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箭神》

第04章 奇迹女孩

作者:马荣成

箭,虽然是芸芸武器当中一种武器,但——

却是“最无情”的“杀人武器!”

盖因一般武器如刀剑越,都必须在相当近的距离之内杀敌!

但——

却可百步穿杨!甚至百“丈”穿“肠”!

故而,以“箭”杀人者,根本不用与被射杀的敌人太接近!

既然不近,就不易与被杀者发生感情,与及——留情!

所以,箭,也可以说是众多武器之中,“最不留情”杀人武器!

然而,倘若最无情的箭,用在最有情的人手上又如何!

会否如常箭无虚发?

依旧能——一箭夺命?

“她”的手里也有一根“箭”!

不过那却不是一根杀人的箭!

而是一根救人的箭!

“她”适才正是以这根仅得八寸的短箭,为那断为五截的可怜小孩驳骨续筋,救了那小孩一命!

想不到,小小年纪的“她”,也是一个用箭高手!

但更想不到的,是女孩经过一番飞掠,终在完全日落之前,回到该回到的地方!

一座极尽宏伟的巨宅!

凤。

箭。

庄!

势难料到,一个如此衣衫褴褛的污脏女孩,竟然居于一个出奇地美仑美央的豪门府邸!她根本就与这座凤箭庄毫不相配!

但事实毕竟仍是事实,她真的居于这里!但听“嗖”的一声!她已掠进凤箭庄内,只是却没有直往厅堂,反而在庄内采了捷径,直向庄后的荒地掠去!神情还看来相当赶急!像是已迟了办一件重要的事似的!

庄后?她为何要住庄后!

只由于,那里才是真正属于她的地方!

她只配居于此庄之后!

但见凤箭庄的前庭及厅堂尽管极尽华丽,但庄后却是一片荒芜的破烂土地,仅有一片异常细小的残旧的石屋,“无依无靠”地孤立着。

这就是“她”的家!虽然美仑美奂的凤箭庄也可以说是她的家!但她从来也“不敢奢望”属于那里,她只属于这里!

不!应该说,凤箭庄只是她的爹“凤玉京”的家!与及她两位哥哥“凤星”与“凤越”的家!

而这片小而破旧的石屋,才是她从小至大的栖身之地!

即使她本来有一个原可住进凤箭庄的姓氏!

她原姓“凤”,名“舞”!

凤舞!

十六岁的凤舞终于回到她那片早该修茸的破旧小屋,可是甫推开门,便见屋内正有一个老妇在苦苦等候着,她微觉愕然,道:

“和……妈?你,来了”?

原来,这名老妇唤作“和妈”,在凤舞刚出世的时候,她的娘已经死了,和妈本是凤舞的之父“凤玉京”的老佣人,前一直由她悉心照料小凤舞。

因此,和妈可以说是看透了凤舞这孩子从小到大的诸般辛酸。

有看她的老爷“凤玉京”有了两个儿子之后,还希望他妻子的第三胎也是一个男孩,好让他“凤箭往”能够有一父三子,一门四杰!

可惜,凤玉京的第三个孩子并不能如其所愿,意料之外竟是个“女”的,更因为诞下这个女孩,夺去了他最心爱的妻子性命!

凤玉京伤痛慾绝,不知该怨天,恨地?还是怨他初出世的女儿?

可是怨天无门.恨地无从,他最后唯有迁怒于夺去他妻性命的女儿!

这个他不想要的女儿当年没有出世,也许他的爱妻就不用惨死……

如果……

正因这个“如果”,凤玉京开始不再理会自己这个女儿,他不但没传他们凤箭庄的拿手武艺给她,更不慾她住于是凤家,只在庄后搭了一个片简陋石屋给她。

可怜的小凤舞,自她三、四岁开始懂事以来,她不但知道自己是没有娘的孩子,也是个有爹没爹的孩子……

甚至她那两个比她年长一、两岁的哥哥,亦对她不好。

从小到大,她就像一堆凤家不要的“冷饭菜汁”,下贱地、如一头小猫小狗般的苟活在庄后,没有人理会的衣衫有多烂多破,也没有人理会她的脸有多脏!

当然也没有会理会当时只有数岁大的她,多么的希望她的爹能够和她说半句话……

可惜只是说半句话那未低微的希望,对她来说仍属奢求,她的爹根本就不曾正面看过她一眼……

只有和妈,才一直无从间断的关心她!

不过,虽然被破贱视如小猫小狗般活在华丽的凤箭庄后,小凤舞从小到大,都不曾哼一声,埋怨半句,她虽然小,仿佛很明白其欠的丧妻之痛,只因为……

她也有那种失去娘的痛苦!

她太明白,她的爹失去爱妻,所潜藏的痛苦,可能比她没有娘的痛苦更甚,更深……

如果对她不好,能够令她的爹心内好过一点,她,愿意默默承受……

只因为无论他如何苛待她,他,是在这浩瀚人间,独一无二的爹!

她体内流着他赋予她的血:她的生命!没有人可以取代他!

所以,纵然有多么不如意的事,她从小到大,也不会让她的爹看见她哀愁的脸,她总会躲在自己那片小屋外的破花棚下发呆。

那个破花棚虽破,却是她最喜欢的地方。

多少个晴的夜晚,她曾坐在哪里看着星空,多秒个凄清孤冷的雨夜,她也曾坐在哪儿那缠绵不休得像个痴心情人的雨!

她多么希望总有一日,会有一个真正的英雄能在凄迷的雨夜中出现,逼她离开这个并不欢迎她的家!有时候她心想,也许她早日离开这个家,他的爹会好过一点,笑容,也许会添一点!

然而有一点奇怪的是,既然她的爹凤玉京并没传她半招凤箭庄的武功绝艺,她在玄塘江畔,何以会有那惊人本事,避过快意老祖夺命一击?

更有盖世医术为那孩子驳骨续筋?

和妈乍见凤舞终于回来,不由松了口气似的,喜形于色。

“啊……?舞,你回来就……好了!你可知道如今是什么时候了!你今日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凤舞并不想告诉和妈她今日救了一个小孩的事,她从来并非为想得到别人称许而救人,而是干自己认为对的事,她只是道:

“和妈,这些年来你对我如亲生女儿,你的……心凤舞是知道的!但,若因我夜归常令你担心,在此苦候我回来,你教我如何心安?”

“其实,爹要我每日必须在天黑前回来,这个训示,我一直没有忘记!和妈,请你毋庸操心!我今是不是也刚好赶在太阳下山前回家吗?”

和蚂道:

“傻孩子,你误会了!和妈怎会不知你做事极有分寸?我今次来,是你爹叫我来的!他想你到庄内堂见他!”

凤舞一愣,像是听见一阵十分稀奇的事似的,问:

“什……么?爹要我到厅堂见……他,他不是向来都不喜欢见我的?”

和妈叹道:

“谁知道呢?听说刚才庄内来了一个客人,老爷遂吩咐我前来找你了……”

客人?

凤舞不禁愈想愈奇!究竟来的是什么贵客?会令向来不喜见她的爹,她命她前往厅堂相见?

凤箭庄不但雄奇宏伟,原来凤箭庄三个字,在江湖中亦无人不识!

盖因凤箭庄自建庄以来,早已经历了三代沧桑,却依然能在武林屹立不倒!传至今代的庄主“凤玉京”,一手“凤家箭”更是名动江湖,绝不让其余兵器高手专美!

据闻,凤家的箭,是世上最狠、最辣、最劲亦最霸的箭!最重要的,是凤家箭亦是一一最快的箭!无论箭多很多辣多劲多霸,若不够快,总会被对手接着,再狠的箭也毋用!

只有最快的箭,才是最强的箭!

而此刻这个凤箭庄主“凤玉京”,支早已坐在庄内厅堂上庄主的大椅之上,坐抓着凤箭庄二百多年来的风光,坐拥着凤箭庄将来可能更力强大的雄图霸业,更有数十门下侍候左右,气派倒真不少!

而且,不知是因为犹未满足于凤箭庄今日的形势,还是因为其他理由,凤玉京从不笑!

不苟言笑的他,外表看来更令人望而生畏!不敢直视!故当赶回来的凤舞,正端着的紧张起来!

和妈不是说有位客人来了?怎么如今只有她的爹、与及她两个兄长坐于厅堂?

凤舞并没有想得太多,既然她的爹要见她,她只好恭敬的步前,将清茶奉上。

“爹,舞儿已经来了。”

“请用茶!”

这就是风家的规矩!任何女性往见庄主,都必须先奉茶为敬!只是,有时候过份刻意遵守的恭敬,过份的礼貌反令人与人之间变得犹如一一

咫尺大涯!

就像凤舞与她的爹,此刻虽然极为接近,这两父女的心却是那么遥远,各在海角天涯!

凤舞从来就不曾以心触摸过其父的心,凤玉京对她而言,永远都如一个永不能解开的严肃的谜!

正如目下,凤舞虽然已半清茶奉至凤玉京的眼前,可是,他却连眼角也没瞄她一眼,他只是如一尊威严无比的神像般直视着前方,一字一字的徐徐道:

“你,怎会这样迟?”

凤舞虽然心中对其父异常尊敬,却井没像一般女孩怯懦低首,她若尤其事的道:

“女儿只是迟了少许。”

凤玉京仍然没看自己女儿一眼,仿佛根本没有这个女儿存在,道:

你,不会是跑到外面生事了吧?”

凤舞当然不会让其父知道她今日跑往玄塘江等候无名出现,她道:

“爹,女儿怎敢在外生事?”站于凤玉京身后的,正是凤舞两个大哥凤星、凤越,此时大哥凤星冷笑着插口道:

“这个当然了!从来女子都比男子无材,更何况我们的三妹就比其余女子更为无材!就连抹清自己脸上的风尘;对她也似是天大的难事!试问她又怎有本事出外生事啊?”

凤摆的二哥“凤越”也极端鄙夷的道:

“不错!真不明白!一个女子的脸竟会污脏至此,你若在街上与我狭路相逢,千万不要叫我二哥!以免有失我凤家二少的身份!”

兄弟俩你一言我一语,句句也在对凤舞千般侮辱,凤玉京听在耳内,竟没有制止两个儿子侮辱女儿,而凤舞……

她的脸上也没有半点难堪的神情,只是木然的在听着,看似有点楚楚可怜,仿佛早已习惯了他两上兄长的“尖酸刻薄”,又仿佛,她的脸经常这样污脏、本来有一个……

凤玉京蓦然又道:“既然你没有生事,那,今天你去了哪里?”

凤舞一呆,讷讷的答:“女儿……今天……到了玄塘江……畔……”

凤玉京道:“晤,你,真的肯定自己并没生事?”

凤舞被逼说谎:“没……有……”

凤王京目光遽地一闪。道:“好!既然你今日没有生事,总算像个登样的孩子!为父,今日就为你介绍一个客人!”

凤舞一愣,只因其父在这些年来,都从未把她介绍给任何亲朋见面,今日何以破例?而就在此时,又听凤玉京饶有深意的对其身后的帷帐道:“你,还不从帐内出来?我的好客人……”

“快。”

“意。”

“老。”

“祖!”

什……么?快……意老祖?凤舞闻言当场面色煞白:势难料到,快意老祖竟然与他的爹……是认识的?那……她的爹岂非已知悉今日她冒犯快意老祖的事?

而就在同一时间,一条她熟悉的人影正从帐后步出来,天……!

真的是他!真的是快意老祖!

凤舞但见此刻的快意老诅,那袭被无名切割得“体无完肤”的衣衫,已换上了另一袭全新白袍!身旁也不见了他的快意六子,却多了一个足有六尺高的十六、七岁少年!

瞧那少年,本是一脸的孤傲不群,惟咀角却又流曳着一丝淡淡的暖意,故看来做而不冷,单论容貌,并不怎样惹人讨厌!

只是当他看见凤舞的时候,却不期然定的看着她,仿佛,他本来一直对凤箭庄内一切空洞华丽的人和物,并不感到兴趣,如今却突然发现唯一令他感到兴趣的东西……

一个可能与他“较为接近”、“甚至相同的人!

可是,纵然那少年如何注视自己,凤舞此刻亦无暇看他一眼,她所有的注意力,此刻已全落在快意老祖的脸上身上,但听她无比震惊的低呼道:

“是……你?真的是一一你?”

“你……怎知道我……在这里?”

快意老祖的眼睛崭露一丝老姦巨猾的精光,狞笑着道:

“嘿嘿,小娃娃!要加道你的所在,对老夫来说又有何难?你腰间那个小布袋,不是绣了“凤舞”两个字么?老夫其实在离开玄塘江时已瞥见了!而且……”

“我与你爹向来有交情,很久以前早就从他口中知道他有个不消女儿凤舞!所以与我瞥见你小布袋上那凤舞两个字后,早便知道你是玉京老弟的女儿了!嘿嘿……

凤舞之父凤玉京也道:

“不错,快意老祖与我早已相识!只因我们凤箭庄,其实也是——”

“大门派联盟的——其中一派!”

什么?凤舞闻言,不由深深震惊!原来……

他们凤箭庄,也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奇迹女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天箭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