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箭神》

第14章 意难平

作者:马荣成

没有“黑”,就不能显出“白”的纯洁。

没有“低”,就不能显出“高”的超脱!

同样道理,世上若没有剑中“圣”者,就不能显出剑中“神”者的惊世无敌!

只是,即命名已贵为剑中“神”者,又如何了?

到头来,还不是无时无刻被挑战者纠缠不息,不得安宁?

就像那个已经不再是神话的神话——他!

他还是被他毕生夙敌“剑圣”死缠不休!

纵命名他已忘记了自己是强得足叫“人神共拜”的神话,剑圣,却由始至终未有……

忘记他是“他”!

从冰冷墓坟返回人间的剑圣;终于也找上“小五”!

不但如此,他更将凤舞为救小五所发的凤舞箭,逆转回射、重创凤舞左肩!

而他举世无双的“无双神剑”,亦在这间不容发间,抵着凤舞咽喉!

但,剑圣快绝人寰的出手,还不是他最令凤舞、龙袖及小五惊诧的地方!

最令凤舞他们惊诧的,是剑圣居然会在此时此,对凤舞吐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

“你就是——大!梵!天!”

“我……是……大梵天?”

“什么……大梵天?”

凤舞愕然!她与小五、龙袖势难料到,眼前这个他们还未知道是谁的汉子使剑不但出神入化,且似乎还知道不少关于她的身份和秘密。

他到底是谁?他为何要杀小五?

凤舞与龙袖此时一瞥剑圣抵着凤舞咽喉的剑,双方不期然互望一眼,似已对眼前人的身份猜知一二;凤舞更已眉头一皱,脱口低呼道:

“剑如……青锋,光……昭日月!传闻无双剑圣手中的无双神剑,柄有可昭日月的……剑环,难道……你……就是……剑……圣?”

剑圣冷冷的道:

“嘿!”丫头原来也是饱识江湖之士,真不愧是大梵天!但即命名你是大梵天又如何?本圣既要杀‘他’,今日上天下地,已没人可以阻我!甚至你也不能!”

“大梵天!你还是给我滚回你的地狱地去!”

剑圣此言乍出,抵着凤舞咽喉的无双剑遽地蓄劲向前直刺,天!他……要一剑刺穿凤舞咽喉!

但凤舞虽为女孩,亦非弱者!就在剑圣剑尖快要刺破其咽喉肌肤之际,她双腿霍地拼尽全力一蹬,“蓬”的一声!她整俱随即如莽雷一样向后急弹,她要以急“退”之势,避过剑圣的破喉一剑!

但好一个剑圣!无论凤舞退得多快,他的剑尖也亦步亦趋,紧贴凤舞咽喉;凤舞退后一分,他的剑尖就进前一分,从未有离开凤舞咽喉半毫半分!

眼看如此下去,凤舞“退”势一老,定必会被剑圣破喉而亡,然而就在此时!

蓦见剑光一闪!

一炳尺许长的短剑猝地从横里杀出,“铮”的一声!这柄短剑的“剑柄”竟格着剑圣的无双剑锋,硬生生将无双剑刺前之势稍为阻缓半分!

而这半分,已足够让凤舞的咽喉,撤离剑圣的剑尖数寸!

瞧真一点,这柄短剑的剑柄,赫然是——

一个张牙舞爪的龙头!

啊?原来是龙袖的——龙头袖剑!

“龙……袖?”凤舞一怔,不明白何以龙袖会出剑救她,盖因眼前的剑圣真的挡者必死,龙袖实在没有必要以身犯险!

但眼前形势已不容凤舞思忖下去了!龙袖“袖剑”的龙头也仅能稍遏无双神剑,剑尖还近在凤舞咽喉数寸之内,故龙袖已即对凤舞喝道:

“凤舞!别再发呆!快和小五一起!!我袖剑的龙头也阻不了他多久!”

“龙……袖……”凤舞亦心知若自己再不与小五离开,只会连累龙袖继续以袖剑龙头格着剑圣的无双剑,那时反会令龙袖身陷险地,于是不由分说,捉着小五的手便回身逸走!

剑的无双剑硬生生被龙袖所遏,虽然只是阻遏少许,但出奇地,剑圣竟然不怒反笑,人更突然站定,仰天狂笑道:

“嘿嘿!真是江山代有人材出!本圣只是在墓下沉睡数年,想不到今日会遇上一个可稍为阻我的少年剑手!”

“小子!你可知道,要阻缓本圣的剑半毫半分,是一件何等困难危险的事?除了无名,当年名列十大的剑手,还未有一个敢阻本圣的剑!”

龙袖强敌当前,却依然未有半分惧色,冷冷回剑圣一句:

“我龙袖不认识什么十大剑手,只认识一个值得我敬佩的女孩凤舞!你若要伤害凤舞,我龙袖从使豁尽一条贱命,也誓与你——周旋到底!”

龙袖说时神情凛然,可惜凤舞此时已拉着小五走出十丈之外,并没有看见他对她的此番浓情!

剑圣闻言,却只是冷然一笑,道:

“很好!小子傲骨天生,今日若然不死,假以时日能断绝人间情愫,专心求剑,他日势必成为本圣一个上佳对手!”

“正因为这个缘故,本圣今日就——”

“免——你——一——死!”

免其一死?

龙袖不由一怔,因素闻无双剑圣向来无情无慾,剑不留情,今日居然会免他一死?

但无论龙袖如何难以置信,就在他怔忡之间,他赫觉一股强横无比的剑气,竟自无双剑的剑锋直涌向他袖剑的“龙头”上,接着……

“崩”的一声震耳慾聋的巨响!他那个以玄铁打造的龙头,竟被这股剑气硬生生震为迸碎!

不但如此!他的袖剑亦即时寸断!他全身毛孔,亦像被千剑万刃刺穿!

霎时“泼刺”之声不绝于耳,无数血箭同时从其毛孔狂喷而出。贬眼之间,龙袖竟似化为一个血人!

天……!龙战造梦也没想过,世上竟有人的剑气可以如此“无孔不入”,可以强至如此超乎想像!

他至今方才明白,适才剑圣的无双剑被其袖剑稍缓,根本就不是因为他那股微未的功力,而是因为剑圣自己故意稍停下来!

他,要看看普天之下,到底还有谁敢阻他的——无!双!剑!

龙袖刹那间惨变血人,可是,他并未有即时倒下,他还是直着腰板,想尽自己最后一分力帮助凤舞小五!

惟就在他想使劲再向剑圣扑攻之际,他又赫然发现了一件事!

他,竟已动弹不得!

原来剑圣在碎其袖剑同时,亦以大量剑气封了他全身上下所有大穴!龙袖若要以自己功力冲开被封大穴,非要费上一日一夜不可!

而就在龙袖焦灼间,剑圣,又已如一柄圣剑般劲射而起!

他下一个目标,当然是已走出十丈之外的——凤舞和小五!

十丈距离对一柄盖世无敌的圣剑来说,根本就不是距离!故凤舞与小五还来不及回望龙袖到底发生何事,“蓬”的一声,剑圣的人已射至二人顶上半空,且还怒目瞪着小五,暴喝道:

“无论你逃到天之涯海之角,我亦一样会找出你!你还想逃去哪里?”

“今日,就让你看看本圣专为败你而创的——,

“意——难——平!”

意难平三字一出,半空的剑圣忽地剑划半弧,漫天登时划满眩人心目的剑光,少说也有万道之多!

这万道剑光更砌成数百个“意难平”的大字,字字刚劲如雷,铺天盖地向在下的小五狂劈!

好一招名副其实的“意难平”!无论小五走到哪里,那堆字就追到哪里,一直尾随不舍,简直将“意难平”三字“慾罢难休”之剑意,发挥得淋漓尽致!

万道剑光,百字压顶!已身负“穹天之血”及“天魂劲”两大祸患的小五,实在无法闪避!他真的不明白,自己曾对这银发汉子干过什么,致令他非要杀他不可?

然而,无论他能否闪避,他一旁的凤舞已经义不容辞,一马当先,她——

突然抽箭!

但听“蓬蓬蓬”九道破风之声,凤舞背上的九根凤舞箭,已经如电劲射而出,直朝漫天的“意难平”破去!

快箭与快剑,当场在半空霹雳硬碰,霎时漫天狂爆一道豪光。拼个“不亦乐乎”!

可是,凤舞的箭虽快劲如电,但九箭再劲再快,仍难全部抗冲剑圣的万道剑光!

更何况,凤舞的功力与剑圣相距极远,即使她这箭豁尽自己全部功力,亦绝对挡不了“意难平”那股恨天恨地恨遍苍生万物的恐怖剑意!

但既然明知自己这九箭挡不了“意难平”,她为何仍要勉强自己挡这灭绝一剑?

答案很快便出现了!只见“意难平”的剑势被凤舞九箭碰上,虽然未有溃散半分,然而本来向小五狂轰而下的剑势,竟被箭势碰得逆转,改而向凤舞压去!

啊……?原来,凤舞已知自己适才所发的九箭,根本破不了剑圣的意难平;她是故意拼尽全力将剑势转向自己!她要以自己血肉之躯来代替小五受这一剑!

这一变实大出小五及十丈外的龙袖意料之外!小五见状已情急高呼:

“凤——舞!”

甚至仍在半空的剑圣,一直恍似七情不动的脸上,亦有少许动容,朗声道:

“好!从来女子都是软弱无奈,只懂三从四德,想不到时代真的变了,竟会生出这样一个不顾自己生死的女中勇者!”

“但为一个已沦为丑恶夜鬼般的男人,牺牲自己一条小命……”

“值——得——吗?”

剑圣虽为凤舞的舍己而微微容,可是“意难平”的剑势却未有松缓半分,依然全力压下!可是,纵然杀招如泰山压顶临头,凤舞却还是面无惧色,冷冷回剑圣一句:

“像你这种人根本不会明白!为保朋友而死,总较你为保自己剑圣地位,不断残杀对手为佳!”

朋友二字传进小五耳内,当场令他五内翻起一阵无法言喻的激动!

小五蓦然发觉,虽然他一直因为一张丑脸而自惭形秽,认为自己配不起凤舞!但无论凤舞喜欢他与否,他,原来早已成为凤舞一个“生死与共”的——朋友!

而朋友这二字,更在小五的心中愈胀愈大,令他本已五痨七伤的带毒之身,陡地如有“万道力量”在流转奔腾……

他不明白自己体内为何会有这股“万力奔腾”的感觉!只知道,眼看凤舞为了维护他,而快要被剑圣的“意难平”轰至死无全尸,他体内那股不发不快的感觉,更是如箭在弦,不断催逼着他。催逼着他……

要!他!爆!发!

就在“意难平”还距咫尺便劈中凤舞的千钧一发间,小五再也无法按捺自己,他,霍地仰天狂嚎一声:

“不——”

“我——绝——不——容——任一一何——人——伤——害——凤——舞!”

“绝——对——不——容!”

“吼———!”

势难料到,中毒甚深的小五居然仍能有此余气狂吼;但更令人意外的是,他全身竟同时暴绽一道“强光”!

只囚为这股强光之强,已达——

足可比“天”的境界!

强光乍现,呆立不远的龙袖当场面色一变:

“!”

凤舞亦陡地低呼一声:

“这……是……?”

而剑圣骤见这道罕世强光,更即时脸如死灰!

只因为,他,蓦然发现一件可怕的事……

就在剑圣发现这件可怕的事同时,远在千里外的“弥隐寺”,亦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

“不虚”,他本来一直闭目盘坐在弥隐寺的大殿之上,为失踪的挚友“无名”颂经祈福,讵料诵至此时此刻,大殿中央那尊高逾三丈的金佛,竟嘎地传出——

一阵”裂勒”之声!

一直与不虚一起诵经的数个小和尚,闻声随即抬着一望,只见那尊巨大金佛的胸襟之位,赫然崭露一条足有半丈长的深刻裂痕!

啊……?原来适才那阵“裂勒”之声,是金佛胸前裂开的声音?

但,好端端的一尊金佛,间以会在胸前……离奇裂开?

眼见金佛胸前裂开,那数个小和尚已看得目定口呆,无限震惊的叫:

“啊……!不虚……师叔!金佛……突然裂开……是不吉之兆,难道佛像有知,预感……世上有一些可怕的事……将要发生?”

好一个白衣不虚!尽管那数个小和尽在震惊,他却定力惊人,至此方才徐徐张开眼睛,一瞥那尊已裂开的金佛!

他并没有回答小和尚们的问题,只是无限优忡的看着金佛裂开的胸膛,若有所悟的对那尊金佛道:

“原来,连你也感觉到了?”

“唉,真想不到,即使‘他’的剑气已微弱得一般高手亦难以察觉,但,最终还是被另一个死心不息的他找上了!而且……

“我已依稀感到,‘他’逝去的力量,正被另一个他逼得死灰复燃,你——”

“正是因为感到‘他’那股三界众生也不得不回避的力量即将回归,才会害怕得‘心胆俱裂’的吧?”

什……么?原来金佛胸前骤理裂痕,是因为它在怕得“心胆俱裂”?

这是巧合?还是佛像真的有知,真的在为那股震惊天地、唬泣鬼神的力量而心生惧意?

但无论如何,不虚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真的感到自己挚友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意难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天箭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