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箭神》

第03章 再见己是神话

作者:马荣成

玄塘江。

一个本来藉藉无闻的地方,在神州数不清的“江”、“河”、“海”、“湖”之间,小小一个玄塘江,根本微不足道!

然而从今日始,玄塘江将会无人不识!

只因震惊江湖的“十大奇战”,其中一战,将会在此发生!

快意老祖与他的六名不御弟子,早已于决战这前一个时辰抵达玄塘江!

这向来是快意老祖的习性!每逢决战,他总会提前到达,以看清决战这地周遭附近的形势,他深信取胜这道,创造了“天时”、“人和”,还需熟悉知“地利!”

谁料众人一直站于玄塘江畔静待那个无名前来应战,这样一等,竟不知不觉等了一个多辰,甚至本来约战的时辰亦已快过,无名依旧未有出现。

岸上除了快意老祖及其弟子,还有不少风闻这次决战而来观战的武林群雄,当中已有不少人等得不耐烦,开始鼓躁起来:

“啼!那个无名怎地还不出现?再等下去,他也不知会不会前来就战……”

“唉,如果他不来应战便糟了!我从大漠远渡来此,也只为想一赌那个无名内采!看看他到底有什么三头六臂?能够于此数年间打遍天下无敌手!”

“对!若不是因为无名,谁愿来看快意老祖那糟老头呢!”

“嘿!其实那个快意老祖未免自视过高,经常自恃为江湖老前辈,不时多管闲事,甚至别人派内的家事,他亦爱管上一把!”

“可不是?听说最近擎天教教主自感年事己高,想将教主之位传给自己那精明能干、尽得其武功真传的女儿,可是快意老祖却跑去警告擎天教主,说什么‘凡女子与小人能养也’,‘女人都不及男人’的话,更下令擎天教主不得将教主之位传给女儿!”

“啐!快意老祖那老鬼凭什么这样做?”

“你还不知道吗?就凭他是‘十大门派的总盟主!’”

“十大门派总盟主?”

“不错!据说快意老祖曾希望当上全武林的盟主,可是以他这块老骨头的料子,要全江湖的英雄豪杰对他心服口服,还是不大可能,他于是心计,退而求其次,争夺盟主!好让他一尝当盟主的大慾!”

“但,这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十大门派的传人亦应已换了不少!他们还那样推崇快意老祖?”

“嗯!十大门派内,当然还有不少是快意老祖的友好势力!但开始变志、不想再听能有灭门之祸……”

“那,这个快意老祖,岂非可恶极了?”

“值至目前,还看不出他有何可取之处!他还相当忌材?”他七名入室弟子‘快意七子’中的大师兄‘龙袖’,听说资质极高,可是快意老祖便最忌惮他这名弟子,总是没将他最得意的武学传给他!不过那时唤作龙袖的小伙子,最后竟凭自己的悟性,而自创一套武学,总算吐气扬眉!”

“其实,今次快意老祖主动约战那个无名,也是因为忌材!他是十大门派的总盟主,怎能干睁着眼看着一个二十多岁的武林传奇超越他?他今次其实是想给点颜色那无名看!也顺道给点颜色全武林看……”

群雄你一言我一语,不断在窃窃私语着快意老祖的是是非非,快意老祖早已因苦候无名据在心头,如今以其超卓内力,更将群雄的低声窃语,悉数听在耳内,心内益发怒火中烧,他霍地暴叫道:

“呸!你们这斑窝囊废说够了没有?”

暴叫之间,快意老租同时一掌扫出,当场在其群雄脸上印下一个斗大的掌印,不断迸血!

好精纯的内家修为!在场群雄见状,尽皆为快意老祖的修为哗然!但那个被拍下血掌印的大汉,犹一面俺着自己的血淋淋的伤口,一面不忿的道:

“哼!我刚才说的每句话都是事实!既是事实,为何不可以说?快意老祖,你既然有胆做,为何没敢让人说……”

场中其余群雄,亦知快意老租真的了真怒,他一马,可不是说笑的!众人不禁不片死寂,不敢作声!

谁知,就在群雄慑于快意老祖的威吓,而陷于一片鸦雀无声之际,倏地,不知从何处传来了一个声音,朗朗的道:

“快——意——老——祖。”

“你,想以‘武力’压制别人不说出你的过错私心?我,就偏不信世上有如此无发无天的事!”

“即使天下不敢说你,我,也偏要说你!”

“我偏不信你可以当着天下英雄面前,”

“将我杀了!”

好勇敢的一番话!好勇敢的一颗心1

场中群雄万料不到,就连他们也不敢在“快意老祖”头上动土,居然不有一人,敢说出这样一番话!

不过更令群雄惊讶的,是这个勇敢的声音,听来并非什么豪气干云的大汉,支竟像是一个……

女孩!

一个站在群雄最后排的女孩!

群雄当场向左右两旁散开,只见在群雄身后,真的有一个女孩排众而出!

适才还敢说话的人正是她!

正是这个看来年仅十六的女孩!

场中群雄尽皆瞠目结舌!就连怒火中烧的快意老祖亦猛地一怔!

只因这个排众而上的勇敢女孩,不但年仅十六,而且顶上还挽着一个妇人髻,一身破旧衣衫,那张脸更是赃得出奇,脏得甚至连她的面目敢无法看清!

群雄们瞠目结舌之余,也暗暗为这女孩担心:

“啊……?这女孩胆敢……冒犯快意老祖,她……不要命了?”

快意老祖更是一脸铁青,瞪着那女孩嘿嘿冷笑:

“哼!好脏的臭丫头!瞧你这副长相德性,想必是终日流离浪荡之辈!你到底是那家贱父母所生的贱骨头?人可知老夫是谁?你敢冒犯本座?”

那女孩却依然毫无惧色的道:

“你分明对武林包藏野心,怎可能制止人说?我如今继续说你又如何??

“她!丫头冥顽不灵!老夫今日就——”

“成全你!”

成全你三字乍出,快意老祖已潜运内劲于掌,“蓬”的一声右掌杀出,狠狠朝那女孩天灵劈去!

“哗——”场中群雄尽皆不虞快意老祖真的会向这个女孩下此仅重手!瞧其掌劲之狠之急,场中任何一人亦自付未必可以避得了;而且中其一掌,亦势必被轰断体内百脉而死!更何况是劈向这个看似弱质纤纤的女孩天灵?

场中群雄全部张大了咀,睁大了眼!

谁都无法想到,所有人都自忖未必可避得了的夺命一掌,这个十六岁的女孩竟然可轻易闪过!

“哗……她竟可比箭还快?这女孩到底是谁?”

正当群众为这女孩赞叹之间,快意老家的羞耻已达极点!他怒喝:

“胡……你这臭丫头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你今日前来要羞辱老夫?你到底有何目的?”

那女孩但见快意老祖怒至双眼通红,似慾随是喷出烈火,她却依然像泰山崩于前而面不变色,她再回他一句,道:

“你放心!我今日井非冲着你而来!我还真对你没有兴趣!”

“我今日,是特地来看那个武林传说——无名的!”

此言一出,正在如箭在弦慾发第二招的快意老祖,不由也顿了一顿,问:

“你,是特地赶来看那个无名的?呸!你要看他?干舍?”

女孩一双美丽的眸子闪过一丝如梦如幻的憧憬,她神情坚定的道:

“我要看他,只因我深信将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大英雄!我已决定……”

“嫁!给!他!”

“呵呵!你要‘立志’嫁给那个无名?嘿!那个无名在老天眼中虽然并不是什么登天人物!可是,据说他在这数年前,已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呢!”

“你瞧你自己,污脏得像个小女叫化!你凭什么认为那个无名会喜欢你?嘿嘿!小母夜叉,是回家撒泡尿照照自己吧!”

降一一。

真是晴天霹雳!

晴天霹雳的并非快意老祖侮辱那女孩的话!

而是那个无名原来已经娶妻!

那女孩不由呆在当场,满脸失望之色,茫然的道:

“他……原来早已……娶妻?那……那……

“我应该……怎么办?”

就在此刻,女孩的心中闪过千念万念,一时间紊乱不堪,但她看来真的是个很能自控的女孩,不消刹那;她已能按捺自己紊乱的芳心,自我呢喃的道:

“是……了!即使他已娶妻,又如何?那……我就不当他的妻子,改当他的仆人不就行了……只要能……一生跟随他,我……当什么也……是值得的!”

是的!在这女孩过去的岁月中,她每日皆想着会嫁给“他”,全因为对他的一份微妙的缘!更因为信他是真正的英雄!

然而,既而他已娶妻,她自知不宜勉强,反正若真的能当他的仆人,也能延续她对他的微妙感觉!她于愿已足……

可是,无名二字一出,似乎真的令她芳心大乱,一时之间,竟然没再注意快意老祖!地她听见“蓬”的一道破风之声在她身后传出,却原来,不知何时,快意老祖竟已掠至她的身后,以双牢牢抓她的双肩!

快意……老祖?女孩一愕,但快意老祖双已在发动,他残忍的笑道:

“臭丫头!你看来真的十分崇拜那个无名!就连老夫掠到你身后也不知道!”

“无名这家伙今日必会败在老夫手上!你既然那以希望嫁给他可成为他的仆人,老夫今日就先送你下去等他吧!”

快意老祖小气记恨,其实以他多年的深厚修为,适才本真的可一掌杀她,但却因自己一时无意轻敌而未遂!今日若终究不能杀她,他颜面何存?

故此刻甫紧抓她的双肩,他便已运功要将她整个人狠狠从中撕开,他要天下英雄看清楚他掌底下的厉害!他要杀给所有人看!

纵使杀一个女孩,许多人都不屑为之!

然而,快意老祖要杀这个女孩,今日看来亦非轻易!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间……

原来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间,一阵琴音嘎然响起!

那是一阵异常苍凉、异常无奈的胡琴之音!

仿佛操琴的人,仍在缅怀从前兄弟患难相交的日子,今日即使他已显赫江湖,即使他已为传说、神话……

他,还是无法按捺那份兄弟生离死另的——伤痛之情……

琴音乍起,岸上所有群雄不由朝琴青出处望去,只见右丈开外的江湖面之上,竟冉冉出现一艘巨船!

一艘挂着“巨鲸帮”旗帜的巨船!

而在巨船头,更坐着一条气度沉如渊狱的人影,在逐渐昏黯的夕阳下,轻轻拉着他的胡琴……

巨鲸帮原属于无名首仆七海龙王!

胡琴,是无名的心爱之物!

啊……?难道那条在船冰轻拉胡琴的人影,是“他”?

“他”真的来了?

不错!真的是他!岸上所有人及快意老祖,甚至那神秘女孩亦统统能感觉得到,米的人真的是——他!

只因为他甫出现,虽然距岸还有百丈,但岸上所有人都已感到一股无法形容的敢势,压得所有人部有点慾要跪下、向他朝拜的感觉,不敢妄动半步半分!

甚至众人的心,给这股气势引动得狂跳不休!试问普天之下,还有谁可身负如此人神共震的神话气势!

天上遽地风起云涌,江面也陡地惊祷骤起!仿佛天也在为他的出现而变色,海也在为他而心惊……

天水惊心!

而他的修为也强得令人无法想象!但听他哀怨苍凉的音骤然一转,他的胡琴蓦地发出“嗤”的一声,这声琴音,竟如一柄绝世绝杀的剑……

纵是相距百丈开外,岸上快意老祖那双正撕开那女孩的得爪,居然突如被琴音一刺,一轰……

“波”的一声!快意老祖竟硬生生被他的琴音弹开!

天……!这……是人的修为吗?

震愕的非但快意老祖,就连一直很想再次遇上“他”的那个女孩,一时间亦看得茫然出神,芳心大乱:

“真的……是……他?”

“真……好!我……当年在市集……真的没有错看他!他……果然己成为……一个江湖人……永远也无法追上的……”

“英雄传说!”

只是,纵然快意老祖亦因“他”的惊世修为而神为之夺,但他始终自视极高,很快便又回复专横猖狂的道::

“嘿!既然来了应战,为何又躲在百丈开外的船上孤芳自赏,对江操琴,有胆就给我快意老祖滚到岸上来一决高下!”

快意老祖本预期自己此言一出,大抵也可在天下英雄面前一示息决战豪气,希望可将适才那无名“技惊四座”的琴剑气势稍压,谁知话刚说完,忽又闻一个沉沉的声音道:

“快意老祖。”

“你,何以还在向江面呼喝?”

“我,不是早已……”

“在你身后了么?”

身……后?

快意老祖当下一惊!就连那个渴望见他的女孩亦一阵愕然!快意老祖随即回头一望,赫然便发现……

天啊!不知何时,他竟然真的已在他身后!

快意老祖当场翟地被吓得后退“十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再见己是神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天箭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