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第01章 惊现

作者:马荣成

人比庙老。

人,是一个正手牵着一个八岁小男孩摸黑上路的老婆婆。

庙,却是这个老婆婆正要和小男孩一起步进的——“慈隆庙”!

一切一切,

都是由这座慈隆庙内的一柱“清香”开始……

慈隆庙确实并不太老,算起来,还比老婆婆手牵的八岁男孩,犹要年轻一岁,只因此庙仅于七年之前建成。

故此,慈隆庙虽然细小而简陋,却并非是一座“古”庙,而且它建于天山脚下的其中一条小村村口,位置不算偏僻,所以在大白天,也有不少善信前来参神许愿。

奇怪的是,此时正是夜学何以一个比慈隆庙更老的老婆婆,会与一个八岁男孩前来此庙,就连那个八岁男孩,也不由问那个老婆婆道:

“婆婆,这里漆黑得很!你为什么在三晚半夜带小信来这里啊?这庙在晚上看来很恐怖呀!”

那老婆婆一面将那男孩牵进慈隆庙的细小内园,一面答:

“唏!小孩子另要瞎扯!这里是神佛的地方,又怎会恐怖呢?小信,我的好孙儿,你这样说可真会触怒神灵的!”

触怒神灵?如果神佛会因小孩的一句无知说话而动怒,那就根本不配称神称佛了!

可是这老婆婆就和神州无数苍主一样,对神佛既敬且“畏”,绝不敢对神佛说半句污言妄语,她又续说下去:

“小信,你可知道,婆婆在夜半带你来这里,是为了你好?”

“婆婆,小信不明白啊!你为佬是为了小信好?”

老婆婆一面与他前行,一面耐心解释:

“是这佯的!你记否今日是你的生辰,邻家的玉嫂告诉我,若谁在自己和辰之夜前来此慈隆庙,向神上香许愿,所许的愿便一定会实现,所以婆婆才会在夜半带你前来许愿。”

“那,婆婆你到底要小信许什么愿啊?”

“这个还用问?当然是希望你自己长大后能够聪明长进,早日成家立定室,开枝散叶了!”老婆婆说时还异常疼惜的轻后小信的小脑儿。

这就是神州老百姓们经常向神的向佛所许的心愿,总是离不了后人子孙们的幸福,也都不过哪些,可是,小信听后却摇首嚷道:

“不!小信不要许这个愿!涉信要许另一个愿!”

“小信,你又来顽皮了!告诉婆婆,你要许什么愿?”

小信定定看着他的婆婆,道:

“我要向神许愿,希望婆婆能长命百岁,就像家时的老电那样长命,好让小信长大后能敬养婆婆,孝顺婆婆!”

童言无忌,童言更永远是最真心之言!老婆婆骤听自己孙儿如此孝顺,当下只感到鼻子一酸,两行老泪差点便要掉了下来,可是又不想在自己孙儿面前老泪纵横,惟有强忍丰开心的眼泪,道:

“小信真乖!婆婆知道你很疼我!但,婆婆确实很老了!只怕真的……等不及我来养哪!小信若想婆婆开心,一会在神前可要先为自己将来能成家立室而许愿,才再为婆婆许愿吧!”

小信虽不明何以他的婆婆硬要他称为自己许愿,惟亦不想太违逆婆婆的说话,只好点头,而此时这两婆孙已穿过慈隆庙内园,进入央内。

然而甫进庙内,小信婆孙方才发觉,原来他俩并不是令夜唯一前来向神许愿的人!

在庙内的神案之上,竟然早已上了一柱清香!

到底是谁,会比这两婆孙更急切……

向神上香祈愿?

庙内一片黯黑,相信庙祝也早已归家就寝去了,听说此庙的庙祝就居于附近,从不在庙内睡觉。

所以婆婆乍见案上正烧着香,更深信此香并非庙祝所上,而是另一个不惜夜半前来上香——有心人!

而小信婆孙亦很快发现这个“有心人”,只因他俩已瞥见在神案左畔的一个小窗之前,正有一条人影在凭窗眺看窗外明月!

显而易见,这个“有心人”在上香之后还未有即时离开。

那是一条相当魁梧高大的男子身影,身上还披着一袭墨黑的斗蓬,可惜这男子一直背向小信婆孙,老婆婆一时之间还没能看见他的容貌,她不由礼貌的道:

“对不起,真想不到竟有人比我们还要早来上香!我们两婆孙打扰了你,实在抱歉得很!”

那男人骤闻此语,却居然未有回头,只是淡然的道:

“婆婆,你又何须道歉?你和你的孙若上香祈愿,便请自便好了。”

啊?这男人头也不回,竟然已听出与老婆婆同行的是一个小男孩?这是何等惊人的本事?但更令老婆婆感到惊奇的是这个男人的声音!

“他”的声音,听来竟隐隐蕴含一种神秘而又迷离的魅力,然而,语调却又绝不冷酷,且还相当温暖,只是在温暖之中,却又依稀似有一丝哀伤。

老婆婆想不到民上会有人的声音,可以这样神秘温暖却又哀伤,复又纳罕的问:

“这位大哥,已经这样夜了,你还要前来上香,想必你早已听说若在生辰前来此庙上香,便会如愿以偿的传言!今夜准是你的生辰无疑!只是,请怒老身好奇一问,你声音之中何以似有哀伤?向神许愿本是一件开心的事,你,为何竟会这样哀伤?”

“因为”那男人仍是未有回头,只是缓缓的答:

“我,和我刚过门的妻子失散了,我很想念她,便在神前许愿,希望早日能再见她,更希望她在没有我在身边呵护的日子,能够平平安安……”

“啊?你……和你的妻子失散了?”老婆婆听至这里陡地一怔,问:

“好……可怜呀!唉,老天爷怎么从不放过我们这些老百姓呢?这位大哥,你和你爱已失散多久了?”

“很久,很久了。”那男人又徐徐的答,语气中不无感慨:

“久远得仿佛已是‘前生’的事,久远得我甚至已让不起她唤作什么名字,我只依稀记得,我俩在别离之时,她……已有一头银白的长发……”

老婆婆闻言又是一愣!听眼前男人的声音,也只不过二十上下年纪,他的妻子也顶多是二十岁吧?这样年轻的女孩便已一头白发?

一旁的小信,一直静静听人的婆婆与这神秘男人的对话,此时也不禁好奇问:

“婆婆,这个哥哥的妻子为什么会未老先白发的,是不是她因为爱他爱到头也白了哪?……

小信虽然人细鬼大,但此言一出,那男人似是受到一阵深深震动……

是的!曾经在前生,曾经在他无法记起的从前……

她曾因为爱他,爱得牺牲了自己,最后只空余一句饮恨……

未老红颜头先白!

老婆婆为怕自己孙儿再行失言,连忙轻按小信的小嘴,道:

“小信乖!这些大人们的事,小孩子又怎会明白,你还是快在案上找个人摺子,烧香祈愿吧!”说着又回首看了那身披斗蓬的男人一眼,赔笑道:

“童言无忌!小孩子少不更事,原乱说话,这位大哥请莫见怪!”

老婆婆虽然忙赔不是,惟那男人却依旧一片沉默,似是已为适才小信的一句说话,而陷于无边思忆之中!

然而,他并没有思忆多久,因为,在打火摺子的小信,忽地“啊”的惊呼一声,登时划破了此庙夜来的无限宁静!

老婆婆连忙趋前问小信道:

“小信,你为何突然大呼小叫,这样对神佛很不敬的!”

但见小信的嘴巴张得老在,指着神龛上的神像,瞠目结舌的嚷道:

“婆……婆,你……见不……见……神龛上的……神像”它……它……”

“它……竟然在……”

“流……”

“泪”?

什么?神像竟在流泪?老婆婆连忙顺着小信的目光,朝神龛上的神像去。

果然!赫见多漆的神像双目之下,竟然倘着……

两行晶莹的眼泪、

眼前情景诡异非常,难道神佛也为了那男人适才在伤叹与妻别离之痛,而悲痛得哀伤落泪?

当然不!因为就在婆婆看见神像面上的两行眼泪之际,她苍老的脸上,竟像猝地记起什么似的,但见她也无限震惊的瞪着案上神像,若断若续的沉吟道:

“神……之泪?真神……眼泪?”

“人间……多劫,

无潜心……千神,

千……神齐哭。

万……里……同……亡!”

“啊……?想……不到,这句已流传了……数百年的传说是……真的?我……小时候从老村民口中……所听的这个……传说……竟是真的?神像……直的会……流出眼……泪?那……那……”

“岂非……万里神州的大劫……快将来了?”

“一场……千神浩劫真的会降临?”

“天……啊!这……将会是一个怎样可怕的……”

“人间浩劫?”

势难料到,迄今处事自若的老婆婆,竟会因两行“神泪”而陷震失常!听她那悉若断若续的说话,神秘男子与小信似乎已逐渐明白,老一辈的村民一定曾有一个很可怕的传说,只要……

神州如千个神像齐哭,

万里神州苍生便要同亡!

然而,好端端的一个神像,为何会蓦然离奇地流出眼泪?难道真的是神谒为预见神州的浩劫崎显灵落泪?抑或,还有另一些不为人知的原因?

已经不能再民了!因为就在老婆婆发现神像眼泪的同时,慈隆庙外,翟地传来阵阵“隆”然巨响!这阵巨响是……

“啊?”小信忽地紧紧抱着他的婆婆惊呼:

“婆……婆!这……阵……是什么响声啊?好可怕呀!好像天也要塌……来下了哪!”

是的!快塌下来了!快要塌下来了,不过塌下来的并非苍天!而是……

庙顶!

赫听又是一声“轰”然巨响!整个庙顶霍地爆开,重重向在下的小信婆孙及那神秘男子塌下,而庙顶所以突然崩塌,原来全因为……

一道滔天巨浪已冲破庙顶,涌了进来!

天!想不到在未知神州其他神像有否同哭之时,仅是一神之泪,便已为此庙带来了一场——劫?

那若真的千神齐哭,是否真的会——

万里同亡?

变生肘腋!老婆婆登时似已明白是什么事,当场失声高呼:

“啊……?是……浪?天啊!一定是……昨天村口所修的长堤……又再崩了!”

元论是因长堤猝崩,抑或真的是“神之泪”所带来的巧合灾难,小信婆孙此刻知庙内简直如瓮中这鳖,根本无任何逃生的可能及余地!

然而,幸好他们两婆孙今晚的运气还真的不太差!

因为他们今晚有幸遇上一个本来“绝不可能”会出现于此庙的人——

就是那个为妻祈愿的——他!

就在巨浪与庙顶快要压着小信婆孙的千钧一发间,那男人身上的斗蓬遽地一扬!

但听“蓬”的一声巨响!那男人赫以轻如鸿毛的斗蓬,硬生生将重如万手的巨浪及庙顶扫开,接着更突然抢前、一手挟着小信婆孙,整个人如一道霹雳雷霆一般……

飞出慈隆庙!

势难料到!这男子仅以一袭斗蓬,便可拨转风浪,更可翻天覆地。

他,到底是谁?

“轰隆”一声!本已细小的慈隆庙在巨浪冲击之下,终于整座崩塌!然而小信婆孙却已逃过大难,闪电间已被那男人带到附近一个较高的山头,安然着地!

两婆死里逃生,当场吁了口气,随即极目一望,只见远处村口的长真正真的已崩塌,村口一带已沦为泽国。

究竟是否因神像落泪而预示了这劫的征兆?抑或纯是巧合?小信婆孙不得而知!不过,那修为惊人的男人救了他俩,却是不争事实!老婆婆当下千多谢万多谢的对他道:

“多谢这位大哥!多谢这位大哥!老身与小孙儿真不知该如何感激!”

那男人虽是救了他们,在首地时却仍然是背向小信婆孙,他只是轻描淡写的答:

“凡事有因,才先有果!婆婆平素可能多行善事,今日才得逃此劫!既然是自己所积的德,又何必言谢?”

他婉拒得相当得体、有礼,老婆婆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如何再搭腔下去,惟是,有一件事,她还是不得不问:

“得人深恩千年记!这位大哥,请问你高姓大名?”

那男人乍听老婆婆如此一问,当下一愕,似是对自己的名字想了又想,终于,他蓦然如梦初醒的道:

“我,不但连妻子的名字也忘了,还差点忘了自己的名字!还好!总算给我记起自己叫什么了!我记得,我曾有两个名字,其中一个,唤作……”

“阿铁!”

“什么?阿……铁?那……他是……?”

男人说到这里语音稍顿,复再一字一辽的续说下去:

“而另一个名字,好像唤作……”

“步!”

“惊!”“云!”

天!他是……

步?惊?云?

老婆婆闻言当场呆住了!恍如听见死亡已降昨眼前一样!而小信则更怕得“畦”的一声嚎陶大哭起来!

只因为,了两婆孙居于天山一的小村一带,虽众未见过步惊云的容貌,惟早已风闻他是一代大帮雄霸的第二人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惊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