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箭神》

第10章 秘密计划

作者:马荣成

正当剑圣破坟得返人间、不虚伤叹红尘纷争之间,这里,也有一个人在为一个“真相”深深震惊!

这个在深深震惊失正是为了不想再负累凤舞熬苦、而暗自离开的一一

“小五”!

小五势难料到,身世可怜凤舞背后,竟有一个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的“真相!”

她,居然是其父凤王京一个非常重要的——计划!

而更教小五骇异的,是为了达成这个计划,凤玉京与其两个儿子对凤舞纵有满腔难舍亲憎,多年来亦不敢向凤舞表露半丝!

不但如此,凤玉京还想利用小五这个于无意中掉入漩涡的无辜者,他不惜连夜冒雨追上小五,更霍地暴掌一挥,便向小五的天灵疾劈!

劲掌临门,全身看来浑无半分力量的小五似乎真的避无可避!他不明白,为何凤玉京既说要利用他,此际却又要重劈其天灵?

到底,凤王京想怎样利用他,来成他在凤舞身上的计划?

小五已经无法再想下去了,因为凤玉京的劲掌已在他思忖的电光火石间,杀到其眼前咫尺!他亦无暇再顾虑自己安危!

他只在担心——凤舞!

这个本该为自己的可怜身世流泪、却双不轻易气妥认输、甚至不轻易流泪的勇敢女孩,她犹懵然不知自己一生已陷进漠然不明的计划中,她一直都蒙在鼓里!

不!小五实在不想凤舞再活在被人摆布的命运中!虽然他不明白自己为何如此关心凤舞,但他一定要告诉凤舞他所知的一切!即使他如今所知的也是很少!

可是要将这一切告诉凤舞,他便必须先避过眼前凤玉京的重掌,方能有回去见凤舞一面。

但,可能吗?

凤玉京的劲掌此刻已挟着雷霆之势,劈到小五天灵之前一寸。即使小五有快绝人寰的身手,他也决计无法可避了!

然而,也许他其实不用闪避!因为……

一件奇事突然发生了!

“碰”的一声巨响!凤玉京的劲掌终于重重轰中小五天灵!小五天灵中掌所迸发的这阵响声,简直震得人慾要碎心断魂!

可是,奇迹地,头中这劲招的小五却未有即时断魂!

只因就在小五天灵中掌的一瞬间,不知如何,他蓦觉自己全身竟有一道力量在急速运转,恍如他体内一直潜藏着一股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可比天盖世的力量正由于他遇上危险,倾刻如山洪暴发!

而当凤玉京发现小五体内有股力量与其劲掌抗冲时,他要撤掌亦太迟了!他虽然已劈中小五天灵,但却如同劈中他这级数的高手仍没资格对抗的无上神佛,又像劈中当今武林仍无人能及的一一

最!高!真!理!

是的!他是江湖的神!他是武要的佛!他甚至就是世上唯一真理!只因在弱肉可强食的人间,最强——往往最强就是永恒真理!那不岂非应是那个……?

“神……者……最……强……剑……气?”凤玉京尽管神色一变,却似乎井未为小五在此刻能爆发一股神者力量而感意外!只是,他似乎亦没预期小五爆发的力量,竟会那样出神入化!

小五此刻所爆发的雄奇力量,赫然将凤玉京劈中其天天灵的劲掌“波”的一声震开!凤玉京全身更如被千剑万刃切割,当场把他割得衣衫飞碎,体无完肤!

不但如此,这道无形力量还将凤玉京破生生逼退十丈,连环撞断十多珠参天古树,直退到一个树叶之前方止,霎时“碰碰碰碰”的断树声响声彻长空,铺天更是凤玉京嘴角狂喷的血花!

看来功力已强得可入江湖十大门派的凤玉京,和小五此刻爆发的狂力相比,仍然有一段即使他再苦练数十年亦无法追上的距离!

瞥见自己在危急间竟能爆发这股惊世骇俗的破坏力,小五当场无限震惊,愣愣的自言自语道:

“我……为何……会……有……一股……这样可怕……的力量?在我血脸之下的……真我,到……底……是……谁?”

被轰退十丈的凤玉京勉强站定,一面抹着嘴角的血,一面诡异的看着小五道:

“虽然我早已猜知你可能会是谁,但你是谁对我来说亦无多大分别!我只是要利用你来促成我在凤舞身上的计划……”

“不……”小五闻言还不及追问自己是谁,复再紧张高呼:

“只要有我小五一日.决不会让你对凤舞姑娘不利!”

“你身为她的生父,为何要如此对待自己女儿?”

不知是小五实在太关心凤舞,还是由于其他原因,小五在说话间竟然奋不顾身扑向凤玉京,凤玉京见状,双目却流露一线哀伤。凄然一笑道:

“小五,我实在很感激你如此关心我女儿,可惜……舞儿的命运,在她出生那刻已命定了!再者,你肯定我的计划真的对她不利”?

“还有一点,就是你以为自己仍有力量……”

“可阻我吗?”

凤玉京此言一出,正扑向他的小五陡地一怔,不明白他为何会如此说!但他很快便明白过来了!

他翟地感到脑海一阵天旋地转,浑身更开始酸软无力,他还未扑到凤玉京一丈之内,便已“噗”的一声,不支仆跌地上!

“怎……会……这……样……”小五犹想强行支撑起来,可是一双眼皮却愈来愈重,他终于彻底昏倒过去!

凤玉京看着昏倒地上的小五,仿佛直至此刻才可真的松一口气他嘎地又自言自语的道:

“好……险!被封的绝世神剑,始终仍是非凡人能匹敌的绝世神剑!”

“若非我适才劈他天灵的那掌,早已贯满了我那股足可钻入敌人脑内迷心的‘天魂劲’,恐怕……真的不易令他倒下!”

凤玉京说到这里,他身后的草叶遽地竟传出一个神秘的声音。答他道:

“嗯!他确是罕见的剑中神者!”

“刚才他不由自主爆发的力量,若然我并未及时在草叶内豁尽全力,以双掌暗暗抵住你背门,硬生生将你飞退之势制停,恐怕……”

“你如今已身在数十丈外了!”

啊……?原来草叶内一直有人?

这个草叶内的神秘声音到底是何方神圣?这个人,居然亦有本事可将被震退的凤玉京硬生生制停?

看来,此人的功力亦决不应在凤玉京之下,也是非比寻常的高手……

凤玉京又看了地上的小五道:

“不过无论如何,他终究还是栽在我们手下!如今他的天灵已中了我‘天魂劲’,你我目的已达,就留他在此,待舞儿自己来找回他吧!”

哦?原来凤玉京这次冒雨追上小五,只为要其天灵贯入“天魂劲”?

这股天魂劲除了可入脑令人昏迷之外,到底又是什么可怕邪功?对促成他们在凤舞身上的计划又有何帮助?

凤玉京言毕,竟然真的说走便走,转身便要离去,那个神秘声音此时却蓦然道:

“慢着!我们,真的就这样弃下他?”

“他刚才已知道我们在‘她’身上有个计划,若他醒后告诉‘她’,可能会对我们的大事不利……”

凤玉京闻言却只是胸有成竹一笑,道:

“毋庸担心!难道你不知道,我的天魂劲不但能入脑令人迅速昏迷,更可令人在醒过来后,忘记刚刚发生的事……”

那神秘声音终于释然道:

“所以,即使我们如今留他在此,给将会追上来的‘她’救回去,他亦会民不起你适才告诉他的事,而我们的计划,还是可以如常进行?”

凤玉京点头道:

“对了!不过依我预计,舞儿在那个龙袖引领之下,也是时候找到这里来了!我们还是尽快离开,以免被她发现,功败垂成……”

“好!”那个神秘声音即时和应,同一时间,草叶内亦传出一道身形破空这声,显见那神秘声音已如言离开!

而观凤玉京,亦无限伤感地再看了看昏迷的小五,略带歉意的道:

“对……不起,小五,我将天魂劲打入你体内,实在情非得已,一切……也只是为了舞儿身上的……计划,以后……可真难为你了……”

难为……小五?似乎,被贯入天魂劲的小五,将会有可怕的后果……

凤玉京说着,终于也无奈转身,黯然离去:

然而,他和那个神秘声音,就这洋将昏迷了的小五在大雨滂沱的荒野中,他们真的肯定后至的凤舞,一定可以找到这里?

找着他?

一炷香后,雨终于停了。

凤舞在龙袖引领之下,真的找到这里。

可是,他俩却没有找着——“他”

小五!——啊?

本来昏倒地上的小五,竟然……真的不见了!他……到底往哪儿去了?

凤舞与龙袖放眼一望,只见这个黑沉沉的密林之内,竟有十多株参天古树被撞个支离破碎,地上的湿泥上,还清楚印下一个俯伏的人形,凤舞见状已不由脱口低呼:

“是……小五!”

龙袖即时斜斜望她一眼,问:

“从何见得?”

凤舞道:

“这个印在地上的人形,身材与小五一模一样!而且,你看!”

凤舞说着一指那个人形的脸部,复再续说下去:

“这人形的脸部似是疤痛的小印记!我清楚记得,盖在小五脸上的那层血膜,这个部位也有一条这样的小疤!”

龙袖闻言,心中不期然有点妒忌的道:

“嘿,想不到他血脸上一道如此小的疤痕,你亦可以认得!看来,你对他真的心细如尘,印象深刻……

龙袖语中有话,凤舞又非呆子,怎会听不懂他话里含意?她当场脸上一红,道:

“龙袖……你……可别要胡言乱语了!小五是个很好的男人,虽然在他那张血脸之后,他真正的身份到底是谁仍未可料,但……像他这样好的男人,也许早已配了一个和他同样的好的妻子……”

“所以,像我……这样被爹……赶出家门的人……又……怎配得起……小五这样好的男人?”

凤舞虽然这样说,但龙袖嘴里仍然不饶人,继续问道:

“嘿,那你为何又如此着急,要将他找回来?”

凤舞想了想,道:

“这是我的承诺!”

“我曾应承小五,无论遇上任何困难险阻,我都会想办法将他体内‘穹天之血’的剧毒解除,令他可以回复过去记忆,重过新生!所以,我绝不能就这样丢下他!?”

“真的?这,真的就是你帮那个小五的——?

“唯一原因?”

龙袖当然并不认为这就是凤舞帮小五的唯一原因,缘于他适才在途中看见凤舞那股焦灼神色,他可以肯定凤舞对小五有一些承诺以外的东西,不过,这又如何?

对于颇具自信的龙袖来说,即使凤舞真的对不起小五有特殊的感情又如何?

“情”这个字“易写难行”、“博大精深、“曲折离奇”!永远不到最后,绝不知道真正结局!龙袖并不认为自己一定会败!

而且,他虽然有点妒忌小五这个对手,但他并不是那种将对手恨之人骨、除之后快的人!

否则,他也不会在小五走后,引领凤舞前来找他!

然而,既然凤舞如此肯定印在地上的那个人形,一定是小五留下,那,小五如今去了哪?

龙袖再仔细环顾四周,蓦然改变话题,神色凝重的对凤舞道:

“这个密林竟有十多株参天古树被夷平?看来,此地曾发生一场激烈拼斗。”

“嗯。”凤舞似乎亦相当认同龙袖的看法:

“而且,还是一场力量超乎你我想象的激斗!试想,究竟要多强多大的力量才可将十多株参天古树夷为平地?小五亦可能是偶然碰上别人这场激斗,才会给震得昏厥过去,致使在地上留下这个人形……;

凤舞的推想亦不无道理,但她还是有一点想错了。

小五,根本便非遇上别人一场激斗才会昏厥!而是由他自己,亲手将那十多株参天古树——夷!为!平!地!

“无论小五是因何原故才会昏倒地上,如今这里既然不见他,亦即是说,他已经走了。”

凤舞柳眉一皱,呢喃道:

“是他突然醒过来自行离去,还是有其他人带走昏迷的他?”

“是有人带走他!”

“哦?”凤舞随即顺着龙袖的目光望去,只见他所望的那个角落,竟然有……

四行足印!

凤舞当场喜形于色,道:

“四行……足印!亦是两个人的足迹!而且有一双足印相当深刻沉重,显见是被人参扶前行,啊……”

“一定有人路过,救了昏迷的小五,更将他扶离这个密林!我们只要循着他俩的足印找,就可以找着小五……”

不错!如今既然发现小五足迹,相信已不难找着他!

然而,正当凤舞喜出望外之际,龙袖倨做的脸上,却竟然泛起一丝忧虑的神色。

仿佛,他骤见地上那行救走小五的足印,已经从那双足印瞧出,那个救走小五的人是谁。

究竟,这个救走的小五的人,会是谁呢?

为间龙袖认出这人足印,竟会面露忧虑之色?

仿佛这个人,甚至比龙袖的师父“快意老祖”,更令向来连天地也不怕的龙袖……

感到可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天箭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