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第13章 神死之谜

作者:马荣成

小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因为,不敢相信那个一直身份迷离的神秘强“神行太保”,

竟会于出那样的“事”!

本来,小青与其姊水灵及步惊云刚好找着“神之墓”,满以为可从中找出移天神诀的真元救回神母及雪缘,柜料,神行太保却蓦地出现,争夺神墓内的“神”之遗骸!

幸而,一直不知所踪的聂风亦这地奇迹般现身,不但以一轮快腿阻止神行大保掠向神之墓,更与步惊云一起将神墓内的神之遗骸轰出来!

而为免神行太保騒扰风、云得到神的遗骸,小青更与其姊水灵,还有东神龙联手阻遏神行太保,然而,小青势难料到……

就在东神龙拦腰将神行太保紧抱,而她自己亦全力攻向神行太保之际,神行太保仅是发出一声冷笑,接着水袖一挥!

“钵”的一声!他的袖里赫地窜出一道精光四射的银影,疾向扑近的小青射去!

小青正是不敢相信,以神行太保这样一个当年连“神”也不怕的张狂强者,竟会向她射出一道银影!

他,居然为对付小青,用上所有强者都不屑用的——

暗器?

他虽然身披神行太保的一贯装束,

但他是神行太保?

可是,尽管小青能看见神行太保从袖中射出这道银光暴绽的暗器,她还是无法避得过!

只因银影之快,亦是非同小可!小青仅能瞥见射近自己的银影,是一双精光闪闪的钢爪!

这双钢爪更在半空之中,“崩”的一声一分为二,骤化为三根银箭,接着……

又是“嗤嗤嗤”的三声!小青在闪避不及之下,赫然给三根由钢爪所化的银箭,从正面穿背而过!

不妙!她中招了!

“妹……子!”本来早已被神行太保重重轰进雪壁的水灵,此刻赐见其妹小青惨中暗器,当场破壁而出,狂扑上前扶着小青,焦急的问:

“妹……子,你……怎样了?”

只见给三根银行穿体而过的小青,胸前与背门已经血流如注。惟她犹强忍着重伤与痛楚道:

“不……,姊……姊!我……还未死得……了,他的三根银箭……刚好……险险……刺破……我的背门.却还未有伤及……心肺,小青还……可以支持……下去!”

虽云三根利箭未有穿心破肺,但肯定已戳伤小青五脏某些腑脏,她着实受创非轻,水灵连忙“噗噗噗”的先对了她背门三个大穴,稍为阻遏其血流之势,好待她歇息一会再说!

谁知小青尽管身受重伤,却未有半分歇息之意,她仍坚持自己站起来道:

“不……,姊姊,我们……已不能停下来,我们必须……尽快到神墓那方……”

“步惊云正有危险!”

“我们眼前这个神行太保,根本就不是——”

“神行太保!”

“什……么?”水灵闻言一怔,不期然朝仍被东神龙拦腰紧抱的神行大保瞄去,诧异的问:

“这个神行太保……并不是真的神行太保?”

诧异之间,水灵但见眼前的神行太保,刚才所发的三根银箭已飞回他的手上,“挣”的一声便已再度汇合为一双钢爪,嵌在他左手掌背之位!

而这个不见面目的神行太保,更已在纱帽之内发出一声险恶邪笑:

“小青!你这丫头倒是机警得很!居然已看出我并非神行太保!”

不错!我的确并非神行太保!我的主人神和太保武艺盖世,除了当年长生不死的神,根本无人能及!又怎会像我一样使暗器?”

“不怕告诉你!我其实是……

“凶!”

“罗!”

此言一出,眼前的神行太保遽地将头上纱帽一掀,当场露出一张邪气无比的脸,正是神行太保之仆——凶罗!

水灵与小青见状为之一愕!水灵当下变色道:

“你……竟然是凶罗?那……你主人神行大保为何……命你假扮他抢夺神的遗骸?”

已经重伤得满头大汗的小青道:

“姊……姊,他的主人要其……假扮他,极有……可能,是神行太保……为夺神的遗骸?”自己也同时……扮作……另一个人!”

另一个人了水灵像是想起什么似地,突然惊觉起来:

“啊……?难道……神行大保自己会扮作……?天……”

“步惊云真的有危险!”

语声方歇,水灵己挟着其妹小青,慾闪电掠向雪地的另一边,那个步惊云与聂风应已掠到的神之墓!

岂料未及动身,一条人影已如雷似塌杀至、暴爪一挥,赫然已阻截了水灵小青前进之路!这人不是另人,又是凶罗!

但凶罗不是早被东神龙拦腰紧抱的吗?他力何仍可追上前来?难道……?

水灵与小青已经不用再难道了!因为就在同一时间,一双强而有力的手,已经紧紧捉着水灵的双肩,这双强而有力的手,本来一直是拦腰抱着凶罗的!

是东神龙!

水灵回首一望,她万料不到,如今制时她双肩的人会是东神龙;她万分错愕道:

“是……你?原来……连你也是神行太保的人?”

东神龙惭愧的道:

“对……不起!我……本来也想助步惊云找得移天神诀的真元,但……我的孙儿‘龙憧’已落在神行太保手上,我……不得不听命于他,将你们引来伸之墓……”

“只要步惊云能以潜伏其体内的摩诃无量。引出神遗体内的移天神诀真元,神行太保便能得到移天神诀熬过他自己的‘生门’,再控制千神之劫,那时,我……两爷孙便可一家团叙……”

哦?原来步惊云体内的摩诃无量能引出移交神诀?

水灵小青听罗心知不妙,知道东神龙原来亦因孙儿“龙憧”被掳,而被逼站在神行太保那方,水灵更即时在主中暗暗下了一个决定!

她霍地豁尽全身之力,一掌便将其妹小着重重送出数丈之外,更高呼道:

“妹子!移天神诀的真元一定不能被神行太保所得,否则神母与雪缘便没救了!神母与雪缘当日从搜神宫深处的牢狱中将我俩救出来,对我两姊妹有再生之德,我们今臼即使死无葬身之地,也绝不能负了神母所托!”

“妹姊就在这里拦着凶罗与东神龙,妹子你快到神墓那边通知步惊云事情有变!快!否则给神行太保假扮的那人得到真元的话,便会……”

“不堪设想!”

势虽料到,外貌妖烧邪气的水灵,一旦认真起来,竟亦会如此大义凛然!小青被水灵重重送出数丈之外,却仍不舍地回过头来:

“姊……姊……”

可是亦心知事关重大,绝对不容拖误,当下唯有收摄心神,强忍身上的重创,转身便向神墓那方飞驰!

“哪里走!”凶罗眼见小青转身就走,即时便要穷追,谁知被东神龙双手牢制双向的水灵见状,当场仰天狂呼一声!本来内力不及东神龙深厚的她,居然以一股无坚不摧的狂劲挣脱其制时,飞快扑前攻向凶罗!

凶罗不虞水灵一个女子为不负神母所托,竟会如此既勇且猛,当场也是一怔,惟随即又化怔为笑,冷笑:

“嘿!真想不到你一个女子竟可如此勇猛!可惜你纵具不能有负神母之心!却没有挡我之力!”

“别要忘记!你适才还给我一掌轰进雪壁!你功力与我根本相距甚远!你这个愚不可及的女沉之辈!我凶罗就给你一个——”

“轰烈的死吧!”

凶罗说着,本在穷追小青的身形斗地一顿左手一攫,贯满功力的钢爪便已向攻近的水灵脸门抓去,誓要将其脑袋一爪刺爆!

水灵尽管己豁尽全力攻前,惟身手毕竟不及凶罗的老练且快,凶罗这夺魄一爪,她决计无法可避得了!眼看她快要被凶罗一爪爆脑之际,就在此千钧一发之间……

不知从何处何方,突然传来了一个冷静无比的声音,道:

“你再快……”

“还快不过我!”

水灵的情交如此危急,这个声音却如此冷静,只因这个声音实在大有自信!

自信自身之快,肯定可在千钩一发之间救得水灵!

果然!就在这个无比冷静的声音传至的一刹那间,声音的主人亦已如风杀至!一道凌厉无比的腿劲已经闪电扫中凶罗抓向水灵的钢爪,腿不但奇快,还……

奇劲!

奇重!

赫听“崩”的一声!凶罗的钢爪竟即时被来人一腿扫个迸碎!同一时间,凶罗的胸、腹、头三大要位……

亦“碰碰碰”的连中三记劲腿!

当场便将凶罗整个人扫飞丈外,重伤喷血!

凶罗连忙一站而起,定神一看,方发现一条人影已经扶着水灵,这条人影,赫然是……神母!

“神……母?”水灵谈判恨料不到,她一直以为仍在西湖之下,与雪缘尸首一起虚弱等死的神母,居然会蓦地在此雪地出现,且看来井元任何虚弱濒死之象!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但更令水灵想不到的,是此刻正飘然落在神母身畔的一条人影!

这条人正是适才一腿将凶罗钢爪扫个迸碎、更以连环重腿将其扫个喷血倒飞的那个人!

那个快得不可思议、更足以与凶罗主人“神行太保”比快的人!

这个人不但令水灵意料不到,凶罗骤见此人,也即时面如死灰,无法置信的道:

“是……你?”

“你上次竟然……还未有死?那……”

“我主人今次的计划岂非会……”

“功?亏?一?簧?”

正当凶罗骤见这个快得不可思议的来人、而面如死灰之际,这片雪地另一边的神墓那方……

与聂风一同掠至神墓的步惊云,亦无法置信眼前所见的事物!

缘于步惊云一掌将“神”的遗骸轰出神墓之际,他方才明白,何以在巨爆之后,神体内灭世魔身的真元会散落在海螺沟的雪地上,而移天神侠的真元却仍留在神的遗体之内……

只因为眼前这具“神”的尸体,根本就不能称为一具神的尸体!而仅是——

“半”具尸体!

天……!

赫见被步惊云一掌轰出的“神之遗骸”,竟是从顶至踵中间破开,只有半边面与及半边躯体仍然残存!

想不到……神的遗骸竟会落得如此下场!竟会是这样的!

但,神的遗骸为何仅余一半?且还由顶至堕中间破开?他的另一半躯体,如今又在何方?

却原来,当日海螺沟那场巨爆,神从命名身负天地难敌的“摩诃无量”,也难抵挡万石火葯的惊天动地轰炸!神第一时间便已被万石火葯轰毙!然而……

他毕竟仍是上天下地最强最无敌的神!

最强之神,仍有所有人都想不到的“超强神力”!

他体内的一半“摩诃无量”,虽然已透过“神石”,被风云意外地摄进二人体内惟神犹残存一半的摩诃无量,与及他十成的移天神诀与灭世魔身真无!

任那场巨爆如何惊世,神尚存的一半摩诃无量亦同样惊世,同样可抵万石火葯的杀伤力!

惟是,仅余一半的摩诃元量,当然只能保护神的一半身躯,而另一半的身躯,始终还是无法避过那场巨爆,即时被轰至——灰飞烟灭!

这个世上有人能被轰去一半面容身躯,仍能不死,即命名是自信可长生不死的神亦不可以!神当然是死了!而他被轰至灰飞烟灭的一半躯体,本来藏着其火世魔身的真元,故而,灭世魔身的真元便散落在海螺沟的雪地之上,最后为东神龙意外拾得。

至于他另一半因摩诃无量而幸存的尸体,亦同时堕进巨爆后的雪地之下;而这半截神尸,也藏着神的另一股罕世神功“移天神诀”的真元,再加上雪地严寒,才幸保神这半截遗骸——尸身不化!

眼见神这半截残骸依然诡异恐怖地苟存着,聂风即时眉头一皱:道:

“想不到……神真的如此利害!即命名经历那场巨爆,仍能保半边尸身不灭!看来,移大神诀的真元真的犹在他这半截尸身之内!云师兄,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快想办法,将真元从神的遗体内弄出来!”

对!眼前形势异常紧急,在后的神行太保可能会随时摆脱水小青与及东神龙的纠缠,而赶上来一起争夺神的遗骸,步惊云心知他和聂风已再难延误半分半刻,然而,究竟怎样才可将移天神诀的真元,从神这半截遗骸中弄出来?

步惊云蓦然醒觉,神既然以其仅余的一半摩诃无量保住这半截神躯不灭不化,亦即是说,要将神这半截神躯毁掉而取出移天神诀真元,亦非要神的摩诃无量,将残存其体内的摩诃无量,悉数散去不可!

先以摩诃元量散去神体内的残余摩诃元量,再取神诀真元,这才是风云当前急务!

只是,目下聂风虽然和步惊云体内同样身负神的摩诃元量,但聂风仍不能随意使用这股潜藏的力量;只有步惊云,在神母以不完整的移天神诀激发具体内的摩诃无量后,也入场已能使用这股力量……

一念及此,步惊云更慾一试经神母以神诀激发的自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神死之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