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第11章 只为说一句话

作者:马荣成

风雪愈哮愈凶!

凶得就像恋人们无休无止的荆途!

在漫天风雪的荆途之中,步惊云跟着那头白鹰飞驰了数百丈后,终于发现,那头白鹰飞赴之地,果然是一个出人意表的——目的地!

那赫然是数百丈外的一间……

小屋!

一间异常粗陋细小的石屋!

要说出人意表,这间在雪地中的小石屋还未算是出人意表!唯一令步惊云及水灵小青感到意外的,是当这头白鹰落在这间小屋的詹上之时,屋子的窗内,竟又有数头鹰从内飞出!这数头看来是飞出来欢迎那白鹰的鹰,居然也是……

雪白色的!

小青见状不由感到纳罕,道:

“哦?这样的冰天妇地有如此一间离群独居的小屋,已令人好生奇怪!原来那头白鹰竟是在这间屋养着的,且还不单一头;看业,这间雪地小屋内所住的人,也许会是一个性情独特的人……”

是的!若非性情异常独特,寻常人家又怎会在此偏僻雪地,离群建屋独居?且还与数头古怪的白鹰为伍?

饶是步惊云及小青水灵推断此屋的主人,可能不喜与人相处,惟眼前的风雪已大得寸步难行,他们必须先找一个地方驻脚,避过这场巨大的风雪再算!

水灵看了看小青,二人正慾问步惊云是否敲门相问屋主,可否让他们三人人内避雪,谁知二人还未张口,步惊云却突然步前,沉沉的道:

“不用——”

“敲门。”

“此屋——”

“根本——”

“空无一人!”

语声方歇,步惊云己信掌一推,屋门当场被推开,只见狭小的百屋之内,果然真的空无一人:

有的,只是那数头白鹰,正在盯着步人屋内的步惊云等人!

然而,这数头白鹰似乎并未为三人闯入它们的地盘而日露恶意,相反却像是十分稀松平常的事;这间小石屋看来经常都有人到访,故这数头白鹰亦早已习惯了“人气”。

水灵及小青对步惊云在如此吵耳的风声下,居然仍能听出屋内无人而微微错愕;死神的心,看来在任何恶劣的环境下也能保持处变不惊,万念不动,所以才会比她们更快听出屋内底蕴!

水灵及小青进屋之后,水灵环顾屋内周遭,不禁道:

“哦?这小屋原来真的无人居住?”

步惊云道:

“不。”

“这里——”

“有人居住。”

说着,死神的目光缓缓地落在小厅旁的厨内。

水灵小青顺着死神的目光望去,只见这问小屋的厨尽管细小,却是十分整洁,内里更有一些简单的炊具和茶具;步惊云认为这里有人居住,缘于,他发现在其中一个茶壶之上,还有……

数颗水珠!

在如此的冰天雪地,连人的血液也可即时凝结,更何况是壶面的水珠?壶面仍残留有数颗水珠,显而易见,曾有人在半个时辰之前,在此屋内煮茶。

水灵与小青对步惊云的锐利目光,与及心细如尘,益发感到咋舌,小青道:

“既然……壶面还有水珠,显然,屋主在喝茶后外出吧了!这里……看来真的是有人居住,而且还养了数头白鹰;我们却在人家不在时冒昧闯进其家里,似乎有点那个……”

水灵却道:

“小青,话虽如此,但屋外如今正横风横,我们又不熟悉这带地形,万一遇上雪崩便更麻烦!我们此行除了要寻回移天神诀的真无救雪缘姑娘,也是为了赶回去救神母,若然有失,伸母也活不长了,所以尽管有点冒昧,我门还是先留在此屋内避雪;倘屋主真的突然回来,才向其解释吧!希望屋主能体谅……”

是的!水灵实在比小青冷静!她姊妹俩今次随步惊云一起来寻移天神诀的真元,除了要救回雪缘之外,也为尽快回去救视她们如女儿的神母!

小青闻言,亦知他们三人,今日无论如何,亦须先避过这场巨风雪才再继续往“第十殿”寻找真元,不期然回眸一望步惊云,方才发觉……

步惊云已在她两妹妹说话之间,坐下闭目调息!

步惊云已在她两姊妹说话之间,坐下闭目调息!

不错。

天地茫茫,风雪漫漫,前路遥遥……

步惊雪早已感到,他们今次前来海螺沟这带寻找移天神诀的真元,一定不会如此顺利!否则神母也不会不借牺牲自己五成移天神诀来成全他!

在他们这条往寻真无的前路之上,一定还有万千险阻,与及深不可测的可怕敌人在虎视眈眈,例如,那个神行太保……

故此,他如今唯一可干的,便是尽量争取时间养精蓄锐!

真正的困难和危险,还在冷血地等待他们!

然而,满以为这场巨风雪很快停下,可是,他们三人却错了。

这场风雪,竟然如一个怨妇般痴缠,一直纠缠不去!

还有,

他们以为会很快回来的小屋屋主……

也一直未有回来!

这间小屋的屋主,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夜。

风雪的声音开始由怒吼转为沉嚎,惟无论是“怒”还是“嚎”,窗外依然是呼呼的风与雪。

步惊云一直在地上盘坐,闭目调息,遽地,只感到跟前有一道热气涌向他!

他随即张目一瞥,只见在他跟前尺许之处,小青正将一杯热茶端到他的面前,还略带娇羞微微低首,温柔的道:

“步……惊云,你今天……很累了,我在这小屋厨内找到一些茶葯,喝杯我弄的清茶如何?”

步惊云在这数天行程之中,对小青水灵姊妹都甚少理睬,还是一直如往昔的作风一般,远远跟在她们身后,没料到小青如今竟会突然为他奉上自己所煮的清茶。

敢情,她的姊姊水灵在屋内另一间小房中休息,她才会敢干自己平素不敢干的事。

然而,小青虽然看似一番好意,步惊云却并没有任何反应,更没有伸手去接过那杯茶,他只是冷冷的瞄了小青一眼,又再闭目调息。

小青见他不理自己,不由问:

“你,不喜欢喝茶?”

对了!在这段前来海螺沟的期间,小青从未见过死神喝任何“茶”或“酒”,每次他与她们到栈内用饭,他都会独自另坐一桌,点一些简单的青菜白饭,也只喝——

清水!

步惊云不但没接过小青的茶,更没理会她问他到底喜不喜欢喝茶,可是,小青犹像“楔而不舍”似的,继续道:

“这数日与你上路之时,我一直也有留意你!你看来连清茶这么简单平凡的享受也不给自己,只是喝水,似乎在刻薄自己……”

“刻薄自己”四字甫出,步惊雪的双目蓦然一睁,他又缓缓的、默默的朝小青一瞄,仿佛,这个看来年勤十八的温柔女孩,也相当心细如尘。

也看穿死神的心!

步惊云终于徐徐的、沉沉的张口道:

“我——”

“并非——”

“刻薄自己。”

“只是”

“在未能救回‘她’前,”

“我——”

“不能比她——”

“幸福。”

啊?死神口里的“她”,当然是指雪缘了!原来,他在这数天仅用,“清水白饭”,只因他深感雪缘为他沦落到今日的地步,他,不能比她更幸福?

小青闻言当场会意,她带着艳羡的目光道:

“雪缘姐姐……真幸福!”

这句真是小青的由衷之言!无论步惊云能否完全记起雪缘的爱,他仍愿为她如此苛待自己;一个女子得“爱郎”如此,此生乎复何求?

步惊云却蓦地惘然的道:

“也许……”

“真正幸福的人……”

“是我。”

小青不期然深深感动!她明白步惊云的意思!虽然他是江湖中人见人怕的死神,却有一个总为他设想的娘亲——神母,与及一个爱他爱到头白的红颜,纵使此情可待成追忆,但无论如何,真正幸福的人,真的是——他!

小青在感动之余,差点便要为步惊云那外冷内热的心而流下泪来,可是她犹强忍着泪,道:

“如果,这次你真的能找着移天神诀的真元,把雪缘姑娘救活。你……会怎样?”

步惊云想也不想,经已义无反顾的答:

“即使——”

“我已再——”

“记不起她,……

“我——”

“仍会与她——”

“度过一生!”

“我不能再丢下——”

“一个错过了——”

“会令我——”

“终生遗憾的人!”

“再者——”

“我还有一句话……”

“要对她说!”

啊……?死神一直都没有表示他到底在救活雪缘后会怎样做?想不到,他……已预备再与她——共度今生?

更有一句话要对她说?

即使,他已再记不起她对他的爱?

小青只爱鼻子一酸,她看着自己手中那杯茶,忽地感到,自己适才为步惊云煮茶背后的动机很不应该,她感到,自己根本便不该为他煮茶,只因为……

她煮茶给他,原只为要讨好他!

一个女孩要讨好一个男人,只有一个目的;也许,她的心对他其实……

惟听罢步惊云这番说话之后,她蓦然感到自惭形秽,不期然低首赔笑道:

“想……不到,你竟然……为不想比她幸福……而……?那……我也实在不该强你所难,要你喝下……这杯茶,这杯茶……我还是自己喝了它吧……”

小青说罢,突然举杯便将手中奈一喝而尽!她故作洒脱的抹了抹咀角,强颜笑道:

“茶,我是不……强逼你喝了!但,米饭,还是要吃的!我在这屋内找了些米,相信是屋主留下的,我在其米锅内放下一锭银两,且更信手弄了一锅稀粥;步惊云,前路漫漫,即使雪停了,我们也须先吃点东西才好上路……”

是的!除蜚已到辟境界,否则世上任何高手,在于大事之前,米饭,还是一定要吃的!否则那有气力去干自己的大事?这是现实!

故此,步惊云这次并没拒绝,他只是又微微朝小青望了一眼,看着这温柔女孩面上竟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苦涩之意,死神仿佛好像明白一点什么似的,但又不敢太肯定……

然而,小青似是很害怕死神冷冷的双目,会看穿她对他的心……,她,突然已回身走进厨内,继续弄粥去了。

仅是一杯清茶,她似乎已试出了死神对雪缘的心……

仅是一杯清茶,她似乎己试出了自己一直对步惊云暗暗向着的芳心……

到底有没有——希望?

小青走进厨内的时候,锅内的粥已刚好弄得差不多了!

她,细意地呷了一口,感到满意极了!遂又小心奕奕地用碗盛了三碗稀粥,正要端出去给步惊云及她的姊姊水灵,猝地,她停住了!

她像是蓦然记起一件事似的,随即从怀内掏出一颗似是葯丸的物事!那颗葯丸,竟是淡绿色的!那绿,淡得恍如情人的思念,凝结为珠……

看着这颗葯丸,小青不禁低声呢喃起来:

“步……惊云,这颗丸子,本来并不是你该吃的,但……没办法了……”

一边呢喃,小青已慾将这颗淡缘的美丽丸子放进其中一碗粥内,谁知就在此时,一双手霍地从后紧捉她慾下葯的手,硬生生将小青制住了!

那是一双冷静的手!

水灵的手!

“姐……姐?”小青不由一怔。

但见水灵瞪着小青手中的淡缘丸子,面色一阵死灰,看便知道她的妹子在于什么似的,她道:

“姐……姐?小青,亏你还唤我作姐姐?你竟然想将‘青圆’给步惊云吃?难道你……不要命了?你可记得,‘青圆’是神母给我俩的续命圣葯?每人八颗!现仅余下两颗!只要我姊妹俩在一两日内再吃一颗‘青圆’.体内的毒便可完全痊愈过来!人匿给步惊云吃下你自己最后的一颗‘青圆’,那你的毒又将如何?”

原来,当日神母将水灵小青两妹妹救离搜神宫后,发觉当日她姊妹俩不但中了神的忘情而尽忘前事,两人身体更如同两个试葯的躯壳,早已被神喂试无数独门毒葯,中毒极深!

神母为救二人,不惜折返搜神宫,在神的‘葯牢’内找得八颗“青圆”;这八颗青圆圣葯,虽不能起死回生,但亦具能解世上万毒,培元增功神效!

只要一个人能够每隔若干时日服下一颗”青圆圣葯”,连服四颗,即使身中任何剧毒,也能回复过来。而小青及水灵在这段日子,已各自断续服了三颗,二人只需在这一两日内再服下最后一颗青圆,体内中神的万种奇毒就能痊愈,那时候,两姊妹才算是真的——“重获新生!

然而,此刻小青竟想将自己须吃的最后一颗青圆,混在步惊云的粥内再给其服下,水灵见状不禁暗吃一惊,爱妹心切之下,方才冲进阻止!

小青但见其姊出手阻止,不由苦笑道:

“姊……姊,我怎会不记得……青圆可解我们体内之毒?我更记得它还有增进功力之效!所……以,我才会想给步惊云……服下,我……希望他功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只为说一句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