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箭神》

第12章 情人的眼泪

作者:马荣成

  凤玉京其实是不该跟去看的!

  有些事情,他即使知道了又如何?

  可能只会令他更为难受……

  凤玉京与那个神秘人做梦也没想到、凤舞在这个应该无限失落的时刻,居然会乘夜

回去……

  风!家!庄!

  啊……?凤舞不是因为小五而脱离风家的?她还回去风家庄干啥?

  凤玉京心头不禁一阵忐忑,而就在同一时间,他和那个神秘人但见凤舞居然以其快

如无影的身法,闪进了凤家的……

  厨房!

  在暗角窥伺的凤玉京与那神秘人互望一眼,尽皆眉头一皱,只因二人俱不明白,凤

舞伺以会偷进凤家之厨,难道……现下她实在太穷了,穷得她不得回来偷吃凤家的冷饭

菜肴?

  当然不是!否则凤舞这个倔强的女儿就太令凤玉京失望了!

  凤玉京二人只见厨内正有一名凤家侍婢在准备早饭,方才醒觉,这夜他他们为回跟

踪凤舞和小五:居然已跟了整整一夜,如今,已经快将破晓了。

  而凤舞,正是为着这个破晓时分而来的……

  只见凤舞一个鬼魁似的闪身,便已无声无息落在那个忙于准备早餐的侍婢身后,风

玉京清楚认得,那个侍婢是专为他准备早饭的小翠!

  而凤舞,就乘小翠忙不得不可开交之际,在其身后飞快将手送前,闪电便将饭盘上

其中一个茶壶一抓在手,接着……

  啊……?她竟将自己预先带来的数片茶叶,下在那壶已泡妥的茶里,再以迅雷不及

掩耳的手法,将那壶茶放回原位!

  连串动作一气呵成,那个小翠犹漠然不知,可见凤舞手法之纯熟,她,已不是第一

次干这件事!

  “天……年……树……叶?”

  暗角之中,凤玉京已自己亲生女儿所干的一切看在眼里,他当下已明白,凤舞在干

些什么。

  纵然他这个严父曾如何苛她诗她,更将其逐出家门,她,却始终不忘尽身为女儿的

一点孝心!

  即使在这段日子,她已为赚钱医治不而疲于奔命,她的人也为逼人的生计而潦倒不

堪,但,在无暇顾及自己能否吃得温饱之时。她居然仍不忘每早为老父准备那些暗暗下

了天年树叶的茶水,只希望老们在喝过之后,真的能健健康康,寿享天年……

  凤玉京暗暗看着秘书一直假意苛待的女儿,看着她那支因生活逼人而省吃俭用、饿

得已有点桔槁干瘦的小手,看着她那不足为外人道的孝心,他的一颗心,竟没来由地一

下一下抽痛起来,痛得他的一张老脸竟有点儿扭曲,他蓦然无限沉痛地低声叹道:

  “是……我……不好……”

  “舞……儿,一切……都是……为父……不好!”

  “若……不是……为父……没用,便不会弄至……当年你还未……出世,我们……

已在你身上……盘算着……那个计划,更不用……导致……你和你娘……从此……永隔!”

  仆……么?原来凤舞当年出生之时,她的娘与其永隔,竟亦与凤玉京有关?

  就在凤玉京无限痛心、懊悔之间,一支手蓦然一搭他的肩膊,这支手,正是那个神

秘人的手!

  但听那神秘人深深叹道:

  “既然……你如此为自己女儿痛心,就更不应令她感到失望!”

  “你也应该猜到,在自己女儿心中,此刻最想看见的是什么吧?”

  乍闻此语,凤玉京当场一怔,但似亦即时明白那神秘人中所指,他随即颔首道:

  我,明白!

  哦?到底凤王京明白什么?

  凤舞如今最想看见的又是什么?

  一盏茶后。

  凤玉京不知为何,竟已回到自己的寝室内,并且安祥的躺在床上。

  当侍婢小翠将早饭,与及凤舞暗暗下了天年树叶的那壶热茶送来给他时,他方才佯

装从熟睡中起来,更每一时间先喝暗暗混杂其乖女儿凤舞心意的那壶茶。

  其实,混杂了天年树叶的茶味,确然并不好喝,然而,凤玉京却喝得津津有味,并

且甜在心头,活像世上没有任何一种茶,可比他正在喝着的茶更香,更美味……

  只因为,那是他一生唯一一个宝贝女儿为他下了无穷孝心的茶!

  即使茶味如何难以入喉,他还是会整壶喝下去的!

  是的!这就是那个神秘人所说的,凤舞最想看见的事情了。

  盖因凤舞既然不辞万苦,上山之巅采得天年树叶,更不惜于每日天破晓之时来偷放

入茶内,希望其父能将茶悉数干尽、涓滴不留以确保他能长命百岁……

  因此,凤玉京才会赶回自己寝室佯装熟睡,再在起来后喝那壶茶。

  而他更深信,其女凤舞一定会在附近窥看他把那壶茶统统干尽,方才安心。

  所以,他是故意——喝给她看!

  果然!凤舞原来真的就藏央在窗外不远的一棵树下,幽幽看着凤玉京喝那壶茶,直

至他将整壶茶干得涓滴不留,凤舞脸上,方地露出一丝异常安心的微笑……

  而凤玉京在干尽那壶茶后,功力不浅的他,一时间竟然无法控制自己,一双老目隐

然泛起一片泪光。

  那是喜悦的泪光!可惜凤舞藏身之位,始终与他相距太远,井未有瞧出盈在老父眼

内的感动泪光,反而半早饭送来,却未有即时退出寝居外的小翠,此刻支将凤王京将淌

未淌的泪光看在眼里,她不禁无比讶的问:

  “老……爷,你……为何喝罢……小翠所弄的茶后,眼内……会……有……?是否……

因为小翠所泡的这壶茶很……难喝?”

  凤玉就苦涩一笑道

  “不……!这壶茶,一点……也不难喝,相反,我从来……也未喝过如此好的茶,

正是因为这壶茶实太好喝,我……适才……才会那样!”

  凤玉京说到这里,一直盈在眼眶的老泪,终于再也无法可以制住,淌了下来,更狠

狠在其老脸之上划下两道泪痕!

  可惜,他此刻已背窗外的凤舞,故凤舞始终未有看见老们脸上的两道泪痕,更不有

看见凤玉京那颗极疼极产她、却又不得不在她身上盘算计划的……

  慈父之心……

  其实,在小五赶走凤舞之后,不单凤舞令凤玉京二人感到意外,还有一个人,亦令

甜如毒葯的紫心,同样感到意外!

  这个人正是一一

  小五!

  紫心满以为在小五亲自赶走凤舞之后,她亦小五从此便可单独相人,定必有不少机

会可以旋展浑身解数,向小五大献殷勤,以求攫取他的心。

  再者,她这可以假借为小五清除穹天之血为名。每日在在他的葯里下她的毒,直至

将他毒死,她要炼毒皇之皇的疯狂梦想便可在功告成:

  可是,紫心的如意算盘未免太响了!

  就在小五留在她那座巨宅的第二日清晨……

  紫心很早便起来煎她自以为盖世的毒葯,而她所煎的毒葯,即使未必能够“盖世”,

恐怕亦势必可以“惊世”!

  因为当在厨内煎葯的时候,那阵袅袅葯香,赫然将一个误踏进厨房方圆十丈之内的

侍婢,毒至浑身毛孔狂喷紫血,惨死当场!

  好恐怖的毒中奇毒!好恐怖的一颗毒女之心!紫心在煎葯时自己能够不死,当然是

缘于她早已服下解葯!但,她却未有为好个惨死的侍婢流露半分惋惜!

  只因全府上下,早已知道小姐在厨内煎葯之时,绝对生人勿近!否则后果自负!

  更何况,喜欢用毒的人,大都喜欢冷眼旁观人们毒发至死的痛苦惨状!

  对于紫心来主,死了一个侍婢,只是如同死了一头度毒的母狗而已。

  在她美丽而骄傲的眼中,所有人都是——死不足惜!

  然而,正当紫心亲自端着这碗剧毒无比的毒葯,推门踏进小五的寝室内时,她赫然

发现,小五所睡的那间寝室之内,竟然发生了……

  一个变化!

  一个出乎她意料的惊人变化!

  正因这个变化,即使向来事事成竹在胸的紫心,亦陡地一面铁青,连手中的毒葯也

“乒崩”一声跌到地上!

  而她妖娆美丽的双目.更随即露出一丝难以置信的眼神,但听她愣愣的道:

  “不……可……能!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会……发……生?”

  “啊……”

  到底,寝室内的小五发生了什么惊人变化?!

  居然会令气定神闲的紫心,亦要如斯心焦如焚?

  可惜,无论小五发生了什么惊人变化,他最想念的凤舞,已经离开了他……

  已经无法知道!

  十多日后。

  平静的“田心村”,还是如往常一样平静。

  不过在平静之中,却暗透着丝丝喜悦。

  却原来一年将逝,新的一年双快来临,在此岁暮年始交接之间,恩心村的村民已在

忙于计划好好度岁,迎接新的一年。

  毕竟,无论过去一年如何艰苦,只要能安然度过今年,便是新的一年,便又是一个

新的希望。

  可是,在这个所有村民尽喜气洋洋的时刻,有一个人,却完全没有村民们所拥有的

喜悦,这个人正是——

  凤。

  舞。

  凤舞当然无法感受其他村民的喜悦,只因为,即使小五已经离她而改投紫心,她是

未有改变自己的生涯。

  她每日仍然到田心村的市集,跪下当她的——“抹鞋小工”!

  啊……?小五既然已誓言不用她再筹钱医他,凤舞为何仍要前往市集,当人不想她

再干的的抹鞋小工?她为何仍要如此自甘下贱!

  不知道!只知道自从小五将凤舞赶出此紫心的巨宅后,凤舞除了每早偷回风家庄为

老父泡那壶天年茶外,她始终未有意正式回归凤家庄。

  不但如此,即使龙袖与其日渐稔熟之后,多番劝她不要再当那些抹鞋小工,她亦屡

不听,每日仍是如常一样到市为人抹鞋过活,风雨不改!

  这下子,可令向来兴具洞察力的龙袖,亦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实在不明白,何以

凤舞坚持要这样做?

  直至有一天,凤舞坚持要当抹鞋小工的原因,终于也有人知道了!

  而知道这个原因的人是……

  那一天,是凤舞与小五分离后的第十八天。

  那天,凤舞仍然如往常一样,到市集当她的抹鞋小工,谁知那天不知怎的,生意是

少得可以,她呆了一个上午,仍没有人愿意雇她抹鞋。

  可是,凤舞却并未感到百无聊籁,她微微垂下头;似在想着一些事情,不知是不是

在想着,若那个紫心最终不能为小五解去穹天之血的毒,她又如何为小五消解?

  这样想着想着,凤舞一直想得相当入神,浑然不觉在她思忖之间,有一个人已步至

她的跟前!那人还对她道:

  “我要——抹鞋。”

  本来是是异常简单的一句话,但听在凤舞耳内,她的反应却殊不简单!

  她的面色陡地变得无比苍白,更无限震惊抬首瞪着那人,讷讷低呼道:

  “是……你?竟……然……是……你?”

  “小……”

  “五?”

  啊……?来的人竟然是……小五!

  他为何会突然在市集出现?而且从外表看来,他与凤舞分离之时并无多大不同!那

他到底在紫心宅内发了什么惊人变化?

  凤舞势难料到,小五竟然会在市集出现,而且,她还给他看见她跪地等待为人抹鞋

的丑态,一时之间,她虽然并感到自己干错什么,仍不由有点无地自容。

  小五却冷冷的盯着她,道:

  “我真是造梦也没想到,这段日子甚少出外的我,甫出外便发现你居然仍在这里,

自甘再干些下贱粗活!”

  凤舞尽管无限震惊,乍闻小五此语,却正色道:

  “小……五,我……并不认为,为人抹鞋是下贱粗活,至少,它比打家劫舍为佳!”

  小五冷嘲道:

  “是吗?那你何以仍要为人抹鞋?我如今已有紫心姑娘为我疗毒,根本再用不着你

这样筹钱为我买葯!”

  凤舞讷讷的道:

  “是……的!你已有紫心姑娘照顾,但……穹天之血……真的很难消解,我恐怕紫

心姑娘即使尽力,亦未必可以为你彻底解毒,所以……”

  “为防紫心姑娘真的解不了毒,我必须早作准备,竭尽一切可行的方法,筹得足够

的银两,以待你真的有朝回来让我为你疗毒之时使用。”

  啊……?原来,凤舞仍然前来市集当抹鞋小工,只因为这个原因?她的原因依然是

小五?

  凤舞一面说着,一面以无限诚恳的眼神看着小五,但小五却依然像上次那样,一反

过往对她的热诚,无比冷酷的道:

  “嘿!那我这是诅咒我的毒无法被紫心姑娘消解了?”

  “小……五,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曾应承你,无论如何困难艰苦,我亦会竭尽

自己可行的任何方法为你解毒!所以即使你如何不想我帮你,我仍然会在你身后默默等

你回来,为你疗毒……”

  小五道:

  “好!我差点忘了你是个极度守信的人!我只是有点好奇,你声声说要赚得足够的

银两作为我疗毒之用,才会逼于无奈每日来市集当这种下贱的抹鞋小工,那未我问你,

你认为需要赚多少银两才算足够?”

  凤舞不明白何以小五突然相问,她愣愣的答:

  “我……想,若一日我能赚得一两银,便已相当足够……”

  小五蓦然饶有深意的答:

  “那,若有人愿意一给你一两银,叫你不用再当此抹鞋贱役,更想你帮他办一件事,

你又如何?”

  凤舞愈听愈不明白小五到底想说些什么,她答:

  “若真有人这样,而他想我为其办的并非什么为非作歹的事的话,我当然接受。”

  小五又道:

  “若这个人是我呢?”

  终于说到正题上来了!凤舞一呆,想了一想,答:

  “我也一样!”

  “好……!”小五闻言,却时从怀里取出两件物事,续道:

  “那我如今就给你一两银子,你今日立即给我停止在此当抹鞋小工,并且替我保管

这颗东西!”

  什……么?小五与凤舞分开时身无长物,如今何以会有一两银?但就在凤舞诧异间,

小五已将他入怀内取出的两件物事交到凤舞手上,凤舞不期然定睛一看,只其其中一件

东西,竟真的是一锭银子!而另一件物事,却是一颗……

  淡红晶石!

  形如一滴……

  情人的眼泪。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天箭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