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箭神》

第11章 凤家心

作者:马荣成

  形容一个人心狠手辣,许多人都会说此人“毒如蛇蝎。”

  但想真一点,蛇蝎何辜?

  它们只是“身”怀剧毒,并非——“心”怀剧毒!

  或许,世上有一种人,他们的心,甚至连蛇蝎身上的毒,亦未必足以形容!

  昏迷了的小五,简直造梦也没想过,那个将他救走的人,不但可怕得令倨傲的龙袖

亦要面露忧色,更是一个他有生以来所遇过的……

  最毒的人!

  小五终一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甫醒过来的他,看来并无异样,似乎,凤舞之父玉京曾说,他打进小五体内的“天

魂劲”,可以成了在凤舞身上所订的计划,暂时仍未见!

  而小五之所以苏醒,却是因为一阵扑得鼻的浓香。

  那阵浓香,香得就像一碗香甜的毒葯,令人无法抗拒、不惜将它一口喝尽,再笑着

让自己七孔流血身亡。

  而当小五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第一眼全发现,那阵扑鼻的浓香,原来发自一个人!

  一个不但香甜得像碗毒葯、甚至亦美得像毒葯的女孩!

  这个女孩,此刻正坐在小五一直昏卧的床畔,脸带微笑地凝视着他。

  她是一个年约十六的女孩,而且即使从最严格的要求来看,都一定没人能够否定,

她,是一个绝色美女中的——绝色美女!

  但其实许多时候,最美丽的东西,也许正是最具“杀伤力”的东西……

  “你,醒过来了?”

  这个美像得像碗香甜毒葯的“超级美女”,乍见小五张开眼睛,随即已无限温柔地

问。

  她的声音,也甜得像一碗最毒的毒葯……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小五如梦初醒地环顾四周,只见自己

原来正处身一间美仑美奂的寝室,眼前这个美丽女孩,身上一袭紫纱罗裙也是极尽华。

  而她的身畔,还站着女装扮的女孩,看来和她同龄,也是十六岁上下年纪,应该是

她的贴身侍婢。

  然而这个妇孩尽管身为婢仆,一双眼睛却似乎长在额上,由始至今并未有看小五一

眼,只是一直默默站在其小姐身旁,一言不发。

  但听那美丽女孩,又以她那甜美人的笑声道:

  “这里,当然是我的家了,我叫‘紫心’,这个是我的贴身侍婢‘小月’,你,叫

什么名字?”

  紫心,紫色的心!丰丽诱人的却又飘渺,故令人摸不透那个时候会暗藏杀机……”

  但小五似乎并没为眼前这个美丽令人透不过气的紫心而心中浮荡,他只是心不在焉

的答:

  “我叫……小五,我……为何会……在你的地方?我……好像……记不起自己……

曾发生……什么事情似的……”

  小五说着,不期然地以双手抱着自己的头,仿佛在极力追忆自己在昏迷前发生何事。

  可是,凤玉京打进其体内的天魂劲,虽然暂未令他体内出现任何异样,却已真的令

小五对之前发生的一切,浑无半点印象。

  他只记得,自己是因为不想负累凤舞才会自行离开她。

  凤舞不见了小五之后会怎样呢?小五也没料到自己在这个时候想着的,原来也只得

凤舞一个……

  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虽然在昏迷之前,小五犹不太了解自己为何会如此关心凤舞,他只是想在自己对凤

舞仍未泥足深陷之前,“抽身而退”,但,就在他醒过来的这一刻,他蓦然发觉……

  他已经不能抽身而退了!

  因为即使他刚从昏迷中苏醒,第一件事仍在记挂着……她!

  不知由何时开始凤舞那略带苦涩却仍坚强面对命运的微笑,不知不觉地占据着不小

五的整个心坎,他已经不能制止自己想她!此刻他伯心中甚至已肯定,自己对凤舞已……

  彻底泥足深陷!

  这是一个他无法欺骗自己的不争事实!

  原因?

  只因他已无法忘记,凤舞为坚持要照顾他,不惜与她的严父凤玉京反目,毅然与小

五离开自己长大的家园!

  他更无法忘记,本来倔强的凤舞,为了筹钱为他每日买葯疗毒,甚至甘于牺牲自己

最重视的尊敬,当上连乞丐也不愿当的抹鞋小工,生日向那些千金小姐们屈膝下跪!

  除此,更因为二人之间一份难以解释的……

  缘!

  他和她,仿佛命中早已注定有一份“曲折迷离”的缘!

  所以当缘分要来的时候,就如重重孽网,千丝万缕,即使是再强再无敌再盖世的神

话,亦逃不出缘的播弄。

  既然逃不过,便唯有在缘份带来的千劫万苦之中——随缘!

  可是,即使小五对凤舞已泥足深陷又如问?这又如河了”

  他实在更明白,凤舞的芳心,一直仍在思念、倾慕那个她遥不可及的无名!

  更何况,小五不且张人见人怕的血脸,倘若始终找不出方法解去穹天之血的毒,这

张血脸将会一生一世都跟随着他,直至天老!地老!人老!他自觉自己配不起她!

  这亦是小五不得不离开凤舞的苦衷!

  那个紫心但见小五甫醒过来,又即时陷于极度迷惘的沉思之中,她美丽的眸子内闪

过一丝魅惑的光,道:

  “你,居然已让不起昏迷前发生的事?很可惜,我也只是路过一个树林,刚巧发现

你昏倒在泥地上,才将你救回来,我其实也不知道你之前遇上什么!”

  “是了!小五,你脸上为何会有那层血膜?你,是否中了一种——”

  “唤作穹天之血的毒中奇毒?”

  乍闻这个叫紫心的美妇竟可猜知自己身中穹天之血,小五陡的一怔,愣楞问:

  你……也知道何穹天这血?难道……你敢像凤舞姑娘一样,精通医术?

  好个紫心漂亮的脸上隐然浮现一丝自负这色,似乎有点妒忌小五口中也精通医术的

凤舞,可惜小五并没即时看出,她满怀深意一笑:

  “我是否习医的,这个你早晚知道!不过,我在树林发现你时,你已身负内伤,所

以,我适才已为你煎了一副疗伤茶。”

  那个紫心说着,蓦然转身,从一旁的案上端起一碗仍冒着袅袅热气的葯茶,看来,

那碗茶真的煎了不久。

  小五看着紫心送到眼前的葯茶,不知何故,意觉葯如其人,连她煎的葯,也在流曳

着一丝甜甜的幽香,但。

  常言道“苦口良葯”,凤舞煎给他的葯茶,总是如“人生”一样奇苦无比,然而,

眼前紫心这碗看来香甜味美的葯,会否根本就不是葯”

  不过紫心将他救回来,小五没理由要怀疑她,他终于徐徐接过这碗葯,无限感激地

对紫心道:

  “紫心……姑娘,你将我救回来,我更为我……煎了这样一碗葯,小五……真不知

该如何……感激……”

  紫心目光闪烁的道:

  “小五,何必言谢!葯凉了就不好,你还是先服葯再说吧!”

  “既然如此,紫心姑娘,小五亦不再客气了。”小五说着,举碗便将葯往嘴里送,

惟知就在此时,猝地有另一个婢妇半跑半走的奔进寝室内,气呼呼的叫道:

  “小……姐!”

  小五只是将葯喝了一半,此刻遂暂时停了下来,紫心亦立时回脸,背着小五朝那婢

女瞪了一眼,就像那婢妇破坏了的她事似的,她问:

  “什么事?”

  那婢女见紫心瞪着自己,不由被吓得低下头,讷讷的道:

  “小……姐,是……这样的!有……两个突然上门,他们说……”

  “想见一见……这位小哥!”

  什……么?此言一出,不但那个紫心向微微一愕,小五更是深深一怔!

  他还刚被这个紫心姑娘救回此处不久,居然已有人找上门来?到底是谁找他?

  小五终于与紫心等人,一起前往厅堂见那两个找他的人。

  一路之上,小五方才发现,这个美丽的紫心所在的地方,原来是一座偌大无比的巨

宅,从他适才所睡的寝室到厅堂的路,居然也需走一炷香的时间!

  这个紫心似乎有相当显赫的家世,不过小五也无心再想关于她的事情,此刻的他,

只是想着厅堂之上,到底有什么人前来找自己!

  故而,他一直紧紧跟在那个进来禀告的婢女身后,直向厅堂走去,却完全未有察觉,

那个紫心及其贴身侍婢小月、刻意远远落在其后。

  但见远远落在小五身后的紫心及小月,互相望了一眼,小月更蓦然低声对紫心道:

  “小姐,小月真的不很明白,你,为何要将小五这样一个丑男子救回来?还细心为

他煎葯?你瞧那他那张血脸,真是令人非常恶心讨厌!”

  那个紫心乍闻此语,竟一反适才对小五温柔无限的神态,无比冷酷的笑道:

  “嘿,小月,你以为我是那种日行一善的蠢材吗,我救他,当然有我原因。”

  “什么原因??”

  紫心邪邪的笑,很难想象,一张如此美丽出尘的脸上,竟会出现一个如此邪气笑容,

她答:

  “那个小五这样丑,全因为他中了穹天之血的奇毒,而据我所知,穹天之血是毒冠

世间的‘万毒之皇’,曾误中穹天之血的人,纵使未有立即毙命,亦决不能多熬一天,

定会在数个时辰内再毒发身亡!”

  “然而,小五脸上所盖着的那张血脸,早已亦得于硬如铁,论理他中了穹天之血,

至少也有二十日之久,我实在很好奇,他为何至今仍能不死?”

  小月逐渐恍然大悟,道:

  “小姐意思,是认为那个小五,绝不是一个——普通人?”

  紫心答:

  “唔,极有可能!虽然我并未感到他有何深厚内力,但以其体格这异禀,绝对是我

试葯的一副好材料!”终于也说到关键了!原来,那个紫心将小五救回家,只为了试葯?

  但听紫心双无比兴奋地续说下去:

  “小月,你知道吗?像我这种专心钻研医术的人,毕生最渴望遇上的,便是遇上一

副试葯的上乘体格,与及试穹天之血这样的毒中奇毒!”

  “我明白了!小姐如今既然遇上小五这样一副试葯的好材料,且他又巧合地身中穹

天之血这股万毒皇者,小姐终于是再难忍技痒之苦,决心要清除他体内的穹天之血,以

证明小姐医术之出神入化,是不是?”

  小月所猜想的实属合情合理!但出乎意料之外,紫心竟有一个想像不到的答案!

  “小月,你错了!”

  “穹天这血固然厉害,但它也只是万毒之皇而已,能够想出如何破解穹天之血又有

何意思,反而,我要练就一种……”

  “经穹天之血更毒上万倍的——毒皇之皇!这样才更有意思!嘿嘿嘿……”

  天……!势难料到,这个美丽出尘的紫心要以小五试葯,试葯之法,竟然并非要消

解他体内的万毒之五穹天之血!而是要炼成一种比穹天这血更毒上万借的——毒皇之皇?

  但见她说着此话之时,绝色的脸上更见邪绝,好恐怖冷酷的一个美女!

  “小月!你可知道既然连万毒之皇穹天之血亦无法毒死那个小五,小五实是一个千

年也难得见的试葯奇材!若我自己研制的毒最后能将他这样的奇材毒死,那我所炼的葯

便比穹天之血更毒!比它更足以——毒留青史!”

  “其实,我早已开始在他身上试毒!我适才给他喝的那碗葯茶,根本就不是疗伤茶,

而是我所炼的一种奇毒!”

  “可惜,这种毒似乎并不如穹天这血般厉害,他喝下后竟无任何异样!看来我还要

继续研制更毒的葯!一定要炼出比万毒之王更利害万倍的——毒皇之皇!”

  原来,这个紫心如此善待小五,无非也只为了自己?她,根本就对小五的生死漠不

关心!

  可惜,小五一点也不知道紫心那颗紫色的心,更木然不知自己目下处境相当危险。

  此刻的他,还是在想着到底是谁要见他,他有一个预感,那两个在厅堂等着见他的

人,有一个极可能会是……

  真的是“她”!

  小五的预感完全正确!在厅堂等着见他的其中一人,真的是他猜想的那个“她”!

  “她”——凤舞!当小五与紫心、小月一起抵达厅堂后,他随即发现,凤舞真的是

找上门来的其中一人,而与她同行的还有一个男人,正背着众人看着厅堂上的一幅丹青。

  而凤舞乍见小五,更当场喜形于色,忘形低呼一声:

  “小五!”

  “你……真的……在这里?”

  “那……实在……太好了!总算……没白费我们循着足印找来……”

  瞧凤舞脸上的表情,真的是同衷的高兴,可见她如何担心、关心小五!

  正如龙袖所猜,她对小五,看来已不单因为要守诺如此简单!即使凤舞一再对他否

认她对小五有何异样感觉,但可能在她与他相处的那段日子,小五这个好男人,早已在

凤舞心中留下一股无法向外人言喻的亲切感觉……

  当今之世,实在已很难找得一个肯为别人设想的好男人了!

  毕竟,像小五这种为了不想再连累凤舞、而宁愿不医自己身中的“穹天之血”、也

要坚决离开她、让一身剧毒的自己独自面对茫茫前路的男人,还真不多!

  那管小五的一张血脸如何丑如鬼……

  眼见凤舞再见自己,竟会如此高兴,如此对他不舍,小五心头,不禁暗暗泛起一阵

感动!

  可是,小五却更明白,他绝不能就此就心软、感动!因为若他这次随凤舞一起回去,

他这个身中奇毒的丑男,只会像过去一样负累她,尤其是,凤舞倾慕的只有那个神话无

名,他何苦夹在二人之间,负累她不能再寻理想!

  以凤舞的医术才华,与及她所习的凤舞箭,若然没有他这个丑男负累,将来一定可

在江湖大有作为!

  她甚至可能会有机会再见她一直倾慕已久的神话无名,更可能如她心愿,成为一个

对神话非常重要的人!

  不……!为了凤舞好,他这个人见人怕、人见人弃的重担,决不能再和她在一起!

  他必须坚持自己干前所作的决定——斩钉截铁离开她!

  一切都是为了她好!

  就是因为这个缘故,小五给然五内已深深感动得无法形容,一张脸仍旧无动于衷,

凤舞虽然喜悦趋前,但他却突然退后,还有点漠然的道:

  “凤舞,我早已留书离开,你,为何还要找我?”

  凤舞一怔,不虞小五竟会对他突然如此冷淡,一反当日他在那片陋屋对也的暖意和

热诚,她当场不知所措,顿在原地!

  一直在旁冷眼静观其变的紫心,此时却又以其温柔无限的语声问小五道:

  “小五,这位凤舞姑娘,到底,是你的什么人?她为何要如此急着上门找你?”

  小五故作漠然的道:

  “她根本就不是我的什么人!她只是曾在二十多日前玄塘江那场巨爆中将我救起,

我在她哪里住了一段日子,但又不是和她十分稔熟,所以最后才会离开她哪儿。”

  “我,实在也不知她为何会像冤魂不散般苦缠着我!”

  听见小五如此说,凤舞的心陡地凉了一截,她讷讷道:

  “但……小五,你……留给我的那纸字张,不是说因为不想再连累我才会离开的”

怎么如今又说……”

  小五还未待凤舞把话说完,已打断她的活:

  “凤舞,你不是那样傻吧?我说怕连累你才会离开,其实只是客套之言。”

  “事实上,你那片陋居实在破旧得很,我实在很难在哪里再熬下去,所以才想另找

一个地方调理,难道你真的要我言明,我嫌弃你哪里吗?”

  “小五,你……”势难料到,小五竟然变为如此,凤舞只感到一颗心直下沉,不知

该如何再说下去。

  一旁的紫心闻言,双目却邓时放光,她刻意附和小五的说话。道:

  “嗯,小五所说的也不无道理!试问一个身负剧毒的人,又怎能长久在那些穷地方

养静?至少,也该在我们这样的地方,才可专心料理身体。”

  紫心说着,不由回脸朝小五一望,续道:

  “小五,我们这里空置的寝室还多着,如果你不见弃,你大可留在此调养身子,直

至你愈后才走不迟。”

  小五本来只是气起凤舞,希望她自己以后能奋发图强,有朝一日能实现她想伴在无

名的左右的梦,但见此刻凤舞还对他如此关心,她唯有再进一步,接受紫心的好意道:

  “也好!紫心姑娘,反正小五真的已无处可去,在你这里暂作调养,亦总较回去她

哪里为佳!”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天箭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