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第02章 神之刀

作者:马荣成

云聚。

  云散。

  云无常定。

  今夜长空上的云,时而掩盖星月,时而飘散,似乎经平素的云更无定!

  天上的云已是如此,那地上的云呢?

  地上的云,今夜又会否比天上的云……

  更无定?

  聂风今夜自望霜楼回到他所居的“风阁”之后,一直都忐忑不安,无法成眠。

  今夜发生的事实在太令他难以置信了,他万料不到,秦霜竟然和他一样,会遇见一

个与步惊云一样的人!

  不过,聂风更料不到的是,在这个他无法成眠的夜晚……

  将会发生一件大事!

  翟地,偌大的“云阁”嘎响起了主阵敲门声!

  “咯咯咯咯……”

  敲门声空洞而急促!是谁在聂风这个不眠之夜,前来夜半敲门?又所为何事?

  “惟?”

  聂风一面步往厅门,心中一面泛起一种下祥的预感,就在他开启风阁之门的刹那,

他更肯定,他的不祥预感并没有“错”!

  门开了!只见孔慈就站在门外,神然一片怆惶,她乍见聂风,已即时道:

  “风……少爷!对不……起!这么夜还前未……打扰你……”

  聂风奇问:

  “哦?孔慈,这么夜了,你找我究竟所为何事?”

  孔慈面上一红,歉疚的道:

  “不……风……少爷……,其实……并不是孔慈要找你:而……是……”

  “云少爷……他……”

  “他要找你!”

  步惊云竟要找他?取风闻言当场一怔!

  他怔住,只因他自十一岁加入天下以来,他这个云师兄,亦从未曾主动找过他!更

迫论在夜半找他!

  步惊云向来虽未致与聂风有“心病”,但绝不会主动与聂风往业、他,根本对所有

人一视同仁!从不喜欢与任何人交往!那管是其师雄霸!不是聂风!

  他根本就——独来独往!

  想不到,今夕何夕了步惊云竟会一反常性,派遣孔慈夜半前来叩门?他找聂风……

  到底有何目的?

  会不会是因为他已遇见他的……?

  今夜的云阁,看来比平素的云阁更恐怖。

  风终于与孔慈来至云阁门前,但见云阁内并无灯火,乌黑一片,看来步惊云并未因

有请聂风而无亮灯,他,还是在云阁之内,处于他无边的黑暗与寂寞之中。

  孔慈乍见云阁一片昏黯,不由一愕,愣愣的对聂风道:

  “啊……?怎会这样的?适才云少爷吩咐我去找风少爷时,还是亮着灯,他请风少

爷过来云阁.为何又偏要……熄灭了灯?还有,适才他的……面色,真的糟透了!我从

不见过……他会有那样铁青的脸然,就像是……发生了一些很可怕的事情似的……”

  聂风听孔慈如此一说,随即问她道:

  “那今夜是否发生了些什么事”

  孔慈道:

  “有是……有的!但其实也不是什么……可怕的事,只是事情有点奇怪而已!风少

爷,你可知道、今夜有逾百村民到天下第一关叩谢云少爷?他们矢口说云少凶曾救助他

们,但云少爷说没有?”

  聂风力之一愕,没料到不单秦霜曾见过另一个步惊云,就连村民也矢言见过他!他

又问:

  “那,云师兄后来怎样了?”

  孔慈道:

  “也没……怎么样。云少爷后来像是听见一些……我们听不见的声音似的,一阵风

般离开,于是我唯有回来云阁找他,便见他的脸色铁青得非常可怕,还沉沉吩咐……我……

前来风阁找你,谁知如今你来了,他又熄灭了灯……云……少爷,……他……他到底在

想些……什么呢?”

  孔慈说时一片忧心忡忡之色,显而易见,她实在非常担心步惊云,只因为,步惊云

向来对所有事情都极少有反应,对步惊云来说,没有反应,变是最正常的反应!

  反而他有反应的话,便显然事不寻常!

  而就在聂风与孔慈皆认为今夜的事非比寻常之际,幽黯的云阁之内,嘎地传出了一

个冷而平静的声音,道:

  “聂——”

  “风,”

  “你既已——”

  “来了,”

  “就——”

  “进来——”

  是步惊云的声音!

  他原来已听得聂风与孔慈站在门外!

  步惊云的声音不是如往常一样,平静得没有任何“抑扬顿挫”,然而听在聂风耳内,

却令他的心头竟像突然“抑扬顿挫”起来!

  聂风一瞄孔慈,二人正要推门进云阁之内,谁知此时双听步惊云道:

  “孔慈……”

  “我,”

  “有事与——”

  “聂风说。”

  “你——”

  “留在外!”

  哦?原来步惊云找聂风,是有话要单独和聂风说?孔慈当场止步,她向来对步惊云

的话最为服从,不单因为他是她的主子,更因为她心中占着很重要的……

  既然孔慈止步,聂风就更不由分说,推门步进云阁之内!

  此刻的云阁真是黑得伸手不见五抬!黑得恍似是“山雨慾来!”聂风只见阁内尽头

放置卧榻的地方,却有一双白森森的眼睛,在黑暗中紧盯着他!

  那是步惊云冷得发折,冷得令人心寒的眼睛!

  聂风只感到给步惊云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他强颜一笑,问:

  “云……师兄,你夜半找我前来,有什么事吗?”

  步惊云听罢聂风此问,却没有即时回答,良久良久,他主才在元边的黑暗中道:

  “我——”

  “要问你……?

  “一个问题。”

  取风又是一笑,只觉有点不妥,道:

  “云……师兄,你到底有河问题?”

  步惊云冷冷的答:

  “我的问题——”

  “就是——”

  “这——”

  “到底是——”

  “什么东西?”

  此言一出,赫听黑暗中响起“嗤”的一声!聂风只觉有物从步惊云手中朝他劲射过

来,他当场一惊、不明白步惊云何以会以物射他,连忙挺掌一接!

  “伏”的一声!聂风在昏暗中只觉自己接着之物原来并非利器,步惊云原来井非要

攻击他,正要松一口气,谁知此时天上一直被厚云遮掩的月光,终于因层暂时飘散而透

了进支之内,聂风在月光映照下,终于看清楚步惊云给他的,到底是何物事了!

  步惊云抛给他的,赫然是……

  天啊!

  聂风看着自己手中物事,一颗心直向下沉!

  他忽然感到,他今晚实在不应前来的!

  他再也逃避不了!

  却原来,步惊云抛给聂风的,竟是一条已开始发黄的——

  白练!

  本来,一条发黄的白练何足为奇?但聂风一眼便认出这条白练了!

  他曾经在西峰塔下的隐秘世界之内,被当时仍是阿铁的步惊云,以这条白练将他从

熊熊的“地狱之火”中及时救上来!

  最长情的聂风,又怎会忘记当日云师兄的一救之恩?又怎会忘记这条救他的白练,

本来便是——

  雪缘姑娘的白练?

  他只是万料不到,这条本是属于雪缘姑娘的白练,步惊云竟然一直都带在身边!

  聂风忽然开始恼恨自己的不小心!当日步惊云被雪缘灌以五颗忘情,尽忘五年前尘

之后,他其实应该小心一点,至少该在步惊云身上找出这条白练,另存他处。

  其实,聂风并没取走步惊云身上白练的真正原因,是因为……

  他不忍心。

  他不忍心看见已和雪缘姑娘分离的云师兄,还要和代表雪缘姑娘的白练分离……

  她和他的人,已经有缘无份,难以生生世世厮守一起,物,也许这能够吧?

  可是,当时的聂风,实在没有想过一条外表寻常的白练,可能会是今日的破绽……

  聂风一直呆呆的将雪缘姑娘这条白练揣在手中,心中却在思潮起伏,就连掌心也在

冒汗,只因他不知该如何回答步惊云的问题,还好!思量之间,他终于下了一个决定!

——

  他仍要为雪缘姑娘隐瞒下去!

  甚至不惜说谎!

  但见聂吵又是强颜一笑,假装若无其事的道:

  “奇……怪!云……师兄,这根横看……竖看,都是一条白练!你为何问我……它

是什么东西?”

  “因为……”步惊云冷冷回话:

  “我——”

  “每次看——”

  “这条白练,”

  “都不知——”

  “为何会——”

  “哀……”

  “伤!”

  步惊云素来说话都是相当缓慢,总是将一句断为多句,惟是,此刻这句一断为八句

话听在聂风耳里,简直如同一道快绝的惊雷,迅即令他身心一震!

  他的……云师兄竟会在这条白练时,都会莫句其妙的哀伤?难道当日“神”的五颗

“忘情”虽绝,还是未能令步惊云“忘”却对雪缘矢志不渝的深“情”?

  无情之葯,还是无法战胜……

  有情的人?

  聂风当场乍惊乍喜,惊的是怕步惊云真的会记起前事,而令事情变得更为复杂,喜

的的,是步惊云若对雪缘姑娘的白练仍有“哀伤”感觉,便总算没有白费雪缘曾豁尽自

己一切生命一切心力深爱步惊云一场……一然而,聂风未免高兴得太早了!只因向来少

话的步惊云,此刻又再凝重的继续说下去:

  “我——”

  “已经无法——”

  “再忍受——”

  “那种哀伤。”

  “我,”

  “要知道——”

  “我为何会——”

  “哀伤!”

  此言一出,一直在床头暗角无所动的步惊云,赫然动了起来!只见他一动,便掠至

聂风跟前,更一手取回聂风手中的白练,他正色道:

  “说!”

  “这条白练——”

  “原来——”

  “属谁?”

  聂风不虞向来以掌力见称的云师兄,若真要动起来的时候,也可以这样快!步惊云

实在比天下任何人更深藏不露!

  他更不战的是,步惊云此刻神色之冷,竟冷得像要杀他!他居然认为聂风一定会知

道白练出处”他为何会这样认为?聂风随即道:

  “云师兄,你为河问我这条白练出处?白练本来就在你身上,我怎会知道呢?这个

问题,应该是我问你才对!”

  步惊云但听聂风还在否认,面上冷意更浓,他又一字一字吐出一句说话:

  “你,”

  “还否认?”

  “你,”

  “可知——”

  “我今夜——”

  “看见准?”

  聂风深感不妥,问:

  “你……看见……谁?”

  步惊云满目邪异的斜睨着他,复再一字一字的答:

  “今夜,”

  “我回到……”

  “云阁后,”

  “我就看见了——”

  “我……”

  “自己!”

  “那是——”

  “我的——”

  “幻……”

  “影!”

  天……

  原来,步惊云适才追踪那阵神秘笛声回到云阁所见的步惊云,其实是……他自己的

幻影?

  不错!虽然说来有点令人难以置信!但,那个自称是“阿铁”的步惊云,真的只是

在步惊云心中所看见的幻影!

  缘于当那个自称是“阿铁”的步惊云,甫用手搭着步惊云肩膊之时,奇事随即发生!

那个步惊云赫然如一缕轻烟般消散!所以步惊云更可推断,他看见的那个“阿铁”,只

是他心中眼中所生的

  幻觉!

  然而,好端端的他,为何会骤生幻觉?步惊云深信,一定是与那阵神秘诡异的哀伤

笛声有关!

  那哀伤的苗声,仿佛有一种魅惑的神奇魔力,可以勾他了海中一些连他自己敢再记

不起的死角!正如他好像曾经唤作“阿铁”,他便赫然看见自己的幻影……

  不但如此,步惊云更兴信,甚至最近秦霜与那些村民民遇见的步惊云,亦可能真的

是他自己!

  他可能之前又是曾被那阵笛声牵引,而偶然在阜我意识中,当起一个自己曾经历的

角色——“阿铁”!

  而这个“阿铁”,却原来是一个拥有温暖笑脸的人,他不但乐于助人,更有一副古

道热肠,所以才会发生救助村民的事!

  亦邓是说,虽然步惊云已无法记起五年内的事,惟是在那笛音魔力牵引之下,一直

藏在他记忆暗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神之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