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箭神》

第08章 她不是一个人住

作者:马荣成

冰凉的夜。

说它冰,只因人情冰薄。

说它凉,只因世态炎凉。

只是,凤舞在这个冰凉的夜,却一点也不感到冰凉,相反,她反而感到无比酷热!

简直热得要命!

那股酷热,是来自她与小五所居小屋的厨内!

夜已渐深,但凤舞却还耽在狭小无比的厨内,努力为小五煎葯。

她今夜带来的那葯,不但非常昂贵,而且更需聚精会神,火慢一分不可,但若煎火太猛,又怕水易煎干,所以凤舞唯有一直留在厨内,寸步不离!

但这样一来,厨内那令人难的酷热,却连她也开始煎干了!

只见凤舞双chún给煎得干涸慾裂,一头本来也算可人的秀发,亦被熊熊烈火煎得枯干矢色。

可是她依旧毫无怨割她一面抹着自己脸上如雨下的汗珠,一面仍无限耐心地,执扇拨着灶内的火,以防水会煎干,瞧她神情之专注,简直就像在为自己真正的亲人煎葯一样……

而事实上,她亦早已视小五为亲人了。

他的一切不幸因她而起;如果到最后仍无法为他找回他的亲人,甚至无法解去他体内穹天之血的毒,那凤舞已有心理准备……

她,决不会撇下他,也不会离弃他!

她会照顾他一生!

因此,目下这等火热煎熬,也只是小儿科而已!凤舞相信,只要她一日不放弃小五,她的困难还多着!

只是今夜,似乎有一个人,并不想她一个人独自面对困难……

就在凤舞正聚精会神、埋首拨着灶火的时候,倏地,竟然有人从后一把取过她手上的“扇”!

而那个突然在她身后出现的人赫然是……

小!

五!

啊……!小五不是正在他自己的房里吗?

他为何要到这个如同火灶的厨房?

凤舞乍见小五突然在自己身后出现,更一把拿过她手中的扇,当下不由一怔,讷讷的问:

“小……五,是……你?”

“你……为何要进……厨内?这里……很热呀,你身体不好,还是快……出去吧!别要给热病了……”

凤舞虽如是说,惟小五却未有半分离开厨内的意思,他更开始以那柄扇,一面拨动灶内的火,一面道:

“凤舞姑娘,既然你也懂得说,熬在这厨内会热病,那,为何人给火灶折磨得汗如雨下,你又不怕给热病了?”

“我……”凤舞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答他,难道要她告诉他,她不怕热和病,全因为她要补偿给他?

小五看着凤舞的满脸汗珠,看着她那张怔忡的脸,不期然目露无限怜借,他叹道:

“凤舞姑娘,你……对我……好,与及你想早日治好我体内奇毒的……心,我是……知道的……但,你可也别太……苛待自己……”

凤舞闻言即时道:

“不……!请你……放心!!我一直量力而为!我,从来也没勉强或苛待自己……”

小五似乎不大相信,他道:

“真的?那,我可否问你一件事?”

“你每天带回来的葯,有许多都价值不菲,而且这小屋虽然破旧,但总需要付租吧?可是,当日你与我离开你爹的凤箭庄时,他并没给你什么。”

“我俩已居于此屋整整半个月了,这半个月来,你,是如何负担这小屋的租金,与及一一葯金?”

原来他说早已察觉了这个严重问题?凤舞骤听之下当场一呆!幸而,对于这个问题,凤舞似乎早有准备,她想了一想,随即答道:

“不,小五!关于……这个问题,你其实不用……过于操心!坦白说,当日我与你……离开凤箭庄时,亦并非……不名一文!我腰间绣了‘凤’字的那个小布袋内,一直有一些银两;而这些银两,已足够俩人数月之用……”

小五仍是半信半疑、皱眉问:

“你爹年对你……不大好,想必,平素也不会给你太多,你,为何会有这么多的银两?”

“那是我多年来省吃俭用的积蓄!”凤舞想也不想便答:

“我爹虽然不大理会我,但每月总会吩咐管钱的给我一些零钱,许多时我都不花,将那些零钱存下来;你瞧我这身褴褛衣衫便该猜到,我连新衣也不愿花钱去买,所以你说,我这些年来存下多少银两了……”

是吗?凤舞一身的褴褛衣衫,真的只因为她不愿花钱添置新衣?抑或,她如今所说的,全是令小五安心的假话?

她的爹凤玉京,根本连她的死活也不关心,更遑论每月会给她一些零钱!他根本就将凤舞视作一头凤家的小猫小狗,任她自己在凤箭壮内——自生自灭!

不过,凤舞这番说话,总算令小五暂时相信了;只是他看着凤舞那污脏不堪的褴褛衣衫,脸上不禁又泛起无限怜惜,道:

“凤舞……姑娘,毁然那些钱是你多年来省吃俭穿的积蓄,你如今以它来为我买葯治病,试问我又如何能够……心安?”

“不……!小五,请人别要再说那样的话!我从不注重自己的外表容貌,对我凤舞来说,最重要的都只是求心安理得。是我将你害成这个样子的,即命名我用尽所有积蓄,你也不用为我感到于心难安!”

“凤舞……姑娘……”小五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再说下去;但他还是未有将手中扇交回给凤舞的意思,他还是一面以拨火,一面沉沉的道:

“既……然,你但求……心安而暂时……照顾我,我……亦元话可说;不过,我也不能干睁着眼看着你……被酷热煎熬,这些简单的煎葯租活,还是让我自己来干吧!”

小五说到这里,已没再看凤舞,只是别转脸,异常专注地以扇拨着灶内的火。

凤舞从后看着他专心煎葯的背影,看着这个宁愿自己受那火热煎熬之苦,也不想她受苦的男人,仿佛看得痴了……

他,灾在是一个拥有热肠的——好男人……

蓦地,就连小五也乎感表人在后望着自己,他突然回头,刚巧便与凤舞正在看他的目光遇上……

凤舞即时低头将自己的视线移开,但已经太迟了,小五已知道她适才在看他……

他惊讶于凤舞居然在看着他的背影失神,不由道:

“凤舞……姑娘,你……”

凤舞也不知该说什么来为自己适才的失神解释,当场涨红了脸,在无地自容之下,唯有第一时间走出厨去!

落叶纷飞。

夜,仍然是这个冰凉的夜。

纵然夜寒慑人,但夜色却又温柔如水,故凤舞也不由坐在小屋外的河边,默默看着满天的星光出神。

今夜的星光异常灿烂;在如此美的夜空之上,可有一颗星,是凤舞一直希望能够捉摸得到的?

譬如,那颗代表一个旷世神话的……星?

嘎地,凤舞身旁响起了一阵“悉咦”之声,她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来了……

又是小五!

只见小五真的已坐到距凤舞身畔不远的湖边,他,也静静的看着那满天目迷五色的星光。

“好美丽的星光……”小五不由低唤一声,凤舞回地了看他,是突然想起一件事,靥腆的道:

“小……五,对不……起,适才··我在厨内……看着你,确实……有点唐突……”

“凤舞姑娘,不要紧。”小五闻言只是温柔一笑;其实,他的笑容本来相当温暖,可惜在那层恐怖的血膜之下,无论多温暖的笑容,也令人变得非常恐怖。

不过凤舞看着他这张既温暖又恐怖的笑脸,却没有半点讨厌的意思,她蓦然幽幽的道:

“小……五,其……实,适才……我会如此看你,只因为……你……的背影,真的……很像一个人……”

小五好奇的问:

“我……到底像什么人?”

凤舞的目光霎时像飘到老远,她幽幽的道:

“一个……我曾经……很崇拜的……人,那个……武林神话……”

“无名!”

“可惜,这半个……月来,我在为你寻找身世之余,也曾尝试打听他的下落,却始终未有他的消息……”

乍闻无名二字,小五恍如白纸的脑海之中顿时泛起一丝他自己也不明白的涟漪,仿佛这个名字,他在自己未失去记忆之前,曾听人说过无数次。

只是,他并没有将自己对这个名字的奇异感觉告诉凤舞,他只是道:

“凤舞姑娘,你说这个神话无名,是一个……你曾经很崇拜的人,那,他到底有何过人之处,会令你仰慕崇拜?”

凤舞苦笑着摇了摇头,道:

“坦白说,无名是武林中一个前无古人的不世神话,他当然有许多值得江湖人敬重和崇拜的地方,但,我其实……也不知自己在这些年来,为何会如此崇拜他……”

“只知道,自从我从前曾在市集见过他一面之后,便对他……念念不忘!也许……我崇拜他,只因……为……寂寞!”

“寂……寞?”小五愈听愈是讶异。

“嗯。”凤舞微应一声,神情无限迷惘的续说下去:

“由小……到大,我都……无法讨得爹的……欢心;我对他来说,也许……只像他家里一头小猫……小狗,可有可无;即使老仆‘和妈’把我带大,但碍于爹的严令,在我长至……数岁大时,她也……不敢常来看我……”

“所以,我小时候……可以说……是在孤独中……度过;可能因为……过于寂寞,我总幻想有一天,会有一个值得我敬重的英雄……出现,将我带离……人情如冰般冷的凤箭庄,重过新生……”

小五万料不到,在凤舞那坚强不屈的面孔之后,竟有一颗如此寂寞、如此渴望温暖的心?他开始明白,何以凤舞在多年前曾与那个无名有一面之缘后,会对一个她完全、完全不了解的武林神话念念不忘?

那只因为,神话无名是那样令人遥不可及,正因遥不可及,所以凤舞更难以捉摸真正的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物;她于是便更能沉溺于对无名的幻想中……

幻想着她心中的英雄无名,总有一日会前来救她步出寂寞无边的凤箭庄!

凤舞看了看小五那张正在沉思的如鬼血脸,不期然又苦苦一笑,道:

“小……五,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在说我……很傻!是……的,我其实……也知道自己……真的很傻,但,有时候,人就有这点奇怪,愈知道是无法可能实现的傻事,便愈要继续想下去……”

小五默默的看着凤舞那张迷惘的脸,他忽然感到,他自己如今失去所有过去和记忆,原来也不怎样可怜,凤舞这个女孩,其实经他更可怜!

她实在太寂寞了,所以才将自己寂寞的芳心,紧在无名这个不切实际的完美幻想身上!

也许,在她过去无数个寂寞的夜晚,只得她自己孤伶一个,瑟缩于自己那无比破烂的小屋,面对的只是四面仅有空洞回音的破壁,与及漫无止境的空虚和孤寂,故今夜小五能够和她多说几句话,她封锁已久的衷情,便如潮向他这个仍不知是谁的人倾诉。

凤舞可能也开始感到,自己今夜对小五说了许多自己平素没有机会、也许亦没人愿听的心里话,不用然面上一红,略带歉意的道:

“对……不起,小……五,我……忽然对你……说了这番与你毫不相干……的话,闷坏……了……你,真是……很对不……起……”

小五连忙道:

“不!凤舞……姑娘,小五能得到你的信任……将你的事告诉你这个萍水相逢的人,实在……荣幸之至!你……其实也不用灰心,即使那个神话无名只是你的幻想,到乡来他也许仍对你不瞅不睬,但……”

“小五深信,像你这样好心肠的女孩,总有一日,会遇上一个真对你好的人!”

凤舞闻言;只是又再苦苦一笑,似乎并不大相信小五的话,摇头道:

“小五,谢谢你如此好心,说这句话安慰我。但我实在太有自知之明,像我这样一个平凡女孩,就连自己的父亲也对我漠不关心,又怎会有人对我……那么好?我犹记得,那日我在玄塘江再遇无名之时,无论我的心如何在跳,如何希望他能看我一眼,可是,他始终也没有朝我……望上一眼,由此可知,我……是多么平凡……”

说来说去,凤舞的嘴边还是离不了一个无名!不过,小五这次看来却并不认同她的说话,他细看眼前凤舞,只觉她只是较一般女孩不修边幅而已,瞧真一点,她其实是个令人看得相当舒服的标致女孩。

如果小五不是身中奇毒,生死未卜,也许他亦会对她……

小五叹道:

“凤舞姑娘、那个无名由始至终未有你一眼,也许只是他早已心有所属,或是他根本不懂得欣赏你而已,但,世上一定还有人懂得欣赏你的……”

凤舞听罢又是苦涩一笑,似乎认为小五所说的,对她只是痴想,她蓦然如梦呓般喃喃道:

“也许……是吧!不过,如果……世上真的有一个人……能如此关心……我,或是……某一天……”

“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她不是一个人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天箭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