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箭神》

第16章 九天传奇

作者:马荣成

“天下第一人”这五字,看似简单,却蕴含一股无法抗拒的魔力!

千百年来,千千万万的江湖人为了成为“天下第一人”这虚衔的拥有者,不惜用尽千方百计,勾心斗角,拼个你死我活!

然而不管江湖人如何为此虚衔自相残杀,历代能有资格成为“天下第一人”的人几稀!

究竟,要怎样的人,才真正有资格登上这个尊贵无比的皇座?

关于“大梵天”的流传,原来竟是与“天下第一人”这个皇座有关……

听说,五百多年前,江湖曾出现一位异人。

此人不独智慧无双,饱阅万书,习武资质超卓不群,据闻还精通天地玄学之理。

故这名异人,较诸一般江湖人,不知优胜多少倍!

盖困一般江湖人能单在“武学”一门有所大成,已经极为难得;能够“文”“武”双全,益发凤舞鳞角!

更遑论能集“文、武”及“天地玄学”三乾于一身,简直就是“人中至杰”!

故而,这位集“文、武、玄”于一身的异人,在双十之年已能独建邦立派,并自封名号为——大!梵!天!

所谓“大梵天”,本是天上一个极为尊贵的神位,这位异人以神之名自居,由此可知,亦想成为武林的一代盟主——

天下第一人!

而这个“大梵天”,亦绝对有资格成为天下第一人!其所创的一套“九天梵箭”.若在其独门内家真气“天一神气”的策动下,据说箭势之劲,甚至可以逆转风雷,翻天覆地!

因此,若大梵天不喜欢,其时的江湖,根本就没有任何绝世高手可近其万步之内!所有人犹未踏进其万步之内,早已被其惊世箭艺了结!

这样一个出神入化的人物,在面目模糊的江湖人当中,要脱颖而出简直易如反掌!要成为武林群雄臣服的天下第一人,更是指日可待!

可惜的是,饶是这个“大梵天”无敌至此,当进的武林群雄,仍认为此人未有资格成为天下第一人。

只因为,已经天下无敌的大梵天,竟然是一个……

女!

子!

真的非常可惜!

为何女子没有资格坐上“天下第一人”的皇座?

一切只缘于,其时的武林群雄大都是七尺昂藏的须眉男儿.为了尊严,当然不愿屈膝于巾帼之下!

故而,即命名大梵天如何“文武玄”三材并全,如何渴望坐上天下第一人的皇座,号令武林,但群雄对她这个双十年华的女儿家。不服就是不服!

大梵天只感百般无奈;她武艺之高虽可傲视群雄,但若然众人对她不服,她根本就不可能坐上第一人的皇座!

所谓天下第一人,不但要力压群雄,更要群雄对之心悦诚服,乐于从命,否则,即使她如何不择手段登上皇座,亦没意思!

故而,在百般无奈下,大梵天气最后亦打消成为第一人的念头,更对当时整俱武林感到失望!

她失望,非因自己无法被江湖人推举为天下第一人,而是因为,她为神州历代的女子感到悲哀。

无论神州的女子如何好学不倦,自强不息,始终在大多数的中原汉子眼中,她们还是次人一等!

女人,永远都比男人低下!永远都只是男人“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爱玩和宠物!永远也不能、更不应超越男人!

意兴阑珊之下,当时正如日方中的大梵天终于淡出江湖!既然江湖只是一个男人们互玩杀戮游戏的地方,她不屑再耽在这样一个横蛮无理的江湖!

然而,就在大梵天淡出江湖一年之后……

本来一直相安无事的神州,不知何故,竟突然出现一头全身散发熊熊烈焰的麒麟!

古老相传,世有四大瑞兽——“龙、凤、麟、龟”,麒麟本是其中之一!

然而万料不到,这头真正出现人间的火麟却是凶悍无比,所过之处;不独社稷田园被其身上所散发的火劲焚至寸草不生,甚至百姓们的楼房性命,亦饱受烈火摧残!

就在火麟肆虐了一个月后,神州例有过半郡悬惨被殃及,再这样下去,恐怕万里神州的所有土地,尽皆会焚为荒土,再难耕种,那时便会饥荒连连!

其时的皇帝有见及此,遂即时召集当时在武林极负盛名的“十大门派”,希望以他们各派的专长和本事,能够合力铲除这头火麟,造福社稷。

既然后直有令,十大门派固然不得不从;可是,那头火麟的烈焰,并非一般人间烟火,简直就如来自九幽地狱之火:十大门派犹未踏近其千步之内,不少人早已被其烈焰焚为灰烬!

一时之间,向来常扬言习武只为“救万民于水火”的十大门派。对这头穷凶极恶的火磷,亦是束手无策!

这一次,可关乎面子上的问题来了!十大门派向来喜好争名逐利,讲究威名,对于他们来说,未能“救万民于水火”事小,他们真正关心的,亦非民间疾苦;但在皇上面前“失威”事大,他们决不能就因一头火麟,弄至声名尽丧!只是,即使如何不想,他们又有何良策收拾人麟?

终于,他们蓦然记起一个人!

大梵天!

大梵天的“九天梵箭”,劲可“万步”穿杨,再加上她的独门内家功夫“天一神气”,要对付烈焰仅可波及“千步”内的火麟,理应游刃有余!

她根本就不用步近火麟千步之内!她在万步之外已可一箭射中它!

一念及此,十大门派立遣人前往游说已归隐田园的大梵夭,并承诺若大梵天能收拾火麟,他们再不固执于男女之见,一定会推举她坐上天下第一人的皇座。

其实,当时的大梵天已对火麟为祸神州的事早有所闻,即使十大门派未有以天下第一人的皇座作为承诺,她亦会自行出手帮助黎民百姓,挽救这场罕世兽祸!

大梵天最后终应邀出关,并同十大门派,一起对付这头火麟!

众人一直追踪,终于在乐山的“凌云窟”附近,追上火麟……

“乐山的——凌云窟?”

凤舞与龙袖一直听其师述说大梵天的生平事迹,听至“凌云窟”这三字,不禁眉头一皱。

凤舞道:

“闻说乐山凌云窟向有一个古老流传——‘水淹大佛膝,火烧凌云窟’,己不知由那朝代开始传开:难道这古老流传会和大梵天有关?”

凤舞之师颔首:

“舞儿,你猜得一点不错!凌云窟那句古老流传,正是和大梵天有关!因为,大梵天真的在这场围剿火麟的一役中……

“重!创!火!麟!”

此言一出,凤舞与龙袖又互望一眼,似还有未明白的地方,龙袖问道:

“你说大梵无重创火麟,但,难道以大梵天的盖世箭艺,仍未足以杀绝火麟?”

凤舞之师叹道:

“当时的大梵天追上火麟之时,亦心知这头瑞兽利害,未能过于接近,故亦只在数千步外贯注她的天一神气,发她的九天梵箭!”

“而大梵天亦不愧是大梵天,她一发便是九箭,每一箭都正中火麟,霎时之间,火麟因中箭而发出的兽吼,响彻十里,听得人胆颤心寒!”

“眼见火麟中箭倒地,其他同行的十大派掌门,随即超越大梵天,上前看个究竟!证知,已身中九箭的火麟霍地一跃而起,并以残余火劲击系数名掌门,接着便闪电跃进凌云窟内……”

凤舞一愣:

“火麟逃了?”

凤舞之师道:

“是的!它逃了!忘记火麟是四大瑞兽之一,它不但可散发杀人火劲,浑身更坚如百炼精钢!”

“由于大梵无远在数千步外发箭,九箭射中火麟之时,箭势已不如在数百步内狠辣有力,要杀一般的绝世高手当然不困难,但若要以此箭势干掉皮坚肉硬的异兽火麟,恐怕还须冉加“九箭!”

“故九箭虽劲仍可破其兽甲,也仅能入肉而未有入心,未致即时取其兽命,但大梵天能在数千步外一击重创无人能挡的火麟,其盖世箭艺已足以技惊四座,叫在场众人看得目定口呆了……”

凤舞之师说至这里,不由语音稍顿,似在回味着当年人兽之战的惨烈,复再续说下去:

“眼见数名抢先上前的掌门惨死火劲之下,大梵天亦不由分说,飞身掠进凌云窟穷追,距料甫进凌云窟,她已心知不妙……”

凤舞问:

“哦?大梵天到底在凌云窟内发现什么,会令她感到不妙?”

“大梵天发现,凌云窟内原来深广无比,且有无数岔道一直向地底延伸而下!每一条岔道更分散为十多条岔道,合共起来,洞内岔道竟有数千之多!”

“而受创的火麟更已消失于数千条岔道之中,即命名她有通天本领,亦决不可能再将它找出来……”

“那,大梵天这次屠麟行动,是否已经失败?”

凤舞之师答:

“那又未必!只因大梵天的九天梵箭,已经重创火麟身上九个大穴,即命名火麟在逃进凌云窟的深处后,能自行将九箭一一拔出,但九筋的盖世箭气,已伤了其瑞兽元气,它将伤重昏睡,一睡不起……”

“除非有一天,昏迷不醒的火麟受到外间刺激,才会从漫长的昏睡中苏醒过来,但它既已藏身于凌云窟的深处,又怎会有人可以再找着它?騒扰它?”

“所以,其时的大梵天已可断言,除非附近潮水反常高涨,不但高至可‘水淹大佛膝’,更淹进凌云窟内弄醒沉睡的火麟,才会让火麟的火再度‘火烧凌云窟’,否则,火麟根本永没有机会——重见天日!”

凤舞听至这里,方才恍然大悟:

“原来,‘水淹大佛膝,火烧凌云窟’这句流传,是因大梵天而起?那,既然她总算为十大派收拾火麟,她最后是否真的被他们推举为天下第一人?”

凤舞之师苦苦一笑,道:

“唉!刚好相反,大梵天的结局,甚至比火麟更——惨!”

此言一出,凤舞和龙袖随即互望一眼,奇道:

“惨?”

“嗯!收拾火麟之后,十大派门人犹未离开乐山,例已嚷着更为他们的新盟让大梵天设宴,大事庆祝!大梵天不虞有诈,在宴中被众人敬了不少酒……”

龙袖道:

“于是,便出事了?”

凤舞之师点头道:

“不错!十大派在酒中下了一百种以无色无臭无名的奇毒。更在宴前先服下解葯;他们这样做,无非是不想对大梵天履行承诺,推举她成为天下第一人,他们要撤底铲除这个强得令男人也要汗颜的女人!”

“他们,真的成功了?”

“是的!大梵天实在后没想过,以他们十大派这些经常挂着正义牌坊的所谓英雄好汉,居然会下毒暗算一个只得二十余岁的女子!然而她虽身中百种奇毒,她的利害,还是大大出乎十大门派意料之外!”

“哦?”

“大梵无所习的‘天一神气’,是一门非常深不可测的上乘内家功夫,除了深具杀伤力,更具备治疗万毒的神效,她并未因身中百毒而即时倒地身亡,而且,只要她有足够时间,她还可用天一神气自行躯毒……”

听至这里,凤舞忽然叹道:

“可惜,依我推想,十大派一定不会让她有足够的时间回气疗毒。”

凤舞之师道:

“这个当然了!所以大梵无唯有在中毒之下,豁尽全力杀出重围,但十大派已在附近埋伏数千门众,她被众人以车轮战围攻,始终没机会停下来好好驱毒调息,直至她被众人逼至凌云窟,她所中的毒终于发作……”

凤舞一愣:

“哦?她又再度回到凌云窟?”

“对,而且十大派的掌门异常小气记恨!他们早找来一个箭手,就乘大梵天毒发力尽之际,以六箭将她的手脚钉在凌云窟其中一块山壁之上!他们要她这个盖世箭手最后死在箭下!好使她在死前受到毕生最大的羞辱!”

“再者,他们这样对她还有一个目的!例是希望能吸取大梵天所修的无上内家功夫‘天一神气’!只要谁能得到天一神气,便可以像大梵天一样所向无敌!”

龙袖冷笑:

“说来说去,一言概之,当年所谓的十大门派,原来也只是一群贪婪姦狡的狐朋狗党!”

凤舞之师闻言会心一笑,道:

“你说得对极了!但当今之世的十大门派,也不比当年的十大门派好上多少!”

此时凤舞又道:

“师父,那大梵天的天一神气,最后有否被十大门派得到?”

“没有!因为大梵天心忖,若自己的天一神气落在十大派这群伪君子手上,只会令武林大乱,所以就在自己濒死前,豁尽最后一道蛮力贯注于向原来的石壁,那块石壁登时‘隆’的一声与山壁分离,更与大梵天一同堕向凌云窟内最黑暗的深渊……”

“哦?她宁愿与天一神气共存亡,也不要让十大派的人得到它而为害人间??”

“不错!而且大梵天堕向深渊之前,更曾向十大派矢言,即命名他们得到她的天一神气也完全没用,天一神气只适合玄阴之身!”

“再者,她深信总有一日,会有一个像她那样对箭极具资质的女孩,找着她在深渊下的尸身而得到天一神气,这个世上,一定还会再出一个可令中原群雄闻风丧胆的女中无故——大!梵!天!”

听至这里,凤舞和龙袖总算开始明白大梵无这名号的前因后果,但龙抽还有一点不明:

“那,剑圣曾直呼凤舞是大梵天,是否表示,凤舞可能很有资格成为新一代的大梵天?”

凤舞之师诡异一笑,答:

“舞儿当然有机会成为新的大梵天!因为,我传她的凤舞箭。根本便是当年大梵天所用的——”

“九!天!梵!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天箭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