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第17章 回光

作者:马荣成

  如果说,向来身负完整“灭世魔身”的神将,已可怕得如魔似兽.

  那未,已经服下灭世身真元的“凶罗”,就更可怖得不单如魔似兽!

  而是真正的魔!真正的兽!

  魔兽!

  步惊云与雪缘简直无法置信,眼前的凶罗,会变为如斯模样!

  只见凶罗全身肌肤已变为一片“乌黑”!

  他整个人居然变成一支巨大的“黑乌鸦!”

  鸟鸦向来都不祥!

  和邪恶!

  而此刻令人感到极度不祥鸦恶的凶罗,已一步一步逼近,他每踏了一步,地面都在

崩裂,显而易见,他将灭世魔身真元融会之后甚至已比神将更强!

  缘于神将也未有此等步步裂地的压逼力!

  而且最惊心的还是,看凶罗的步伐,他如今步步进逼的人,并非步惊云!

  而是雪缘!

  但见凶罗一面向雪缘逼近,一面格格狞笑道:

  “嘿嘿!很惊讶吧?我知道你们也没有料到,眼下灭世魔身真元的我,会变成如此

可怕!但就让我告诉你们!我自向所习的本来是一叁唤作‘邪衣’的魔功!其分七层!

每进升一层功力,身上的肌肤便会如蛇皮褪掉,唤作‘褪邪衣’!”

  “而到最后一屋‘褪邪衣’后,肌肤便会变一片乌黑,亦即是说,灭世身真元不但

加强了我的功力,更将我的邪衣魔功,迅束升至最高境界!”

  天!原来凶罗已到了他自身武功的最高境界?更多添了一道灭世魔身的力量?难怪

他如今所踏之外地面尽裂,步步如雷!

  步惊云心知不妙,只因雪缘如今虽能行动自如,情况尚较无法动弹的步惊云好一点,

但目下她还未能即时提气与凶罗时对抗,眼前的她,简直就像一头待宰羔羊!

  凶罗还是一面步近,一面向雪缘笑道:

  “不过,老子实在也有点意料不到,便是向来能操控人心的‘兽丸’,神将居然连

服,仍无法把你这丫头完全忘记,看来,他真的爱你极深极深啊,嘿嘿……”

  凶罗说下至这里,忽地斜目一瞪仍惘然站在雪缘身边的神将,讪笑:

  “神将!你这个自作多情的蠢货!快给我凶罗滚开!”

  说着已聚力于腿,一股石破天惊的腿劲赫然沿地面直轰神将,神针正在雪缘身畔呆

然若失,且他毕竟已服兽丸,只知执行命令,并不懂反抗凶罗,“隆”的一声,竟被凶

罗重重震飞老远!

  甫将神将震开,凶罗复再大步上前,这次,他已与雪缘——

  近在咫尺!

  但听凶罗冷笑道:

  “贱人!你可知我主仆二人为要得到神诀真元,费了多少工夫?不怕告诉你!我主

人神行太保已将另一半的移天神诀副会贯通,他神天极的力量已在逐步回复,甚至比往

昔的功力犹有过之!”

  而他,更正在玄水宫下的‘守劫门’前,等待着我拿你那一成神诀真地回去!只要

十成移夭神诀齐集,便能工启守劫门……”

  “再取出千神的劫的惊世秘密!”

  凶罗别已近在眉睫,可是雪缘依然紧抱水灵折尸体,似是对其逼近完全无惧,定定

看着凶罗,紧定的吐出一句;

  “你,错了。”

  “你们绝对不会成功!”

  “如果,世上真有天意,即使今日我们会死在你们手上,天意,也不会让你们行到

千神劫的秘密!”

  凶罗邪笑:

  “可惜,我根本不相信世上会有天意!”

  “贱人,你这就给我好好下去……”

  “地狱吧!”

  一语至此,凶罗霍地五指劲出,如鬼爪一样向雪缘天灵抓去!

  这一爪不但要夺命,更要夺雪缘体内的移天神诀!

  眼见雪缘甫醒过来便再身负险境,步惊云当场变色,沉声一呼:

  “雪……”

  “缘!”

  沉呼声中,步惊云更想再催运自己未必可动用的功力,谁知还未运气:一条人影赫

然已如一道狂雷般扑而上,一把便将凶罗的腰际……

  紧紧抱个正着!

  不过与其说这条人影像一道狂雷,倒不如说其是一个道——

  红电!

  因为他身披一套……

  血红战甲!

  是神将!

  就在雪缘命在毫发之间,本来一直没有自身的思想的神将,遽地竟反过来对付他原

应属于的一方——凶罗!

  啊……?

  神将突然出手紧抱凶罗腰际,不单步惊云一怔,就连雪缘亦不点不敢相信,她愣愣

看着两眼翻白的神将,失声低听:

  “神……将……?”

  罗也是一愕,他绵目吆喝:

  “神将!你这蠢货想干什么,快放开我!”

  神将却依然拼命紧抱凶罗,从紧咬的牙缝中吐出一阵野兽般的咆哮

  “胡……!我……记……起……来了!她……是我……最爱……的女……人!我……”

  “绝不准……任何人……”

  “伤害她!”

  此言一出,步惊云与雪缘当场一怔!势难料到,神将此紧张关头,他对雪缘的爱意

超越了两颗兽丸的葯性!尽管他双眼仍然反折,他已逐渐记起自己是谁了!

  凶罗道:

  “好!想不到你的心志如此台横,居然可逐渐克服心中的兽性,复人性,可惜,你

即使回复人性,亦已太迟了!”

  “别要忘记!你纵然身负灭世魔身,已经是一个不死强者,但我凶罗也服下十成的

魔身真元,何深圳不是一个不死强者?更何况……”

  “我犹较你多了一分邪衣魔功,你认为以你如今的辊……”

  “真的可以制我吗?”

  一语说罢,凶罗霍然异常不屑地,挺起双时便朝身后的神将连环重轰,霎时“彭彭

彭彭”之声不绝,倏忽之间凶罗己迭连轰了神将两协之下十多击之多,而且每一击的力

道也是可开山劈石,轰得神将两协下的肋骨已在“客勒”作响!甚至神将的阻触及亦连

连呀出浓稠鲜血!

  可是神将为保雪缘,竟仍死命抱着凶罗不放,步惊云眼见神将所受的严重内伤,亦

不由讶异于这个如狮威猛的汉子,竟会对雪缘有如此上番柔情,而雪缘自己……

  她已不忍看着神将再如此下去!她感到得双眸含泪,哽咽高呼:

  “神……将!算……了!求求你放手吧!我已知道……你对我……的心意!你若再

不放手,一定会……被轰毙!”

  雪缘虽已声泪俱下,可是看神将那翻白了的双眼,依旧毫无放弃之色,但听他低吼

了一怕,抱着凶罗的以手益发收紧!

  凶罗此时亦已显得极不耐烦,睁目暴喝:

  “好!愚不可及的为物!既然人拼死也要保护她,我看你还能制老子多久!”

  “喝——”

  凶罗言毕随即怒喝一声,只见他乌黑的全身赫然迸发一股“火红”的气,恍如熊熊

烈焰,当场把神将紧气象着他的双臂烧得一片赤红,更在用发一阵骨肤烧焦了的异昧!

  不但如此,甚至连神将自身一直在淌着的汗珠,亦不断在蒸发!

  “看见了哪?”凶罗狞笑:

  “这就是我邪衣魔功其中一招‘易火邪’!你再不放手,不消半盏茶时间,你全身

水份衬被蒸干,整个人更会被蒸为焦炭!”

  “蠢格!你认趣点就给我快快放手!”

  凶罗说着,身上火劲益入加剧,但听他遽地仰天狂吼!怒吼!暴吼!

  “自开天辟地,至天穷地尽!我……神将只爱过一个女人!也将是我最后的一个!”

  “尽管我对她已泥足深陷,但我是快乐的!即使它……”

  “短暂!

  “我说过决不能让人伤害她,便不会让人伤害她”

  “想伤害她的人——”

  “都要和我一起——”

  “沉——下……地——”

  “狱!”

  吼——

  对雪有无法自控的“爱”!对凶罗无法自控的“怒”!终于完全冲破令祥将无法自

控的兽九“奴性”!但听这声足可震天裂地的“狂吼”乍出,神将霍地豁尽全身力量,

重腿向小屋地面狂蹬……

  天……!“轰隆”一声震天巨响!小屋地面当场被其破开一个阔逾八尺的深坑!

  这间小屋位处冰川之上,屋子地面皮开,屋下的冰川亦同时破开……

  原来真的为了雪缘,誓与凶罗一起沉向小屋地底下的——冰川地狱!

  “神……将!”雪缘高呼,慌忙奋身扑至深坑边缘下望,可是深坑之下,入目的只

有无边幽暗,神将与凶罗已彻底消失无踪!

  仅隐隐传来一阵阵“绝不容许任何人伤害她”的怒吼声,可是怒吼声逐渐微不可闻,

可知这间小屋下的冰川真的深不见底!

  “神……将……”

  “你……”

  “真……傻!”雪缘掩面痛哭,然而,神将看来已不会再回来了!

  是的!神将真的不很傻!但“情”本来就是这样傻!

  曾几何时,她也不是为了救步惊云,不惜牺牲性命?不也是同样的傻?

  所不同的,是她爱的步惊云前身“阿铁”,也同样深爱着她,而神将……

  却是有爱难圆!

  仅空余一滴恶魔的情泪……

  如果世上真的有“命,也许神将“命”里注定欠雪缘很多很多!无论他何憎恨他的

情敌“步惊云”,他还是像上次为他俩而“抗神”一样,最后都是堕进深不见底的冰川

之底……

  永埋在他自己的“心之地狱”!

  最后都是为她牺牲……

  顷刻之间,小屋之内顿呈一片死寂,只有雪缘为哀痛水灵与神将的牺牲而发出的位

声在回荡,然而。

  不知何故,在死寂当中,嘎地响起另一些……

  怪声!

  那是一阵很急很速的风声!步惊云也同时听见了!

  而雪缘更即时发觉这阵风声的出处,原来是出自……

  那个深坑之中!

  “啊……?这是……身形急掠所卷动的……风声?”雪缘于悲伤中赫然惊觉,但她

的惊觉未免……

  太迟了!

  霍地“蓬”的一声劲响!一条人影已从深坑中急纵而出,再横里送出一爪,竟狠狠

抓中不正站于深边缘的雪缘咽,这条人影赫然是……

  凶!

  罗!

  天!又是凶罗?他竟仍能从冰川中掠出?但见他甫抓中雪缘咽喉,已纵声狂笑:

  “哇哈!神将那家伙简直愚不可及!他以为这样便可与我齐堕冰川?同归于尽?但

他实在大低估我凶罗了!”“我只是在下堕途中北乱在其天灵施以致命一击,他便即时

丧命放手!哈哈哈哈!像他这种蠢材,即使拼尽了命也始终阻不了我!”

  凶罗一面狂笑,一面已用另一手轰向雪缘脑门,誓要将她一击轰杀再取其体内真元,

谁知掌至半途、雪绦她……

  赫然以掌挡格!

  “彭”的一声!两掌相碰之下,凶罗与雪缘二人当场相互震开!凶罗一怔,但随即

化“怔”为“笑”.张狂道:

  “好!想不到给神将那蠢货稍一拖延,你的移天神诀经已逐渐可以使用”!

  “但看你运气的情况,你还只是可动用少部分的移天神诀,此刻你还未能有足够实

力挡我!既然如此,为免夜长梦多……”

  “我这一击就立即送你下黄泉陪神将!”

  凶罗说着,右掌已然挥出,暄一次,他的掌劲比前更强逾三倍。即使雪缘慾再挺掌

抵挡,也非豁尽体内五成的移天神诀不可!

  但眼前的雪缘双哪里可即时动用五成移天神诀?极其量,她也仅可像适才那样,动

用一至两成……

  然而,无论雪缘此刻能否动用五成移天神之抵挡凶罗,她,已经不用再这样做……

  因为,就在凶罗的掌劈至半途之际,斗地,他突然听见一个声音从其身后响起!

  一个极度无情,冷得令人的汗珠也要结冰的声音:

  “凶——”

  “罗。”

  “你一”

  “已经没有——”

  “任何可以再笑出来的理由了。”

  “下地狱的……?

  “应该是——你!”

  不单如此,同一时间,声音的主人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掌格着凶罗慾杀雪

缘的劲掌!

  试问普天之下,有谁的声音能够如此冷绝人寰?凶罗与雪缘根本不用定睛一望,便

已认出是谁说出这样冷绝人寰的话与及是谁胆敢抵挡极具杀伤力的凶罗!

  是他!

  正是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回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