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第18章 石奴

作者:马荣成

“神州多劫,

无漏千神!

千神齐哭。

万里同亡!”

千神之劫,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为何民间会有一个如此可怕的流传,认为神州千尊神像齐齐淌出眼泪,中原万里,便会——同亡?

却原来,这个古老的流传,其实必须追溯至很久很远的神州,很久远的从前……

那时候,“大禹”还是神州之主。

他,还在治水……

浩瀚神州,中国人最大的苦难除了猛于虎的苛政,便是年年哪是的水患。

而大禹这位贤君治水的故事,更早已脍炙人口,神州无数苍生有闻。

据说,录年的在禹,是个有道明君,干什么事,都是身体力行,绝不像某些的帝皇将相般只顾逸乐。

而大禹那个年代:黄河不时范滥成灾,大禹就领着人们治水,

开始之时,大禹只是用“水来土掩”的办法,这个办法的好处是用土一堵,洪水就给堵截。

但水积住了,却越涨越高,到头来便会破堤而了狂泻千里。

就是这样,大禹虽然日夕努力不懈,东堵西截,最后洪水还是如前范滥成灾,百姓仍是苦不堪言,望穿秋水等待救解!

眼见黎民百姓因自己办事不力而蒙难,大禹不禁异常苦恼,可是他费尽千般心思,还是未能想出可根治洪水之法,不免有点泄气。

幸而:后来大禹听闻,在秦山之巅,有一个得道智者,可以洞悉凡尘世态一切苦难和天命,大禹心想,不若往找这位智者,也许此人能为神州连绵水患道出根治之法。

如是这样,在禹便顺着泰山一直往上走,期间遇狼驱狼,遇虎抗虎,据说还在途中遇上不少邪魔妖孽,但最后都为大禹凭着一颗救民之心,——平伏。

几经艰辛,历尽危险,大禹终攀至泰山之巅,其时,他亦已因沿路虎狼邪魔当道,而遍体鳞伤,可他找遍泰山之巅,却边半条人影也没有,哪里有什么人间智者?

大禹不禁异常失望,心想那个智者的传说可能只是民间以讹传讹,他并非在懊恼自己一番心血前功尽废,而是在担心那场水浩劫如何收拾!

然而,就在大禹感到彷徨无助之际,蓦然间,一件奇事发生了……

大禹的故事说到这里,那个一面在破柴、一面在为小孩们说着故事的老樵夫:手中的爷头突然停了下来,嘴也停了下来,而是神秘兮兮一笑,似是在大卖关子!

故事说到最引人入胜处,老樵夫却突然大卖关子,可真是个说故事的高手呢!一直在看他破柴、听他故事的小孩们好奇起来,关心的道:

“泥爷爷泥爷爷!你怎么说到这里突然停下不说呢?你快告诉我们,到底有什么奇事发生在大禹身上啊!”

泥爷爷?为何这个老樵夫会唤作泥爷爷那么怪?这世上真的有人姓“泥”的么?

却原来,如今这个老樵夫与一众小孩身处之地,正是海螺沟其中一条小村内的一间破旧石屋!海螺沟的地形向来极为怪异,中央地带由于受四周雪山所护,反而形成一个四季如春、划如茵的山谷!不少村民都居于这里!

而眼前这个泥爷爷,却是最近才迁往海螺沟!没有人知道他为何来侮螺沟这偏僻小村居住,这老人家也没什么亲人,只有一个六岁的孙女“小敏”,与他相依为命!

就像此刻,老樵夫在自己到前一面将砍回来的树枝破为柴枝,一面为村内的小孩们说着故事,他的孙女“小敏”便很乖巧地为其捡拾地上破开的柴枝,再将它们一束一束的缚好,毕竟是小孩子,小敏对其爷爷所说的这个“大禹治水”的故事,似乎也很有兴趣,她也像其了小孩般焦急问:

“爷爷!到底大禹发生了什么事啊?你快说呀!小敏也很想知道啊……”

泥爷爷淡淡一笑,笑容中的慧黠,实在远远超出一个老樵夫有的智慧,可惜一众小孩年纪人少,无法察觉,也不懂察觉!

“毋庸着急!发生在大禹身上的事可真稀奇呢!那件奇事其实是这样的……”

但听泥爷爷终于气定神闲地,为孩子们将这个续说下去:

“就在大禹正感傍惶无助之际,倏地,不知从何处飞来了一支白色的鸟儿,吱吱吱的叫个不停。

开始的时候,大禹也不以为意,但那支白色鸟儿支一直在他顶上旋不去,整整也有数盏茶的时分,大禹方才心知不异,再看那鸟儿的焦急之情,似是要领他前去一个地方……”

“于是,大禹不由分说,便随着那白色鸟儿向前走,只见那乌儿最后所落之处,竟是一个山洞!”

“山……洞?”

“嗯!而且还是一个人为的山洞!当时大禹只见洞内山壁雕满飞升中的仙子,显然是个修练的地主!大禹当下恍然大悟这个山洞一定是那个得道智者避世静修之地!那支白色鸟儿是奉命将他带来这里的。”

“那……大禹是否是在这山洞见着那个得道的智者?”

泥爷爷轻轻摇首:

“没有!那白色鸟儿虽把他领往山洞,洞内支依然不见那智者的踪影,但大禹很快便知道为何不见那智者了,因为就在他环顾洞内之际,他顿时发现洞内其中一个角落的壁上,赫然刻着一段说话!”

“那段原来真是那得道智者留给大禹的,大意是说,他已知道大禹为救众生于水患的苦心,亦为大禹不惜遍体鳞伤而上泰山而深深感动!”

“可惜,他已经避世修练多年,已不想再沾尘世,再者其修练之地已被世人广泛流传,他亦不会再在泰山修练下去。”

“不过,他还是有感于大禹为民治水的高恩大义,决心助大禹一把!他遂在洞内,留下了一件旷世宝物给大禹。”

小孩子最爱听旷世宝物,一听见有什么宝物,登时两眼放光,众口一心追问:

“泥爷爷泥爷爷!到底那智者给了大禹什么旷世宝物?”

老樵夫笑道:

“那可能会令你们有点失望呢!因为那件旷世宝物并非什么可令人飞天道遁地之物!而只是一卷……”

“无!”

“字!”

“天!”

“书!”

无字天书四字一出,所有小孩登时目定口呆,小敏也愣愣的问她爷爷:

“无……字天书?那卷天书内……的没有字的吗?那……大禹得到他……又有……什么用处?”

泥爷爷饶有深意一笑,道:

“不,是有用的!因为这卷无字天书,据说是那个得道智者,以其毕生修为,穷究天地而成!故这卷无字天书虽然空无一字,却载满言智者这所究极的所有天命!而且这卷天书更有一神妙这处,便是不同的人翻开它,便会因应那翻书人心里的希望,而出现他希望看见的事情答案,或他自己的命运!”

“而当知道自己最想知道的事情之的即使那人以后再翻天书,亦不会再看见什么!因此可以说,每个要也只能翻阅天书一次,看见已想看的事物答案!”

小敏与一众孩子的大眼睛张得更大,小敏问:

“啊……?世上真的不如此神奇的书吗?那……爷爷,大禹又在天书内看见了什么?”

泥爷爷答:

“大禹一生顾念的只有天下黎民百姓,他最想看见的,当然是能令洪水停止为患苍生的方法,他根本就不希罕知道自己的命运!所以,当全翻开天书的时候,他看见的,当然便是如何可以治水的答案!”

小敏奇道:

“那……爷爷,天书内真的有大禹要知的答案吗?”

泥爷爷点头道:

“恩!难道天书内空无一字,但在大禹翻开天书之时,像是看见了答案似的,茫然吐出一个……‘疏’字!”

“疏……?”众小孩不明所以。

“是的!”一个疏字!大禹吐出这个字后,更像是恍然大悟似的,高呼:

“啊……”啊……?我……明白了”

接着便欢天地的离开泰山。

大禹回去之后,便不再以“水来土掩”的方法来治水,相反率领臣民,日夜劈山挖河,“疏”通河道,重新治水,这样前前后后一十三载,大禹足迹足遍全国各地,忙得即使三过家门也不入,最后终于得偿心愿,成功治水。”

却原来,大禹在天书中得出的“疏”字,是启示他不要再以水来土掩这治标之法,而是须以“疏”通河道灾治本这途。这卷天书看来真的相当神妙,似乎真的蕴含了天地问的智慧。

而大禹为救苍生于水患、不怕万劫千苦的忘我精神,亦真的值得世人敬重……

小敏等小孩子听罢,不由问道:

“爷爷,既然大禹已成功治水,那……他最后还将卷无字天书如何处置?”

泥爷爷道:“其实,大禹并没有将那卷无字天书带下山,只因他有感这天书竟有究通天地奥理之妙,实是不世神物,神物合该留在神山。”

“爷爷,你是说,大禹就将天书继续留在洞内?”

“嗯!”

“但……他就这样将天书留在洞内,难道没有别人再找出这卷天书么?”

泥爷爷道:

“当然会有!事实上,自大禹之后数千年,亦即距今数百年前,曾有另一个人在机缘巧合之下,偶然在泰山拾得这卷天书!”

“啊……?那……到底是什么人拾得天书?”

泥爷爷一笑,答:

“毋庸操心,拾得此天韦的,其实是一个侠骨柔肠的剑客!这名剑客一生爱剑救剑,志坚如石,外号“石奴”.其时,他其实修为已达到剑道巅峰,可是,慈悲为怀的他却有感自己身负旷世剑道,却难救万民于水火,人间还是天灾人祸连连,故他曾一度非常失落,遂往泰山静思,亦因这次机缘,便偶然拾得那旷世天书……”

“哦?爷爷,这个叫做石奴的剑客叔叔,最后又怎样处置天书了!”

“石奴向来深感人间灾劫重重,更叹自己有心无力,所以,当他无意中翻开天书这际,他赫然像看见一件令他相当震惊的物事似的,更呆然吐出几句话:

“什……么?原来……

人间……多劫,无漏……千……神!

千神……齐……哭。

万里……同……亡?

啊……?原来人间许久之……后,会有一个……

千神之……劫?”

“想不到,石奴竟在无意中发现人间在许久之后,会出现一个叫千神劫的大劫,更从天书之中得知,这个千神劫原来是关乎千神之泪,只要神州各地一千个神像流出眼泪,中原万里便会有灭绝性的水灾,届时生灵会尽受涂炭……”

“但……,爷爷,为何千个神像流泪,便会有水灾?”

“这并不难明白!其实人间有雨,是大地与乌云之间水气渐浓,当水气浓得化不开的时候,不但周遭潮湿,就连光滑的佛像表面,亦会凝结水珠,恍如神佛下泪,而水气浓烈至此,亦是豪雨成灾前的先兆……”

不错,若水气浓得在表面凝结为泪,相信当地势必豪雨连连,若神州各地千神齐齐有泪,亦即是主,神州各地都会同时会有豪雨成灾,届时天下苍生根本无处躲,势必被覆盖全个神州的水淹没!但……

“但,爷爷,若要神州千个地主同时有大雨灾,怎会……有可能呢?”

“没错!千百年来,神州曾经出现过无数水灾,也曾发现某座寺庙内的神像淌泪,但,若真的要千个地方的神像同时淌泪,相信也不大可能,惟亦非绝不可能,若要千神齐哭,这是有办法的。”

“爷爷,到底是什么办法啊?”

“便是石奴得到的那卷无字天书!这元字书既是那得道智者穷究天道所成!当中一定产藏天地奥义!石奴其时亦已感到.只要有谁能从他手上拿得这卷天书,便可能从中悟得可控制九天玄水、四海龙王的力量!届时,亦即可用这力量驱动千神之劫……”

“那,爷爷,究竟什么中是足可控制九天玄水、四海龙王的力量?”

“不知道!也许只有当年的石奴才知道!所以他非常忧民,深怕这卷无字天书大他死后,会落在心术不正的人手上,而凭它看出可以控制玄水龙五的力量,为人间带来无法逃的千神之幼!”

“为了不让这卷无字天书落在心术不正的人手上而为祸人间,石奴遂将这卷无字天书藏在一个人迹罕至、极为隐蔽的冰天地发地这下,更穷自己有生之年守护它,可惜,以其绝世剑艺纵能守护天书,但他终究要死,难守天书千年,就在石奴于隐蔽的冰天雪地之下守护天书六十年后,他亦难逃入的自然生死定律,快将终老。唯就在他命尽前的一刹那间,他终于悟出怎样在自己死后,仍能守护天书的方法……”

“爷爷,那到底是什么方法?”其余小孩子听至这里,终也忍不住间。

泥爷爷淡知着耸了耸肩,道:

“谁知道呢?反正即使没有石奴的守护,人间,还是有许多有心人,会为制止一场千神劫的发生,而不惜一切心力去守护……”

此言一出,众小孩又再好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石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