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箭神》

第05章 翻天武器

作者:马荣成

能够遇上自己崇拜、仰慕的人,相信是不少人梦寐以求的事。

但若在“同一个”地方,“同一个”时候,遇上两个长得“同一样”的梦中人……

那就真的不知该如何办?

凤舞如今,就遇上相同的处境。

她造梦也没想过,在她一生中第三次遇上无名的时候,她竟然会遇到一一

两个无名!

天!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可是,尽管眼前情景令她难以置信,但事实却又历历在目,叫她不能不信!

缘于以她两眼所见,船舱内不但有一个无名正在盘膝调息;于她身后,更有一个无名蓦然出现,还问她究竟因何前来找他?

不过,凤舞很快便发觉,两个无名的出现,并不是今夜令她最为吃惊的事!最令地吃惊的,是当她发现站在她身后的那个无名,原来并不是一个……

真人!

他,只是一个幻影!

“是……心幻?”凤舞当场低呼起来,同一时间,那个站在她身后的无名幻影,亦徐徐于其眼前消失!

却原来,凤舞曾听她那个永远不见面目的“蒙面师父”说过,当一个超级高手臻至某一个非常人能及的武学境界之时,全身都会散发着一股无形的内气。

这股无形内气本来不易被人察觉,但有时候在调息之时,可能会以幻影形诸于外。

凤舞适才所见的,便是无名内气形诸于外的幻影!

想不到,无名今年方才二十多岁上下年纪,却已达至能散发“心幻”的惊世修为!他再这样强下去,数年以后,真的不知会强至何等惊天动地境界?

也许,那时的他,已不再是“神话”的境界如此简单!而是……

“天”的境界……

而那个在船舱内一直盘膝调息的无名,乍闻凤舞吐出“心幻”二字,虽然仍没回头看凤舞一眼,此时亦终于缓缓张口道:

“小妹子,你能说出‘心幻’二字,显见师承良师;你师父,是一一谁?”

无名的语调无限低沉,无限优郁,仿佛他这个武林神话如今虽然已因其盖世无敌的武学修为,而尽得全武林的注目、青睐、尊崇和妒忌,但……

他根本就从不希罕这些!

他最想得到的,只是一段已经不能再在一起奋斗的“兄弟”之情……

他最记挂、更仍不知生死的大哥……

慕应雄……

这还是无名“真真正正”第一次和凤舞说话,凤舞一时间竟听得呆住了;她造梦也没想过,自己一直仰慕的神话英雄,今夜竟真的和她说话!

唯一令她遗憾的,是无名始终未有回头望她一眼,她多么希望他能回头看她一眼,只是很短暂的一眼便已足够……

可是、无名却像对任何人和事也不感到兴趣似的,他虽然于这数年间闪电扬名江湖,却仿佛已厌卷看这个江湖一眼,甚至看“人”,也——卷!

凤舞唯有在心里如此安慰自己:

“算……了吧,反正他……真的回头看我一眼……又如何?我如今衣衫褴楼,满脸沙尘,恐怕即命名他回头看我一眼,也不会对我留下好印象,那倒不如……不看也罗!”

凤舞并非自卑,她只是太自量,以更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要求:更何况,无名如今仅是和凤舞说一句话,已令她顿时心跳加速,口舌也因紧张而变得讷讷不清;但听她无限紧张、若断若续的道:

“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我的师父是谁。”

乍闻凤舞如此回答,无名总算开始对她有点兴趣,他突然沉沉的问:

“是你师父,不容你说?”

凤舞轻轻摇头,答:

“不……,那只因为,我……根本也不知道,自己的师父……到底是谁!”

不错!凤舞的师父每次见她,总是蒙上厚厚的面中,她从不知道他的真正面目,只知道他也是一个用箭的超级高手!

“但,我虽然不能告诉你……我的师父是谁,今次却是前来告诉你……一件事!”

凤舞说到这里,忽地变得异常紧张,凝重的道:

“快意老祖已率领四大门派,准备于今夜联手……”

“杀你!”

凤舞此言一出,满以为无名会有些微怔忡反应,谁知无名却依旧无动于衷;他,只是淡淡的道:

“小妹子、若你是为此事而来,那,你大可不必为我操心。”

凤舞一怔,问:

“为……什么?”

“因为,”无名沉沉的答:

“我,早已知道!”

“什……么?你……早已知道?你……是何时知道的?”

无名悠悠的道:

“就在你未来之前。”

“我,早已感到快意老祖等人流露的气,更感到,他们至少有万人;在方圆十里之内埋伏。”

凤舞一呆!她不虞无名的感觉,已如神佛一样无所不闻,竟能知道方圆十里之内的事!她不由又问:

“那……,人……为何还不……走?虽然以你目前……修为,你可能已不用再顾忌……他们来了多少人,但……,能够避免一场……血战,也是……好的……”

无名突然吐出一个出乎凤舞意料之外的答案:

“因为……”

“我在等一个人!”

凤舞难以置信的道:

“你……在等……人?那……到底是什么人如此重要?令你不惜要被万人围攻……也要等这个人?”

无名沉沉的答:

“我,在等一个女孩!一个替一个小男孩驳骨续筋后、却又匆匆离去的女孩!”

“这女孩帮了别人、却并没存施恩图报的私心、致使那小男孩的娘还来不及言谢,那女孩就连名字也没留下,便已如一个奇迹般走了。”

“这女孩的美德,绝地值得表扬;其实,那小男孩的伤,本是因我而起;那女孩治好了他,亦即帮了我一个大忙;故纵然最后,即使连那小男孩的娘也走了,我却仍然留在这里,只因为……”

“这里,已是唯一可能等及那女孩回头的地方,我,希望能够当面向她言谢,而现在……”

无名说到这里语音稍顿,突然语重深长、一字一字的续说下去:

“若我没有猜错的话,我想,我已经等着她来了。”

是的!此刻凤舞赶来通知他被十面埋伏的那股助人热诚,根本就与那个救回小男孩一命的神秘的女孩没有两样!无名,真的没有猜错!

凤舞,真的是他想道谢的那个女孩!

凤舞愈听愈是瞠目结舌!无名不惜冒被万人围攻,仍……居然在等她?只为对她这个满脸污脏得像个小乞丐的女孩说声谢谢?她……在造梦吗?

不!她不是在造梦!只因无名在说话之间,已冉冉回过头来!他真的在说她!而且似乎还要看一看凤舞的容貌。

凤舞只感到无比紧张,就连手心也在冒汗;她崇拜已久的神话,终于愿回头看她一眼了!这将会是何等令她难忘的一眼?

然而,也许这对命中的主仆纵然已经相遇,命运,却还未安排二人相见,故即使无名已在回头看她,就在无名快要看见凤舞的时候……

翟地,一道极为尖锐刺耳的破凤之声,突然响起!

同一时间,九道森寒无比的白光已自半里之外急速射近,这九道白光窜向的目标,赫然是——无名!

而这九道白光在射近之际,更愈来愈清楚了!那竟然是——

九根泛紫、看来淬有剧毒的毒箭!

啊……!快意老祖他们终于发动攻势了!这九根毒箭,正是他们的先锋头阵!

惟无名正在船舱之内,这九根毒箭从半里之外射出,怎也没有可能穿过舱门而入,顶多也只能射中船舱之顶,除非……

箭能转弯!

但,箭真的能转弯!

就在九根毒箭快要射至无名船舱之际,真的在半空中箭势急转,“嗤”的一声!便改向无名船舱之内射去!

“好惊世的箭术修为!可借……”

“助——纣——为——虐!”

无名语声当中,本来正要一看凤舞面目的他,此时亦没有再看下去,只是微和翘首一瞥那九根射近的超快毒箭,但仍身不动气不提,天……!他……

他……竟然就让那九根毒箭射在身上!

但说也奇怪!九箭射在无名身上,居然无法破体而入,只听“波”的一声!九箭碰着无名身躯,竟即时爆为九团粉未向四周散开,真真正正的灰飞烟灭!

天!那九箭能于半空转弯,用箭者对“箭”拿捏之准绳已是当世罕见,但无名犹未真正出手已尽碎九箭,这份功力修为,更是已达神而明之的超凡境界!

一旁的凤舞益发看得目定口呆!虽然无名始终还是未有看她一眼,但此时她也无暇感到失望了,因为她突然发现,那九根毒箭的射箭手法,正是其父凤玉京最拿手的——

风!家!九!箭!

啊……!她的爹真的如言助快意老祖,出手了!

“是……爹?是……爹来了!”凤舞无限震惊,情不自禁低呼起来!

是的!她爹的“凤家箭”,足可“百丈穿肠”!从半里外发箭,对他来说仍属一段很短的距离!

无名但听她如此低呼,向来万变不动的他,此时亦不由微微动容,沉吟:

“哦?小妹子,适才发箭的人,是你——爹?”

无名动容,其实是因为若发箭人真是眼前这小妮子的爹,那这个小妮子实在太勇敢了!她需要鼓起多大的勇气?才能违逆其父旨意,前来告诉无名围剿的事!

可是,凤舞已无暇答他!盖因就在这短短。一刹那间,漆黑的夜空又再有九道豪光划起!那赫然又是九根利箭!

这次的箭势比前九根更劲更急!出奇地,无名这次竟对这九根快箭浑无反应,只是仍在沉沉盘坐!他看业有绝地把握,可以在最后一刻,将这九根利箭的箭势逆转,甚或将其撤底毁灭!

但凤舞却一时情急,不由分说,即时抽出背上其师给她的九根“箭”;只见这九根箭在箭头之处,竟各自有一头栩栩如生的凤凰;箭身之上,更周著三个精致的小字——

凤!舞!箭!

不错!独一无二、勇敢的凤,当然要用独一无二的——箭!

凤舞的神秘师父可说相当心细如尘,且看来还十分关心她!

就连为她做箭,也是最配合她的箭!

而这个时候,凤舞既然已抽出九根凤舞箭,更飞快拉弓搭箭。但听“霍”的一声!

她赫然已将其中八根风凰舞箭“连珠炮发”!

霎时之间,但见长空爆出八道耀目豪光,“碰碰碰碰”之声不绝于耳,想不到凤舞年仅十六,年纪轻轻,俞艺竟已直追其父,居然箭无虚发,尽将凤玉京为首八根接箭一一挡格!

而那些将般泊在塘江岸边就的渔民,此时亦被连串“碰碰”之声惊醒过来,纷纷为天上的灿烂奇观发呆!

无名见状,亦不由为这女孩“快、劲、准”的箭艺在心中暗暗喝来采,可惜凤舞发箭时抬首向天,他始终未能完全一睹资质奇高的女孩真貌,仅依稀瞥见,她是一个衣衫褴楼的女孩!只是,就在凤舞正慾射出第九根凤“舞”箭,挡截其父逼近眉睫的第九根凤“家”箭时,无名地似有所觉,沉声对凤舞道:

“危……”

“险!”

“快收——箭!”

收……箭?但凤舞在同一时间,她的箭已“蓬”的一声离弦射出,直向长空上的风家箭电窜而去!她……又怎有办法再收箭?而且,她为何要收箭?

凤舞很快便知道,究竟无名何以会叫她收箭了,只因为……

就在半空中的凤舞箭,快要与凤家箭相撞之间,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刹那,一直坐于船舱内的无名,速地“蓬”的一声电射而出!

凤舞还来不及问向来不动的他,为何会突然动时,霍地,无名已从后紧紧抱着她!

“你……?”凤舞面上一红,无名却又沉声道:

“已经来不及了!”

“小女孩,我已尽力保你;你是生是死,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造……化?

凤舞完全不明所以!但她已经没有机会明白了!因为就在无名吐出这句话的同一时间,天上两根凤舞箭与凤家箭已撞在一起——

霎时天上爆出一道像会天崩地裂似的惊雷巨响!千里可闻!震得人的耳、目、心、肺,甚至魂魄也在作痛!接着……

在无名怀内的凤舞只见长空迸出一道夺目红光,整个夜空如在喷血!仿佛九天十地的诸天神佛,也在为人间一个旷世神话将要面临的殒落,而悲伤得淌下血泪……!

这道恐怖红光更似蕴含一股灭绝性的力量,铺天盖地向无名及凤舞所在的巨鲸帮巨船罩下,看来方圆两百丈内的所有人和物都将被毁灭!无一幸免!

凤舞终于也明白,缘何不动的无名会突然动,更紧紧的从后抱着她;他:原未早已感到两箭相碰之后会爆发的恐怖毁灭力,才会于此危急存亡间,以自己的身躯与及神一样的盖世修为,掩护她……

但、她与他只是萍水相逢,他为何要如此舍身掩护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翻天武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天箭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