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第10章 九转宿敌

作者:马荣成

  怎样才算“冤家”?

  即使以为“他”已死了,

  “他”还是冤魂不散,如影随形!

  那人,就是真正的“冤家”!

  步惊云终于再次遇见他一生其中一个最大的冤家!

  也是最凶悍的一个!

  他的最强情敌——

  神!

  将!

  经已降临!

  步惊云与小青、水灵势难料到,他们三人甫抵海螺沟一带的一条村,便已遇上一个

他久违了的人——神将!

  不但如此,神将更不由分说,挺指朝步惊云眉心戳去!只因为,他说他要吸——

  步惊云的脑浆!

  一旁的小青及水灵见状大惊,小青似乎比水灵更为步惊云焦急,即时高声惊呼道:

  “啊……?”

  “是……神将?”

  “神母不是说他已被‘神’打进冰冷地狱的?他……”

  “为何又会……活过来了?”

  小青虽为步惊云在惊呼,然而,死神自己的脸容却仍像万劫不动,缘于他青见神将,

在此电光火石之间反而闪过一段关于他与神将的回忆……

  他逐渐依稀记得,他最后一次遇见神将,是在他与雪缘、神母。聂风于冰洞内身陷

险境之时。

  那时候,神将为了救他最爱的女人“雪缘”、救他亦佩服亦妒恨的情敌“阿铁”,

不惜罔顾”神”的命令,最后惨被“神”以摩诃无量冰封,更被打进深如地狱的厚冰之

下……

  步惊云犹隐约记得,神将在告别雪缘时所飞溅的一滴眼泪!

  恶魔的——热泪!

  然而如今!

  眼前的神将虽在一边以指刺向步惊云的眉心,一边在反覆嚷着要吸他的脑浆,但观

其双目翻白,神情迷惘,他似乎已失常性!

  他已——丧心!

  “兽……丸?”一旁的水灵见此情形,终于震异的叫:

  “步惊云!神将看来曾被人以兽九,受人操控,已失常性……”

  “小心!”

  一声小心、水灵已随即抢前,一爪紧捉神将正要戳向步惊云眉心的手,小青亦毋庸

怠慢,同时配合水灵行动,两姊妹二人四手,俗把神将的夺命之指强拉向后!

  然而二人武功尽管不弱,神将……

  却是上天下地唯其独尊的神将!

  神将身负的“灭世魔身”.威力虽仍不及“神”最后所使的“摩诃无量”,惟亦是

盖世无敌的神功,破坏力之强足可毁天灭地,更何况正如凶罗主人神行太保所说,神将

在冰中沉睡时仍不断自然吐纳。他如今的功力,何止倍增?

  他要杀的人绝没可能逃得了!

  也绝对没有人可以阻他!

  固此,纵然小青及水灵已动用全身功力,要将他戳向步惊云的指奋力拉后,她俩还

是徒劳无功!神将的指在二人强拉之下,竟仍没有半分稍缓,依然势如破竹地向步惊云

眉心狠刺过去!

  只是,小青及水灵虽担心步惊云,但他们可能是过虑了!

  眼前的步惊云,并非当日记不起任何武功的寻常孝子“阿铁”,而是“死神”!

  神将是“唯我独尊”的死神!

  死神也是“独一无二”的死神!

  死神能名震天下武林,绝不是在江湖“混”回来的!

  而是打回来的!

  就在神将的重指快要戳中步惊云的杀那,死神猝地斗蓬一扬,“伏”的一声……

  他,竟然在所有认为他已避无可避的时候,以排云掌的独门步法“云踪魅影”,

  奇迹地避过此夺命一击!

  他避过了!

  小青及水灵当场一愕;适才神将出手之强之快,她们相信即使是神母亲临,亦未必

可避得了!只因神将身负完整的灭世魔身,神母却只有五成的移天神诀及灭魔世身,要

抵挡神将也仅是勉强可以,何况眼前的神将,更是功力暴升逾倍后的神将……

  如今被人操控的他,已是真正的恶魔!

  极强的“杀人凶器”!

  然而,刚才步惊云面所向披靡的杀人凶器,所使的绝不是神母传他的五成移天神诀,

更非一直深藏其体内的摩诃无量,而仅是雄霸传他的“云踪魅影”。步惊云,竟可将雄

霸的武功使得如此出神入化,如此巧绝无比,这一招量似有青出于蓝之势,他练武的天

资,简直看得小青及水灵深深咋舌!

  一指落空,步惊云纵巧妙地避过,可是却带来更可怕的悲剧!

  神将这一指之劲之重,那里是要刺穿步惊云的眉心?简直便是要将步惊云的脑袋一

指刺爆!但见神将落空的指劲余势未止,赫然轰在站于步惊云身后丈外的村民之中,当

场便将其中五个直排而站的村民脑袋轰爆……

  甚至五人之后的一个两丈高的雪丘,亦“隆”的一声!立即爆为寸碎!

  霎时“拍勒”的脑爆之声与雪丘爆碎之声四起,所有村民眼见其中五名村民爆脑而

死,登时哗然大叫:

  “哗……!妖怪……”

  “妖怪呀!”

  “大家快逃命呀……”

  顷刻间已鸡飞狗走,逃个清光!

  好狂好霸好恐怖的恶魔!神将一指落空,却未乘势出击,只见神情惘然的他骤见那

五名村民在地上爆至稀烂的脑袋,蓦然一把抓起其中一团脑袋便往咀里大嚼起来!

  小青及水灵简直看得呆了!步惊云亦是紧皱眉头,只因他虽然依稀记得神将曾义助

他和雪缘,但看见他受人操控,半人半兽半鬼半魔的样子,亦不禁动容起来!

  倏地,神将怒叫一声,竟将适才放进咀里的脑袋吐出来,狂叫:

  “臭的!”

  “他的脑是臭的!”

  “我——”

  “要吃强者的脑浆!”

  神将尽管已失常性,这番说话还是说得有纹有路;他忽然又朝步惊云一瞪,无比邪

异兽性地笑:

  “步一惊——云——”

  “我——”

  “要吃光你的——”

  “脑浆!”

  语声方歇,神将魁梧的身躯复再急展起来,又是想也不想,便朝步惊云一指刺去!

可是这一次,步惊云更是早有防范,未待他扑至身前三尺,已经闪身避过!然而神将犹

不死心,仿佛似是步惊云九世轮回还不放过他的“九转宿敌”,一指重逾一指,一指快

过一指,誓要吃得步惊云的脑浆方才“安息”!

  二人一攻一避,幌眼已经三指!神将虽然已失常性,惟似乎仍懂战略!但见他久攻

也无法触及步惊云,不期然又狂性大发,朝天嚎叫:

  “吼——”

  暴吼声中,神将这次居然并非攻向步惊云,他,赫然攻向——

  水灵!

  这一着实大出众人意料之外!想不到神将会霍地改变目标,小青登时高呼:

  “姐姐……”

  以水灵的武功,已可比江湖一般高手!但若和神将相比,根本便——

  无法相比!

  “蓬”的一声:神将已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指戳向水灵的眉心,水灵要闪也

来不及,小青要扑前救自己的姊妹亦来不及;水灵唯一自救之法,便是以自己的双手硬

挡神将!

  然而,可以吗?神将一指便能隔空刺爆五人脑袋和一个雪丘,这份匪夷所思的修为,

水灵真的可以抵挡?

  当然不!

  所以有一个人已赶着为她抵挡!

  死!神!

  “伏”的一声!步惊云蓦然又以其“云踪魅影”从天而降!他,竟然不惜以自己的

“排云掌”迎向神将此指!

  雄霸的排云掌虽妙绝巅毫,惟此刻要以之迎抗神将的狂、霸,杀的一指,简直如同

以卵击石!但步惊云力对付雄霸,过去早已将排云掌赋以自己独特的招意,务求威力比

雄霸的排云掌更强上逾倍!

  故神将此指虽强绝人寰,步惊云仍深信以自己独特的排云掌,依然可以巧劲将其指

卸开!惟是……

  步惊云万料不到,神将此指其实并非真的要刺水灵,他斗地暴指急回,一伸,居然

反向慾挡他的步惊云眉心刺去!

  这一次,步惊云真的已避无可避!只因任他的“云踪魅影”再巧再妙,神将的夺命

重指却已近在他眉心三尺,这个距离,即使是神是佛也避不了!

  甚至要变招亦来不及!

  想不到步惊云为救水灵,这一次竟会令自己陷进避不了的杀机之中:神将眼看自己

此指必定得手,不期然又失常地、兽性地吐出几个字:

  “脑——浆!”

  “强者的——脑浆!”

  令人心寒的笑声当中,神将这一指更快更急,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间,嘎地又听见

一人情急高呼:

  “不——”

  “不要杀——”

  “步惊云!”

  高呼声中,一条人影突然已闪电枪前,一把拦在步惊云的面前,居然能及时以自己

血肉之躯为死神挡此一击!

  步惊云一看此条人影不禁眉头深皱,此条人影不是别人,正是

  小!

  青!

  水灵更是一怔!缘于她极清楚其妹功力,其实比她更弱;既然连步惊云自己亦无法

可避的一指,小青就更无法可“及时”拦在死神身前为其挡此一击!

  只是,以快论快,小青虽然不应可及时抢前,但,其实在适才小灵被神将攻击之际,

小青已尽自己全身力量扑前要求其姊,尽管给步惊云抢先一步,惟她实已掠到水灵及死

神之畔,故在此危急关头,她终于能及时为死神挡此一击!

  然而,与其说小青为死神挡此一击,倒不如说她代替步惊云死在神将这指之下!因

为神将这一指,她决计没法可挡!

  她只得死!

  步惊云真的不明白,小青为何会为救自己如此奋不顾身?也许,就连小青自己亦不

太明白自己……

  不过,满以为小青这次已必死无疑,谁知,正当神将的奋命杀指刚好刺中小青眉心

之际……

  奇事蓦然发生了!

  赫听“波”的一声!神将这一指甫抵着小青眉心,竟尔及时顿止!仅在小青眉心戳

下一道很轻微的红痕!

  神将为何会突然抽指不杀小青?

  推都不知道!也许,只有神将自己方才知道!

  只见神将已如兽如魔的疯狂眼睛,一直定定看着小青,已因兽九操控而万分迷惆的

他,神情倍为迷惆,恍如凭他丧心后野兽般的感觉,终于已隐隐感到小青是谁,所以才

会在最后一刹那间住手!

  “叭——”嘎地,本来已矢常性的神将猝然紧抱自己的头,仰天痛苦狂叫狂哭!

  他终于完全崩溃了!

  然而,崩溃的不单是他!还有……

  他如今所站的这个雪崖!

  神将如今所站之位,已极为接近此雪地的一个雪崖边缘!赫听“轰隆”一声震天雷

响,他所站的这段雪崖,竟然在他崩溃之间“崩塌”,与他连人带崖一起向下急堕!

  天!若非雪崩,雪崖那会无故崩塌?雪崖断开,只因为一个人的手!

  死神的手!

  却原来,步惊云眼见不惜牺牲自己也要为他挡神将一指的小青,已被神将刺中眉心,

虽然神将看来已及时顿指,但见他又再极为痛苦的狂叫狂哭,步惊云不知他还会否狂性

大发再刺小青,故不由分说,就在神将抽指抱头狂哭同时,死神,亦同时出掌!

  这一掌,死神原想将神将逼开,谁知掌一放,此掌的刚猛竟大出死神意料之外!他,

居然一掌便将整个雪崖——

  斩!

  断!

  这就是神母不惜牺牲五成移天神诀来激发他体内摩诃无量所生的力量?抑或,这已

足可移天补海的力量,仅是深藏在其体内的“部份”摩诃无量?

  真正的摩诃无量,还未完全发挥?

  死神不知道!而就在他正为自己这一掌而微微动容之间,神将已和整个被斩开的雪

崖于急堕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恶匿,终于真正的死了?

  不!

  步惊云徐徐步至断开的崖边,向下一望,只见崖下深不见底,根本就无法可看见神

将的尸体!亦即表示,无法证实神将是生是死……

  但,可以长生不死的人,是未必可以如此容易死去的!除非,有人真的可将其头觑

斩下来,甚至像神一样被炸至粉身碎身……

  站在步惊云身后的水灵,从鬼门关绕了一圈回业,真是捏了一把冷汗,她惊魂甫定

的道:

  “真……可怕……”

  “我曾听神母提及神将,总是不相信有人……嗜吸人的脑浆,他……真的是一头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九转宿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