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第15章 情人的感觉

作者:马荣成

  时间,是一去用不回头的“水”。

  回忆,是浮在水中的“冰”。

  冰会堕水飘去,回忆也会随着时间流逝,人间各色众生的一切沧桑情事,最后的经

历莫不如此。

  然而,纵然回忆会如冰块,在时间的洪流中逐渐融化,逐渐为人淡忘,甚至有些人

更会再记不起前事,失去过去回忆,但……

  有些感觉还足忘不了的!

  就像——

  曾经生死相随的情人!

  无论他与她能否记起前事,他和她亦绝不会忘掉那滴……

  情人的眼泪!

  那份——

  情人的感觉……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

  步惊云的脑海终于有回了“意”,和“识!”

  他似是依稀记得,自己在昏沉之间,好像造了一个似实还虚的梦!

  他梦见,自己终于救回那个他已再记不起的雪缘,正想向她说出那句他一直很想对

她所说的话时,犹未张口,雪缘己忽地紧紧的从后搂抱着他!

  她抱得他那样紧,就像再不想与他分开,眸子中还淌出一颗眼泪,轻轻掉到他雄壮

的背门之上,仿佛,她正要去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她不忍心抛下步惊云一个独自

寂寞地活在世上……

  而那颗她淌到步惊云背上的泪珠,是那么的烫热,那么的真实……

  而那份她从后拥抱步惊云的感觉,也是那么真实的……

  情人感觉!

  “雪……”

  “缘?”

  步惊云斗地被这股极度真实的感觉弄醒!因他虽在一直昏沉,也感一真的有人在紧

紧拥抱自己!

  果然!就在步惊云从昏沉之中苏醒过来、甫睁开眼睛之时,他便发觉,真的有一个

人在紧紧拥抱着他!

  这个人当然不是雪缘!却是早已气若游丝的……

  小!青!啊?

  死神只见此刻的自己,正盘坐于一间简陋小屋的地上,不知是谁将他救来这里!

  惟令他微微诧异的,是奄奄一息的小青居然会将他抱得那样紧,恍如适才在梦中紧

抱他的雪缘……

  然而有一点令死神更感诧异的,是小青竟令适才在梦中的步惊云,有一种风雨故人

的感觉!

  一种情人的感觉……

  死神的上虽仍面不改容,惟一颗主却已有点疑惑;尤其是这个小青,曾三番四次为

助他得到神诀真元,而不惜罔顾自己宝贵性命;她对他,竟有如此不顾后果的深情?

  已经气若游丝的小青,此时似因步惊云在醒过来后的轻微举动,亦随之微微张开自

己的一双眸子,可是,她实在伤得太重了!纵然己张开眼睛.她的神智还是有点迷糊!

  只是,当她发现自己在昏沉间正紧紧抱着步惊云的时候,虚弱的她陡地一惊,尽管

已浑身乏力,她还是鼓尽余力放开步惊云,甚至不惜让自己重重跌在地上,还无限卑微、

惭愧的道:

  “对……对不……起……”

  “步……惊……云,我……

  “我曾……抱……了……”

  “你……”

  她已如此虚弱,还要勉自己何他道歉、可知“他”在“她”的一颗芳心之中,是何

等的神圣不可侵犯?何等高不可攀?

  眼见小青如此楚楚可怜,如此自惭形秽,步惊云纵有万丈铁石心肠,此时仍不期然

道:

  “没——”

  “关系。”

  “其实——”

  “你曾助我,”

  “我本要——”

  “谢你。”

  他的语气听来虽仍冷硬无情,惟已是死神竭力制自己冰冷语调之后,最动听的语气

了!小青闻言不由愧然低声道:

  “你……何……须……谢我?”

  “我……和姊……姊……的命,是……雪缘……及神母……救回……来……的……”

  “助……你……只力……感恩……图……报……”

  说至这里,不知是因为正濒死的她犹强逼自己说出这一番话,益发气衰力竭,她蓦

然“哗啦”一声吐出一大蓬鲜血,接着例完全瘫软,倒在地上,再也无力支撑起来!

  步惊云见状,连忙慾一手扶起她,惟他不动则已,一动,咀角竟亦涔涔渗出鲜血!

啊?敢情是他在与神行太保霹雳硬碰时受了严重重创?他自己也五痨七伤……

  但,死神依然不愧是死神!无论他受了何等严重的重创,他犹不哼一声,强忍着五

内创痛,鼓劲扶起小青,一手便朝其经脉一探!

  一探之下,纵是死神亦难禁微微动容!小青此刻气息之弱,已和一个真正的“死人”

无异!

  她,只是较一具死尸多了数口气而已!

  “你——”

  “不能——”

  “这样的死。”

  死神沉沉的吐出这句话!是的!即命名他与小青水灵素昧生平,但这善良女孩实不

该如此卑微的死!他此时的内伤纵然亦自身难保,惟亦不惜提连体内的残余的气,以期

多给她一口气便多一口气,谁知就在此时:

  突听小屋的门边,传来了一个无限唏嘘的声音,道:

  “没有用的……”

  “步惊云,若然多给小青一口气便能令她续命……”

  “我早已将自己全身的功力……”

  “贯给她了……”

  声音不但蕴含无限稀嘘,更含无限伤感,步惊云立时已认出声音的主人了!他不期

然口首一望,只见一条修长的身影已不知何时站于门边,幽幽的看着他与小青。

  是——水灵!

  水灵乍同,步惊云连随问她,道:

  “原来——”

  “连你也在这里?”

  “那,”

  “神母与聂风”

  “如今在那?”

  “我和神行太保”

  “硬拼之后,”

  “到底又发生了”

  “什么事?”

  面对步惊云一连串的问题,水灵只是苦苦一笑,深深摇首叹息道:

  “唉,如果我知追究竟在你和神行太保硬拼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许,我如

今便不用如此焦急了!因为我实在也很担心,聂风与神母目下的处境到底如何?”

  “事实上,你与神行太保霹雳硬碰之灿烂,不但将我和我妹子,与及神母聂风反震

进雪地的深渊之中,还把我也震昏过去。”

  “直至我醒过来后,相信也在两三个时辰之后,发觉自己原来埋在积雪之下,好不

容易,我才在另一堆雪下找回我气若游丝的妹子小青,但见她已昏迷不醒,命悬一发,

我于是便从她身上取出神母给她解毒续命的‘青圆’圣葯,喂她服下,总算暂时多延长

她的性命一刻。”

  “可是,神母与聂风本与我一起被反震进雪地深渊之中,却是遍寻不获,即命名那

个与你一起受创堕下深渊的神行太保,也是踪影沓然,反而,我在寻找神母聂风的途中,

在另一个更巨大的雪堆下发现了你,一进才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你和小青一并救来此

雪地的一间荒废小屋。”

  哦?原来步惊云,小青及水灵如今所在之地,竟是雪地上的一问为屋?步惊云闻言,

不禁又道:

  “那,”

  “我到底昏了”

  “多久?”

  水灵道:

  “也不太久!也只是数个时辰吧了!其实,以你和神行太保硬拼所受的重伤,我本

预期你至少需一日夜方能醒转,如今你苏醒之快,亦实快得惊人!但……

  “适才我在你仍昏迷时,曾探过你的心脉,你虽已可醒,但五内所受的伤极重,你

潜藏的摩诃无量,相信在一日夜内敢不能使用!”

  步惊云忽地似有所觉的道:

  “亦即是说,”

  “即使——”

  “我的摩诃无量”

  “能勉强为小青”

  “拖延性命,”

  “也只能在”

  “一日夜后”

  “才能办到?”

  水灵看着自己濒死昏沉的妹子小青,无限忧心的道:

  “不……错!可惜,相信铁妹子已等不及一日一夜那么久了……”

  “她已服下神母给她的最后一颗青圆圣葯,汉能多支撑一时三刻,我手上还有另一

颗神母给我的青圆,我会在稍后给她服下,极其量,也仅能再令她我三个时辰,至于三

个时辰之后……”

  水灵说至这里,两行珠泪斗地掉了下来,她咽哽的道:

  “那……我和我的妹子的姊妹之缘……便要缘尽!不过……”

  “我和并不会分别……太久,因为若我将自己……最后应吃的一颗青圆圣葯也……

给了她,我在一个月后,从前曾为神试葯被喂的毒亦会毒发,那时候,便可与妹子……

再在一起……了……”

  水灵说至这里,已经泣不成声,可是她犹万般不舍的看着小青,兀自再说下去:

  “其实,我……妹子早一点死……也许……会是……好……事,她……她……活着……

实在……太痛苦……了……”

  水灵此言一出,步惊云陡地一愣,问:

  “你——”

  “为何——”

  “这样说”

  水灵目泛泪光的轻抚着自己妹子苍白无血的脸、答:

  “步……惊云,横竖……我妹子也快要死了,我……也不怕再告诉你!小青……这

傻丫头,自从听过你的前身阿铁……与雪缘的前尘后,一直被你前身阿铁的深情深深打

动,她其实早已对你一往情深,但却又自惭形秽,所以,才会三番四次……不惜牺牲自

己……也要捍卫你,成……全你和雪缘,希望你俩到终有情人能终成眷……属!”

  步惊云闻言不由一愣!死神似乎万料不到、小青居然会对萍水相逢的他一往情深!

  此时,小青在昏沉之间似亦若断若续的听见水灵泄潜心了她的芳心,她虽已报导若

游丝,仍竭力道:

  “姊……姊,你……怎可……将我……的……心事……告……诉……他?”

  水灵骤见其妹有少许苏醒,似是回光反照,当下不知喜还是该忧,连随上前扶起她,

道:

  “妹了你对爸他一往情深,此时不说,还要何时……才说?虽然已早知他不会喜欢

你,但……说了……可以……心安……”

  小青一时间也拿自己的姐姐设法,只得极度虚弱、若断若续的苦笑道。

  “姐姐……总是……那样……爽快……过人,小青……就……永远……及不上……

姊姊……了……”

  是的!水灵不但容貌较小青成熟,她的人亦较小青老练、果断、爽快!

  然而,小青也有她的优点!她温柔、体贴,处处都为人设想,也处处都为水灵设想!

壁诏在西湖秘密跟随神母的那段日子,小青总是爱到村内帮助那些贫苦老弱!虽然水灵

亦愿意相帮,但若论由衷的努力不懈,小青真是当之无愧!

  这亦是水灵最欣赏小青的地方!其实,自从她两姊妹被神母从搜神宫深处救醒之后,

神母虽对水灵说小青是她的妹了由于二人早已失忆,坦白说,为也不敢肯定小青究是否

她真正妹子?抑或是一个与她有同样遭遇,被神囚在搜神宫深处的女孩?

  然而,今生能够成为姊妹,又是否真的必须有——血浓之亲?

  也许,纵有血浓之亲,也不及一个未必是自己真妹子的那颗

  无微不致的关怀之心?

  试问水灵怎能忘记,每在天寒地冻之时,小青还三更半夜催逼自己起床,察视自己

妹妹水灵有否翻开被子而着凉?

  试问水灵又怎能忘记,每在她生病之时,小青是不辞劳苦,为她在厨中熬尽酷热,

煎了一碗又一碗的葯?

  她当然忘不了!所以即命名有时候怀处小青并非其妹,她也宁愿深信,她是她如假

包换的妹子!

  而就在这双情深义重的落难姊妹互相凝现、一切似已尽在不言澡之际,这地,一个

依然无比冷静的声音突然划破二人的凝视,是步惊云的声音!但听他嘎然道:

  “既然——”

  “即使小青眼下你的青圆,”

  “亦不能延命多久,”

  “那,”

  “还有什么方法救她?”

  水灵不虞步惊云竟会罕有地关怀她两姊妹,先是一愣,惟听步惊云如此一问,她不

禁以一种极为奇异复杂的目光看着步惊云,道:

  “依我想,还是有一个方法可救我妹子的,但,你绝不会愿意的!”

  “以——”

  “方法?”步惊云沉沉的问。

  水灵的目光,徐徐落在步惊云的左掌之上,她目光闪烁,一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情人的感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