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第16章 半生人

作者:马荣成

正是“小青”!

步惊云在阅毕那纸神母给他的字条之后,已经完全知道,

神母赋予雪缘的全新身份……

正是水灵之妹——

小青!

亦即是说,曾多番为步惊云而于死地的小青,便真真正工的

雪!

缘!

天……!

不但如此,步惊云更在神母这纸遗书般的字条中得知,神母为了赋予雪缘这个“小青”的全背身份,她还用了什么方法和努力……

原来,为要令醒过来的雪缘,能彻底深信她的全新身份——小青,神母曾经把心横!

她不惜为雪缘戴上她最拿手的好戏“天衣无缝”,将她老的芳容变为一个清丽的女孩,将她一把柔长折发,以其独门的易发之术,染为乌黑!

而她的天衣无缝,更是真真正正天衣无缝的易容之术,即使被戴上天衣无缝假面的雪缘,亦绝不会察觉自己原来另有一张真面目,甚至,连雪缘原来是声音,亦给神母以葯改变了!

神母更以青圆救醒她在搜神宫深处救出的“水灵”!

缘于,水灵亦因为被神试验“忘情”之葯,而复记起前事,神母在救出她这时,她身边其实并无任何姊妹,只得她孤伶一人……

顺理成章,她便成为神母为雪缘塑造全新“小青”大姊的——最佳人选!

神母不惜用尽任何方法将失忆的雪缘脱变为“小青”:无非都是不忍心冷只可短暂回生的她,再过一段痛苦的人生,即使回生的雪缘日子并不长久,她还是希望她能忘记步惊云,重过亲生,活得快乐一些……

幸而,以“小青”身份回生过来、浑然不懂前尘的雪缘,并没有辜负神母的一番苦心,她与水录真的情如姊妹,似乎已完全忘记了她曾一度最深爱的惊云……

神母不禁感到无限欣慰!能够令雪缘再无忧无虑地多活一段日子,能够将这个虽然并非出自,却一直被视如已出、无限疼惜的女儿留在身边,尽管她已记不起前事,尽管她已变为另一个人,尽管真正的雪缘心与灵魂,可说是真正的死了,如今在神母身边的可以说是另一个小青的心和灵魂,但神母,已经非常满足!

唯一的遗憾,便是雪缘的生命并不能再延续多久,即使她按时陆续有下一颗一颗的青圆,她的生命亦在逐步趋向“再次灭亡”.除非——

能够在她现之前,得到完整无缺的——称天神诀真元!

只要雪缘的体内能再被贯人移天神诀,她趋向灭亡的生命,才可完全恢复生气!不但如此,若更能得到一成可以上的移天神诀的话,雪缘一张老去的容貌,会回复往昔的美丽往昔的声音,甚至她失去的记忆,亦会因神诀的刺激恢复……

同时,她便可与死神再度——厮守一生!

只可惜……

当时的神母,仍未知“神”在炸死后的半边尸首,已被沦为神行太保木偶的东神龙寻得,故她一直仍不敢半小青是雪缘的真相告诉步惊云,甚至告诉水灵及雪缘自己……

缘于,既然未能肯定能否找得神诀真元救回雪缘,她索性继续隐瞒这个秘密,她不想雪缘在“再死一次”之前知道真正身分,而多痛苦一刻!能够让她多快乐一刻,也是好的。

一切一切,就由神母一力承担!一个人独自痛苦好了!

亦因如此,神母才会预先书下这纸字条,千叮万嘱步惊云与水灵,一定要在确定可用神诀真元救回雪缘之时,才可拆开,级于若雪缘真的可以再得神诀,或小青已救无可救,这个时候,这个雪缘是小青的秘密,亦没必要再隐瞒下去了!

但神母虽然心思缜密,算尽各种可能,她还是算漏了一个可能!

她算漏曾经是其儿子的步惊云,既然是外冷内热的死神,便决不会干睁着眼看着曾三番四次为他牺牲的小青就这佯死!他终于以抑回来的半颗审诀真元,先救命悬毫发的小青!

这才是真真正正的不哭死神!这才是雪缘最钟情的——死神本色!

然而,无论步惊云是先救雪缘抑是小青,最后的结果还不是一样?他还是救了同一个人——雪缘:

也许,步惊云与雪缘,前生一定有一段无法解释的夙世因缘,即使他最后放弃了先救她,他还是救了她……

而骤然服下半颗神诀真元的“小青”,亦果如神母所料,因为那突然被注入的五成移天神诀,而逐渐回复生机,甚至她那头被神母刻意染黑了的头发,亦逐渐回复雪缘本该有的……

如银白发!

可是,就在仍是小青容貌的雪缘在逐步回复生气、回复雪缘的容貌同时,已经服下灭世身真元的凶罗,却竟突然杀到!

水灵虽在阅毕神母的字条后,已经彻底知道小青并非其妹,她原来根本就没任何妹子,原来她仅是一个无亲无故、只被囚在搜神宫深处的女孩……

然而对水灵来说,雪缘是否她的亲妹子又有何重要?她早已认定是的妹子了!

她还是……爱妹情深!

故为捍卫她毕生唯一的妹子雪缘与及步惊云,水灵终于不顾自身安危,掠出屋外阻挡凶罗!

但同一时间,正当水灵掠出屋外之际,屋内仍然一动难动的步惊云,却面对一个更可怕的危机!

他那个被神行太保喂以兽九、已失常性的恐怖情敌——

神!将!

终于来了!

他又来了!

“隆”然一声巨响!神将赫然已将小屋其中一堵石墙轰爆,他的人更在砂石四飞之际,如一头狂牛般冲了进来!

只见甫冲进小屋内的他双眼翻白,紧咬牙根,咬得上下两排白森森的牙齿格格作响,而且满脸满额青筋现,很明显,他这次看来较上次狙杀步惊云时,更狂上逾倍!

但原来,上次他在狙杀步惊云时为小青所阻,凭其当时野兽般的特异感觉,已经感到小青就是雪缘而一时陷于紊乱,最终未能下手,神行太保有感于一颗兽九并未能信将的心彻底受其操控,他遂再给他多服一颗取自搜审宫深处的兽丸!

故而,眼前服下两颗兽丸的神将,此刻简直狂得像一头要撕裂大地的疯兽,他甫冲进来,便已一把揪着步惊云衣衫厉声咆哮:

“胡……!那……半真元……在哪?”

“那半颗真元……在哪?”

他口中只重覆着这句话,显而易见,这就是神行太保给他的——唯一命令?

他此行一定要执行这个命令!

步惊云真是有苦自知!尽管水灵在步邮屋外阻挡凶罗前,曾牺牲了唯一可解他身上百毒的最后一颗青圆,喂给步惊云服下,惟青圆即使有迅速培元回气之功,可也未如神将出现之急之快,故步惊云纵然被神将紧紧揪着,奈何体内真气未复,更逞论可用怕气冲开被制的大穴!

但如疯如兽的神将见他屡问不答,霍地已高举他足可开辟地的拳头,复再暴吼:

“胡……!真元在哪?真元在哪?”

“你——快——说一呀!”

暴吼声中,神将那青筋贡张的拳头,己如五雷轰顶般向步惊云狂轰而下!

劲拳临头,步惊云心知这一拳若给神将辍中,已寸分难劝的他准务脑面齐爆,可不是说笑的!然而,死神的眼内却仍无半分惧意……

只有惋惜!

为神将而惋惜!

神半与雪缘一样,同是神在武功上所收的入室弟子!因此他本来亦属一等一绝世高手,而且素来亦相当倔傲不群!

可是如今,这个本如雄狮般凶猛的男人,却沦为被两颗兽九操控得身不由已的“兽奴”!相信在神将内心处的本性,极不想自己会变为这样!怎不教人惋惜?

然而,无论步惊云如何为神将惋惜,神将巨在的拳头已杀到眼前!他若再不能动弹挡格的话,势必会……

但就在神半的拳还距一寸会轰中步惊云面门的一刹那间,奇事,遽然发生了!

神将的暴拳,竟霍地停了下来!

普天这下,能够令神将突然住手的,也许不出三人……

一个是已经死了的神将之师——“神”!另一个是以两颗兽丸操控他的神行太保!第三个却是……

一个神将曾刻骨铭心地爱、却始终令他有爱难圆的人——

雪……

缘!

原来就在神将快要轰中步惊云这际,他蓦然听见正躺在地上的“小青”,于迷糊之间发出一阵微弱的呻吟声!

而这阵声音,赫然不再是小青的声音!而是……

雪缘的声音!

啊?

神母在字条中曾提及,若快死的雪缘能再获一成以上的移夭神诀,她便可回复以往的记忆、容貌、甚至声音!步惊云如今看来。神母似乎所料非虚!

而神将骤闻正昏迷中的小青,竟发出他最爱的人雪缘的声音,不但即时停手,脸容更扭曲起来,他猝地回过头来,盯着地上的小青、万般迷惆地自言自语:

“胡……!是……你”是……你?”

神将恍如“回光反照”似的,疯狂的兽心像是醒了一醒,更一步一步踏向小青。

步惊云只见面容扭曲的他步向本是雪缘的“小青”,当下心知不妙,因为神将一旦发狂起来,雪缘便性命堪虞,已被她服进体内的半颗神诀真元,更会前功尽废!

一念至此,步惊云不由即时道:

“神——”

“将!”

“别伤害——”

“她!”“你要杀一”

“就杀——”

“我!”

可是,此时此地的神将,又那会理会步惊云的喝止?不了三步,他已步至雪缘跟前,且蹲下他那魁梧庞大的身躯,伸出了他那比曾经屠杀无数苍生的血手……

“神——将!”步惊云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紧张沉喝,可见他虽然已让不起雪缘曾如何爱他,他还是身不由已的“在乎”她!

可是,步惊云这回似乎错看了神将!神将那支杀孽无数的手,看来并非要伤害雪缘,他只是以手轻抚着雪缘的脸!

尽管雪缘如今的脸,不料是罩上天衣无缝的“小青”的脸,但已失常性的神半看来亦已她,只见他一面轻抚雪缘的脸,一面迷迷惘惘的沉吟道:

“是……你?真……的……是……你?”

不单如此适才还极度疯狂的神将,此刻似乎亦因再见雪缘,情不绪亦霎时平静下来,就正如一头蹲伏着的——无敌雄狮!

苍茫人间,不有什么事情能令一头无敌雄狮驯服?

也许只有一样物事……

情!

然而,神将这片刻的平静,似乎并不能维持多久,因为就在这个时候,雪缘的脸、雪缘的身躯,赫然有丝丝霞气冒出……

顷刻之间,她整个人浑身浑脸,竟蓦然不断冒出白烟!

变生肘腋,神将纵已被兽丸操控,惟骤见雪缘遍体冒烟,似亦本能夺感到发生何事,他的喉头忽忽地发出野兽般的吼叫声:

“胡……!移天……神袂?是……移天……神诀?”

“我要取……”

“移……天……神……诀!”

吼声至此,神半岛双目蓦再杀机大露,五指一张,便要朝雪缘心窝挖去,似誓要将那半颗神诀真元从雪缘体内狠狠挖出!

是的!神将今次本是奉神行太保之命,前来夺回半颗真元,适才只是因发现雪缘而迷惘片刻,然而如今骤见神诀真元竟已在雪缘体内,神行太保一直深藏在他那颗“兽心”中的命令又再度涌上他的脑海,不断驱策着他,催逼着他,要他……

誓夺真元!即便要干掉自己……

最!爱!的!人!

霎时之间,“命令”又盖过神将心头对雪缘那丝若隐若现的爱意,这一爪,他更是豁尽全力抓出,步惊云见状立感不妙,心知神将这次是真的要下杀手!

他纵然不曾完全回气,全身更是动弹不得,这次却是再也不顾一切,但见他突然狠咬牙根,脸上与臂上青筋暴现,他……

要强行劲聚丹田!

提怕抢救雪缘!

可是,有些时候,世上有些事情,并非有“意”便能办到!

许多时候都是“慾速不达”!

赫听“拍勒”之声臭起,步惊云在不顾一切强行运气这下,全身上下暴现的青筋竟猝地悉数爆开迸血,刹那之间他恍似了一个血人!全身更比前难以动弹,他赫然已自伤已身!

但任步惊云浑身已鲜血淋漓,他还是未有为自己处境而忧虑!

他,只为雪缘的处境而忧虑!

因为他既然未能动用真气救雪缘,神将那寻命一爪,便已在毫无阻挠之下,抓至雪缘心房之前数寸!

他真的快要抓破雪缘的“心”!

然而,也许雪缘始终命不该绝!

尽管步惊云也未能及时救她,她反而……

竟可自救!

就在神将的爪快要进雪缘心房的千钧一发间,嘎地,雪缘脸上赫然传出”劝勒”一声刺耳尖响……

一直罩在她脸上的那张“小青”面具,居然向左右两旁裂开!

天!原来移天神诀的真元骤进她的体内,真的可将神母戴在她脸上的“天衣无缝”凝结成冰,再行裂开!而小青的假面具乍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半生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