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箭神》

第13章 情义两相知

作者:马荣成

凤舞乍见银子和晶石,当下愕然,她忙不迭问:

小……五!你……为何会有银子?那颗淡红色的晶石,到底……又是什么?”

小五似是有备而来,不假思索的答:

“嘿!那锭银子,是紫心姑给我的,由此可知,你在可猜想在她的巨宅内,我活得多么惬意,根本就不用你这穷女孩为我操心。

是的!小五一直用尽千方百计,都是不想凤舞为他操心,如今他这样说,也许亦只因不想凤舞为他操心而已,但听他又续下去:

“至于那颗如睛泪般的晶石,我更绝不会告诉你那是什么,我只要你将它保管便已足够!”

凤舞势难料到,本来早已断言与她“两不相欠”的小五,居然会突然更要给她一两银作为保存一颗淡红晶石的酬劳,事情实在太突如其来了,她一时间竟在犹豫。

“怎样?你居然在犹豫?你适才不是曾应允即使是我给你一颗银子,我也会依我之言照办?”

“我如今又不是要你干违背自己良心的事,只是要你替我保管这颗淡红色晶石而已!像你这种时常说着要守信医我的人,怎么如今却又言而无信?难道你说的一切只是骗我的谎言?”

二人这次再度会面,小五每出一言,都是语带讥讽,听在凤舞耳内,不知何故,她竟觉字字如针,刺得她的心在隐隐作痛……

她强忍心中痛楚道:

“小……五,我……怎会不守信?只要我凤舞曾应承你的事,我便一定会全力以赴!我只是有点奇怪,你哪儿得来这颗如眼泪般的红晶石?你为何一定要我保管它?”

小五愠道:

“我早说过,那颗晶石的来龙去脉你管不着!我保证它绝非什么不义之物,你若要对我守诺的话,就立即给我好好——收藏它!”

眼见小五句句进逼,凤舞亦心知今日若不如言替他保管那颗淡红晶石,必然会令她与小五之间的关系倍为恶劣,逼于无奈,她终于将那颗晶石不得不放在她腰间那个绣着“凤”字的小布袋内。

谁知甫将那颗晶石放到布袋之内,凤舞翟地感到一股异常的感觉涌袭她的心头,似是由那颗晶石所发,但一时间她又说不出什么异样感觉!

也许小五如今硬要她保管这颗晶石,也是因为那种感觉!

小五但见凤舞终于将那颗晶石放于布袋之内,双目当下像是如释重负似的,仿佛将自己最好的东西留给了自己最爱的人,但听他惘然的呢喃道:

“好……!你总算……也如言照办了!很……好……”

“那……今日……你既已……赚了一两银子……也好……该如我适才告诉你的话,回家……去……吧!别要在此……再受人屈辱……”说着,他亦遽然转身,慾要离开。

凤舞即时叫住他,道:

“小……五!你……又要回去……紫心姑娘哪里?”

乍闻此语,小五即时收起心中惘然,再次冷冰冰的对凤舞的道:

“你知道……就最好了!难道……要我回去你的狗窝里……受苦吗””

此言一出,凤舞妈时我知道以对!只因她虽然可以给小五无限细心关怀,但却无法给他合适的地方调养,她能干的,也只是每日到此市集,不顾尊严为人抹鞋……

小五见到,只是冷笑一声,他终于头也不回地、仿佛毫不依恋地走了。

仿佛对凤舞毫不关心?但,实情呢?

想不到小五今天来得突然,去也突然,凤舞不知为何,看着小五独自远去的孤独背影,一颗芳心竟有股失落的感觉,就像又要和一个对自己至关重要的人分离似的。

她很想上前小五留下再多谈一会,可惜,她心知若她真的这样做,一定又会再次惹怒小五,凤舞实在太专注于小五的背影了!如果她此刻能够稍为垂首一看她的小布袋子,她便会发现……

她的袋子正隐隐透着一红红光!

这丝红光,虽由那形如眼泪的淡红晶石发出的!

啊……?一颗看来寻常不过的晶石,居然可以如此发出红色光芒?那……敢情这颗晶石是……非比寻常之物?

究竟,这颗晶石到底是什么东西?小五又从哪里得来这颗晶徊。

可惜,凤舞始终并未发觉这颗晶石的特异之处,盖因这颗晶石只是偶然发放一刹那的红光,便已再度黯然下来。

所以,凤舞始终也未有发觉——

小五的苦心……

小五在这一突如其来出现,凤舞满以为他应该不会再来找,他,想必已在温香诱人的紫心身畔,继续治疗他体内的穹天之血!

故第二天一大清早,凤舞又如常到市集替人抹鞋,只因若她能在小五体内的穹天之血未再有事之前,多挣一些银两和为日后的不时这需,也是好的。

她始终仍是一心为小五设想。

谁知,甫抵市集,她便发现一件奇事!

小五,居然又在她抹鞋的地方……

等待着她!

“小……五?”再见小五,凤舞的心虽然有少许错愕,但还是满心欢喜!

只是,小五支并不如她那样高兴,但见他一脸铁青的瞪着凤舞,咬牙切齿的道:

“真想不到,你始终还是那样犯贱!我这不是昨日已给你一锭银子,你今日为何仍要前来这里替人抹鞋?你既然这样我时无刻不在想着挣钱,好……”

“我就再给你足够的银子吧!”

小五说着,霍地将一锭银子掷向凤舞,凤舞不虞他竟会有以钱掷人的一着,冷不及防,赫然给那银子砸中的眼角,嘎地“拍勒”一声碎骨响声,啊……

凤舞……的眼角,竟被小五所掷的那锭银子……击爆!

霎时血如泉涌,从凤舞眼角溢出,俨如血泪!可是,纵然眼角剧痛无比,凤舞地仍旧不哼一声,不喊一声苦!她只是茫然的看着小五,不知他为何在紫心那里住下来后,竟会变成如此!

只是,即使凤舞此刻已血流披面,小五却依然视若大睹,无动于衷,脸上连半点怜惜之色也没有,他只是木无表情地道:

“收了我的银子,就要守诺听我的话!你今日也不能在此抹鞋!”

“而且,你还要替我保管……”

“另一件东西!”

小五说着,蓦然手指一弹,当场将一件事物再交弹向凤舞,凤舞这回已早有准备,伸手一接,谁知一看之下,只见落在其掌心的,赫然是……

另一颗和昨日那一模一样的——

淡红晶石!

啊?啊?啊?

小五终于双再头也不回地走了!可是,他却为凤舞留下了更多疑问!

凤舞百思不得其解,何以小五会再将另一颗晶石给她保管?他到底为了什么原因?

然而,这个问题纵然困扰凤舞,却在她还未想通之前,更匪夷所思的问题双再接踵而来……

就在第三日,当凤舞又如常到市集替人抹鞋这时,她随即发觉,小五又在市集之上等她!这一次,他复再像过去两日一样,给凤舞一锭银子作为酬劳,然后,他竟然再给凤舞——

第三颗晶石!

不但如此,在继后的第四、五、六日.小五前来将银子和晶石交给凤舞,即使遇着狂风暴雨,他仍毫不间断!

天……?怎么小五会有……这么多的晶石!他为何一定要将这些晶石交给凤舞保管?

凤舞当然很想知道原因,可是,每次她想问个究竟之时,小五总是一言不发地无情离开,根本就没给凤舞问的机会!

如是这样,凤舞一连多天,都在市集遇上小五,同样地小五都给她一锭银子和一颗晶石方才离她而去。

不过,尽管小五每次都不给凤舞机会问他到底在干什么,凤舞仍然可从小五的脸上看出一些问题。

她发现,小五那张血脸正在日渐变紫,而且,他的步履,也一日比一日慢……

他似乎正在日趋衰弱!

凤舞只觉暗暗吃惊,不由心想:

“啊……难道是紫心姑娘医治小五体内的穹天之血,……不得其法?故才会令小五……日趋衰弱?”

一念至此,凤舞遂暗暗决定,一定要找一个合适机会一问小五,究竟紫心给他吃的是什么葯?

可是,就在第十一天,凤舞又如常到市集的时候……

出奇地,这天小五并没有再出现!

不但这个第十一天,甚至第十二天、第十三天、直至第第十五天,亦都一样……

他终于不来了?

小五,终也消失了?

凤舞霎时只感到无限失落,其实,在过去十日以来,小五合共给她十颗一式一样的淡红晶石保管,她虽然照办如是,但实情是,只想藉此机会再见小五!

不知为何,每次看见小五的时候,凤舞总感到一股难以言喻的亲切感,仿佛在世上与她最亲最近的人,也只有他一个……

小五。

可是,为何每日前来的小五,如今又再消失了?

她真的不明白不到底在干些什么!

只是,凤舞这个疑惑,很快便被另一个更令她震惊的疑惑取什!

就在小五消失后的第三天……

那天,也是一年将尽的最后一天——

十二月的第三十日。

也是凤舞毕生也忘不了的一天!

田心村的村民,很早便到市集力、年货,大家都喜气洋洋,准备迎接新的一年!

而凤舞,亦比村民更早赶到市集!

她不料是如常一样,前来等候小五,希望能有奇迹出现。

可是,她由早等至烈腥当空,再由烈阳当空等至暮色渐浓,小五依旧踪影沓然!

夜已渐寒,凤舞身上的衣衫双异常单薄,她不期然蜷作一团,在风寒露冷的街角瑟缩,可是即使如此,她的心仍在记挂着小五,不断心想:

“也……许,小五在这段日子……可能给紫心姑娘缠着,才会……没空来吧?”

“又或许,紫心姑娘……可能已想……一个为小五疗毒的方法,所以……”

凤舞不断找藉口安慰自己,应该无恙,小五应该无恙,小五应该无恙……

可是,她还是有种不祥预感,在没来的这段日子,一定是发生了一些事!

就是这样,凤舞一面在垂首思忖着小五的境况,一面取出小五给她保管的其中一颗淡红晶石把弄,谁知一不小心,就连小五给她的一锭银子,也给跌到地上!

凤舞即时伸手去拾,她并非在乎那绽银子,她只是在乎小五给她的所有东西,无论是一银一石,她都异常珍惜……

然而,正在她正要拾回那锭银子之际,她的手,竟突然被人一腿踏个正着!

“拍勒!”

本来,被另人的腿误踏,这种情形在街头时有发生,奇就奇在,这个误踏凤舞左手的人,竟没有即时将腿缩回,且还无限鄙夷的咒骂道:

“妈的!讨厌的女叫化!竟然敢阻着我的路?给我踏断你的手,也是——活该!”

声音无限厌恶,而且相当横蛮无理!凤舞简直无法想象,世上竟有如心横的人,误踏别人的手,却先下手为强,反过来咒诅受害者!

但,更令凤舞无法想象的是,她认得这个人的声音!这个人曾给她的印象,绝不应是一个如此恶毒无理的人……

凤舞不期然抬首一望,她想证实自己有否认错别人,抑或只是“声”有相似!

然而,她其实猜得一点不错!这个反过来咒骂受害的人,真的是……

“紫……心……姑……娘?”

凤舞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只因为她实在无法相信,曾在她及小五面前温柔无限的紫心,居然会是一个动辄便口出毒言的人!难怪龙袖曾一而再的告诫她,定要提防紫心!

而眼前的紫心乍见自己踏着的竟是凤舞,也是陡地一怔!不过既然如今她恶毒的丑态已被凤舞看见,她亦觉无谓再掩饰下去,故即时一反温柔神态,冷冷道:

“嘿!我还道自己踏着什么人物?原来只是头被人赶出门的贱狗女!”

凤舞简直无法相信紫心会说出这样的话,她仍然无比震愕:

“紫……心……姑娘,你……”

紫心并未给她机会再悦下去,她气冲冲地抢着道:

“嘿!还我什么?你胜了就是胜了!不用在此惺惺作态!我也不用再在你面前佯伴什么温柔无限的淑女!”

乍闻紫心此语,凤舞益发不明白所以地问:

“胜……了?我……到底……胜了……什么?”

“哼!还装蒜?小五在你离开我那座巨宅的第二清早,早就已经不辞而别了,走了!他,一定是舍不下你,回到你身边了吧?”

什……么,小五……原来老早已在第二日离开紫心的巨宅,难怪紫心当日端着她的盖世毒葯踏进小五寝室之时,会感到如此震惊!

只因为小五发生的剧变,便是他竟然不辞而别!对紫心而言,小五一走,亦即表示她太高估了自己的美貌!她这一着已经败了!这简直是她此生的奇耻大辱!

但,此刻最感震惊的还是凤舞!

她简直难以置信,小五原来一直也没有倚伏紫心为他疗毒!更没有像一头小猫,小狗般寄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情义两相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天箭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