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第19章 千神齐哭

作者:马荣成

神行太保简直从未想过,这个世上竟会有人哪此不惧生死!

但其眼前却真的有一个不惜求死也要对付他的人!

雪!

缘!

神行太保真的万料不到,就在这道“守劫门”前,他满以为雪缘已被他使计引来,今日必可尽吸其体内五成的移天神诀再开“守劫门”,门内千神劫的秘密一定能手到拿来!

岂料他的劲爪与雪缘迎上来的右掌短兵相接,登时心知不妙!

盖因他虽然以其“神天极”的“吸”字诀,意图将雪缘体内的移天神诀全吸过来,惟当移天神诀正被他吸摄过去之际,他竟同时感到一股炽热的“紫气”涌向他的掌心!

神行太保当场私下一凛,不由分说,抽爪后跃,冷冷道:

“你,竟然早已服毒”

什么?雪缘竟然早已吸毒?她服的底是什么毒?但听她凛然回应:

“不错!我今次早已有备而来!我其实早已服下‘神’当日所炼的‘隔墙有毒’!你天适才要吸我体内的神诀,正好将隔墙有毒也一起吸过去!”

是的!犹记得当日“法智”慾擒神将之时,亦曾下过这种神的奇葯“隔墙有毒”!

所谓“隔墙有毒”.其实是先将毒喂给一个人服下,将此人变为“毒引”,然后,若有人想吸此人的血或摄其功力,便会真正中了“隔墙有毒”的毒,在半盏茶的时分内全身瘫软,任从处置!

然而,作为隔墙有毒“毒引”的人亦不好过,虽不会即时毒发,惟在三日内若是秒到解葯,便会全身腐烂而死!

雪缘在将自己变为“毒引”之前,不会不知道此恶果!可是她还是毫不犹豫便服下隔墙有毒!那管她自己三日后有否机会服下解葯!那管她三日后会否毒发而死!她如今就要神行太保比她先行毒发!

这亦是她在见步惊云时,地他提及为对付神行太保所想出的——杀神之法!

神行太保实在势难料到,雪缘竟会用这种“先行自毁再来毁他”的方法对付他,可是他纵然已身中此奇毒,却依旧泰然自若!

但听他又嘿嘿而笑:

“好!你居然不惜自‘毒’已身也要令我中‘毒’!本座实在为你要救天下苍生的心而感动!可惜,亦同时为你感到——遗憾!”

神行太保此言一出,雪缘即时柳眉一皱,道:

“什么遗憾?”

神行太保道:

“遗憾的是,你虽然费尽心思制我,却始终会徒劳无功!因为……”

“你所用的隔墙有毒,根本对我没用!”

没用?

但听“没用”二字乍出,神行太保适才摄进“隔墙有毒”紫气的五指劲爪,赫然冒出袅袅紫气!瞧真一点,那竟然是“隔墙有毒”的紫气!天……!

他……居然将吸进体内的毒气悉数逼出,他居然已可百毒不侵?民发缘状不由花容失色!

神行太保却开始狞笑道:

“怎么样?你终于看见了吧?”

“你的隔墙有毒对一般高手尚可,可,本座自得到五成移天神诀而冲开‘神’制时我的生门后,我的旷世神功‘神天极’更比前达至一个你无法想像的境界!区区隔墙之根本奈何我不了:而如今……”

“就让你再好好见识我神天极另一道神妙力量——”

“移字诀吧!”

移字诀?雪缘很快便知道什么是移字诀了!

只因神行太保在说话间,他的人亦同时闪身而前,雪缘还未及瞧清他的出手,赫然已发觉自己右手竟被神行太保的右掌一卷,一带!

啊……?好强横无匹的力量!雪缘骤觉自己右被神行太保一带之下,纵然已身负五成移天神诀的她,整个人竟亦被急拔而起,直向数丈外的守劫门疾飞过去!右掌更被带动得按在守劫门上!

同一时间,神行太保又已闪身至妇缘身后,右手食指轻轻一戳,便已戳戮中雪缘右肩后的大穴!

雪缘随即发觉神行太保体内的五成移天神诀,已经从他右手食指贯进她右后的大穴,且还牵动她体内那五成移天神诀,与他的神诀合为一道十成的移天神诀,再悉数自她右掌透进……

守劫门内!

“你……”雪缘当下心知不妙!她不虞神行太保这次竟放弃吸纳她的移天神诀,而改为引动她的移天神诀与他的二合为一!

他这样实是相当聪明!他再不用为吸纳她的神诀而同时摄进隔墙有毒,再费一番工夫驱毒!

雪缘眼见移天神诀的功力已再度汇合为一道十成的完整神诀,且这股力量还经她的掌心不断诱发“守劫门”的机关启动,她当下亦不容细想,苦笑道:

“神行……太保!你以为……这样就可开守劫门取千神劫的……秘密?不……!我绝不会让你成功!”一语至此,雪缘突然一挥自己仍胜出的左手,反手一掌,便狠狠向自己天灵重劈!

这一变当真非同小可!就连神行太保亦陡地动容,道:

“好一个外柔内刚的烈女!移天神诀的功力正经你右掌透进守劫门,你想自杀以断绝神诀贯进门内,嘿!可没那样容易!”

不错!在神行太保爪下,即命名是自求了断亦绝非易事!只见他左爪遵出,已然在千钧一发间紧捉雪缘自杀的左掌,雪缘登时求死不能,只是,她如今即命名求死亦已经太迟了!

因为守劫门内已赫然传出“轰隆”一声巨响!

开启了!这道藏着千神劫秘密的守劫门,终于也为雪缘与神行太保体内的移天神诀所催动,而正式开启了!

霎时之间,“隆隆隆隆”的巨响非但不绝于耳,守劫门那道万斤钢门,亦缓缓上升!

神行太保骤见守劫门徐徐开启,他在纱帽下的两眼瞪时暴放精光,仰天狂笑道:

“好!千神之劫的秘密,你终于也要于人间出现了!本座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至今天!你终于也要落在本座的手上了!哈哈哈哈……”

神行太保一面狂笑,猝地甩开一直被其制肘的雪缘,径自展身掠进已升起的守劫门内,雪缘见状不由低呼:

“神行太保!且慢……”

也是不由分说,飞身紧追其后,一并掠进守劫门内!

只因为今日即使豁出性命,亦决不能让这混世恶魔夺得操控千神劫之秘,否则人间势必大祸临头……

只是,当雪缘掠进守劫门内之时,她赫然发现,向来对一切都成竹在胸、悠然肉若的神行太保,竟尔茫然呆立在守劫门内!

而她更随即发现,能令这个仅次于长生不死得“神”的人间强者如此茫然呆立的原因,竟然是……

竟然是一幂令人无法想像的奇景!

只见守劫门内的世界,原来别有洞天,赫然是一个异常广阔的山洞!山洞中央,更有一个径逾二十丈的巨湖!

巨湖四周,还轰立着无数大大小小的神佛石像,齐向湖心双掌合什!

这些神佛石虽然有大有小,但最小的少说也高可及人,且粗略一算,这里的神佛石像至少逾千;逾千神佛石像齐向湖心合什,一时之间蔚为成观!

然而,令神行太保茫然呆立的原因,并不卑是眼前这幕奇景,还因为……

那个巨湖!

但见他瞪着地个巨湖,一双眼睛在纱帽之下似要喷出熊熊怒火,他忿然的道:

“妈……的!守劫门内的……竟然是一个湖?那……万石火葯在哪?”

“长生不死的神!你说自己以万石火增着这道守劫门,若有人毁守劫门而入,必会引爆门内万石火葯玉石俱焚!但……”

“守劫门内既有这个巨湖,即使门内有万石火葯亦难以爆发,又怎会玉石俱焚?”

“神!原来你一直都在刻意误散传言!你一直信难忌惮守劫门内真的有万石火葯而不敢留然闯入!你一直都在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是的!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神”生前真是将这套兵法活用得出神入化!守劫门内真持没有半丁点儿的火葯!

神只是刻意误传守劫门内有万石火葯守护,若不得他独门的移天神决而入,便会引爆火骂就石俱焚,事实上,他只是要唬吓所有觊觎千神劫的强者,若非得到他的移天神诀开门,便绝不要妄想得到千神动之秘!

然而,神挖空心思要保护守劫门内的千神劫秘密,究竟这又是一个怎样的秘密?会令神如此忌惮,不想将之摧毁,又千方百计要将之保存,留待他日后复出人间之用?

神行太保纵在恼怒以自己一个神级强者智者,亦遭受“神”的愚弄之余,双目,更已即时扫视四周,只因为,如今并非恨“神”的时候!

而是找出千神之劫秘密的时候!

可是,守劫门内除了那个巨湖:与及那逾千神佛石像,便别无他物!操控千神劫的秘密到底藏在哪里?

但神行太保不愧是仅次于神的绝世强者!只见他双目环顾周遭,不消刹那,咀角竟泛起一丝会心笑意,像是已发现了什么似的。沉吟道:

“呵呵!想不到千神动之秘原来就藏在这个地方?可惜,还是瞒不过本座一双——”

“通天神眼!”

语声方歇,本在呆立的神行碎呆斗地展身一纵,逗身巨湖彼端其中一群神像掠去!

“不——”雪缘连忙紧追其后,而当她随着神行大保掠至巨湖彼端之时,她赫然发现,那群石像原来并非全是神佛!

在其中两尊神佛石像之后,竞暗暗盘从着一尊男人石像!

瞧这尊男人石像不独正襟盘坐,右手还紧握着一柄石剑,剑尖紧紧抵着地面,而这尊男人石像的脸上,更在流露着一股栩栩如生的浩然正气,令人望而生敬!

是谁能有此令世人景仰的正气?这栩栩如生的石像理应是按一个人的容貌所雕,这个人显然是一个正气凛然的剑客!神行太保一瞥之下,已即时恍然笑道:

“嘿嘿!就是这尊石像了!相传当年那个一代剑客‘石奴’在看过那卷无字天书之后,为防天书内的千神劫之秘会破人发现,而想了一个方法极力将天书隐藏!那守劫门内的千神之秘,定是指那卷‘无字天书’了?”

“而天书所在的玄机,一定也藏在这尊石奴的像内!”

神行太保的推想虽不中亦不会,当年一代剑客石奴曾想出一个方法守护那卷可究极大道的天书,天书的所在,一定与这尊石奴保有关!

然而,就在神行太保已掠至石奴像前六、七丈开外之时,一直在他身后着的雪级眼见他愈来愈接近石奴像,情急之下竟遽然高呼:

“神行太保!我今日决不容你得到千神劫之秘!”

“我俩——”

“就同归于尽吧!”

同归于尽?

以雪缘目前仅余的五成移天神诀,即使要与身负神天极的神行大保同归于尽,亦绝不是一件易事!她虽急于要救神州苍生,但如何能与他同归于尽?

答案很快就揭盅了!就在雪缘高呼同时,她的人亦斗地急拔而起,一冲便已跃上二十丈高的洞顶,接着……

她突然狠咬银牙,豁尽体内全部的移大神诀朝洞顶一轰!

天!只见方圆六丈的洞顶,赫然被她豁尽功力的一击,轰得破为十多块半丈大的巨石!这十多块巨石重逾万斤,当场向轰碎洞顶的雪缘重压而下,再将她连人带石一起向在下的神行太保压去!

神行太保真是万料不到,以雪缘一个外表如斯柔弱的女孩,竟会勇敢如斯,由自服“隔墙有毒”至“自杀”至如今要与他“同归于尽”,她每一步为了阻他得到千神劫之秘,都毫不吝啬性命,而她最后所使的这一着“破顶同亡”,更大大出乎神行大保意料之外!

更何况,神行太保眼见石奴像已在六、七丈外,早已给胜利一时冲昏了头脑,故这次他亦冷不及防……

赫听“隆”然一声震天巨响!他终于给雪缘所破的十多块万斤巨石砸个正着!

并与雪缘双双被压在十多块万斤巨石之下!

巨石堕地,顷刻将地面撞得发生一阵地动山摇,洞内更是砂石飞扬,可想而知,这万斤巨石堕下的撞击力有多重多强,被压在十多块巨石下的神行太保与雪缘,想必已……

压为肉酱?

不知道!

只知道就在这声“隆”然巨响过后,在漫天砂石农渐沉下之际,洞内嘎地又响起“唆唆”两道身形破风声!

啊……?

有人来了?

不错!真的有人来了!

而且还是两个赶来救人的——

人!

是……

他!

和他!

原来是步惊云与聂风!

就在雪缘与神行太保已经同归于尽的一刻……

他俩终于来了!

但他们此刻方才赶到,会否……太迟?

真的太迟了!

“蓬”的一声!步惊云已像一双巨大的黑色蝙蝠一般,落在守劫门内的世界,聂风亦紧接落于其身畔!二人更随即环顾洞内四周!

然而,洞内除了一个巨湖,与及数不清的神佛石像之外,便只有十数块被破开的巨石堆成小山,雪缘与神行太保,经已踪影杳然!

聂风抬首看着被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千神齐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