人会帮忙;故所有亲朋戚友,也忙不迭伺机向他巴结,所送的贺礼,不是珠光宝气,便是稀世奇珍,一时间金玉满堂,令人眩目。

纵使是小孩子们,也都送了一些东西给慕夫人。

就像荻红与小瑜,她姊妹俩一起绣了一块锦帕送给舅母,慕夫人见她姊妹俩如此细心,当然满心欢喜;她的亲儿应雄,更送了一卷由他亲笔所写的“寿比南山”的字画给她;亲友们乍见这卷字画,不禁叹为观止,想不到此子年方十一,竟已写得一手“龙飞凤舞,草劲有力”的好字;慕夫人见所有人在赞赏自己的儿子,其实,已是她儿子送给她最好的贺礼。

天下父母心,又有谁个不希望爱儿在亲友中出类拔萃,脱颖而出?

这不仅是慕夫人对自己亲儿的期望,也是她对她另一个儿子的期望,她实在更希望她的另一个儿子会被亲友们称赞,因为她心知他比她的亲子所受的苦更多,所得的幸福却更少………

然而,纵然应雄令慕夫人感到极为光彩,一个极不光彩的人,却在此时此刻,步进喜气洋洋的厅堂之内!

也许,只是慕龙感到不光彩而已,慕夫人却不然。

此人乍现,偌大的厅堂登时陷于一片死寂!

正在灌酒谈笑的宾客们顿时止住了喧哗声!

慕龙脸上的笑意也霍地消失!

一切都像停止了似的,霎时鸦雀无声!

所有宾客的目光,尽都落在此刻步进厅堂的“他”身上!

全因为,“他”这个不祥人,本就不应出现于这个喜气呈祥的场合!

他不该!他不配!

只见英名正一步一步接近慕夫人所坐的地方,他走的很慢,只因为他每一步都像有千斤之重;他的每一步,都要承担着堂上逾千宾客的好奇、鄙夷、与及害怕的目光。

可是,既然明知要受尽千夫鄙视,他为何还要来?是否因为……他为着慕夫人留给他的字条,为着慕夫人这个对他情至义尽的义母不想他给人瞧不起,纵然他如今所踏的每一步何其沉重,何其辛苦,他还是应邀来了!

他身上所披的已不是当日入门的脏旧粗衣,衣履虽不华丽却素净,然而这身打扮看在慕龙眼内,却只令他感到蒙羞;这孩子所喜爱的衣料,怎地连慕府内最下贱的侍婢也不屑穿?

所有宾客都目露好奇与恐惧的眼神,这个月来,他们这班人早已风闻慕龙那不祥的孩子回来了,却未想过,这孩子真的如传言所说,总爱低首。

可是,慕夫人却一点也没嫌弃此子,眼见英名一步步朝她走近,早已眉开眼笑的她更为眉开眼笑,唯一令她仍略感失望的,是他始终还是低着头,他始终没有如她所求的抬起头来,惟慕夫人见他能出席,已觉相当难得,她喜极低呼:“英……名?你……真的来了?”

“真好!来来来!快坐到娘的身边,让我把你介绍给各位亲戚朋友!”

说着,心中的失望已一扫而空,更已一把将缓缓上前的英名拉到身畔,要他坐在她的左侧,而应雄,则坐在她的右侧。

“各位!”慕夫人一脸自豪的对宾客道:“这位就是外子与我的第二个儿子——英名!他与应雄该是同年同月同日所生,二人长得颇相像呢!尤其是他俩的声音,有七分相似;我这两个儿子,也许前生很有缘呢?”

相像?有缘?

相信也只有慕夫人自己认为,英名与应雄相像,其他宾客的眼神,都像在不以为然。

也是!一个身披一身名贵的丝锦绣衣,上绣耀目银线,闪闪生光,简直是华丽与传奇所在;一个却墨衣一袭,低沉而不显眼,料贱而不矜贵,且低首不见面目,怎可说二人相像?

并没有慕夫人预期当中的赞叹之声!也没有掌声!只有沉默!

不过纵然一众宾客似不赞同慕夫人的看法,当中还有二人,却暗感认同。

小瑜、应雄。

小瑜只感到众宾客的木然反应有点过份,而应雄……

他遽地“一马当先”,上前一把搭着英名的肩膊,与他并排,故作开怀的道:“不错!娘说得一点不错!我这个二弟,连我也认为与自己十分相像呢!大家说是不是?大家说是不是?”

应雄说着笑着,一双眸子飞快地朝堂上逾千宾客一扫,这孩子的目光,竟似有一种令人不得不服的压逼感,众宾客向来趋炎附势,眼见连慕龙的亲儿也如此袒护此子,登时七情上面地附和:“是……呀!啊哈!慕大少与二少真是像极呢!俨如挛生一般啊!”

瞬息之间,整个厅堂洋溢着起哄的笑声,适才不安与恐惧顿一扫而空。

慕夫人见自己儿子如此帮助英名解围,心中不无感动,暗自老怀大慰。

还有小瑜,更是对这应雄表哥另眼相看,暗思:“说得好!应雄表哥……其实也是一个明白人啊!”

惟在满堂宾客的哄笑声中,英名却蓦地对仍搭着其肩的应雄,沉声问了一个大家听不见的问题:“为何,屡次助我?”

应雄嘴角轻翘,一笑,也压低嗓门轻声在其耳边答:“因为,你并不讨厌。”

他续道:“这个世上,讨厌的人实在太多哪!你看那群宾客,个个都像工蚁般平凡,他们外表虽堂煌,内心却又卑屈,他们只是在刻意奉承我爹这只更大的蚁吧了!但你……”

“你不是蚁!你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再见无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