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无名》

第9节

作者:马荣成

山野迷离。

暮色,如同一个被遗弃的恋人之心一般,逐渐低沉、迷蒙、灰黯。

天色已经全黑,可是,应雄、英名、小瑜,却犹在山野之间埋首赶路。

虽然早已绕道而行,却连应雄也没料到,这个峡谷竟是出奇的广阔巨大,可说是一望无垠,三人一直绕着峡谷内的峭壁前行,势难料到这一绕圈,竟绕了数里之遥,就连“暮”色亦已沦为“夜”色。

只是,应雄与英名本预期会有奇事发生,却不仅没有奇事发生,甚至连半点民居的影儿也欠奉!映入眼的只有黑压压的诡异丛林。

幽暗之中,小瑜一直靠近英名那边前行,她不明白,自从她与英名、应雄成长以后,虽然应雄与她相处的时候较多,她却总是不期然的靠近英名,就像此刻,她也是自自然然靠近英名那边前行。

可是因为,在她那颗芳心深处,有一个她也不太明白的情意结,令她总是身不由己地向着英名那方?她对他……?

那个摸骨圣手不是早已预言,她将来必会遂生平所愿,嫁给一个“真英雄”的吗?

想到这里,小瑜一颗芳心霍地卜卜乱跳不停,她斜泛眼波,一瞟距她不远的英名,已不敢再想下去。

三人犹继续沿着峡谷绕圈,小瑜但见天色已黑不见底,不由担心的对走在前的应雄道:“应雄表哥,这样绕路下去不是办法!天已黑了!四下又无人烟,今夜我们莫说能否赶回慕府,就连能否找得投宿的地方也成问题啊!”

应雄却是胸有成竹的答:“毋庸操心!小瑜,也许,我们想见的人或事已经不远了……”

是的!真的已经不远!就在应雄说话之间,英名忽地眉毛一扬,他似乎已听见一些什么似的!

果然!一阵“呜呜”的哭声,猝地自数百丈外的黑暗前方传来,宛如鬼哭!

寒夜荒山,骤传鬼哭般的声音,小瑜毕竟是女孩子,闻声登时胆颤心寒,道:“啊?应雄……表哥,这些……哭声听来很凄惨啊,但,在这山野之间怎会有人在夜里啼哭?而且隐隐听来,似乎不单是一个人的哭声,而是许多人的……哭声!”

对!哭声已愈来愈清晰可闻!这阵哭声,确是不止一个人,而是至少该有一百人在哭。

百鬼夜哭!

就在小瑜惊疑之间,应雄与英名已蓦地加快步伐,直朝百丈外的哭声出处寻去。

小瑜更是不容怠慢,亦步亦趋,她也不想独自留在二人身后。

不消片刻,三人已逐渐接近那哭声出处,方才发觉,小瑜所猜的……

全错!

前方,跟本便没有百鬼夜哭!

甚至连一条人影也没有!

既然前方空无一条人景,那刚才的“呜呜”哭声从何传来?

应雄、英名、小瑜定睛一看清楚前方,终于明白,为何会有百鬼的哭声了!

却原来,在前方的幽暗之中,是一座高耸入云的高山山脚,山脚之下,赫然插着数不清的……

长剑!

这些长剑形状不一,长短不一,五花八门,可说任何剑的款式应有尽有,甚至没有任何两柄剑的剑款会是一样,甚或同出一辙。

这些剑少说也有逾万之多,仿佛来自五湖四海的粥粥群雄;所有剑都只有两个共通的地方,便是入地盈尺!与及——全都是满布锈渍的剑!

适才的“呜呜”哭声,原来便是晚风刮在这逾万锈剑上所引发的怪声!这逾万绣剑,竟似在晚风中同声一哭……

但剑,为何同声悲鸣?

明白了那阵凄惨的哭声来源,小瑜总算释然,然而,眼前逾万锈剑阵列,俨如逾万条剑的尸体,且还不断发出“呜呜”之声,情景异常诡异阴森,也是够吓人的,小瑜还是心寒的道:“应雄……表哥,这里不知为何会插满……上千上万的锈剑,邪门的很,甚至比人的坟墓更阴森,我们……不若快些离开这里吧!”

应雄一瞄英名,只见英名在此阴森的还境下竟无惧色,眼神之中,反流露一股对这逾万锈剑的怜惜之情,只觉有趣得很,不由道:“别急!极有可能,逼我们绕路的人,便是要引我们前来这里,相信,这里一定会有一些有趣的事会发生……”

应雄话未说完,但听三人身后,忽地响起一个声音道:“小子!你猜错了!”

“这里,绝不会有有趣的事发生!”

“因为这里是……”

“剑坟!”

“万剑之坟!”

声音沉厚而刚劲,一听便知,来人功力非同凡响!应雄、英名、小瑜即时循声回望,登时眼前一亮!

三人齐齐眼前一亮!皆因为说话的人,赫然是一个身穿浑身金甲的高大男人!

他整个人,恍似一条——金龙!

来者不但一身金甲如龙,且还握着一柄金色巨剑,剑柄上雕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金龙,年约三十余岁,好不威风!

来者更不止一人!在这金龙一般的男人身后,还站着一个比其矮了一截、却同样壮硕如山的男人,这男人一身虎皮,手握一柄银色的巨剑,巨剑剑柄之上,所雕的却是一头猛虎!

小瑜乍见这两名壮硕如山的大汉,登时一怔!英名依旧木然!应雄却仍是气定神闲,上下打量二人,嘴角一翘,道:“呵呵!我的猜测倒真不错!有趣的事犹未发生,已先来了两个容貌有趣的人!”

那一身金衣如龙的汉子见应雄一脸嘻笑,对他刚才的话漫不经心,不由正色道:“哼!小子嘴刁的很!就让大爷告诉你!大爷我大名‘剑龙’!在我身后的是我二弟‘剑虎’!江湖人称‘龙虎双剑’,便是我俩兄弟!”

应雄犹是一点也不正经,笑:“难怪难怪!原来是剑龙剑虎,难怪你们的剑一柄雕龙,一柄雕虎,真是人剑匹配无比,龙虎凤狗,禽兽一家亲!”

应雄语气满含不屑之意,那金甲剑龙闻言登时勃然大怒,喝:“小子你找死!居然敢绕弯骂老子!看我一剑劈死你!”

说着已举剑慾劈应雄,惟却给在后的剑虎劝止道:“大哥且别动气!这小子看来也仅是十六上下年纪,rǔ臭未乾,我们何须与他一般见识?而且我们还有要事在身,也省得与他瞎缠!”

这个剑虎看来虽较其兄年轻几岁,处事倒较有分寸,但他看着应雄时一脸趾高气扬,明显是瞧不起他与英名、小瑜还只有十六岁,认为他们阅历尚浅,未能与他们相提并论,所以才省得动手!

应雄乍听之下,益发不忿,冷笑:“嘿!什么不与我们一般见识?什么有要事在身?瞧你们也只是平庸之辈,别强装有什么要事在身了!”

应雄此语实是口不对心!眼前的剑龙剑虎,无论眼神、马步、气势,一眼便知是一等一的剑手!但应雄生性好胜,在口舌上也不能输给任何人!

这一激,倒是连剑虎亦按捺不住,破口骂道:“小子好臭的嘴!好!就让我剑虎告诉你,你如今所站的地方,早被江湖人叫作‘剑坟’!而你们所站的山脚,正是‘剑峰’的起点!我们本来要上‘剑峰’去的!可是竟见有三头小鬼与我们同路,才一直尾随你们静看究竟!”

乍闻“剑坟”、“剑峰”这两个名字,应雄不由双眉一蹙,英名亦似在沉思,应雄沉吟问:“这里是剑坟剑峰?嘿,怎么如今连地方也以剑为名?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剑龙见他不识,登时取笑:“哇哈!小子真是见识浅薄,全江湖的人,甚至鼠窃狗偷也知道了!剑坟,是所有剑手上剑峰之前,把剑留下的地方!后来剑愈积愈多,如同一个坟墓,遂被江湖人叫作剑坟!”

应雄闻言更奇,又问:“为何剑手们要上‘剑峰’?他们又为何要在上‘剑峰’前,把自己的剑留在山脚这个剑坟?”

剑龙答:“因为他们要上剑峰求一样事物,为了对那样物事表示敬意,他们便在上山前把自己的爱剑留在这里。”

“嘿!剑手和剑,本应人剑不离不弃!那山上的到底又是什么物事?居然能令所有剑手为求得它而在上山前留下爱剑?”

一旁的剑虎抢着道:“呵呵!那样事物当然不得了!小子!只怕你听见它的大名,会听得张大嘴巴不懂说话!那样物事,是千百年来无数剑手一直梦寐以求,却又总是无人求得的——”

“英!”

“雄!”

“剑!”

英?雄?剑?

英雄剑此三字一出,应雄倒真的差点如剑虎所言,张大嘴巴不懂说话,惟亦已愣愣出神,不单应雄,就连一直寂然的英名亦有类似反应!小瑜反未有发愣!

向来貌离神离的应雄、英名,此刻亦不由自主相互一视,缘于他们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听见“英雄剑”这个剑名,却是不约而同地在听见这剑名之时,同时感到五内血气沸腾。

这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英雄剑三字竟在二人心中牵起一阵涟漪,久久不能平息,仿佛冥冥之中,早已注定英雄剑三字会令他俩听得出神。

仿佛,英雄之剑,早在许久以前,与他兄弟俩结下不解之缘……

剑龙见应雄与英名愣愣出神,却是误会了,不禁更自鸣得意续说下去:“嘿!利害吧?小子!你听见英雄剑三字已如此出神,恐怕你看见英雄剑的真身时,定必会看得三魂不见七魄!”

应雄勉强收伏英雄剑在他心里牵起的涟漪,定神问:“这里有成千上万的锈剑,亦即是说,曾有成千上万的剑手上山求剑不遂,既然求剑不遂,他们未何不下山取回自己的爱剑回家?难道所有上山的剑手皆无法再活着下山,所以他们的剑才会插在这里等待沦为锈剑?”

“不!”剑虎答:“刚好相反!所有上山求剑的剑手全都可活着下来!只是,当他们见过英雄剑后,就开始感到,英雄剑,才是截至目前为止空前最完美、最受人敬重的剑,所有剑与其一比,全都变成‘庸脂俗粉’;当见过英剑的剑手下山之时,他们已对自己插在山下的爱剑完全失去兴趣;如果不能得到英雄剑,他们宁愿一生不再提剑!故此,山下便愈插愈多各式各样的剑,这些被主人遗弃了的剑久而久之,便形成了这个——万剑之坟!”

原来如此!应雄与小瑜闻言,随即朝那成千上万的锈剑望去,不禁黯然起来;想到这些剑当日也曾在其主人手上风光无限,忠心不二地伴主血战连场,最后却因其主移情别恋英雄剑,终致被遗被弃被忘的悲惨下场;万柄锈剑若然有知,恐怕也有千般不甘与悔恨……

而英名,目光之中更是对这万柄锈剑无限怜惜。

然而,所谓英雄之剑,居然能令万名剑手遗弃万柄爱剑,魅力之惊人,更是匪夷所思,应雄更是想破脑袋也想不通所以然来:“能令万人弃万剑,这柄英雄剑的本事倒真不小!只是!它的本事,它的吸引力到底在那里?”

剑虎更正他的说法:“你错了!英雄剑其实并非一柄,而是——两柄!”

这下子倒是大出应雄与英名意料之外,应雄随即问:“什么?英雄剑竟有两柄?”

“既然剑名‘英雄’,本应英雄盖世无‘双’,何以有——‘双’?”

剑虎与剑龙相视一眼,双双面露得意之色,因应雄不明白而得意,剑虎讪笑道:“小子!所以说你见识浅薄!你知道吗?千百年来,剑峰之上一直皆插着两柄英雄剑,就像俩个好兄弟,生死与共,义薄云天,不离不弃;这两柄英雄剑都是一模一样的,因为它俩在等待着两个可以拔出它们的主人!”

剑龙也道:“不错!而这两柄英雄剑的出处,也是同出于一个在剑道上的传说!”

“什么传说?”应雄连随追问。

剑虎一字一字的答:“一个——”

“天!”

“剑!”

“传!”

“说!”

天剑传说?

骤闻天剑二字,应雄与英名的反应,似乎比听见英雄剑三字倍为强烈,二人心头陡地各自深深一震;俨如,有莫测的天机此刻正播弄着它俩的心,以及命运……

天剑?到底是什么剑?抑或是……一个人?

幸而,那双剑龙剑虎兄弟,在提及天剑这个传说之时,看来比他俩更为兴奋!

他们本应要上山求剑,但他俩提及天剑之时,实在太兴奋了,竟亦暂时忘了赶上剑峰;兄弟俩你一言,我一语,居然细意的为应雄、英名及小瑜,把那个天剑传说一一道来。

这个天剑传说,原来是关于一个人。

一个剑师。

他的名字,就叫——大剑师!

大剑师到底是何朝何代何许人士?据闻已难稽考,只知他的故事,是由一个神州的年轻人开始,由很久很久以前,也不知是何年何代的神州开始。

那个时候,浩瀚神州,还未有“剑法”的存在……

那个时后,神州的人用的“剑”,只是很粗糙的“剑”形武器,也全没有“剑法”可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9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再见无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